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刚刚降临,温凉的月光照耀着北平城外。


    一个老乡拿着铁锹,跟在两位军爷的后面,往村北走去。走到一片白桦林前,领头的张队长让后面的人把“东西”扔下来。


    一个大麻袋“砰”地落在地上,隐约发出一阵腐臭的味道。


    张队长扭了扭酸痛的肩膀,掏出一盒洋烟,给老乡发了两根。“老乡,挖吧。老规矩,整好了,一块大洋!”


    老乡也不客气,点着烟就开始干活。军爷们也靠着树,开始侃一些有的没的家常事儿。聊了一会,一个人细声问道:“队长,这些人到底啥来头?我看他们也不像日本人呐,咋就被毙了呢?”


    张队长一抬头,突然本能地往后缩了两步。他看到的不是一张脸,而是一脸黄绿黑色臌胀的麻子,其中几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粘稠的液体流出来,被风吹干,变成大芝麻一样的疙瘩留在脸上。张队长看着这张复杂的脸,眉头拧成了一股麻绳,又看了看手中刚点着的烟,叹口气,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赵麻子,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也想和他们睡一个坑里?”张队长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别靠我这么近!”


    “张队长,您消消气!”赵麻子赶紧掏出一盒珍藏了好久的万宝路,拆出一根递过去。看到他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这才敢继续说:“我这不是好奇嘛!您看啊,咱们光这个月都来这儿多少回了?隔几天来一次,隔几天又来一次,扛袋子都扛得要累死了。”


    张队长不做声,默默地抽着烟。眼看都要烧到手指头了,才深深吐出一个大烟圈,说:“赵麻子,现在可是乱世,你知道什么叫乱世吗?到处都乱得糟心!别说什么庄稼和牲口,就算是个大活人,说没就没咯。你说你也快四十了,连媳妇都娶不上,不该你打听的,你就当不知道。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知道么?”


    赵麻子苦笑两声,说:“可是队长啊……”他伸出手,指向了东北方。“那里到处都是日本人,我们兄弟却还在这里挖坑埋中国人,这算个啥啊?”


    重重地叹了口气,张队长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认除了他俩和老乡以外没有别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问:“你真想知道?”


    赵麻子公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前些日子,炼铁厂的工人闹罢工,这事儿你知道吧?就是这人带的头。”


    “噢,那倒是没冤枉。”赵麻子恍然大悟。“那几天我一整天都得巡逻,觉都不给睡,都怪这人!”


    “冤枉自然是不冤枉的,一个上过洋学堂的人,不去报效祖国,跑去带着工人闹罢工,何苦呢……”


    说到这里,张队长突然停了下来,干咳两声,换了个话题。


    “麻子,我记得你好像是关外来的?”


    “对,当初全村都被日本人抓去关了起来,天天打针,就我一人跑出来了。一路上靠着野菜填肚子,最后饿晕在这附近,还是队长您救的我。”


    “是么……”烟草的香气从鼻孔灌入脑袋,他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那天下午,他在城外巡逻的时候,救下了一个满脸麻子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踏实肯干,也讲义气,但是无论他怎么劝都不肯去找份普通的活计,非得跟着他当兵。


    “老总,挖好了。”老乡气喘吁吁地杵在张队长面前,伸出长满老茧的宽大黑手。张队长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摸出来两块银元,放进他手掌,说:“老乡,你先回去吧,这东西借我用一下。”


    这铁锹本是赚钱的工具,怎能随便借人?但天大地大,钱最大。老乡收下银元,也没多说啥,放下铁锹就走了。


    赵麻子看着铁锹,不解地问:“队长,你要这东西干啥?”


    张队长不回答,反问了他一个问题:“麻子,我有个还没嫁人的妹妹,想介绍给你认识认识,你有兴趣么?”


    “当然有!”赵麻子想都没想就喊了出声。


    “好,你过来。”张队长走到大坑边上,解开大麻袋,一张清秀的女人脸露了出来。“这是我妹妹小芳。小芳,他叫赵麻子,你俩认识一下。”


    赵麻子看着如月光一般白皙温凉的女人,慌了神,结结巴巴地说:“队长,我……”


    皓月当下,张队长一个七尺男儿,此时竟止不住地落泪,一边哭一边发出狼嚎一样的声音。隐约之间,赵麻子仿佛听到周围山谷里的狼群在遥远的地方回应着。


    “队长,抽烟吧。”


    点起一支烟,张队长被呛得咳嗽了许久。这下不光是眼泪,鼻涕也一并流了下来。四周静得有些瘆人,只剩树林间的风还在呼啸着。地上的烟蒂越来越多,每次有新的烟蒂掉下来,张队长便会狠狠地踩上几脚,仿佛这些烟蒂和他有莫名的深仇大恨。有时踩得狠了,连旁边的树叶儿都飘下来,和烟蒂一块被踩进了泥土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月光也跑到了另外一边的山上。看着张队长再一次伸出来的手,赵麻子掏出空空如也的口袋,苦笑着说:“队长,没了。”


    张队长叹了口气,说:“埋了吧。”


    明明这事情已经干过无数次,可唯独这次,赵麻子怎么也下不去手。最后,还是张队长自己一铲一铲地把黄土盖在小芳的身上。


    “队长,要回去吗?”赵麻子小心翼翼地问。


    “回去?回哪儿去?”


    赵麻子看着队长落寞的样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默默地站在一旁,倚着树干等他。月落日升,一道金光从东边冒出头来,照得附近村里的公鸡纷纷开始打鸣。望着初升的太阳,

    鸽不灵对话于7周前
    3
  • “赶紧把你们身上的财物全拿出来,快快快!”


    说话的是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他蒙着脸,只露出一双小眼睛,扯着大嗓子恐吓着,还不忘耍了一把手中的大刀。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四个同样蒙着脸的男人立即跟着起哄,举着大刀对着几个手无薄鸡之力的百姓指着,吼道:“快、快,快把钱袋拿出来!”


    闻言,众人纷纷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取了出来,争先恐后地上缴给强盗,生怕迟一点儿便会死在强盗的刀下。


    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赚。可命只有一条啊,死了可不复生。此时此刻,任谁都会选后者。


    “怎么就这么点!还有没有?”强盗见此人肥头大耳,一身华服,全副身家却只有数十银,甚是怀疑此人是否藏私了。


    闻言,这人吓的全身发抖,不断地摇晃着双手道,“没了没了,我全都交出来了,真的,大爷饶命啊!别杀我……”说着,不断给强盗磕头求饶。


    “哼!要是让我发现谁藏私了,老子就让你们脑袋分身。还有谁没有交出来的,赶紧交出来。”


    强盗见这些人还算老实,倒也没有多加为难他们,收了钱财,又把食物消灭的七七八八,这才扶着圆滚滚的肚子打算离去。


    围在一团一直不敢松懈的众人见状,心中刚松了半口气,却因一强盗的话又把心悬在了半空。


    “大哥,我看这几个小娃长的不错,要不咱们把他们带走,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啊?”


    大哥闻言,露出的那双小眼睛亮了,瞧着那几个孩子的目光犹如见到银子般的贪婪,“嘿,大傻,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这三个男娃应该值点儿钱,嘿嘿。”


    大傻听见大哥夸他,便知大哥同意他的话,笑呵呵地搓着双手,慢慢地走向那几个孩子。


    那几小孩子在听见强盗要抓他们去卖时,已经吓的哇哇大哭了,紧紧地抱着亲人,不断地哭叫着,别抓我去卖……


    孩子的亲人们也急得哭了起来,不停地求着强盗们饶了他们孩子,不要抢走他们的孩子。


    而事不关已的旁人除了唉声叹气外,再无其他动作。这时一书生冲了出来,挡在孩子面前,拦住了将要抓到孩子的一个强盗,语气愤怒地冲强盗吼道:“你们已经把我们的钱财和食物都抢走了,现在还要把孩子抢走,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这话一落,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众人满脸担忧,却又暗骂其不识时务,胆大包天。强盗们则气的要命。


    “大爷,您大人不记小人,饶了这小子吧,他、他脑子有病,您可别当真啊!”


    说话是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他见书生方才勇挡在自家孩子的面前,心中感恩。又见那个叫大傻的强盗一副要杀人的模样走向书生,才冒死拖住他。


    大傻一把甩开那人,拽着书生的衣襟,怒骂,“臭书生,竟敢骂我们不是人?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挥着拳头向那书生迎去,每落一拳说一句,“叫你骂我们,叫你骂……”


    一时之间,书生被打的沉闷声,孩子的哭喊声,大人们的求饶声,强盗疯狂的笑声在这片树林中回响。


    强盗被孩子们的哭声闹的心情烦燥,随手拎了个被抓过来的孩子吼道,“不准哭!再哭就挖了你们的眼珠儿。”


    那孩子一听要挖自己的眼珠儿,吓的不敢出声了,胡乱地擦了把泪,生生把泪水咽下肚子里。


    “好了,够了,大傻,别打了,我们走吧。”


    大傻这才停下了手,临走时还踢了脚书生。而书生却一直双手抱头,始终不吭一声。


    那几个孩子的亲人们在保护自家的孩子时已经被打重伤了,却仍然不断地在哀求着强盗们放过他们的孩子。


    “不能走,你们不能走。把、把孩子留下。”书生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指着将要离去的强盗们道。


    可强盗们怎么会听他的话呢,他们三人分别扛着一个孩子,一人抱着抢来的财物包袱,大摇大摆地跟着强盗首领走了。但才走了几步便被人挡住了去路。


    “你们带着别人的孩子要走哪儿啊?”


    “你是谁?知道俺们是谁吗?敢拦俺们的路!”强盗首领打量了下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红衫少女,双手各持一根半米左右长的树枝儿,脚步缓缓地向他们走来。


    林青不答反问:“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话落,林青挥着双手的树枝对着强盗首领一顿暴打,其他四个强盗见首领被揍的毫无还手之力,都纷纷放下孩子与财物,拿出腰间的大刀向红衫女子挥去。


    只一盏茶的时间,几个强盗便被林青打的鼻青脸肿,倒在地上捂着伤口处不断哀嚎求饶。


    看着一步一步紧逼向自己的林青,强盗首领那个颤抖啊。他只是个市井小混混,就会两招三脚猫功夫,哪里是眼前这个练家子的对手啊。“女侠,饶命啊!”


    其他四个强盗刚被林青打了个半死,现又见自己的大哥认怂求饶,他们也怕了,“饶命啊!女侠,饶命……”


    “千万别啊!女侠,他们是强盗,方才抢了我们的钱财,吃光了咱们的食物,还把孩子都抢去了。这等无耻小人,绝不能放过。”书生怕林青心软而轻易放过强盗。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劝林青莫要轻易放过几个强盗,还把方才强盗们的恶行一一细说与她听。


    强盗们为恐林青听了众人的话,把他们打杀,不断地磕头嚎叫,“饶命啊!女侠,饶命啊!俺们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然,林青并没有回应,继续一步步向强盗走去,最后把树枝

  • 血色的彼岸花的倒影,在红红的河流上似乎露出了笑容。灰月睁圆了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泊。帆船在沉寂里漂流,船上黑发的男孩裸着双脚,盯着湖底。倒影之上,白发的男孩唱着苍白的无声的歌。

    血河——分隔人间与地狱的镜面。

    悄无声息的阴霾涌动着雷声,偶尔有丝缕的瑞光流下,那是极乐之世。

    “极乐之门要开启了……”

    “届时众鬼又要暴乱吧。”

    男孩与倒影说着话。

    带着腥味的风像血雾似的,雾气中黑红的瞳孔一亮一灭,伴着嘶哑的低吼声。

    “你在想什么?”

    “万物因何而生,因何而灭,若单为极乐二字,真是悲哀……”

    镜面上白发男孩嗤笑。“极乐是幻梦的满足,万物因此而活,也带此而去。”

    血河中,骨龙静静地游弋,翻起一点点的涟漪。白发男孩玩味地伸出娇小的手,轻轻地握紧,骨龙似乎被什么束缚,在血河中翻腾,脖颈上布满了细密的裂痕。它张开骨翅,巨大的身躯腾向天空,在凄厉的叫声里,脖子被捏成了碎片,散乱的骨头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黑色的小虫在河里爬出,将整个龙骨吞噬。啃咬的声音就像蜂巢。

    白发男孩的手落下,目光毫无神采,像溺死的人的眼睛。

    零碎的气泡在血河之下拥挤着漂流,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漂到河面。

    每个气泡中都承载着来自地狱的灵,它们永远在窒息和折磨中挣扎。那里是真正的地狱。

    极乐之门的瑞光像凋谢的花瓣落到血河里,每一次都引起它们的痴狂。

    “那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我诅咒你们永世消亡!”

    “好惨啊!”

    绝望的声音绵延不绝,就像永远填不满的欲望的沟壑。

    “可爱的物种。”白发男孩由心的笑了起来。

    “总有人会救赎,总有人,那时也没有你的存在。”黑发男孩没有感情的说,然而无神的眼眸中,流下了泪水。

    “只要有人就有我的存在,我的力量就是它们的力量!”

    静悄悄的血河,分隔着两个世界。

    海燕对话于6周前
    2
  • 天空上的乌云渐渐汇集,狂风呼啸,树承受不住风的击打随风摇晃。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暗示着什么即将到来。

    突然,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势渐渐变大,打到人身上还有些疼。不过在这个雨夜,人们早早睡了,即使是平时热闹的闹市也没多少人。

    这是为什么呢?

    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发台风消息,今夜到明天... ...。

    请各位市民不要出门。”

    原来不是一般的雨夜,而是台风来临。不知道持续多久,天上乌云渐渐散去。月亮却是蓝色的,而这种现象只持续一会儿就没了。今夜,蓝色月亮的出现说明了什么?而这一切,在深夜已熟睡的人是不知道的。

  • 人们常说,当人生下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不管是福是祸,是贫是富......

    人总在轮回,可任其千百次轮回流转,也敌不过那世世宿缘。

    ......

    早晨,像往常一样的早起,像往常一样趴在课桌上瞄着窗外的云彩,数着每分每秒,数着时间的流逝。

    终于,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被染成的美丽的金黄色。

    然而,那仿佛铜锣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合群,十分的不合群。

    “有事么?吴老师。”

    沐司荀的目光没有半点偏转,可却准确的猜出了声音的主人。毕竟就冲这标志性的声音,若是还无法判断那也是没谁了。

    “没事。”

    “哦~!”

    “额,不对,沐司荀你给我起来。”

    吴老师那铜锣般的声音振的沐司荀耳朵发痒。

    “所以说,老师你到底想干嘛啊?”

    无奈之下,沐司荀一边挠着耳朵一边直起身体看向站在过道里的吴老师,似乎是下意识的,沐司荀的目光有点闪躲。

    ——果然,面容好可怕,假如那些仙神电视剧需要,老师哪怕是不化妆,也是担任阎罗王的不二人选吧。

    吴老师,真名吴小招,意外的平凡的名字。如果仅仅是看到他的名字是绝对不会想到本人居然是个看上去就像是偏僻街道的小混混头目的样子... ...不过也多亏是这样,自从吴老师担任沧海私立高中的教务处主任以来学校的犯罪指数,恋爱指数等等个方面指数均比往年下降了数个百分比。不过如果就凭这个认为吴小招是个五大三粗的人的话,你就是大错特错了。

    回过神,沐司荀发现眼前的这位老师正在用一种看待猎物的眼神看着自己,许久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师?老师?有什么事么?”

    沐司荀小心翼翼的说道。总感觉,像是小绵羊遇到了大灰狼一样。怎么办?他不会把我吃掉吧?

    “啊~!哦~!”

    似乎沐司荀的声音让吴小招从沉思中醒来。

    “沐司荀同学,你还没加入社团吧?”

    “没有,老师有问题么?”

    “没有啊~!哈哈正好正好。”

    吴小赵哈哈大笑。

    “沐司荀同学,有兴趣加入社团么?”

    “哈?”

    似乎是为了保证自己并没有听错,沐司荀疑惑着偏着头。

    “我说加入社团,你看这大好的青春怎么能浪费呢对吧,你们还年轻。”

    ——说的你有多老一样。

    “老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沐司荀这一次目光直视吴小招,话语中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决。

    ——可恶啊,这是要来霸占我的课余时间么,唯有这个我坚决不能退让。

    “阿勒,我说了很清楚了啊,这么大好的青春可不是用来浪费的,沐司荀同学,你应该选择一个社团加入。”

    “好吧,那么十分抱歉了老师。恕我难以回答。社团什么的我实在是不想加入。”

    “沐司荀,真的不考虑下吗?”

    “抱歉,老师,不行的说。”

    虽然吴小招很可怕,但是为了以后的美好时光,沐司荀依旧选择了拒绝,还有三年时光呢。怎么可能浪费在社团这种地方... ...

    然而这真的有用么?在拒绝的下一刻。

    “欸欸?老师你这是做什么。”

    “抱歉了沐司荀同学。”

    吴小招一把扛起了沐司荀直奔社团活动教室。

    “啊啊啊啊~!”

    一路上沐司荀的惨叫不断,哪怕是在重回地面的那一分钟之中依旧是目光呆滞的盯着地面。

    ... ...

    “啊~!老师,我要告你谋杀~!”

    回神的沐司荀,下意识的一声惨叫。

    “噗噗哈哈哈~!”

    “谁?”

    这是一间活动室,门的对立面,窗户的右边放置着一张茶桌与沙发,而少女此刻正坐在那儿掩嘴轻笑。

    斜照的夕阳与随风舞动的洁白窗帘,还有一位轻笑的少女... ...这一切,仿佛是似曾相识的老旧漫画,少年少女在此刻相遇谱写青春之歌。

    “你... ...”

    “哦哦~抱歉抱歉。”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些事态。少女连声抱歉,走到沐司荀的面前。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浅笑... ...

    乌黑的长发随着微风扬起,紧系在头上的缎带也乘着微风翩翩起舞... ...夕阳之下,少女对少年伸出了手。

    “我叫木兰荀,你呢?”

    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只是这一切仿佛梦幻的如梦一般。

    沐司荀,泛着迷糊... ...这一切是真的么?为什么,为什么像是梦一般?

    “沐...沐司荀。”

    “原来叫沐司荀么!”

    木兰荀用什么抱歉的表情看着沐司荀。

    “抱歉了呢,我刚刚不是故意要笑的。”

    “啊~!啊没事没事。”

    直到这一刻,沐司荀才真正的掌控自己的意识。

    似乎是意思到了什么,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吴小招,转身退出教室... ...

    “啊哈哈,那么你们慢慢聊~!我还要去抓那些不守纪律的小兔崽。嘿嘿。”

    吴小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好嘛,终于走了,不过为什么要嘿嘿?沐司荀表示十分在意。

    ... ...

    “司荀君,请坐在这吧!”

    将注意力再转回到木兰荀身上的时候,木兰荀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搬出了一张椅子招呼着沐司荀坐下。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