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凯歌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2周前
    2周前由黑熊君重新编辑

     

       在迷雾之森深处有一座经久失修的木楼,茂盛生长的花草藤蔓将它紧紧围绕,而它的主人正是那位已经消失了十年之久的魔女朴露。


    没有人知道魔女朴露的下落,前去木楼探查的村民和冒险者们则皆被阻挡在木楼的境界之外。似乎所有人都无获而归,但传闻有人曾在木楼外听见如梦呓般的低语。


    不少人猜测:“或许十年以来魔女朴露都一直沉睡于这木楼之中?”


    反驳之声不在少数:“木楼那么高大,就算她在里面放声高歌,你也不一定能听见呢。”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木楼高大,听不见朴露的声音,那么,那低语声又是谁的呢?

    这件事情,成了那块地域的未解之谜。

    还有人猜想,魔女朴露可能在木楼里修炼自己的魔力,也有人说:魔女朴露可能不在木楼里,木楼里的,有可能是其他有魔力的人。

    其实,这件事情要追溯到十年以前。

      那时候,朴露只是一个天真的魔女,天生带有魔力的她,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朴露的家底是轻松就会被抖光的,她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然而,对她来说都没有太大意义。她天真,但是这不代表她乐观活泼,朴露是一个寡语的人。

      因此,她的母亲并不宠她。

      当朴露想要抬头说话时,她的母亲没有理她,只是给了她相应的食物,与哥哥的和姐姐的相比,只是残次品。

      不过,她的家人都不知道,朴露的不爱笑,不说话,完全是因为她与生俱来的魔力。

      谁又能知道一个寡语的人,对自己的生活态度更加尊重呢?

      朴露,十分看不惯自己的生活,他意识不到自己的魔力所在,她只是将愤怒一点一点的压抑在一起。

      十年前,圣诞的夜晚,村里热闹起来。在这天晚上需要看门的,也是唯一一个被禁止出门的,就是朴露。

      她向往着外面的生活,从小到大,每一个圣诞节,她都在家里度过。

      这个圣诞节,她控制不住了。在愤怒的魔力的驱使下,她走出了门,她的双脚上没有套着鞋子,甚至连袜子都没有。朴露的眼神是空洞的,她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踏着自己的脚,在冰冷的路面上行走。偶尔磕到了石头也不喊痛,她只是走着……

      她望着眼前的热闹的街道,嘴角上扬。

      而她的脚下已经是一片血,从她的家门口一直延伸过来……

      这时候,她追上自己的家人了。

      母亲猛然转过头来:

      “朴露!天呐!你怎么在这!你应该在……”过激的话还没有说完,母亲已经注意到朴露的不对劲了,她发现朴露的眼球已经充满了血丝,脚下更是一片不堪入目的红色。

      朴露身后的村民,已经开始恐慌起来。

      这时候的朴露,丧失了记忆,她的眼里只有愤怒,哀愁,以及报复!

      “To my Present.”

      朴露的脚下泛起了蓝色,不顾一切的伸脚踩向了母亲,顿时……除了朴露之外,她的一家人都消失了,包括她冰冷的房子……

      “魔女!这是个魔女!”不知是哪个村民不要命地尖叫起来,不过,朴露没有理他,只是慢慢的穿过街道,慢慢的走……

      

      

    签名档
  2.  魔女丧失了意识,她踏上了古老的木楼,那是村里的,一直无法打开的一道秘门。

      魔女,被一个人挡在了木楼钱。

      “走失了么?”魔女拥有着模模糊糊的意识……她的双耳还嗡嗡的响,只能听到弱弱的声音。

      那声音,来自谁的呢?

      魔女的意识更加模糊了……

      直到她醒来……

      眼前,充满阳光。身边是清香的美丽的花朵,清香中,带着早晨露水的味道,带着泥土的厚重的,憨实的味道。风轻悠悠的穿过来,青香开始四处的奔动,不过朴露的耳朵,眼睛,四肢,皮肤。

      年幼的朴露,感觉又年幼了几岁。

      她的嘴角又扬起了笑容,凭着自己的毅力爬了起来。

      “爱莲,还不能起来!”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但是又那么陌生。看到的是熟悉的脸庞,但是又那么陌生……

      朴露的脸上挂着微笑,但是又挂着疑惑,“爱莲?是我的名字?”

      魔女听到的声音又渐渐的柔和了,“你失忆了,你看,脚都磨破了……”眼前的女人蹲下来,轻笑着望着魔女的双脚。

      “是这样……”朴露更加疑惑的呢喃着,“那你是谁呀?”

      女人,抬起了头,面部松弛,带着魔力的笑容,她说:“你是我的女儿。”

      “女儿?原来……”朴露空洞的双眼,已经渐渐聚焦。她的意识渐渐的清醒过来:“这是哪儿?”

      “我们的花园。”

      “这里好香。”

      “是这样没错。”

      “我能活动吗?感觉我可以了。”

      “那你就动动吧,这里很好玩。”

      “嗯。”噗嗤……魔女笑了,笑得很甜蜜,很开怀。

      眼前的养母,也静静的看着她笑。

      魔女蹦蹦跳跳,她似乎已经没有那么的低垂,他很健康,很开怀,很活泼,让人喜爱。

      在这个花园里,她尽情的跳舞,玩耍……

      她觉得,母亲对她很好。


  3. 然而并非这样,养母毕竟是养母。

      即使朴露的心灵深处,认为眼前的母亲更加的友善。朴露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但是隐隐约约的,她感觉到眼前的女人更加的友善……

      但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比如说……女人的陌生,让朴露不想叫她“母亲”,她只是笑着,跳着,在这个美丽的花园尽情的跳舞。

      “噗嘻噗嘻……”邪恶的母亲,她正在梳妆台前,拉着自己看似柔美的老皮。嘴不断的蠕动着,露出一颗长满黑斑的臭牙!

      “嗨呀!~”邪恶的老母亲一声尖叫,“得离那丫头近些……”她嘴里呢喃着,嘴角抽搐了一下,将自己的牙齿掩盖过去,然后她走出了木楼。

      木楼的地板,嘎啦嘎啦的响……

      “你……好。”朴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了眼前的女人走过来,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开怀,那种隐隐的感觉,开始凸显出。

      这使得朴露仅仅只是叫了一句“你……好。”

      女人微笑,笑不露齿,她紧张的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脸庞。

      直到放心为止,她才缓缓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老巫婆看得很清楚,小魔女的身体周围散发着紫色的香气,那香气,惊人的是她永葆年轻。

      ……

      初次看到这么一个空洞的女孩的那一刻,她还在惊讶中,她始终无法相信,她生活了数十年的小村里,居然还有如此魔力的人在。还是一个小女孩,年幼而丧失记忆,脚下流着蓝色的血液,嘴角勾勒出令人恐惧的微笑。

      不过,女孩的能量,似乎在点点的向巫婆体内涌入。

      “嗨呀!~这……”巫婆下意识的堵住了自己的嘴,真怕这拥有强大魔力的巫女对自己做一些不恰当的事。

      然而,当巫婆用手堵住自己的嘴时,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原来粗糙的不成样的外皮,居然像棉绒那样光滑、柔软!

      这时,巫婆笑了,她手里闪着绿光。

      “嗨呀!~更年轻的时候一样……”那绿色,是她年轻的姿态……

      

  4. 2周前由黑熊君重新编辑

    巫婆魔女们都知道,在不同年龄段,能量散发出的颜色是不同的。10到16岁,那是能量刚刚成型,是蓝色的光焰。17岁到30岁,能量是绿色的。而在35岁以上,能量就是棕色的,灰色的,黑色的……

      至于为什么小魔女朴露能量的颜色是紫色的呢?因为……能量太过于凝聚……她的魔力,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是愤怒压缩了它们。

      空洞的小魔女不会自己去控制它,所以魔力四溢,流入了巫婆的身体,改变了她的外壳,不过改变不了她的心,反而被这些愤怒压缩的魔力给控制,吞噬了心窍……

      不过反而,小魔女因为这些魔力的逃散,开始变得乐观,开朗和活泼。她知道,自己不是灰姑娘,而是真正的公主,遨游在花园丛中,在清香中肆意的嗅着。

      一天,有一个相貌平凡的,肚子还胖胖的小男生闯进了这个花园。

      巫婆不知道,而小魔女知道了。

      “你是来自哪的呀?”

      “外边的城市,我走错路了……”小男孩很愧疚,见着面前的小魔女,他低着头。他似乎很害羞,是一个怕生的小男孩。胖胖的,脸也胖胖的,但是一点都不油腻 。反倒很可爱。

      男孩的闯入,距离小魔女来到这儿,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小男孩因为小魔女的友好,就躲在了花丛中,陪伴她玩了一个下午……

      “你还回得去么?”

      “我不知道……但是在这里很开心。”

      “那你要在这里待下去吗?”

      “我想还是不了……”男孩又低下头,眼睛瞥向了身边的小魔女,朴露经过一年的时间,脚也已经复原了,在这个小花园里,她度过了一段很开心很圆满的日子。即使只有她和她的母亲。

      现在,又增添了一个孩子,他叫夏尔波。

      “你叫什么呢?”夏尔波问朴露。

      “我叫……朴露。”朴露犹豫了一会儿答道。

      “哦……”男孩有些呆滞,他知道这个女孩……

      “爱莲?这是谁呢?”巫婆妈妈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笑容,眼角透露着邪恶……

      

      

      

  5.  五

      此时,没有被魔力包围着,失去嗅觉的夏尔波,已经嗅到了一股恶寒。

      他全身打了个寒颤,这才颤抖着回头望着那个年轻的女人。

      那身衣装让他十分熟悉,黑色的条纹,白色的领带,双手带着皮革制的手套,风衣在清香中摇摆着……

      “欧德奶奶!”夏尔波差点惊呼出来,但他定睛一看,是欧德奶奶的衣服没错,但是脸却换了一张。

      欧德奶奶是国王爸爸的母亲,不知道行了什么邪术,变得人畜不分!就被国王爸爸逐进了禁地。

      难不成!难不成这里就是禁地?!

      夏尔波的眼神越发恐惧,同时在欧德奶奶的眼中,夏尔波似扭曲的皮糖,感到厌烦,同时也抱有不安……

      “哟~”欧德故意装作惊讶,“这不是德里吗?”德里是夏尔波的小名。

      不过这个名称也使得朴露转过头巴望着夏尔波:“德里?”她歪着脑袋,神色平静,天真。

      朴露又转过头去,她问欧德:“妈妈认识他吗?”

      “妈…哈…”夏尔波的神色更加慌张,声音不自然的向外扩张……

      “对呀,是亲戚呢……”欧德笑了,“哦……天色不早了呢,小德里?”

      “啊……啊?”夏尔波急忙转过头去。

      “该回家了呢?”

      “哦……嗯。”

      夏尔波急得连眼泪都要出来了,他现在对自己唯一说的话就是“她是我的亲奶奶。我的亲奶奶……”

      虽然知道,马上就要被处理掉了……

      “我送你回家吧……”欧德甜美的声音内,容纳着奇怪的邪恶的气息,她不想有任何人来打扰,她清静的生活,她美丽的生活。即使是自己的亲孙子,而这小子的父亲,就是个白眼狼,一个白养的儿子……

      “嗯……哦……”夏尔波露出了笑容,他想尽可能在朴露面前表现的好好的。他觉得,如果自己不透露的,朴露可能还能保证安全。

      

      

  6. 幽静的小道,村里的人,被巫女的气势给压进了屋子,然而他们并不知道……

      “奶奶……”夏尔波再也忍不住,身边没有人,只有自己的奶奶。他只好求饶,他还是小孩子,并不想死。

      “怕什么?傻孩子……就算我恨你爸爸,恨你……我依然还是你们的……”欧德哏咽一下,在她眼里,不想任何人打扰,但是……亲情在她眼中也十分重要。

      “但是德里。千万不要跟你父亲说好吗?我只想过好余生罢了……”

      德里吃惊地点着头。

      “好了!”欧德起身,“回家去吧!”她的双手挥下深蓝色的光芒,这令她感觉又年轻了几岁,转眼间,夏尔波已经回家……

      好勒~

      欧德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

      “哼~得赶紧回到那丫头身边去。”

      同样是幽静的小道,人流从她的身后,但是人们,看不到身为巫女的她。

      ……

      “夏尔波?”小朴露歪着脑袋,看着身后树林中发出的密密的声音。

      “是我。”欧德探出头来,没有朋友感到寂寞了吗?她心想,这不是长久之计。

      “哦……”小朴露低下头去。

      “看到我不开心?”

      “不是……只是觉得看不到夏尔波了……”小朴露一脸(๑• . •๑)

      “哦……”欧德走过朴露身边,“爱莲?”

      “……”

      “爱莲?”

      “……”朴露还是呆滞着。

      直到她的手悄悄的拍向了朴露,朴露这才回过头来。

      “啊……”

      “爱莲?”

      这时候,欧德显得慌张了,叫她第四声,怎么还是这副神情?

      “哦……嗯。”朴露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叫你怎么不答应呢?”

      “因为……”朴露小声的作答,“我不是叫这个名字呀……”

      


  7.  “……”“那你叫什么呀?”

      欧德的眉毛皱成了一条线。

      “我叫朴露呀。”

      欧德此时,再展开自己的魔眼,就已经看不到朴露身上带有的紫色的光耀了。

      朴露的身上,仅仅只有蓝色……

      深蓝。

      无忧无虑的蓝色。

      没有愁恼愤怒的蓝色。

      海洋的蓝色。

      天空的蓝色。

      花朵的蓝色。

      清幽的香味的蓝色。

      在欧德的眼中……只有一片蓝色。

      “糟了……一时不注意……”

      欧德在心中默默的低语。

      “那……朴露……过来一下。”她的声音温和了几分。

      “过来哪儿?”

      “木楼里面……”

      “嗯?”朴露天真的脑袋一歪,笑容洋溢着,“夏尔波在里面?”

      “我想是的。”

      “哦……”朴露嘟着小嘴,悄悄的迈上了一条沉睡的道路,一睡,就是十年……

  8. 上周



    十年之后,当人们偶然发现那破旧不堪的房子,房子里的血迹……有人想起来说,十年前,有一家人死了!是一个具有魔力的小女孩干的!

      魔女朴露的事情传开了。

      得知此事后,人们第一猜测的地点就是已经废弃了十多年的木楼,因为在整个王国中,外围是禁止出去的,而这个村庄就在王国的内境。因此,母女不可能跑到城外去。

      那么只剩下一个值得怀疑的地点,就是木楼。

      木楼挺高的,足有20多米。所以要搭这木楼所用的木材,也必须十分厚实,不容易朽烂。

      因此隔音效果也特别好。这就引起了回忆之前人们所说的: “木楼那么高大,就算她在里面放声高歌,你也不一定能听见呢。”

      这一系列猜想,为了验证。首先参与这些验证过程的,便是离它最近的村民们。

      当村民们踏入这破败之地,看到的是一片狼藉的荒芜的花园,只剩下几株花,还茂盛的生长着,贪婪的吸收着其他腐朽的花朵留下的养分和水分。

      木楼门前,一道看似很轻的铜锁在风中嘎啦嘎啦的敲着门板。立马就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一地。

      但这并不是恐怖的事情,木楼有鬼,是村民口中早早就传出来的事情。

      他们现在怀疑木楼中有魔女,那个一句话就杀死了全家人的魔女。他们认为这比鬼还要恐怖的多了。

      木楼依然嘎啦嘎啦的响,花朵依然茂盛的长……

      然而带头的村民们却都不敢靠近了,望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木楼,他们谁也不敢再动半步。

      唯有几个胆大的,壮了壮胆子,径直向那木楼的木门走去。

      他们晃动了一下铜锁,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了回来,并没有弹的很远,只是飘起来,他们沉甸甸的身子又轻轻地落在地上……

      村民们没有一个人再敢动弹,纷纷往后退去。

      

      


  9. 因着村民的退缩,当王国的执行人员偶然来村中探望时,得知这传言,便禀告了国王。

      国王那时心里十分触动,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也是一个具有魔力的女人,他怀疑自己的母亲。

      夏尔波很守信用,也听了奶奶的话。十年来,他始终认为欧德奶奶是个很好的人,即使她行邪术,但依旧是好人。

      国王,因为恐惧。他首先派出了一波勇士,那都是粗条汉子,胸口密布的肌肉,手臂上的粗胖,都显示出他们强壮的一面。

      这些勇士们通通是王国里最勇敢最勇猛的人,同时也是最壮实的。最重的大约有半吨,最轻的也有四五百斤。

      手臂的粗细,至少也有二三十厘米的直径。身高,最高的有五米多。

      然而,就是这么一群比村民要勇敢,壮实的人,也无法与朴露当年残留下来的一丝魔力抗衡。

      与村民一样,当他们接触木门的铜锁,都被那股力狠狠的抛了出去,然而同样,轻轻的落在了地上。

      他们与村民无差……

      勇士们的头领赫尔,他不解的挠着脑袋,一面又问自己身后的勇士们:“是真魔女在里面?”

      勇士们纷纷回答:“也许是这样。”

      赫尔只好带头回王国,向国王禀报此事。

      国王得知此事,又挠头。

      “难不成这十年下来,她那邪力又上升了?”

      这段时间中,夏尔波始终保持沉默,他知道事情发生了变故,朴露进入了木楼,十年没有出来过。他的内心只有慌张。

      作为一个王子,夏尔波锻炼得十分充实,儿时不懂,但是自从被欧德奶奶放回来之后,夏尔波开始勤奋锻炼,并向魔斗士们学习了一些自然的魔法。

      他瘦了下来,人也变得壮实了。现在的他,只为儿时的玩伴——朴露感到心慌。他一是担心王国里的人被朴露伤害,二又担心王国里的人把朴露伤害了。对他来说,两者都很重要,但他更偏向于朴露。

      因为旁人不知道,在这个王国中,身为王子的夏尔波,唯一的玩伴,只有朴露一人……

      



  10. 虽说夏尔波身为王子,但是由于皇室的规定与人隔绝。即规定为凡上8岁者,身为皇室朝廷之人,切不可与下等人交流。

      因此,夏尔波的童年十分的无聊,思想中只有儿时那俏皮可爱的微笑。

      来自魔女朴露。

      然而夏尔波并不知道,自己曾经的玩伴,竟然是一个魔女。那种充满邪恶魔力的人,他的父亲是这样跟他说的。

      然而他知道,奶奶并不是这样的人,朴露也不是。

      所以他向父亲申请出门。

      “不行!”迎来的却只有国王的一句拒绝之语。“勇者和魔斗士们都落败了,你能做什么?”

      夏尔波只好低头道是,父亲的神色并不好,然而再不快点,自己所要做的,也就迟了。

      他决定自己出门,他完全可以躲过王国的搜索,溜出门去。但是他并不知道该如何走,也不知道木楼的所在地是哪。如果能知道那去处,夏尔波据自己从儿时就读到大的王国书籍,就能辨别人该往哪边去。

      他只好问人。

      国王派出了十批勇者,现在已经回来第三批了。夏尔波出庭院,四处张望一下,见没人,才走到勇者的集训营去。

      经过寥寥几语,夏尔波才双手一拍,确定去向。

      由于夏尔波的人际关系、奇怪的王国制度,勇者中,并没有几个认得出夏尔波王子。只有几个年迈些的才知道眼前是何人。

      

  11. 上周由黑熊君重新编辑

    十一



     然而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夏尔波已离开。

      他持着一把勇士之剑,换上了素朴的衣服,剑入鞘中,鞘也是木质的,以防被人盯上,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夏尔波已确定去向,知道自己所去之地离王国中心位置较远,便试着操纵自己身上的法力。那是魔斗士交给他的,光明与花之歌。

      “阳光与花香,天空与土壤,无源之水和无底之土,无根之光和无名之香。摇曳着光与火把,吹拂着绿草鲜花。层层穿透着记忆所向,冥冥间所向是记忆花之光。”

      这便是以味道和光芒引导方向的魔咒,夏尔波的记忆中,花香,与那时的光芒是唯一指路引领的好物。但是没有用处,夏尔波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有关于童年时相似的东西,一切原来原样。

      “我明明已经缩小了圈子……”夏尔波原来将魔咒定到了朴露所在木楼的位置,但是没有任何引领方向的事物,岂不是说明了花香和阳光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吗?

      夏尔波顿时又一阵心慌,只能依靠脑海中的地图记忆来寻找方位。

      好容易才找出方向,面前却是小山丘,对面迎来的是一批魔斗士

      夏尔波慌忙躲起来,靠着隐藏的魔咒,叹息只躲闪,来隐藏自己的气息:

      “是叹或是息,是生或是死,取死无生,取生无死,交织之气,储藏之息,在末日中躲藏,在阳光下闪避。”

      躲于树下的他,被一股阴霾所笼罩,只能听到山丘下来刷刷的声音,又听到魔斗士们的窃窃之语“木楼是拆了,那棺材怎么办?里面好像还躺着……”

      一个人又道:“那看样子并不是我们这等小辈能解决的,其中的人像干枯的尸体,即使容颜美丽,也是枯瘦的。但长老说她还有气息……”

      “据说是国王的妈妈……”

      “吁~这可不能说……”

  12. 3天前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13.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14. 昨天

    十二

    那是,国王的妈妈。

    夏尔波轻轻地吐着气。

    奶奶在棺材里!?

    他这样质疑自己。

    那朴露在哪里?她在哪里?


    那么接下来是朴露这头发生的事情……

    木楼里,当朴露醒来时,躺在旁边的是年轻而枯干的尸体,只有皮孔之间透露出来的一点点魔力的气息。

    朴露仔细想了想,睡了十年之久的她,一直在自己的人生线上不断穿梭,大脑在不断向外面噬取着知识,她的蓝色的魔力穿梭于整个村庄,无处不在。然而,也只是停留在村庄而已。

    朴露弱小的灵魂失去了愤怒,抑郁。变得纯粹,以至于变得弱小了。她的灵魂的力量,并不足以突破“母亲”在木楼外设下的枷锁,只能以一丝一缕的形式传到外头,又拉取新的信息。

    她在不断增长着自己的见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因此,才刚刚起床的她,伸了伸胳膊,低头看那具可恶尸体的时候,就没有任何像孩子一样的感情了。

    即使她的心灵还是那样的纯粹……

    当她偶然间,透过枷锁感知室外时,听到了国王出动抓“母亲”的事情,她挺挺身子,便跑出了门。

  15. 十三

    在夏尔波还在来的路上时,在魔导师们还在返回的途中时,朴露就已经晃动着她修长了几分的身板离开了她睡了十多年的木屋。

    她的意识不是特别清醒,但是在朦朦胧胧之间,就躲过了好多东西。

    比如说夏尔波的追寻和魔导师们的找寻计划,逃过两劫,然而,两劫,其中有一劫是好的,有一劫的坏的。

    至于带着朦胧意识出门逃生的朴露到了哪里?她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记忆模模糊糊之间,走到了一个十分熟悉,但是又十分不喜欢的地方。

    在十年之中,这个地方伴随着朴露的记忆,一点一点从朴露,也从欧德的身上脱离,进入一个新的躯体——自然之中。

    朴露的真正的屋子回来了,伴随她紫色的能力的消失,朴露的家回来了,与此同时,朴露的心中始终无法接受的最讨厌的人,也在她的记忆之中浮现……

  16. 十四

    朴露,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而她,在家中只是一个残次品。

    但是她却偏偏有着比自己家中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的能力,长着比哥哥姐姐都要好看的脸蛋,和修长的小身躯。

    偏偏,朴露才是真正的人见人爱的那一个,但是家人甚至连鸟都不鸟她一下。

    痛苦的记忆,导致朴露只是去自己内心的花园蹲着看花,闻花朵熟悉的味道,清香和悠闲……

  17. 昨天由黑熊君重新编辑

    朴露的视角

  18. 我有些模糊的记得,家人中,父亲是一个验兽师,一直都想找一个超自然的人体来做实验,但是找了多年都没有找到,但是他找到了一种虫子,能够繁殖带有魔力的菌体,但是这种虫子却有着灵敏的反应能力,普通的,没有能力的人是抓不到的。

    但是

    朴露可以,因此,朴露的童年时期,唯一可以出门的时候,就是父亲需要捕捉这种虫子的时候,父亲说,这种虫子,叫做魔敏虫。

    那也是父亲,唯一一次,与我好好解释。家中所有人,都好像审美观有误似的,疏远着我。

    抓来的魔敏虫们都十分亲近我,父亲对这点无法解释,他自己也想不通。

    只是让我常去花园里看着,别让那些灵敏但是跳不高的小虫子跑了。

    因此我也十分热爱着个工作。

    但是,有一次,也只有一次——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19. 5小时前

    厉害小说迷吧

  20. 厉害小说迷吧,分析的透彻

或者注册后发表对话。
  • 默认
  • 夜间
  • 未知
  • 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