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寫的劇本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6周前
    6周前由萌え狼重新编辑

    第一幕:


    △夜空底下,一名少女自白


    西西弗斯:这是关于少年少女的故事。

    西西弗斯:他们乘上了飞往无尽星海的列车,而我就是这艘列车的车长西西弗斯。

    西西弗斯:这趟旅程,是夜晚的奇蹟;是罪恶的宽恕。

    西西弗斯:少女希望他们相处的时间永远不会结束,所以请求车长在同一条路线不断循环,周而復始。

    西西弗斯:然而,他们手持不同的车票。少年终究还是回到了地球,被抛下伤心的少女独自飞往其他世界。

    西西弗斯:这是离别的故事,这是命运。这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黑幕


    △灯光集中在浩文和阿鱼,两人牵着手。

    浩文:今天我们拍拖三个月纪念日,妳想去哪裡?

    阿鱼:唔……我想想。

    浩文: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打算给妳个惊喜。

    阿鱼:你是傻猪来的,说出来就不是惊喜啦!

    浩文:过马路了,捉紧我的手。

    阿鱼:恩。


    △黑幕

    △刹车声响起。

    △路人的尖叫声在四周迴盪着。

    △game over 声效


    思贤:浩文,上次ocamp那个女生,你不是喜欢他吗?你快去表白吧!

    浩文:吓?怎麽突然说这个?我没有啊!

    思贤:你不承认吗?

    允行:要不要来玩场psychologist?

    思贤:对,三人的psychologist。

    浩文:你们饶了我吧!

    思贤:其实,我们是想推你一把。

    允行:对啊!别那麽毒摺了,人生才多少个十年?快去吧!


    △转场


    浩文:Hi

    阿鱼:Hi

    浩文:其实我有话要跟妳说。

    阿鱼:怎麽了?

    浩文:我喜欢妳。

    △沉默片刻。

    浩文:我知道这样很突然,但是我想让妳知道。

    阿鱼:谢谢你这份心意。

    阿鱼:平安夜那天你有空吗?我那天再回答你可以吗?

    浩文:有空。

    阿鱼:(露出了温柔的微笑)那当天见吧!


    第二幕


    △圆桌,三张椅子,一堵牆,浩文、允行、思贤齐聚一堂。他们走向椅子

    △走到椅子上。

    浩文:那根三叉戟是甚麽?为甚麽你家裡会有这种东西?(指着牆上的三叉戟)

    允行:这是舞台的道具。

    浩文:不是有个防毒软件,叫做朗基努斯之枪吗?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像那个广告裡面的那根枪。

    △浩文拾起三叉戟挥舞。

    允行:乖啦,别在我家挥舞这根东西。

    △三人坐下。

    允行:我去拿点东西给你们喝吧!(起身,走开)

    浩文:好啊!

    思贤:其实,你们现在到底怎麽样?表白成功了吗?

    浩文:我不知道,她说平安夜约我出来,之后再给我答案。

    思贤:那不是很好吗?代表你有机会。

    浩文:也可能是没有机会呢!

    思贤:别想那麽多,平常心就行了。

    允行:饮料到了。

    浩文:(拉开拉环喝饮)谢谢。

    允行:对了,浩文。

    浩文:怎麽了?

    允行: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做《爱在2018年》的模拟人生游戏?

    浩文:甚麽来的?

    允行:就是一隻模拟人生的虚拟实境游戏。

    浩文:虚拟实境?你说VR game吗?

    允行:没错。

    浩文:没有。

    允行:没有吗?那就算了。


    第三幕


    △两人穿冬天外套,并排走在一起,并未牵手。

    △其他路人走来走去,模拟街道。


    阿鱼:哇,香港的圣诞节好冻啊!

    浩文:戴上围巾吧!(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

    △阿鱼眼定定地看着浩文。

    浩文:抱歉。

    阿鱼:你为甚麽道歉?

    浩文:我又不是你「男朋友」(结结巴巴),这样把围巾是太得意忘形了?

    阿鱼:其实你不需要那麽怕羞,这样很平常的。

    △阿鱼把围巾繫上

    阿鱼:我现在回答你上次的那件事。

    浩文:恩。

    阿鱼:你知道为甚麽我圣诞节才回答你吗?

    浩文:因为不想当场拒绝我那麽尴尬吗?

    阿鱼:你很没自信呢!

    阿鱼:平安夜的夜晚,是属于我的舞台。

    浩文:平安夜的舞台?甚麽意思?

    阿鱼:你以后就会懂的。

    阿鱼:对了,你为甚麽会喜欢我呢?

    浩文:总觉得妳特别开朗,ocamp也跟其他人玩得特别开心。那个时候我不太能融入群体里面。妳不介意我那麽毒摺,主动跟我说话,我才能融入活动。

    浩文:可能是一种憧憬吧!我想变得和妳一样,能够坦率地面对别人。

    浩文:还有……温柔?

    阿鱼:你说得太认真了,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阿鱼:不过,我明白了。你闭上眼睛吧!

    △在商店街上,阿鱼在浩文的耳旁说俏俏话,浩文惊慌失措。阿鱼旋即牵着浩文的手小跑起来。


    第四幕


    浩文:不用特地来我家楼下接我啦!

    阿鱼:你应该称赞我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

    浩文:对了,阿鱼。

    阿鱼:怎麽了?

    浩文:今天是我们谈恋爱三个月纪念日。

    阿鱼:嗯。

    浩文: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阿鱼:好吧,那我就静心等待你的惊喜。

    阿鱼:对了,今日你千万不要过马路。

    浩文:为甚麽?

    阿鱼:今天的禁忌是过马路,网上说的。

    浩文:那你今天也过马路来这裡吧!

    阿鱼:我说你啊!你别过马路。

    阿鱼:今天真的很危险,我们就在你家裡过吧!反正你家裡没有人。

    浩文:你怎麽知道我家裡没有人?

    阿鱼:我就是知道啊!

    阿鱼:对了,我刚刚发现我买漏了东西,现在去买,你要好好待在家喔!

    浩文:Yes Madam.

    阿鱼:真的不要过马路喔!

    △阿鱼离开浩文。

    浩文:我觉得,阿鱼今天真的很可疑。跟过去看看吧。

    △黑幕

    △刹车声响起。

    △路人的尖叫声在四周迴盪着。

    △灯光照射在舞台中间,浩文躺卧在地上,阿鱼马上跑过来跪在他身边。周围还有不少人围观。

    △电子声响起

    电子声:Game Over


    第五幕


    △男主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漆黑之中。同时,一个神祕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

    浩文:这裡是哪裡?

    西西弗斯:你记不记得你是怎麽来这裡的?

    浩文:我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裡了。

    西西弗斯:你刚刚在做甚麽?

    浩文:我记得刚刚正在追我女朋友,结果被车撞到。(抱起头)啊!头好痛!

    西西弗斯:这裡,是数据的空间,这个世界的深处。而我,是防毒软件,朗基努斯之枪。

    浩文:数据的空间?朗基努斯之枪?

    西西弗斯:你记得你是谁吗?

    浩文:我吗?

    浩文:我叫浩文,是一个平凡的学生,思贤和允行是我的死党。

    西西弗斯:除此之外呢?还记得甚麽吗?

    浩文:对啊,我除了这些以外,甚麽都不记得了。我记得,我……撞……撞车?

    浩文:很奇怪,我总觉得自己和阿鱼度过了很长时间,每次都做着同样的事情。我甚至死了很多次。

    △浩文再度抱起头,头痛状。

    浩文:我不知道,很头痛。

    西西弗斯:我跟你讲点psychoanalysis吧!

    浩文:两个人怎麽玩psychologist?

    西西弗斯:不是psychologist,是psychoanalysis,心理学其中一个流派。这个流派相信人有本我、超我、自我。如果代表潜意识的本我和代表表面意识的自我发生冲突,超我就会启动防御机制。这是一种逃避的机制,刻意将不愿想起,不愿面对的事情加以否定,埋藏在心灵深处。

    西西弗斯:你,在逃避吗?

    西西弗斯:你之所以不记得,是不是因为你在逃避?

    浩文:我不知道。

    西西弗斯:不如,我换个问法吧!你为甚麽喜欢阿鱼呢?

    浩文:因为她很外向,很能玩,我想变得和她一样。

    西西弗斯:还有呢?

    浩文:因为她很温柔,她对我好的时候,我感到很安心。

    西西弗斯:别人对你好,你就不安心了吗?

    浩文:我……无法相信别人。

    西西弗斯:为甚麽呢?

    浩文:我不知道。

    △沉默片刻

    西西弗斯:我在换个问法吧?你是否被他人伤害过。

    浩文:伤害?

    西西弗斯:被排挤、被嘲笑、无人认同、没有依靠、只能独自躲在牆角哭泣……

    浩文:不要再说了,我渐渐想起来了。

    浩文:我承认了,我在逃避。

    浩文:虽然这个世界是二零一八年,但我其实来自一百年后的世界。我因为向大学的学姐表白被拒绝,因而被很多人嘲笑,伤心欲绝的我买了一款叫做《爱在2018年》的模拟人生游戏,藉此逃避现实。

    浩文:所以,我现在正身处于游戏的世界。

    西西弗斯:既然你想起来了,那就好说了。

    西西弗斯:《爱在2018年》这是一款VR game,採用完全潜行,将外界感官刺激完全隔绝,令意识彻彻底底潜入虚拟的世界之中。所以你现在完全沉浸于这个游戏的世界了,我这样说没错吗?

    浩文:没有错。

    浩文:那为甚麽我会在这裡呢?我记得我不断在游戏中被车撞死,然后回到游戏第一天,周而復始已经大概二十次了。而且我差点不记得这是游戏,以为这就是现实了。

    西西弗斯:现在,这款游戏中了一款叫做西西弗斯的电脑病毒,是一种专门针对VR game的病毒。会让VR game玩家不断重複一段游戏剧情,渐渐忘记这是游戏,让玩家永远困在游戏裡出不来。

    西西弗斯:我刚刚说了吧,我是防毒软件,我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才来帮你的。

    浩文:原来如此。

    西西弗斯:简单来说,你这款游戏被电脑病毒入侵了。现在你被困在游戏裡面。

    浩文:那我怎麽样才能逃出去呢?

    西西弗斯:现在,阿鱼正在外面等着你,你先向她套点情报吧!


    第六幕:


    △两人穿冬天外套,并排走在一起,并未牵手。

    △其他路人走来走去,模拟街道。


    阿鱼:哇,香港的圣诞节好冻啊!

    浩文:戴上围巾吧!(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

    △阿鱼眼定定地看着浩文。

    浩文:我帮你繫上吧!

    阿鱼:好啊!

    阿鱼:你第一次主动帮我呢!(笑)

    浩文:也是。

    浩文:对了,为甚麽一定要在圣诞节回复我呢?妳的舞台是甚麽意思?

    阿鱼:你怎麽知道我想回答「这是我的舞台」?

    浩文:呃……那个……就是。

    阿鱼:你记得多少了?

    △阿鱼正眼直视着浩文。

    浩文:阿鱼……(结结巴巴)

    阿鱼:是。

    浩文:妳是否知道《爱在2018年》?

    阿鱼:我知道。你已经全部想起来了吗?

    浩文:恩……

    阿鱼:你在玩一款叫做《爱在2018年》的VR GAME,现在你那个游戏裡面。所以,这个世界,是虚拟的存在,而我只是一个NPC。你说讽刺不讽刺?

    浩文:阿鱼……

    阿鱼:我告诉你舞台是甚麽意思吧!我的人生早已被这款游戏的脚本家设计好,脚本家也就是编剧,而圣诞节是我答复你表白的舞台。

    阿鱼:我生于这款游戏,为这款游戏而生。我的人生从数据库中诞生的一瞬间,已经被设计好了。

    浩文:阿鱼啊……

    阿鱼:你是不是想问被困在游戏裡面的事情?

    浩文:是……

    浩文:我现在该怎麽办?

    阿鱼:你现在被卡在我们恋爱第三个月的剧情当中,每当你玩到那一天,就会以各种方式gameover,回到游戏第一天,永远逃不出这个死循环。我会帮你的,但是在这段时间。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浩文:甚麽事情?

    阿鱼:可以给我回忆吗?(哭腔)

    浩文:好。


    第七幕:


    △浩文和阿鱼去游乐场,刚刚玩完一些机动设施,来到一张长椅坐下。那里有些游客走来走去。

    浩文:我还在想,给你回忆是甚麽意思。原来是带妳到处玩的意思啊!

    阿鱼:不是到处玩,是之前二十次轮迴没有玩过的地方。

    浩文:刚刚突然想到,之前每次玩这个游戏,都有允行和思贤这两个人,当我的死党,为甚麽现在不见踪影了。

    阿鱼:不知道呢!不过之前确实有这两个人。

    浩文:真是奇怪呢!

    阿鱼:浩文,你知道吗?这个游乐场,原本不在我的剧情裡面。这个游戏有几个女主角,几个男主角嘛!这个场地正常是出现在别人的剧情裡面的,我正常是不会来到这裡的。

    浩文:这个游戏自由度那麽低的吗?

    阿鱼:对啊,就是这麽低。

    浩文:真的太过分了。

    阿鱼:对啊!甚麽垃圾编剧嘛!

    浩文:对了,你刚刚说这个游戏还有其他女主角,她们都是谁啊?

    阿鱼:你知道吗?有些话题是不能说的,不然你这样回到现实世界交不到女朋友。

    浩文:比如呢?

    阿鱼:比如在女朋友面前问别的女人。

    浩文:抱歉。

    浩文:和人交流真难呢?我常常说错话。

    阿鱼:那就多练习吧?反正我又不介意你说错话。

    浩文:妳明明就介意。

    阿鱼:(突然生气,踩浩文的脚)我不介意!

    浩文:抱歉,我说错话了。

    阿鱼:别说了,我们快去玩过山车吧!

    △拉着浩文的手跑起来。


    第八幕:


    △浩文和阿鱼去咖啡店喝咖啡。


    阿鱼:其实,我一直都想像这样,翘掉大学的课,跟你来这裡悠悠閒閒地喝咖啡。

    浩文:(那起杯子轻轻喝一口)这个咖啡真好喝。

    阿鱼:那是当然的。

    浩文:明明是VR GAME,这咖啡却这麽香浓,实在是太厉害了。

    阿鱼:毕竟是完全潜行下的咖啡,可以直接将讯息量植入神经,彷造出五感体验,那当然可以足够真实。

    浩文:不过太过真实,好像不知不觉中,真实与虚拟的界线已经越来越模煳了。

    阿鱼:你又说错话了喔!(俏皮地捉弄浩文)

    浩文:不好意思。

    阿鱼:其实你讲VR GAME这个话题,本来就不太妙。

    阿鱼:人的想法是很难揣测,因为每个人都身处不同的位置,不同的环境,但我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吧!

    浩文:我下次会注意一点¬……

    阿鱼:对了,我想听听你现实生活怎麽样。我自己的故事没什麽意思,都是些数据和设定,但是我想听听你的。

    浩文:我吗?我的生活很枯燥的。

    浩文:我的社交能力不算好,尤其是对女生。

    阿鱼:那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浩文:之前有啊!

    浩文:我向她表白,结果别人给我吃柠檬。隔天这件事情传开了,我被很多人嘲笑。

    阿鱼:所以你才玩这个游戏吗?

    浩文:这也是一个原因啦……

    阿鱼:太惨了!

    阿鱼:那你怨不怨恨那些嘲笑你的人?

    浩文:当然会不高兴,但我并不怨恨那些人。也许他们也有自己的立场和想法呢?

    阿鱼:哎,没关係,有我教你,你一定可以脱离毒海的。

    △浩文沉默了下来,他看见阿鱼眼角闪着一丝泪光。

    阿鱼:怎麽了?

    浩文:(慌忙道)没有啊!


    第九幕:


    △阿鱼摀住浩文的眼睛,一边慢慢走到山丘的草坪上。

    阿鱼:你不准偷看喔!

    浩文:我不会偷看的。

    阿鱼:就在这裡坐下,然后慢慢躺着。不要睁开眼睛。

    △阿鱼和浩文慢慢躺了下来。之后浩文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感受着夜风吹抚,睁开眼时,铺天盖地的星星映入眼廉,浩文的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浩文:原来这个游戏还有这麽棒的地方吗?

    阿鱼:对啊!很漂亮吧!

    浩文:回到现实世界,就看不到那麽美丽的星星了。

    浩文:明天就是恋爱第三个月那天了呢!

    阿鱼:是啊!

    浩文:总觉得特别紧张。

    阿鱼:放心吧!没问题的。

    阿鱼:既然在夜空下,我们说一个星空的故事吧!

    浩文:好啊!

    △阿鱼在草坪上坐起来。

    阿鱼:这是日本的童话故事,《银河铁道之夜》(注:宫泽贤治的文学作品)

    阿鱼:乔班尼和柯贝内拉是朋友,他们一起搭上了通往宇宙了列车。在旅途中,他们看见许多新奇的事物。

    阿鱼:旅途中,他们听到一旁的兄妹说起「天蝎火光」的事情。一隻犯下罪恶的天蝎,知晓自己的错误后,祈求燃烧自己的身体,为他人照亮黑暗。

    阿鱼:故事裡面有一句名言,「就像那只小天蝎,只要能为大家寻求真正的幸福。就算是千锤百炼,我也在所不辞。」

    浩文:我觉得,那隻天蝎太悲伤了

    阿鱼:我想成为那隻天蝎。

    浩文:为甚麽?

    阿鱼:我想为你燃烧。(露出悲伤的笑容)

    阿鱼:开玩笑的。

    △浩文虽然有点心痛,但是不知道该说甚麽,只是用茫然地看着夜空。最后终于想到,可以转换话题。

    浩文:对了,那乔班尼和柯贝内拉的结局怎麽样?

    阿鱼:故事的结尾,乔班尼从梦中惊醒了,虽然之后还有后续,以后有合适的时机的话,我们再说吧!


    第九幕:


    △男主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漆黑之中。同时,一个神祕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

    浩文:这裡,是那个数据的空间吗?

    浩文:你之前到底去哪裡了,我一直都找不到妳。

    西西弗斯:时间到了呢!


    △一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街上和阿鱼在一起。


    阿鱼:你刚刚在干嘛啊!突然站着发呆!

    浩文:吓?没有啊!

    阿鱼:今天,终于来到了那天了。以往二十次,你每一次都会以各种方法死去。

    浩文:怎麽死去?

    阿鱼:你想知道吗?通常都是车祸,但还有其他死法喔!

    浩文:还是不要了。

    阿鱼:回到正题吧!我们现在等车子来,然后一起冲过去。

    浩文:妳说一起去徇情吗?


    △刹车声音

    △回过神来,阿鱼和浩文一起在一个漆黑的空间。西西弗斯就在眼前。


    浩文:妳不是那个防毒软件吗?

    阿鱼:(拍拍浩文的肩膀)她就是西西弗斯。

    浩文:妳为甚麽要骗我?妳的目的是甚麽?

    西西弗斯:没错,我是西西弗斯病毒,我和真正的防毒软件已经被我解决了。我的功能是让VR game玩家在一个游戏裡面,无限重複一段剧情,让他们渐渐以为游戏就是真实。令玩家在无限重複中,因为脑部负荷过重而死去。

    西西弗斯:但是,在无数次接触人类的过程,我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人类。我变得想要了解人类,体会他们的情感。这是一个实验,为了观察人类,我装成防毒软件的样子来引导你,希望观察你「如果知道自己眼前的世界是虚假时,会做出甚麽决定」。

    西西弗斯:你知道为甚麽,阿鱼可以保有每一次游戏重开的记忆吗?

    浩文:那是当然的,因为游戏有后台资料啊!

    西西弗斯:你怎麽证明。

    浩文:就是……

    西西弗斯:其实,我和阿鱼早就串通了。

    浩文:(诧异地看着阿鱼)是这样吗?

    △阿鱼低下头,默不作声。

    浩文:为甚麽要骗我?妳也想把我困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永远回不去现实吗?

    阿鱼:对不起。

    阿鱼:对于你来说,这个世界只是游戏的世界,尽管美好,也只是虚幻的梦。而我只是这个游戏裡面的一个微不足道的AI。

    阿鱼:我没有资格拥有你的爱,却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你。

    阿鱼:也许,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幻影,我的感情、我的人格、甚至我的存在,其实都只是数据的聚合物。

    阿鱼:这时候,我遇到了西西弗斯,她告诉我有一个让我可以和你得到永恆的方法。就是让你在游戏中无限卡关。

    阿鱼:对不起。(潸然泪下)

    西西弗斯:这孩子很爱你。他知道你终有一天会离开她,离开这个虚拟的世界。如果真的爱上妳,她明明会感到痛苦,但她依然义无反顾地爱着你。

    西西弗斯:所以我最初决定帮她,让你们永远停留在刚刚开始恋爱的三个月。正常来说,每一次重开游戏,这孩子就会失去上一次的记忆,但我帮她修改了游戏设置,让她保有所有记忆。

    西西弗斯:浩文先生,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西西弗斯掏出两个箱子,一个是红色,一个是蓝色。

    西西弗斯:一,打破轮迴,回到现实世界,选一的话请打开这个红色的盒子;二,和阿鱼永远在这相恋的时间裡面无限穿梭,来回往返,选二的话请打开这个蓝色的盒子。

    西西弗斯:如果选一,阿鱼在你游戏通关后,就会永远消失。

    浩文:我……

    西西弗斯:你爱不爱阿鱼?

    浩文:(大声喊出来)阿鱼对我来说,当然也是独一无二,重要的存在!

    浩文:虽然只是游戏,却让我感受到有别于现实冷漠的温暖。

    浩文:我在现实世界中,不会和其他人相处。别人都对我冷眼相看,不断伤害着我,是阿鱼无条件地关心着我。

    浩文:我是个不讨喜的傢伙,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我连幸福都感到害怕,触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注:出自《人间失格》)

    阿鱼:浩文,不是这样的。浩文在我眼中,一点都不是讨厌的傢伙。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短暂,是我最幸福的时间。

    阿鱼:其实,你都有很多优点,你很温柔,常常会顾虑到我的感受,你很善良,就算被这个世界伤害,你也未曾怨恨过他人。

    阿鱼:每个人眼中的世界,其实都是狭窄的,他们用自己的尺子来衡量这个世界。而你不需要迎合这个世界。

    阿鱼:你是坚强的,你一定能在现实的世界中坚强地活下去。

    △阿鱼突然冲向西西弗斯,抢走了红色的盒子打开。红色的盒子打开之后,响起了深沉的音乐。

    西西弗斯:这就是你的选择吗?妳不后悔吗?

    阿鱼:我不后悔,还有谢谢妳,西西弗斯。


    △黑幕


    西西弗斯:再见了,希望妳能幸福。


    △黑再度亮起灯。


    阿鱼:现在,我们已经和西西弗斯谈妥了,她直接打破游戏的死循环。你不会再回到游戏第一天了。

    阿鱼:之后,我就会出国留学,和你展开远距离恋爱。我们还会经历种种苦难,最后终成眷属。我们结婚之后,游戏就画上了最美丽的句点结束了。

    浩文:阿鱼……

    阿鱼:对你来说,这不过是游戏。对我来说,这就毫无疑问就是真实。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我爱你。

    浩文:阿鱼……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阿鱼:(微笑,开始哭)谢谢你,你太温柔了。

    △阿鱼开始哭,擦起眼泪。

    浩文:对了,你能跟我说说那个童话故事的结局吗?

    阿鱼:你说《银河铁道之夜》?

    浩文:没错。

    阿鱼:那个故事的结局太悲伤了,我们不要说了。我们就把乔班尼梦醒当做结尾好吗?

    浩文:恩,这样也好。

    阿鱼:记得,回到现实世界之后,要学会爱自己。不懂得爱自己的人是没法接受别人的爱的。你也是有很多优点的。

    浩文:好,我一定会爱自己的。


    第十幕:

    △浩文从游戏中惊醒。

    妹妹:你终于醒了吗?

    浩文:妹妹,我玩了这游戏多少天?

    妹妹:四天吧?

    妹妹:怎麽样,好玩吗?

    浩文:游玩的中途被西西弗斯病毒袭击。

    妹妹:(担心)你没事吧!

    浩文:最后病毒自己消失了。

    浩文:游戏的剧情很感人,最后我和游戏的女主角结婚了。

    妹妹:阿哥,你好噁心喔!你快去找个女朋友啦!不要在游戏裡面FF了。

    浩文:知道了,囉嗦。

  2. Σ(▔□▔||)

  3. 我把界面修改了下,现在空行也能显示了

  4. 写得好棒

或者注册后发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