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杯】反转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上周

    西风从东门摇进来,而且是呼的一下,一阵阵……

      白帝烯,穿着一身白衣,静坐在木椅上。一把青铜短剑倚在角落,放着与铜绿色所绽放的光芒不一的金色。前方的桌子上,摆着一方竹简,端正地记着几行诗:

      墨晰吐新蚕,隔夜入新棉。

      何看惊云显,则像手中茧。

      两翼汪汪泪,雨露唰唰眼。

      若想睇如云,便梦晴空点。

      白帝烯望着它们,一头雾水……眼下,却无意之间泛起了泪花。白帝烯呆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他抄起那把极品,根本没有对这把千斤的剑放在眼里,来回地挥动几下,将陈锈给甩得一干二净。

      “站住!刀剑无眼!”白帝烯如同疾风一般,挡在一个刚刚进门的斗笠中年人面前,而中年人并没有吃惊,只是抬头,露出了斗笠下的刀疤脸。

      “小城管?我没有犯事儿吧?”巫王一面笑着,一面想着。眼前的,怎么看都是不过六七岁的孩童而已。

      白帝烯直了直身,再用手拍了拍铜剑,“根据城规!随手关门这一点你没有做到!”他点出了指头,向着大开的城门。

      中年人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明白了。”他转头,想要将门关了。毕竟他要的只是东门城主的脑袋,孩子,还是绕一绕好些。

      不料……

      “还有,城规说!异族人,不得入内!”白帝烯再次用他那带有稚气而又刚硬的孩童声喊道,一下子惊住了眼前已经转过身子的异族人。

      白帝烯,殊不知眼前的男人是多么恐怖,巫王的眼睛已经充满了血丝,他心想着,这样一个孩子,对自己的王族的会不会产生影响。

      巫王嘎吱扭过头,邪笑一声。身后,已经展出了黑色的羽翼。迅雷一般,魔爪伸向了年少的白帝烯!

      “翼族!四翼!”白帝烯急忙后退,但是衣袖不免被巫王抓出了一道裂痕。

      翼族!四翼!这样的翼族,白帝烯怎么能与其抗衡!

      “我就说……哼哼,小孩子……”巫王展开了沾有巫毒的爪子,展给白帝烯看。

      这让白帝烯暗呼幸运,并没有让那爪子抓到皮肤。

      “呲……”

      白帝烯咬牙,弓腰往后移了几步,身子又更加弓了。

      巫王吃了一惊,“青铜门的雷天式?这么小一个孩子……”他又眼睁睁看着似雷一般的白帝烯向自己冲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极为奇怪的弧线,飘了几下,忽然消失了!

      巫王哼哼笑了笑,雷天式?曾经多少青铜门的群殴我都从来没有被碰到一毫,你……又能怎样?

      果然,后方,出现了!白帝烯出现在巫王的后方,对准的,是四翼之间。

      雷天式,专门针对的就是翼族人。巫毒腺在翅翼之间,只要破坏了它……

      “嘿嘿!”巫王的笑声让白帝烯的身子一下僵硬!前方的巫王空了,反而……

      白帝烯急忙再一次游动身子,听到身后轰的一声,巫王的爪子定在地上,又轻而易举地拔了起来。

      “金铜!”白帝烯手中的体积大了一倍,这却使白宇停下了招式,气喘吁吁!不过好的是,手中的剑已经挥出了。只要靠残余一点法力……

      呲啦……

      滴……

      白帝烯低下头,一脸血色,望着自己被掏空的腹部,不免惊叫一声……

      然后……梦醒了……结局是,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巫王……

     

或者注册后发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