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日记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2周前

    大牧师诃斯亚阿,是这个小镇上最受欢迎的人,没有之一。

    在我印象中的他早已年事过百、满头苍银,岁月的沟壑或深或浅而都毫不留情地镌刻在他松皱的皮肤上。但或许是受生命女神所眷顾,他的身体一直都很硬朗。

    镇上大部分人都知道,除了每日例行的祷告、演讲和赐福以外,他还有着每天写日记的爱好。

    我和我的朋友们小时候经常去教堂玩耍,总能看到诃斯亚阿大牧师趴在教堂右后方窗户下的桌子上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

    但没人看过。

    我们问他,他便说:“不过是写写日记罢了”。我们偷偷凑上去看,他便立刻用他宽大的袖摆将笔本遮住。

    直到三年前我从托罗恩回来清理父亲坟墓的时候,才有幸窥得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日记。

    那晚我从墓地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便前往教堂躲躲,教堂里的油灯都亮着,诃斯亚阿大牧师就趴在他往常写日记的那张桌子上,他已睡着了。

    我轻轻地走过去,想要亲眼解开那始终萦绕于我脑中的疑惑:大牧师诃斯亚阿的日记里,究竟写了什么?

    我已走到诃斯亚阿大牧师的身旁,他头枕着双臂沉沉地睡着,呼吸平稳而冗长。他的笔滑落在手边,他打开着的日记本则压在左臂拐下。

    由于怕惊醒他,我也不敢伸手去拽出来,只能看他日记本上没有被压住的部分。

    左页上:

    1824年5月3日 阴

    我已快到末年,每日除了吃饭休息和完成我的职务以外,也就只能坐在这里发发呆,回忆自己的过去罢了。

    只可惜,这个大陆的面貌,整个世界过去的辉煌和荣誉,都将随着我沉入土中。

    唉,一忍不住便会又写这种丧气的话,倒是想起来今天许是恩纹夫斯家的小儿子回来的日子,但也没见他来看我,倒也正常,去了托罗恩那种大城市,像我这种糟老头,怕是早已忘干净了吧?

    如果当初......

    右页上:

    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来,就连疯婆子也不知道。

    而当时他就坐在我的椅子上,脸上带着笑容,那种笑容不像是一个断了双腿的人能拥有的,我甚至都不知道断了双腿的他是如何进来的,如何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的椅子上。

    他问我:“请问时间之种在哪里?”

    鬼知道时间之种是什么?我向他表明了我的疑惑,他点了点头,又问我:“你听说过林西这个名字吗?”

    我没有回答,但我的表情已经很明显地告诉了他:“我不知道”。

    紧接着,他凭空消失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度以为那只是我的幻觉而已,直到......

    我轻轻拍了拍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手臂,他迷迷糊糊地醒来,愣着看了我几秒,而后迅速将日记本捂了起来。

    我颔首对他说道:“很抱歉,诃斯亚阿大牧师,我来晚了。”

    五天前的晚上,我收到母亲的来信:诃斯亚阿大牧师去世了。

    昨晚我从托罗恩赶回来,而此时此刻,我正坐在诃斯亚阿大牧师往常写日记所趴着的桌子前。

    我所看到的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日记中的内容,我已不愿再想,它却总不知不觉地从我的脑海中浮现,这使我异常烦躁。

    我问过其他人有没有看到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日记本放在哪里了,没人知道。我在教堂里找了个遍,也同样没有找到。

    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去想这件事了。

    1827年9月21日 小兰尼·恩纹夫斯

  2. 你这名字...

  3. 上周

    @嘤嘤嘤 你这名字...

    如何

  4. @林西 如何

    绝妙

或者 注册 后发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