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一】只见那是一艘巨型货船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3个月前

    只见那是一艘巨型货船,有灯光从船室的窗口照射出来,三三两两几个人影在甲板上走动着,这时其中一个人似是发现了她,大声地叫喊了起来。

    签名档
  2. 2个月前由钦天和尚重新编辑

    等一下补档

  3. “石头山。”女孩端详着远处在黑暗中隐隐卓卓的小山,她没有再接话,只是感觉这个人很好玩。好像海豚们的玩具塑料袋一样。

    于是两个不知对方姓名、来历的陌生人就这样静默地站在一起,地平线上,淡淡的光芒流泻在鱼鳞似的海面。

  4. 她伸出一只手,想象着自己轻柔地抚摸着泥土和海沙,于是海底变得略微有些浑浊,沙子里的某些东西露出了顶。在海面以下,月光黯淡而轻柔,一缕凉爽的光略过沙地,照耀着两块石碑。黑色石碑半掩在沙中,露出的部分呈现出近乎完美的几何线条,棱锋利如刀,面光滑如镜,三千年岁月在它们身上留不下任何痕迹。天知道那个怪人是怎么把石头打磨成这样好看的,女孩想着,抚摸着碑体,在黑暗中它们仿佛两块黑水晶,在月光下,同样孤独的它们久久凝望着对方。


    “为什么不刻下你的名字?”女孩问道。


    “我没有名字啊。”快乐的石匠这样回答。


    “他们叫你什么呢?你的家人,朋友,邻居,他们有名字吗?”女孩歪着头,仿佛思考着什么。


    “他们都有名字啊,每个人类都有自己的名字,与其说是名字,不如说是痕迹吧,就像尼罗特人、祖鲁人和阿姆哈拉人相信人的名字蕴含着巨大的魔力,仅仅是真实姓名就足以让巫师施加诅咒。”青年男子擦了擦额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


    “你为什么没有名字?”女孩表现出了热切的好奇心。


    “因为我活了很久啊,换了很多个名字,人们用不同的语言称呼我,我该叫什么呢?”他盯着女孩湛蓝色的眼睛,“活得太久的生命都没有名字。”


    “那么我也没有名字。”女孩这样说。


    两块黑色的石碑沉默着矗立于海底,如同两个古老的预言。也许当人类消亡,它们还会继续存在;当太阳老去,膨胀成一颗垂暮之年的红巨星,只剩下坍缩成矮星后残余的外壳发出淡淡的光,它们还会继续存在;当最后一批红矮星燃烧殆尽,宇宙变得像一块黑色石碑一样冰冷深邃,它们还会继续存在;它们为谁而立,为纪念谁?女孩盯着碑面,光滑细腻的表面不见一丝凿痕。


    “为什么人类要有名字?”沉默了很久之后,女孩这样问道,她的声音像遥远海岸上的风铃。


    “为了纪念啊,因为人类活的太短了,我们可以自己记住自己,但人类只能靠别人记住自己。”藏青色长袍在风中抖动,他转过脸微笑着,“我们说的话,我们会记住,但其他人不会记住。”


    “其他人会忘记吗?”


    “会的,其他人总会忘记。当使用一种语言的最后一个人死去,语言就会消亡,而名字也会淡去。”青年说。


    “我们说的语言也会消失吗?”女孩子问。


    “会,在更遥远的时候我们讲着阿卡德语,而后它会和埃卜拉语一样被渐渐遗忘,还有撒马利亚语和那些撒哈拉北部的古闪米特人口耳相传的方言,它们都会消失。”青年认真的看着女孩。


    “所有的东西都会消失吗?”女孩问。


    “是的,它们活的很短,但那些更长的也会消失。”青年的凿子声渐渐地停了。


    “宇宙也会消失吗?”女孩问。


    “会的,也许会,但也许它会复活,只有宇宙是不存在生死的。”青年男子好像突然苍老了一些。


    “会复活吗?”


    “我不知道。”


    “你会让他复活吗?”


    “我不知道。”


    “我也会消失吗?”在青年放下凿子前,女孩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他摊开手,手上沾满了细碎的银灰色粉屑。


    女孩伸出手,海底的气泡开始躁动起来,前方的海面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但很快又平息了下来。女孩觉得这样好的月光该让他也看一看——只要她想,她可以让这座沉在海底的岛屿浮出水面,但很快她又觉得无聊,等待永远是一个漫长而无聊的过程。


    “他会回来的,他说过,宇宙并没有存在无限久的时间,因为天空是黑的。”这是女孩子说出的第一句话,声音好听得像遥远海岸上的风铃。

  5. 天上几颗星星构筑着古老的星图,昭示着万物的变迁,女孩微笑着,看向东面的金星。

    辉月不知七月星

    星下对酌近寒觞

    寒觞不知心中月

    月影自晓两茫然

  6. 3个月前由电气白兰重新编辑

    “青年与少女的聚散离合自有其意义。

    这是发生在远方的星球上,很久以前的、遥远未来的故事。”

    。。。。。。

    少年合上书,这是个仿佛预言般透着些神秘感,但又有点孤独的故事。


    【脱线】少年想要去死→ 【脱线】少年想要去死(#1-001)“那是塞提克与不死的青年之间神秘又有些孤独的故事。 美丽的塞提克,赛德隆的支流,上天的宠儿,流浪到陆地上的海神。 不死的青年,时光的弃徒,快乐又悲伤...小说0


    启示、预言;征兆或者说信号,命运从来只会在你无从察觉的时刻对你暗示。

    此刻,少年并不知晓他将面临的难题,以及那难题种种,与这神秘孤独的故事之间的联系。。。大概。

    少年紧接着面临了第一个难题:

    少年肚子饿了。

  7. 若是平时,肚子饿了倒是没什么,随便出去吃啥都可以。


    但是今天‘山竹’来了,外面风大雨大的,根本出不了门。家里能吃都吃光了,而外卖也暂停服务了,怎么办呢?


    难不成要调味料冲白开水?

  8. 少年叹了口气,果然美好的故事还是存在于书中吗?回到现实,还是那个“调味料男孩”。

    风声呼啸,雨水像冰雹一样,砸的窗户直响,收音机里播报着山竹刮飞了货车的消息,据闻,有山羊为了追一包曲奇饼,也跟着在天上飞……

    不知那个人怎样了?少年想着。

  9. 3个月前由电气白兰重新编辑

    少年说的是“魔女宅急便”

    【脱线】关于魔女宅急便的曾经→ 【脱线】关于魔女宅急便的曾经(#1-002)“魔女宅急便”那是在如今天这般的极端恶劣天气下,困守家中因断粮而饥肠辘辘的人们,心中唯一的救赎。那是曾流传于这个城市暴风雨夜晚的都市传说。虽然所谓传说大多与传言...小说2


    那是在如今天这般的极端恶劣天气下,困守家中因断粮而饥肠辘辘的人们,心中唯一的救赎。


    那是曾流传于这个城市暴风雨夜晚的都市传说。

  10. 3个月前由海燕重新编辑

    桌角上摆着龙猫的橡皮泥塑像,看起来是少年自己捏的,因为它更像星际宝贝中的仓鼠飞轮。

    忽然,在雨幕中,好像有什么在移动。

    少年一刹那间以为是饿的出现幻觉了,才看见一条比他还大的鱼,正在风雨中,无所知觉的游弋。

    link text

    @海燕 【脱线】遗落的人鱼

    http://www.suipia.com/157

  11. 3个月前由电气白兰重新编辑

    而在暴风雨的雨幕下游戈的鲸鱼前方,还有一只乘风而行的山羊在径直追逐着什么。。。是一大包未开封曲奇!

    “倘若把这一幕拍摄下来,用来做曲奇的广告一定能收到奇效。”


    说起来,那曲奇有那么好吃嘛。。。值得追上天?

    啊 值的值的 曲奇 好想尝一尝啊。


    一说到吃的,肚子又发出咕咕的声音抗议。

  12. 3个月前由电气白兰重新编辑

    啊 不对 不能这么轻易就被食物带偏了思路。

    试图用自言自语引导因饥饿而卡顿的大脑:


    迦南 打起精神来

    整理一下眼前的情形

    在空中戏水的鲸鱼前方有一只飞翔的山羊

    而这只山羊还在追逐一包随风起舞的曲奇

    应该关注的是哪里?

    。。。。。。

    啊 果然还是好想吃曲奇啊


    迦南 你真的

    没救了

  13. 【】脱线遗落的人鱼

    http://www.suipia.com/157

  14. 3个月前由海燕删除
  15. 【脱线】遗落的人鱼

  16. @海燕 【脱线】遗落的人鱼

    @海燕 【脱线】遗落的人鱼

    http://www.suipia.com/157

  17. 3个月前由电气白兰重新编辑

    站立窗前。


    想象着从烤箱里取出新烤好的曲奇,散发着浓郁的奶香,一点点焦糖味,松软的口感。。。


    沉溺于在脑内品尝曲奇美味的我,没有发觉逐渐靠近的阴影,直到敲打窗框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扯回来。


    惊觉过来的我,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目瞪口呆:

    之前远远目击到的飞行鲸鱼此刻就停驻在我窗外上下浮动,因巨大而无法被窗框完全收纳的身形仿佛定格成为一张超现实的画作。


    而最最超现实的莫过于站在鲸鱼背上直立起上肢略显焦急向我比划着什么的—

    一只。。。长颈鹿?!


    哇 而且嘴里似乎还在说些什么,哦 窗户。

    从僵直状态中缓过来的我打开窗,长颈鹿(先生?)的声音登时伴随着疾风与劈里啪啦的雨点一同飘入,却意外的优雅而富有知性:


    “朋友,可以问下路吗

    至于报酬的话,飞天绵羊—”

    应声而来的是一只绵羊,嘴里还叼着一包未开封的曲奇。。。毫无疑问就是之前那只。

    。。。。。。

    “如何?”

  18. “你确定一只飞来飞去的羊会引起我迦南的爱吗?天真。”

或者注册后发表对话。
  • 默认
  • 夜间
  • 未知
  • 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