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题。

    硝子对话于昨天
    1
  • 第一幕:


    △夜空底下,一名少女自白


    西西弗斯:这是关于少年少女的故事。

    西西弗斯:他们乘上了飞往无尽星海的列车,而我就是这艘列车的车长西西弗斯。

    西西弗斯:这趟旅程,是夜晚的奇蹟;是罪恶的宽恕。

    西西弗斯:少女希望他们相处的时间永远不会结束,所以请求车长在同一条路线不断循环,周而復始。

    西西弗斯:然而,他们手持不同的车票。少年终究还是回到了地球,被抛下伤心的少女独自飞往其他世界。

    西西弗斯:这是离别的故事,这是命运。这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黑幕


    △灯光集中在浩文和阿鱼,两人牵着手。

    浩文:今天我们拍拖三个月纪念日,妳想去哪裡?

    阿鱼:唔……我想想。

    浩文: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打算给妳个惊喜。

    阿鱼:你是傻猪来的,说出来就不是惊喜啦!

    浩文:过马路了,捉紧我的手。

    阿鱼:恩。


    △黑幕

    △刹车声响起。

    △路人的尖叫声在四周迴盪着。

    △game over 声效


    思贤:浩文,上次ocamp那个女生,你不是喜欢他吗?你快去表白吧!

    浩文:吓?怎麽突然说这个?我没有啊!

    思贤:你不承认吗?

    允行:要不要来玩场psychologist?

    思贤:对,三人的psychologist。

    浩文:你们饶了我吧!

    思贤:其实,我们是想推你一把。

    允行:对啊!别那麽毒摺了,人生才多少个十年?快去吧!


    △转场


    浩文:Hi

    阿鱼:Hi

    浩文:其实我有话要跟妳说。

    阿鱼:怎麽了?

    浩文:我喜欢妳。

    △沉默片刻。

    浩文:我知道这样很突然,但是我想让妳知道。

    阿鱼:谢谢你这份心意。

    阿鱼:平安夜那天你有空吗?我那天再回答你可以吗?

    浩文:有空。

    阿鱼:(露出了温柔的微笑)那当天见吧!


    第二幕


    △圆桌,三张椅子,一堵牆,浩文、允行、思贤齐聚一堂。他们走向椅子

    △走到椅子上。

    浩文:那根三叉戟是甚麽?为甚麽你家裡会有这种东西?(指着牆上的三叉戟)

    允行:这是舞台的道具。

    浩文:不是有个防毒软件,叫做朗基努斯之枪吗?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像那个广告裡面的那根枪。

    △浩文拾起三叉戟挥舞。

    允行:乖啦,别在我家挥舞这根东西。

    △三人坐下。

    允行:我去拿点东西给你们喝吧!(起身,走开)

    浩文:好啊!

    思贤:其实,你们现在到底怎麽样?表白成功了吗?

    浩文:我不知道,她说平安夜约我出来,之后再给我答案。

    思贤:那不是很好吗?代表你有机会。

    浩文:也可能是没有机会呢!

    思贤:别想那麽多,平常心就行了。

    允行:饮料到了。

    浩文:(拉开拉环喝饮)谢谢。

    允行:对了,浩文。

    浩文:怎麽了?

    允行: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做《爱在2018年》的模拟人生游戏?

    浩文:甚麽来的?

    允行:就是一隻模拟人生的虚拟实境游戏。

    浩文:虚拟实境?你说VR game吗?

    允行:没错。

    浩文:没有。

    允行:没有吗?那就算了。


    第三幕


    △两人穿冬天外套,并排走在一起,并未牵手。

    △其他路人走来走去,模拟街道。


    阿鱼:哇,香港的圣诞节好冻啊!

    浩文:戴上围巾吧!(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

    △阿鱼眼定定地看着浩文。

    浩文:抱歉。

    阿鱼:你为甚麽道歉?

    浩文:我又不是你「男朋友」(结结巴巴),这样把围巾是太得意忘形了?

    阿鱼:其实你不需要那麽怕羞,这样很平常的。

    △阿鱼把围巾繫上

    阿鱼:我现在回答你上次的那件事。

    浩文:恩。

    阿鱼:你知道为甚麽我圣诞节才回答你吗?

    浩文:因为不想当场拒绝我那麽尴尬吗?

    阿鱼:你很没自信呢!

    阿鱼:平安夜的夜晚,是属于我的舞台。

    浩文:平安夜的舞台?甚麽意思?

    阿鱼:你以后就会懂的。

    阿鱼:对了,你为甚麽会喜欢我呢?

    浩文:总觉得妳特别开朗,ocamp也跟其他人玩得特别开心。那个时候我不太能融入群体里面。妳不介意我那麽毒摺,主动跟我说话,我才能融入活动。

    浩文:可能是一种憧憬吧!我想变得和妳一样,能够坦率地面对别人。

    浩文:还有……温柔?

    阿鱼:你说得太认真了,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阿鱼:不过,我明白了。你闭上眼睛吧!

    △在商店街上,阿鱼在浩文的耳旁说俏俏话,浩文惊慌失措。阿鱼旋即牵着浩文的手小跑起来。


    第四幕


    浩文:不用特地来我家楼下接我啦!

    阿鱼:你应该称赞我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

    浩文:对了,阿鱼。

    阿鱼:怎麽了?

    浩文:今天是我们谈恋爱三个月纪念日。

    阿鱼:嗯。

    浩文: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阿鱼:好吧,那我就静心等待你的惊喜。

    阿鱼:对了,今日你千万不要过马路。

    浩文:为甚麽?

    阿鱼:今天的禁忌是过马路,网上说的。

    浩文:那你今天也过马路来这裡吧!

    阿鱼:我说你啊!你别过马路。

    阿鱼:今天真的很危险,我们就在你家裡过吧!反正你家裡没有人。

    浩文:你怎麽知道我家裡没有人?

    阿鱼:我就是知道啊!

    阿鱼:对了,我刚刚发现我买漏了东西,现在去买,你要好好待在家喔!

    浩文:Yes Madam.

    阿鱼:真的不要过马路喔!

    △阿鱼离开浩文。

    浩文:我觉得,阿鱼

  • 她半跪在一滩血泊中,不断大口喘着气,她偏过头来盯着我,零散发丝下的黑色眸子显得遥远而模糊,那神色中感觉不到痛苦,只有无尽、深远的灰暗,令人仿佛浑身浸在夜色下无波的深海之中。


    我犹豫了一下,但随即又迈出了一小步,我想她应该不会攻击我,她现在应该需要帮助。


    橘色的天光环绕群山,山峦峰顶染上了一抹昏暗的颜色,黄昏的辉映向前张开、铺展、延伸,仿佛炽烈的天火焚遍荒原。我驾驶着汽车,在太阳消逝前的光芒中缓缓向前,行驶在北部公路上。


    那个少女就坐在我旁边,此时正静静地睡着,她一定疲惫极了,或许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就是唐纳德信里那个不幸被盯上的孩子,真好奇她是怎么横穿半个国家来到这里的,说实话,有时候我并不太愿意管与自身利益没有直接关联的闲事,但目睹了少女如此的现状之后,还有她瞳孔里散发的光芒,那神色不知怎么就让我改变了主意,我想如果小小的提供一些帮助,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当时,只是小小的帮助。


    不一会儿,少女嘴里发出细微的轻哼声,我瞧见她睁开了眼睛,整个身子摊在座位上,一只手捂着腹侧的伤口,一只手费力地撑着座椅把手,看样子是想坐起来,或许这也是她想传达一种自己在努力保持警戒姿势的信息。我不好说些什么“我并无危险”“不用怕,我没有任何企图,仅仅是来帮你的”那样的废话,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相信我的,因为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口,心灵上的创伤令她更有理由把自己紧绷起来,缩在布满尖刺的罩子中。而且我自己,也不愿意扮演那种笑容满面的正派角色,毕竟人并非套用一张面具就能表现出自己的全部性格。


    “感觉怎么样,肚子饿吗?”我盯着前方的公路,说。


    “......”眼角的余光告诉我,少女似乎沉默地回看了我一眼,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


    “您有什么吃的吗。”


    “座位前的置物柜里,自己挑挑吧,都是些我走远路时候用来稍微填下肚子的玩意儿,哦,水在你手边,座位底下应该能摸到。”


    “............”


    不过好像在我把话说完之前,她就一把抄起矿泉水猛灌了好几口,听声音还差点呛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饿的样子,她却忍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置物柜,从里面拿出吃的来,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


    一路上并无再多话语。少女安静极了,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安静的女孩子是怎样忍受逃往这里的那段旅途的。她看起来有十四五岁,这仅仅是从脸上辨认出来的,她身材虽然削瘦,但比较同龄女性来说,仍然高挑不少。


    从车上下来时,女孩明显被周围的环境所惊呆了,可能在她生活的地方从未有过这样的景色吧,说是景色,实际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片人烟渺渺的荒凉草原,好在平均温度较低,带着泥土气味的冰冷的狂风令人着迷,置身于此,大概就能体会到被世界所包围的快感了吧。


    北边的风吹起了少女的短发,她动也不动地在原地站了好长一段时间,背对着我。我倚在车门边,叹了一口气,我想我现在不应该打扰她。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谈谈关于你的事了。”


    我为她收拾了一间房间,那曾是我妹妹莫拉的房间,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我绞尽脑汁,几乎翻遍了整个家,才找到一两件莫拉以前穿过的睡衣放到了房间里,我给少女指了指洗澡的地方,也为她准备了干净的毛巾,总不能继续让她穿着那件沾满血迹与污渍的衣服了,那太残忍了。就算我也不想那样与陌生人说话。希望一个热水澡能让她的精神放松一点,头脑会清醒一些。这也方便让接下来的对话顺利进行。


    “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说,“可以告诉我吗”


    女孩坐在我对面,她靠在沙发上,对于她来说,莫拉十八岁时穿的衣服还是有些大。


    “洛莉亚......”她低着头,似乎不太情愿说出的自己的名字,但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洛莉亚的确是她的真名。


    “哦,洛莉亚。你大可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我确实是受人之托照顾你一段时间的,我自然会得到我回报,但这跟你无关。我只受约保护你的安全,直到真正想要帮你的人前来,到时候你可以再去仔细甄别他的心思。”我笑了笑,“但暂时呢,在我这里,你完全可以不用害怕,明白吗?”


    她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我不禁感到些有趣的地方。洛莉亚的双手纠缠在一起,“嗯。”她用细如蚊声的嗓音回答道。


    “那么......可以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吗?”其实这个问题我原先打算过几天再问,但为了尽快了解情况并作出对策,我还是抛出了这个可能会引发洛莉亚心理阴影的问题。


    她的身子抖了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


    “不......请问您想听哪一部分呢?”女孩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用她令人印象深刻的漆黑眸子盯着我说道。和她对视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震撼感,那种熟悉且令人怀念的情感涌入我的胸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移开目光,以免暴露出我不自然的神色。


    “要问

  • 大海中的女孩看向崖岸上的篝火,看着那些歌唱的人们似曾相识的衣着。

    心里的一丝温暖似乎怯去了海的冰冷。

    女孩笑着钻入海中,溅起几点小小的水花,月光下,女孩闪着蓝色星火的鱼尾在海面上掠过。

    海燕对话于2周前
    12
  • “魔女宅急便”


    那是在如今天这般的极端恶劣天气下,困守家中因断粮而饥肠辘辘的人们,心中唯一的救赎。


    那是曾流传于这个城市暴风雨夜晚的都市传说。


    虽然所谓传说大多与传言无异,要么不过是空穴来风,要么是别有用心的人们的肆意传播,或是某些在刹那间没有区分清楚现实与幻象的人的妄言。


    但是少年可以百分百断定,“魔女宅急便”的存在。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如果还在这个城市活动的话,今天怎么不来拯救我了呢;如果不在了,那她又是去了哪呢。。。。。。“


    少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望向窗外,那是一个和今天一样的台风天气。


    回到过去,少年和少女的结识的命运之夜。

    海燕对话于4周前
    2
  • “那是塞提克与不死的青年之间神秘又有些孤独的故事。

    美丽的塞提克,赛德隆的支流,上天的宠儿,流浪到陆地上的海神。

    不死的青年,时光的弃徒,快乐又悲伤,深邃又热情,如同大海。”

    “ 二人命运般的相遇了“

    “青年与少女的聚散离合自有其意义。

    这是发生在远方的星球上,很久以前的、遥远未来的故事。”

    。。。。。。

    少年合上书,这是个仿佛预言般透着些神秘感,有点难以理解但又觉得有些孤独的故事。

    但对于此间的少年来说,是个不坏的故事。

    少年想要去死。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