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线】渔夫和海的女儿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上一页
  2. 2个月前

    可是十个银币才够几个鱼饵啊!连给赛琳塞牙缝的都不够,这可如何是好?

    金边走边心存芥蒂地看着满脸欣喜老实的赛琳。谁知道这个丫头接下来会要他多少鱼饵,还不知道赛琳的胃口到底是有多大。

    “怎么了?”

    赛琳看着同站在鱼饵店家门口迟迟没有伸手的金。

  3. “你拉我来这干嘛?这里又不卖鱼饵。”


    “哪有,你欺负我不认识字么!门匾明明写着鱼饵店。”


    “反正你昨天吃的鱼饵不是在这买的,不信,你自己进去瞧瞧呗。”


    赛琳以为金想要耍赖不给她买鱼饵,而且门匾确实是写‘鱼饵店’三个字呀,于是她进去了。


    只是没一会儿就跑了出来,怒气冲冲的“这家真的不是卖鱼饵的,那老板还一直说他卖的就是鱼饵。我都闻过了,味道好难闻,根本不是能吃的东西。”


    “是吧,我没骗你吧!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好东西。”金就知道赛琳不喜欢吃这种加工过的鱼料,嘿嘿

  4. 6周前

    赛琳鼓起小嘴紧跟着金左拐右拐之下来到一条巷子里,墙沿下杂草丛生,一直延伸到巷尾那扇漆黑而又破旧的木门前。


    那门紧关着,门檐上歪歪斜斜地钉着一块木板,上面的字迹早已迷糊不清,它被时光所侵蚀,一如门上那对门环的锈迹斑斑。


    赛琳感觉有些紧张,她咬咬牙拉扯了几下金的衣角说道:“我怎么感觉这里怪怪的,你该不会是想把我卖掉吧?!”


    金微微摇头道:“卖你?要卖你也得等你先帮我捕鱼把损失的鱼饵钱捞回来呢!”


    说着他面露得意道:“至于这家店,这店里卖的鱼饵可是整个市场里最好的的鱼饵,上次被你吃光的那种,就在这儿买的。”


    “啊?那我们快点去吧!”话音未尽,赛琳已经兴奋地跑过去敲响了那扇破旧的木门。

  5. 开门的是个老头,他衣着破旧,双手沾满了泥土。见敲门的是赛琳时有些疑惑,但瞧着后面的金,也就没在意了。


    “金啊,你怎么来了?难道是那些鱼料不行吗?”


    “不!三叔,你做的鱼料太好了,我这次来就是买鱼料的。”


    “买鱼料?你不是才前天买了鱼料吗?”


    “嗯,都用完了。所以想再买一些。”


    “那行,进来吧!你来巧,我刚刚做好了一批。”


    赛琳一听有现成的鱼料,马上冲了进去,但是很快她又跑了出来, 一脸恶心地对金说,“骗人!里面根本就没有鱼料,全都是些丑死了的虫子,恶心死啦!”


    “没骗你啊!你昨天吃的就是那些丑丑的虫子啊!哦,它的名字叫蚯蚓!”

  6. 老头皱起了眉头。


    “我独门的鱼料配方,又怎么会只是这些普通的蚯蚓而已。抓到了这些蚯蚓之后,我还有很多的秘密工序呢。话说,老金啊,你这次要的是钓什么鱼的饵料啊。”


    塞琳眼中仿佛有许多颗小星星一下亮了起来。


    “有钓带鱼的桂枝羊油料,有钓面包鱼的面糠鸡蛋料,还有钓黄鱼的鲜花蜂蜜料,还有..”老头踱着步子,如数家珍。


    老金摆了摆手,指了指少女。


    “给她吃的。”

  7. “她?!”老头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他紧紧盯着这个嘴巴张得比盆子还大的少女,眼睁睁地看着她咵嚓咵嚓几口就把刚拌好的鱼饵送进了肚子里,心情比脸色还要复杂许多。


    忽然,他注意到少女的耳边有一块闪闪发亮的东西。


    “这是?!”他一把拿过来,却把少女拽得生疼。不过没一会儿,她就忘了这回事,继续吞噬着盆子里的鱼饵。“这是……鳞片?原来如此,金你小子……有福气了啊!呵呵呵呵,这盆鱼饵我就好心点,给你半价好了!”


    一听这话,金不由得两眼发光。


    “说好了,你可不许像上次那样又反悔啊!”

  8. "你这小子,还记着那事啊!"


    “能忘么!记忆犹新着呢。”


    老头八卦地悄声问道:“行了行了,跟老头我说说,你怎么把她钓上来的?”


    “不是我钓她的,是她主动上钩的!”


    “主、主动上钩的?”

  9. “对啊!你不信么?”


    “信,当然信!快告诉我,是在哪儿钓的?赶明儿我也去钓一只回来,嘿嘿嘿……”老头浑然不觉自己的哈喇子已经流到了地板上。


    可金却犹豫了。


    “怎么了?给你半价还不够?你小子……学坏了啊!行吧,那这次就不收你钱了……”老头无奈地又让了一步。


    “不,这不是钱的问题……”

  10. 6周前由言子重新编辑

    “那是啥问题啊?”


    金看了看一脸埋进鱼料盆里的少女,又睨了眼双目发光的老头,心想:如果我说了赛琳只是因为想吃鱼料才上我的鱼钩,老头还会卖鱼料给我么?“没啥,她觉得我长的很英俊!比海里的那些鱼虾蟹帅得多了。你看,你都一把年纪了……”


    老头一听,脸色一黑,“最近蚯蚓缺货,加价一成。”


    “什么?可是你刚刚才说了不收钱啊!”

  11. “是吗?我有说过吗?我可不记得了!”老头习惯性地开始嬉皮笑脸起来。


    “赛琳,你说,他刚才是不是说过不收钱的?”金一伸手便把少女抓了过来。


    少女却瞪大了眼睛:“嗯?我又没听你俩说话……”一边说着,一边又抓起一把鱼饵塞进嘴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行了,别吃了,要回家了!”金正想把少女扛到肩上,但他发现,他完全扛不起来,差点还把腰给闪了。

  12. 回头一看,少女正嘟着嘴,双眸目不斜视地盯着鱼料盆。


    “别看了,我带你去其他地方买。”金一边哄着少女,一边牵起她的手,试图拉她出去。


    “不要,我就喜欢吃这些鱼料!”少女仍然不移一步。


    渔夫无奈,哄道:“我告诉你,我也会做,你跟我回去,回家我马上给你做。”


    “那等我吃了这些,回去你再给我做啊!”


    见少女怎么都不愿离开,渔夫没办法,只好抱起少女。少女没想到渔夫会这般狡猾,她忙伸手把整盆鱼料抱在怀中,手忍不住又抓起一把鱼饵往嘴里塞。


    就在渔夫抱着少女将要离开时,老头拦住了渔夫。

  13. “喂!你还没给钱呢!”老头冲着金大喊。


    金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掏了个干净,把仅剩的钱拿出来,尴尬地说:“就剩这些了……”


    “你这是逗我玩儿呢?这点儿哪够啊?”老头一脸不满。“就这点钱,买半盆鱼饵都不够的!赶紧给钱,不然我可叫治安队过来了!”


    “别别别,有话好说!”金把脸转向少女。“你身上有钱吗?”


    “钱?什么是钱?”少女呆呆地望着他,天真地问。“就是那些亮闪闪的东西吗?”


    金点了点头。


    “没有。”少女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过,如果亮闪闪的东西能换好吃的,那我的鳞片是不是也可以换?”

  14. 6周前由言子重新编辑

    闻言,金不由翻了个白眼。如果鳞片能当钱,我早就是大财主了。“不可以!”


    “谁不可以的,当然可以!”老头满脸笑容,如花开般灿烂,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什么?”金大惊!以为自己听错了,问“老头,你刚才说鳞片也可以换鱼料?”


    老头搓了搓手,一脸讨好地盯着少女的耳边。“嘿嘿嘿!可以,姑娘的鳞片要换我鱼料没问题。”


    老头的古怪令金感到不安,抱着少女的手紧了紧,刚想拒绝,少女却已伸出一手,不以为然说:“那,两片鳞片够不够啊?”

  15. “够了,够了!”老头笑眯眯地说。


    赛琳看看满脸疑惑的金,又看看自己身上亮闪闪的鳞片,也没多想,直接就拔了两片下来。看着她呲牙咧嘴的样子,金竟有些心疼她了。


    “赛琳,疼吗?”


    她依旧笑得像个天使。


    “没事,不疼。反正我们隔一段时间也要脱鳞的。”


    “真的?”金并不是很相信她的说辞,总觉得她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真的!”她挣脱了金的怀抱,把鳞片递给老头,指着鱼饵问:“大叔,我可以带它走了吗?”


    “可以可以!欢迎再来!”


    少女把鱼饵盆顶在脑袋上,蹦蹦跳跳地往金家里跑去。不一会儿,就跑出了金的视线。

  16. 6周前由言子重新编辑

    “不许睡!你刚不是说回家就给我鱼料么?”赛琳边说边拉扯着金的胳膊。


    金却毫无反应,一副睡死了的模样。


    赛琳折腾了半天,累得她半死,也不见金醒来。只好气冲冲地离开了。


    直到房间安静了下来,金才睁开了眼。


    摸了摸被赛琳折磨的差点断的胳膊,金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哎!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17. 金悄咪咪地摸出了家门,径直往三叔的鱼饵店走去。来到附近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可店里仍亮着灯光,这并不正常。在往常,太阳还没完全落下,那个老头就关门准备睡觉去了。


    今天白天,这个老家伙的表现就不太对劲了。几片鳞片居然就轻松地把这个老吝啬鬼给打发掉了,无论这些鳞片如何金光闪闪,也不可能值多少钱。再怎么说,那也只是鳞片而已,看上去和一般的鱼鳞没太大的区别,只是稍微大一些。


    金刚在窗户边上蹲下来,店里头就传来了三叔的声音。


    “我说老巫婆,你要这个东西干什么?不就是鳞片而已吗?”


    “嘻嘻嘻,这你就不用管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想占卜什么就尽管说吧!在日出之前,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18. 老头听了女巫的话,便不再多问。又把自己的要卜的告诉了女巫。女巫也没有废话,如了老头的愿。


    临走时,女巫对老头说:“要是你能再弄一片鳞片,我可以再满足你一个要求!”


    老头一听,再弄一片鳞片就可以得到一个条件,又想起傻傻的少女,不由咧嘴一笑,点头应好。


    女巫见状,黑色帽檐下的目光越发邪恶,一阵刺耳的笑声扬起,女巫的身影凭空消失了。


    原来三叔要了赛琳的鳞片都交给了这个老巫婆,这老巫婆要赛琳的鳞片做什么?赛琳会不会有危险?


    金顿时感到十分不安。

  19. 哐当!金脚边的一个罐子摔了个粉碎。


    “是谁?!”三叔大吼一声,拿着鱼叉便冲了出来。虽然他也好几十岁的人了,可年轻时的手脚功夫一点都没落下,三两下就把金制服在地上。


    金被反手锁得生疼,赶紧求饶:“饶命啊三叔!是我,金啊!”


    “大半夜的你不在家睡觉,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20. “我、我来买鱼料。哎哟!三叔,你先放开我吧!”金说着啊啊直叫。


    “买鱼料?这么晚来买鱼料?”三叔困着金的手不放,反而紧了几分。


    “是、是啊!今天我哄赛琳说回去给她做鱼料,我哪会做鱼料啊!要是我会鱼料就用不着到你这买鱼料。”


    今天金哄赛琳时,三叔也是在场,所以他知道金并没说谎。

  21. 三叔总算是把鱼叉收了起来。


    “我炒鱼料的方法可都是秘方,不能随便传授给外人的……”


    “哎呀,三叔,你看咱俩谁跟谁嘛!”金立马蹦起来,啪啪啪就开始给三叔捶背揉肩。


    三叔却不吃他这一套。


    “去去去,一边去。别给我整这些花里胡哨的!想要我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你懂的。”他用布满老茧的双手熟练地做出了“钱”的动作。


    金苦笑了两声:“三叔,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可唯独这钱……我真没有啊!”


    “那你做头牛给我看看。”


    金一愣,立马趴了下去,捏着鼻子发出“哞哞”的叫声。


    三叔哈哈一笑:“那马呢?”说完,便指了指自己的裤裆。


    金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老头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背上,装模作样地喊着:“驾!驾!驾!”金很配合地用四肢绕着房屋跑了起来,跑得累了,便学着马的样子发出一阵阵呼噜噜的喘气声。

  22. 下一页

或者注册后发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