• 皎洁的月光将片片白色投入了大海的血盆巨口,汹涌的波涛随即平静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渔夫拈着一张小板凳来到了悬崖边上,一言不发地把鱼线甩到了大海里。海风轻轻地抚着他的金色长发,仿佛在他耳边唱着轻柔的摇篮曲。


    突然,鱼竿猛地一沉,他的心脏也猛地一沉。这个鱼竿的弯曲弧度,还有这股熟悉的力度……难道说……


    下一刻,他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就应验了。


    钓上来的不是一条鱼,而是一个漂亮的白裙少女。


    “怎么又是你?”


    “谁让你的鱼饵那么好吃啊,怪我咯?”

    言子对话于3天前
    56
  • 一、创作思路


    1.关于自由度:每一次选择都至关重要。在总体游玩时间的限制下,根据故事情节发生时的环境和情形创作出尽可能多的选项,不同的选项走向不同的发展路线。主角的性格与故事的发展方向完全由你决定。


    2.关于善恶: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关于主角,玩家的选择将决定主角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关于其它角色:他们生活的环境和需求会使他们有不同的好坏表现。关于主角与其他角色的互动:你帮助他们支持他们,他们会对你表现出善意,而如果你的行为触碰了他们内心不愿被提及的事,或是反对甚至破坏他们的行为与想法,则会导致他们对你的恶意。关于额外概率:部分角色的过往经历使他们的思维固化,你将很难使他们改变对你的好感度。


    3.关于环境交互:你的选择会与环境有关吗?当然会。暴风雪使人躲在家里,而阳光使人外出运动,有钥匙时你会选择开门,而没钥匙时你可能会选择撬门,在这里也不例外。不同的环境会有不同的选项,而有时你的选择也会改变环境。


    4.关于选择:将可能性从最大值给到最小值。行为的上限与下限,以及任何你可能会做出的选择,都会为你准备。当然,如果部分选择与剧情冲突,它们便不会存在。


    5.关于对话:撒谎有时也会带来好处。不同的对话方式与说话的实诚程度,将会影响主角与其它角色,其它角色与其它角色的人际关系,而不同程度的人际关系会产生不同的选项。


    6.关于随机概率:无法控制的意外变量。虽然很多时候你的直接决定会产生直接结果,但是有时你走在路上也会被一颗石子绊倒,有些选项在被选择后,会出现随机结果。当然,你的部分选择也可以改变这个随机概率的数值高低。


    二、部分示例(以下示例剧情尚在编写过程中,不代表最终内容)


    示例1:



    她缓缓俯下身子并伸出手拨开积雪,于是触摸到它了,她感受到温暖和生命的起伏。

    这到底是什么?她好奇地问自己,而能给她答案的也只有她自己。

    她褪去手套,用麻木又僵硬的手指仔细探索着:一层结着冰霜的绒毛?还有一根尾巴?这似乎是,一只狗?


    - 试图将它晃醒

    - 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

    - 跨过它并继续前行

    - 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


    示例2:



    她用力摇晃它,伴随着一阵呜咽它醒了过来,它从雪坑里跳出来,低沉地吼叫着紧盯着她。

    她感到有些害怕,但不知为何她相信它并不会伤害自己。

    它缓缓后退着突然嚎叫几声扭头而去,消失在漫漫雪夜之中。

    她长叹口气,而后戴好手套继续踏上路途,眼前黑茫茫一片,但她的心会指向正确的道路。

    时间伴随着她坚定的步伐共同前行,当几点光亮出现在视野中时,她终于快要到了,峡谷镇。

    这时一支长矛抵在她的后背上,一道沧桑的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把手举起来,你是谁?干什么的?”


    - 对他撒谎

    - 半真半假地告诉他

    - 如实告诉他


    示例3:



    她将双手举起,紧张地呼吸着说道:“我是从西林河过来的,听说这里还有人,就过来了......”

    那男人沉默片刻道:“想待在这里可以,我们会给你提供被子和食物,但你不能在这里当个闲人,还有一会儿进去得搜身,明白了吗?”

    她高兴地答道:“是,是。”

    他又问道:“你的名字呢?叫什么?”

    她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说道:“我,我叫秋衣......”

    他轻嗯一声,而后推了她一下说道:“手不要放下来,继续往前走吧。”

    二人继续前行,不一会来到了一扇宽大的木门前,木门紧闭着,两盏石光灯挂在木门两侧,再往两侧看去,是延伸出去的两米多高的木柱构成的围墙。

    这时秋衣的双手突然被扼住,她的身体被背后那男人推按在左半边木门上,他宽大的左手紧抓着她的两只手腕,右手则将矛插在雪地上并用力敲响了门。

    他大声喊道:“我是浩,开门!”


    - 不作任何反抗

    - 试图挣脱他并且逃跑


    示例总结:


    示例1中:试图将它晃醒则会产生示例2的剧情。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会使这只(狗?)对你产生好感,它以后可能会帮上你大忙。跨过它并继续前行会使你之后没有遇到巡逻的浩,因为你走不久(狗?)就醒来而且直接往峡谷镇的方向去了,它偶遇浩而后被浩追赶,于是你没有遇上浩。


    示例2中:对他撒谎则会产生示例3的剧情,这会让你隐瞒真实身份,但是之后可能会降低他和镇民对你的信任度。如实告诉他可能会导致他或镇民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并产生一系列后果。半真半假地告诉他将会导致你之后遭遇容易暴露真实身份的危机情形。


    示例3中:选择试图挣脱他并且逃跑后,只有30%的几率能够逃走,而有70%的几率你会被抓住关起来。但是,如果你在示例1中选择了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那么你逃走的几率会增加至70%,毕竟你吃饱喝足身体就有力气了嘛,而剩下30%的几率会当场死亡。这里

  • 十八不是全部,谁能说出所有?

    该问对话于上周
    5
  • 大海中的女孩看向崖岸上的篝火,看着那些歌唱的人们似曾相识的衣着。

    心里的一丝温暖似乎怯去了海的冰冷。

    女孩笑着钻入海中,溅起几点小小的水花,月光下,女孩闪着蓝色星火的鱼尾在海面上掠过。

    海燕对话于上周
    12
  • 几年后的某天,再一次重新抱着怀恋的心情打开龙与虎,为了解放心情而把后两集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竟然还是没把这部动画完全看懂,或者说,我对作者的对现实的考虑还是不完全明白,对于龙与虎的结局,很多人都不解最后大河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回到最不愿意去的母亲家,龙儿为什么没去追她,原本飘洒着青春气味让人欢欣的纯爱大圆满结局还是没有出现,一切都又冷漠的回到了最初的轨迹上,直到大河最后与龙儿的再次相见——我好像略微体会到了其中的意义,为什么要直面讨厌的东西,甚至可以与刚到热恋时期的恋人暂时分离,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稍稍感到“变成熟”了一点的我反复将大河的信看了几遍,终于明白了作者的想告诉我们的东西。


    龙儿生在单亲家庭,母亲高须泰子在附近的居酒屋做陪酒女。泰子高中时与龙儿的父亲——一个小混混恋爱,辍学私奔,高一16岁时便怀上了龙儿,得知泰子怀孕后那个不知名姓的小混混弃她而去,当时的泰子只有一点从家里偷来的钱,她孤身一人生下了龙儿,四处打工,买下了一间几十平的小房子,靠自己把龙儿养大成人。


    泰子因为私奔逃走,与父母十几年毫无联系,不知让人该哭该笑的是,再次与父母相见的契机竟然又是私奔的龙儿与大河,龙儿的外祖母——泰子的母亲相隔十几年的再见面时,第一句话说的是“好好的抚养长大了呢”,泰子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是啊,好好的养大成人了呢。”


    这大概就是促使大河转变的契机,“到底什么样才能算做家人呢?”晚饭后,大河看到泰子与龙儿并肩站在外面,龙儿直到这时才知道一面未见的父亲原来并非是母亲口中的“因为意外死去了”,而是与别的女人跑了,音讯全无。当时所有人都在劝泰子打掉孩子,继续把书读下去,但泰子执意要把龙儿生下来,说着,泰子的眼睛里又有泪水在打转。龙儿听了之后没说其他什么,用手比了比母亲的身高,才到自己的胸口,龙儿笑着揉了揉母亲的头,说“看,现在不是比你高这么多嘛。”大河偷偷跑回卧室,她开始思考起了自己一直在逃避的问题,就在这天晚上,包括与龙儿接吻,都可以视作一种坚定而温柔的“告别”,有些像美里对真嗣的“大人的吻”,但也不全是。


    大河的父亲是商界骄子,小时候的大河生活在一片温馨的氛围中,圣诞节时常会期盼圣诞老人,即使现在也是,她心里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是父亲假扮的,但也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孤独的期盼着。自从父母离异后,大河的父亲就性情大变,几乎把身心全放在所谓的工作和各种女人身上,以至于大河发出抗议,要求一个人生活时,他竟然就真的给了大河一串钥匙和银行卡,定期打过钱去。从此大河开始一个人生活,此时的大河被亲情欺骗多次,缺少关怀的生活和种种少女时期的叛逆感情相混杂,使大河的性格变得古怪起来,受到过伤害的她选择用带刺的毛皮把自己包裹起来,用怀以恶意的眼神和愤怒的咆哮与攻击拒人以千里之外。她只有栉枝实乃梨一个朋友,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实乃梨,大河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这时没有家庭这个概念的大河遇到了龙儿,从相遇到相恋,可能最令大河迷恋的就是“家人的感觉”,我们都以为龙与虎这部动画讲的是爱情,其实不然,我认为竹宫老师想讲的是家人。


    大河、龙儿还有泰子,泰子的宠物鹦鹉,一家人离开了龙儿的外祖父母家,赶回那间几十平还没有阳光的小房子,在家门口,龙儿幸福的构想着未来,“今天吃猪排饭哦!” “嗯。”大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回家换一下衣服。”这个家指的是大河那间毫无生气的大公寓,龙儿或多或少地感到些意外,“我跟你一起去?”“不,我一个人去。”大河坚定地回答。回到自己那间公寓后,大河听着自己母亲的录音,笑了起来“这不是小孩子吗”,没错,大河终于走出了成长中最艰难的一段困境,同样的一句话龙儿也说过,在私奔吵架后第一次回家,龙儿发现母亲泰子已经收拾东西跑路了的时候,“真是个小孩子。”因为大人是不会逃避那些让自己悲伤失望的事情的,因为成熟就是能用更好的姿态来面对所有事,因为大人会尝试理解家人,负起责任,不会轻易地就发泄出感情,让家人难受。这样想着的大河留下了一封信,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自己无比向往的“家人”,因为“我想拥有被爱的资格,我要用更好的自己去爱龙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大河明白,自己从始至终所做的事情都只不过是在逃避,无论是一开始被北村告白,还是之后向北村告白、拒绝龙儿、把龙儿推向实乃梨、私奔、一起回家吃饭.......这些都只不过是逃避而已,只不过是自己不想直面现实而已,大河不想拥有那种毫无条件的爱,她也想爱别人,但她现在还没有能力爱别人。所以大河选择面对不想面对的母亲,不想面对的家庭,她要努力读书,不去重蹈泰子的覆辙,她要把梦想放在心里,把这当成动力,等到高中毕业时,等到自己与龙儿都有承担责任的能力时,用自己能背负起责任、考验还有爱的身体去拥抱他,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家人吧。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