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去亦即速度,未来则为时间。

    这种毫无逻辑性的话,显然是在快睡着途中想到的,徒然爬起,整理出了这样的蠢话。

    过去的概念绝

    ......
    ReSeny对话于上周
    3
  • 博物笔记是一位云游僧人的日记摘选,当然你也可以认为他是一个旅行的博物学家,一个诗人,最后一个神秘主义者或超验主义者,或者是一个疯子。他专门记录那些不存在于常识中的生物或现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一番。但请注意,文中提到的生物或环境往往是十分危险的,请读者不要擅自进入文字描写的地点,或尝试捕捉那些神秘生物,本文不对读者对安全性负责。


    (余光之外的黑暗中窸窣活动的生物,最好装作没有看见)


    我给它起名为“白”,但它甚至难以与常规生命划分为同类,因此严格来说,这篇记录应当归纳到现象学研究而不是物种学研究中,事实上,我们很难断定“白”究竟是一种现象还是一类生物。


    对于“白”的记载几乎贯穿了人类的文明史,在公元前3100年的古埃及早王朝时期,那些刻画简陋但繁琐的石碑就记录了古埃及人与“白”的接触,罗塞塔石碑的底部更是详细描述了这一接触仪式的全过程:“白”会借由法老的第一个女儿的身体显现于人间,少女将在17岁生日时完成仪式,她们饮下一种由坚果和颠茄泡制的药酒使自己进入某种癫狂状态,接着进入名为“托勒密之棺”的特殊装置内密封三天,直到三天后棺盖打开,就象征着此时凡人少女已经成为“白”的载体。


    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是仪式的全部内容,直到1892年拉美西斯一世的泥板被发掘,泥板上记录了仪式更加骇人的剩余部分:作为神的载体的少女会在300天内与秘密选出的128名信徒逐一性交,之后这些信徒的身体会显现出神的白色光芒,他们将被活着制成木乃伊,表现对神的献祭,而那位少女将被砍去四肢与头颅,内脏装入铅制而非金制的圣瓶中,作为法老的陪葬。


    但不论是早王朝石碑、罗塞塔石碑还是拉美西斯泥板,抑或是同样提到“白”的后埃及时期,其中对“白”的描述都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如亨利·玉尔爵士翻译的一段不知名碑文记载的:“白附身于法老的第一个女儿身上而现身于人间,她浑身发出照亮整个宫殿的光芒,法老也不能直视这温柔的光,鹰、猫和眼镜蛇在光芒中变为石头,唯有她的信徒能不被伤害……白神接纳了他们,他们同样周身发出白光,陷入永恒的狂喜与深邃的智慧……”


    相比来说,古中国对白的记载要耐人寻味的多。中国对“白”的研究最早见于《黄帝内经》,难以置信的是,《黄帝内经》将“白”描述为处于仙人与仙药间的一种存在,一说“西方有仙人,曰白,不坠于渊,四目鳞身,声如铃,闻之令人心喜……”,但又记载白“久服令人不老,曰金丹”。东晋葛洪

    ......
  • 一、创作思路


    1.关于自由度:每一次选择都至关重要。在总体游玩时间的限制下,根据故事情节发生时的环境和情形创作出尽可能多的选项,不同的选项走向不同的发展路线。主角的性格与故事的发展方向完全由你决定。


    2.关于善恶: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关于主角,玩家的选择将决定主角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关于其它角色:他们生活的环境和需求会使他们有不同的好坏表现。关于主角与其他角色的互动:你帮助他们支持他们,他们会对你表现出善意,而如果你的行为触碰了他们内心不愿被提及的事,或是反对甚至破坏他们的行为与想法,则会导致他们对你的恶意。关于额外概率:部分角色的过往经历使他们的思维固化,你将很难使他们改变对你的好感度。


    3.关于环境交互:你的选择会与环境有关吗?当然会。暴风雪使人躲在家里,而阳光使人外出运动,有钥匙时你会选择开门,而没钥匙时你可能会选择撬门,在这里也不例外。不同的环境会有不同的选项,而有时你的选择也会改变环境。


    4.关于选择:将可能性从最大值给到最小值。行为的上限与下限,以及任何你可能会做出的选择,都会为你准备。当然,如果部分选择与剧情冲突,它们便不会存在。


    5.关于对话:撒谎有时也会带来好处。不同的对话方式与说话的实诚程度,将会影响主角与其它角色,其它角色与其它角色的人际关系,而不同程度的人际关系会产生不同的选项。


    6.关于随机概率:无法控制的意外变量。虽然很多时候你的直接决定会产生直接结果,但是有时你走在路上也会被一颗石子绊倒,有些选项在被选择后,会出现随机结果。当然,你的部分选择也可以改变这个随机概率的数值高低。


    二、部分示例(以下示例剧情尚在编写过程中,不代表最终内容)


    示例1:



    她缓缓俯下身子并伸出手拨开积雪,于是触摸到它了,她感受到温暖和生命的起伏。

    这到底是什么?她好奇地问自己,而能给她答案的也只有她自己。

    她褪去手套,用麻木又僵硬的手指仔细探索着:一层结着冰霜的绒毛?还有一根尾巴?这似乎是,一只狗?


    - 试图将它晃醒

    - 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

    - 跨过它并继续前行

    - 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


    示例2:



    她用力摇晃它,伴随着一阵呜咽它醒了过来,它从雪坑里跳出来,低沉地吼叫着紧盯着她。

    她感到有些害怕,但不知为何她相信它并不会伤害自己。

    它缓缓后退着突然嚎叫几声扭头而去,消失在漫漫雪夜之中。

    ......
  • 十八不是全部,谁能说出所有?

    ......
  • 漫画名:无敌救星Unbeatable

    章节:第一章 正义与新鲜蔬菜1-7

    作者:Joucelin

    翻译:绅士浣熊漢

    ......
  • 湖泊、月食、鸟


    我再未见过如那时般澄净的天空。那蓝色即便沉入久远的记忆,隔着重重时光观去,也依旧如此鲜明 ...... 挥之不去。

    ——————————————————————————————————


    梦。无边无际的梦。湖泊与天空在比梦的边际更遥远的地方重叠,像是将融化的色块倒入镜中,那大块纯粹的蓝。悠远而空旷的天空仿佛归于静止,水面却游动着云的影,被波纹分割成一片一片 ...... 但这脚下的镜子为何,倒映不出我的样子?除却云的幻影,空无一物。


    其之一,如空气般透明的我


    Akari,并不是"空気"的谐音,但我直觉是一类东西,只是这么觉得。这是我的绰号,如空气一般存在感稀薄的,是我。绰号是自己起的,知道的人也只我一个,因为我的存在感太过薄弱,根本用不上——大家几乎看不到我。我就是这种体质。


    。。。。。。。。。。。。


    梦。身处梦境当中。天空中挂着一轮蓝色月亮。眺望着超现实的景色,连空气都变得透明稀薄,我慢慢陷入朦胧的睡意。梦中的梦中,蓝色闪蝶的翅铺天盖地。


    其之二,蓝色月亮


    今晚有日食。大概是日全食,因为新闻上是这么播报的。尽管认为无条件地听信新闻是愚者之举,但这类没有利害关系的事情大抵都能正确预报,大概。


    Kana想要去死。忧郁的伽蓝,梵语中寺庙之意,Canaan,神明应许之地。


    Kana是我,蓝色是忧郁色,孤独的颜色。


    。。。。。。。。。。。。


    梦。蓝色的火焰在烧。燃烧的鸟沉入湖底,宛若坠落的流星。伸手想要抓住,不顾一切追随下去的那道身影,最终在冰冷的湖水中冷却,冰封。想要大声呼喊,声音却卡在喉咙,像未成形的气泡被挤压得支离破碎......浸水的意识越陷越深。


    其之三,BLUE BIRD


    青鸟,蓝色知更鸟。BLUE BIRD。


    (未完待续)

    ......
  • 故事很简单,逃出绝境,便是落入绝境。

    ......
  • 默认
  • 夜间
  • 未知
  • 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