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稿]节选自两年前的“云归不知”废稿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6个月前

    树林里很潮湿,脚下踩着厚厚的腐烂的的落叶发出“嗞嗞”的声响。

      草丛灌木遍布苍天巨树之间,拳头粗细的长藤缠绕着树干向上爬到树冠,再从这棵树搭到那棵树上。


      垂下的分支长满了肥厚的青叶,远点看去像是大树与大树之间一面面青色的帷幕。


      各种虫鸟的鸣叫高低起伏,混合着树叶沙沙声演奏出一首美妙自然的音乐。


      在这林中行走没多久,云归的衣服已尽数浸湿了,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淌,不断用锋利的匕首划开挡在面前的荆棘亦或长藤,他手拄木棍一步步向前走着。


      每走一段时辰他就得艰难地爬到巨树顶上,看一看太阳的位置,校正一下行走的方向。


      第三次爬下巨树,他已有了些许经验:用一截青藤环住树干,他抓住青藤两端,双腿蹬在树干上靠重力一路向下滑行,快到地面时使劲拽紧青藤,蹬出双腿,靠着增加的摩擦力他可以从容地缓慢着地。


      丢下青藤,向着校正的方向继续前行,刚刚爬上树顶他看到太阳已经西斜了,包袱里的葱油饼早已经被他吃了干净。


      路上他找到一些可以食用的野果子,现在在天黑之前,他需要找到一棵适合休息的大树。


      一路上除了看见一条麻蛇,他基本没有遇到任何危险,靠着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他在这林中行走,攀爬,寻找食物,躲避凶兽。


      但他心中清楚,太安静了,如此生机盎然的巨林中应该有许多灵兽甚至是妖怪之类的,此时太安静了。


      他来到一棵四周较为空旷,树枝分叉很多的树下,这棵树是个度过夜晚的良好选择。


      他跨过一根长在地上的青藤,就像他曾经跨过的很多次一样,但这次不同,因为那根青藤突然拱了起来,云归一脚绊在青藤上。


      但他没有摔倒,靠着倾倒的力,他卷缩身子就地一滚爬起来就开始拼命地跑。


      背后?他看也不看,不是不屑于看,是不敢看。


      他用力划动匕首拨开灌木和草丛,一路向着下山的方向奔跑,下山顺势,跑的更快,更省力,更容易逃脱。


      然而一个尚未修行的人类少年,就算他跑的再快,也快不过林间的兽,无处不在的青藤。


      他看见眼前和两侧无数青藤扭动起来,它们开始挥舞,用藤梢抽打云归或是尝试捆住他的身体。


      他粗喘着气,用匕首剁断抽来的藤梢,就地翻滚或跳跃以躲开圈向他的青藤,很快他听到无数怪异的叫声,像是野兽的叫,又像是悲伤过度的人类的叫,他心中冰冷,但却并不打算放弃。


      这样想着,他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直接跌入一个深坑之中。


      这下他明白了,那些青藤早就能抽死他或者是捆住他,那些野兽灵兽早就能抓住他或者是撕裂他,路上他一路奔跑只不过是在走向它们早就设定好的圈套罢了。


      它们可能是在戏耍他,亦或者是想抓住完好无损的他,它们成功了,云归很不高兴。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死?或者是死?


      他坐在坑底向上看去,只见一圈伸出坑沿看着他的脑袋,有老虎的脑袋,有巨蟒的脑袋,有老鼠的脑袋,有野猪的脑袋,还有山猫的脑袋。


      这时那野猪哼哼几声说话了:“快看,我们抓住他了,是个细皮嫩肉的人类。”


      老虎说:“这人类看起来好丑。”


      巨蟒说:“咝咝,你只看母老虎和自己才感觉不丑。”


      野猪说:“哇,还是个少年呢。”


      山猫沙哑地叫了两声:“喵呜,喵呜~”


      老虎拍了它一巴掌:“没学会说话就不要插嘴,死猫。”


      巨蟒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抓到过人类了,咝咝,该怎么办?”


      老鼠抓了几下嘴巴说:“吱吱,细皮嫩肉,大王喜欢。”


      老虎说:“厨娘大人做的红烧野猪蹄很好吃,不知道用这人类做菜什么味道。”


      野猪哼哼几声:“没准和老虎肉一个味儿!”


      “不要吵了!”巨蟒吐了几下舌头,蛇尾往坑里一伸,云归便被它卷了起来。


      云归被蛇尾卷起在半空,才看到坑周围还围着数百只其他各种野兽,会说话的那几位想必便是领头的。


      云归被“啪”地丢在地上,一只脸盆大小的黑蜘蛛爬了过来,三两下便用蛛丝将云归捆了个结实。


      老虎直立起虎躯,在地上抓住一只灰色蜥蜴的尾巴,将它提了过来,那蜥蜴“哇”地张开一张比它自己大了好几倍的嘴巴,一口含住了云归的脑袋。


      这下好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鼻孔里满满都是口水的腥味。


      随后云归感觉到自己被抬起,朝着向山上的方向移动......

    签名档
  2. 个人记忆中这一段的印象最深,准备删稿了,所以发出来。

  3. 天已是彻底黑了下来,城里的万家灯火也都尽数熄灭,城东一条空荡的街道上,除了瑟瑟的微风与虫鸣外,还有一道一步三晃的身影。

      这身影似是喝多了酒,嘴里念叨着什么,朝着一条小巷里浪去。


      穿过无数门房窗户,来到小巷尽头有一座破旧的小院,这身影将扇子在腰带里插好,先是双手扒上墙头,然后笨拙地撑起身子,将一条腿搭在了墙头上,再使点力整个人便从墙头滚落了进去。


      小院里杂草丛生,透过半掩的正门,屋里还点燃着暖黄色的烛光,烛光下一个娇小的人儿听见了院里的声音,她迅速将手里的事物藏在怀里,推开门走了出来。


      那醉酒的身影还在草丛里躺着,一只蟋蟀跳到他的脸上,“唧唧”叫了两声,见有人来了又迅速跳进草丛中。


      “心魂!”那女孩儿脚步焦急地来到他身边,她正扶起他时却闻到他身上夹杂着胭脂香的酒味。


      她冷哼一声在他身上使劲踹了几脚娇叱道:“又跑到那种不干净的地方去,你还敢回来?“


      在这几脚之下,公子心魂似乎清醒了一些,他摸了摸被踹的屁股,翻个身,似乎又快要睡着了。


      “起来啊魂蛋,本小姐的洗髓餐呢?不会被你半路上吃了吧!”她说着狠狠揪着心魂的耳朵。


      心魂任由她揪着,含糊不清地说道:“唉呀呀,别说了,洗髓餐啊,被嗯,被林家那女人给抢走了。”


      女孩儿两眼一瞪:“那你还有脸回来!”


      见眼前人渐渐又没反应了,女孩儿显得有些气垒,有些无奈。


      这时心魂忽然坐起身大喊道:“本公子知道了!”


      “知道什么?”


      心魂掏出扇子抵在背上蹭了蹭挠了挠痒说道:“那死女人才不需要吃洗髓餐,那便肯定是准备给白天那臭小子的!不对啊,那臭小子身上好像没有洗髓餐的味道,奇了怪了……”


      女孩儿伸出手帮他在背上挠了挠说道:“仙珍阁一个月只能准备一份洗髓餐,那你的意思是说,本小姐至少得等到下个月咯?”


      心魂满脸享受回道:“不!”


      “嗯?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女孩儿问。


      心魂摇了摇折扇说道:“你可能永远都吃不到洗髓餐了,不过天下之大,既能洗髓,又能好吃的事物多了去了,何必执着仙珍阁的洗髓餐呢?”


      女孩儿眨了眨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心魂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儿又抬头看向天空说道:“我们准备动身吧,回北方。”


      女孩儿浑身都紧绷起来,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声音颤抖地问道:“回,北方?”


      “是的。”心魂摸了摸她的脑袋。


      她打掉心魂的手,脸上像是在哭,却又是在笑着说道:“好,我们回北方,回北方。”


      她将心魂从地上扶起,说道:“炉子上本小姐给你煮了养胃汤,先趁热喝了吧!“


      心魂又摸了摸她的脑袋:“丫鬟有心了,本公子深感欣慰啊!”


      女孩儿娇叱:“区区下人敢这么对本小姐说话!找打!”

或者注册后发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