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题。

    硝子对话于昨天
    1
  • 一、创作思路


    1.关于自由度:每一次选择都至关重要。在总体游玩时间的限制下,根据故事情节发生时的环境和情形创作出尽可能多的选项,不同的选项走向不同的发展路线。主角的性格与故事的发展方向完全由你决定。


    2.关于善恶: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关于主角,玩家的选择将决定主角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关于其它角色:他们生活的环境和需求会使他们有不同的好坏表现。关于主角与其他角色的互动:你帮助他们支持他们,他们会对你表现出善意,而如果你的行为触碰了他们内心不愿被提及的事,或是反对甚至破坏他们的行为与想法,则会导致他们对你的恶意。关于额外概率:部分角色的过往经历使他们的思维固化,你将很难使他们改变对你的好感度。


    3.关于环境交互:你的选择会与环境有关吗?当然会。暴风雪使人躲在家里,而阳光使人外出运动,有钥匙时你会选择开门,而没钥匙时你可能会选择撬门,在这里也不例外。不同的环境会有不同的选项,而有时你的选择也会改变环境。


    4.关于选择:将可能性从最大值给到最小值。行为的上限与下限,以及任何你可能会做出的选择,都会为你准备。当然,如果部分选择与剧情冲突,它们便不会存在。


    5.关于对话:撒谎有时也会带来好处。不同的对话方式与说话的实诚程度,将会影响主角与其它角色,其它角色与其它角色的人际关系,而不同程度的人际关系会产生不同的选项。


    6.关于随机概率:无法控制的意外变量。虽然很多时候你的直接决定会产生直接结果,但是有时你走在路上也会被一颗石子绊倒,有些选项在被选择后,会出现随机结果。当然,你的部分选择也可以改变这个随机概率的数值高低。


    二、部分示例(以下示例剧情尚在编写过程中,不代表最终内容)


    示例1:



    她缓缓俯下身子并伸出手拨开积雪,于是触摸到它了,她感受到温暖和生命的起伏。

    这到底是什么?她好奇地问自己,而能给她答案的也只有她自己。

    她褪去手套,用麻木又僵硬的手指仔细探索着:一层结着冰霜的绒毛?还有一根尾巴?这似乎是,一只狗?


    - 试图将它晃醒

    - 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

    - 跨过它并继续前行

    - 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


    示例2:



    她用力摇晃它,伴随着一阵呜咽它醒了过来,它从雪坑里跳出来,低沉地吼叫着紧盯着她。

    她感到有些害怕,但不知为何她相信它并不会伤害自己。

    它缓缓后退着突然嚎叫几声扭头而去,消失在漫漫雪夜之中。

    她长叹口气,而后戴好手套继续踏上路途,眼前黑茫茫一片,但她的心会指向正确的道路。

    时间伴随着她坚定的步伐共同前行,当几点光亮出现在视野中时,她终于快要到了,峡谷镇。

    这时一支长矛抵在她的后背上,一道沧桑的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把手举起来,你是谁?干什么的?”


    - 对他撒谎

    - 半真半假地告诉他

    - 如实告诉他


    示例3:



    她将双手举起,紧张地呼吸着说道:“我是从西林河过来的,听说这里还有人,就过来了......”

    那男人沉默片刻道:“想待在这里可以,我们会给你提供被子和食物,但你不能在这里当个闲人,还有一会儿进去得搜身,明白了吗?”

    她高兴地答道:“是,是。”

    他又问道:“你的名字呢?叫什么?”

    她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说道:“我,我叫秋衣......”

    他轻嗯一声,而后推了她一下说道:“手不要放下来,继续往前走吧。”

    二人继续前行,不一会来到了一扇宽大的木门前,木门紧闭着,两盏石光灯挂在木门两侧,再往两侧看去,是延伸出去的两米多高的木柱构成的围墙。

    这时秋衣的双手突然被扼住,她的身体被背后那男人推按在左半边木门上,他宽大的左手紧抓着她的两只手腕,右手则将矛插在雪地上并用力敲响了门。

    他大声喊道:“我是浩,开门!”


    - 不作任何反抗

    - 试图挣脱他并且逃跑


    示例总结:


    示例1中:试图将它晃醒则会产生示例2的剧情。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会使这只(狗?)对你产生好感,它以后可能会帮上你大忙。跨过它并继续前行会使你之后没有遇到巡逻的浩,因为你走不久(狗?)就醒来而且直接往峡谷镇的方向去了,它偶遇浩而后被浩追赶,于是你没有遇上浩。


    示例2中:对他撒谎则会产生示例3的剧情,这会让你隐瞒真实身份,但是之后可能会降低他和镇民对你的信任度。如实告诉他可能会导致他或镇民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并产生一系列后果。半真半假地告诉他将会导致你之后遭遇容易暴露真实身份的危机情形。


    示例3中:选择试图挣脱他并且逃跑后,只有30%的几率能够逃走,而有70%的几率你会被抓住关起来。但是,如果你在示例1中选择了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那么你逃走的几率会增加至70%,毕竟你吃饱喝足身体就有力气了嘛,而剩下30%的几率会当场死亡。这里

    该问对话于昨天
    2
  • 几年后的某天,再一次重新抱着怀恋的心情打开龙与虎,为了解放心情而把后两集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竟然还是没把这部动画完全看懂,或者说,我对作者的对现实的考虑还是不完全明白,对于龙与虎的结局,很多人都不解最后大河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回到最不愿意去的母亲家,龙儿为什么没去追她,原本飘洒着青春气味让人欢欣的纯爱大圆满结局还是没有出现,一切都又冷漠的回到了最初的轨迹上,直到大河最后与龙儿的再次相见——我好像略微体会到了其中的意义,为什么要直面讨厌的东西,甚至可以与刚到热恋时期的恋人暂时分离,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稍稍感到“变成熟”了一点的我反复将大河的信看了几遍,终于明白了作者的想告诉我们的东西。


    龙儿生在单亲家庭,母亲高须泰子在附近的居酒屋做陪酒女。泰子高中时与龙儿的父亲——一个小混混恋爱,辍学私奔,高一16岁时便怀上了龙儿,得知泰子怀孕后那个不知名姓的小混混弃她而去,当时的泰子只有一点从家里偷来的钱,她孤身一人生下了龙儿,四处打工,买下了一间几十平的小房子,靠自己把龙儿养大成人。


    泰子因为私奔逃走,与父母十几年毫无联系,不知让人该哭该笑的是,再次与父母相见的契机竟然又是私奔的龙儿与大河,龙儿的外祖母——泰子的母亲相隔十几年的再见面时,第一句话说的是“好好的抚养长大了呢”,泰子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是啊,好好的养大成人了呢。”


    这大概就是促使大河转变的契机,“到底什么样才能算做家人呢?”晚饭后,大河看到泰子与龙儿并肩站在外面,龙儿直到这时才知道一面未见的父亲原来并非是母亲口中的“因为意外死去了”,而是与别的女人跑了,音讯全无。当时所有人都在劝泰子打掉孩子,继续把书读下去,但泰子执意要把龙儿生下来,说着,泰子的眼睛里又有泪水在打转。龙儿听了之后没说其他什么,用手比了比母亲的身高,才到自己的胸口,龙儿笑着揉了揉母亲的头,说“看,现在不是比你高这么多嘛。”大河偷偷跑回卧室,她开始思考起了自己一直在逃避的问题,就在这天晚上,包括与龙儿接吻,都可以视作一种坚定而温柔的“告别”,有些像美里对真嗣的“大人的吻”,但也不全是。


    大河的父亲是商界骄子,小时候的大河生活在一片温馨的氛围中,圣诞节时常会期盼圣诞老人,即使现在也是,她心里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是父亲假扮的,但也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孤独的期盼着。自从父母离异后,大河的父亲就性情大变,几乎把身心全放在所谓的工作和各种女人身上,以至于大河发出抗议,要求一个人生活时,他竟然就真的给了大河一串钥匙和银行卡,定期打过钱去。从此大河开始一个人生活,此时的大河被亲情欺骗多次,缺少关怀的生活和种种少女时期的叛逆感情相混杂,使大河的性格变得古怪起来,受到过伤害的她选择用带刺的毛皮把自己包裹起来,用怀以恶意的眼神和愤怒的咆哮与攻击拒人以千里之外。她只有栉枝实乃梨一个朋友,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实乃梨,大河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这时没有家庭这个概念的大河遇到了龙儿,从相遇到相恋,可能最令大河迷恋的就是“家人的感觉”,我们都以为龙与虎这部动画讲的是爱情,其实不然,我认为竹宫老师想讲的是家人。


    大河、龙儿还有泰子,泰子的宠物鹦鹉,一家人离开了龙儿的外祖父母家,赶回那间几十平还没有阳光的小房子,在家门口,龙儿幸福的构想着未来,“今天吃猪排饭哦!” “嗯。”大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回家换一下衣服。”这个家指的是大河那间毫无生气的大公寓,龙儿或多或少地感到些意外,“我跟你一起去?”“不,我一个人去。”大河坚定地回答。回到自己那间公寓后,大河听着自己母亲的录音,笑了起来“这不是小孩子吗”,没错,大河终于走出了成长中最艰难的一段困境,同样的一句话龙儿也说过,在私奔吵架后第一次回家,龙儿发现母亲泰子已经收拾东西跑路了的时候,“真是个小孩子。”因为大人是不会逃避那些让自己悲伤失望的事情的,因为成熟就是能用更好的姿态来面对所有事,因为大人会尝试理解家人,负起责任,不会轻易地就发泄出感情,让家人难受。这样想着的大河留下了一封信,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自己无比向往的“家人”,因为“我想拥有被爱的资格,我要用更好的自己去爱龙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大河明白,自己从始至终所做的事情都只不过是在逃避,无论是一开始被北村告白,还是之后向北村告白、拒绝龙儿、把龙儿推向实乃梨、私奔、一起回家吃饭.......这些都只不过是逃避而已,只不过是自己不想直面现实而已,大河不想拥有那种毫无条件的爱,她也想爱别人,但她现在还没有能力爱别人。所以大河选择面对不想面对的母亲,不想面对的家庭,她要努力读书,不去重蹈泰子的覆辙,她要把梦想放在心里,把这当成动力,等到高中毕业时,等到自己与龙儿都有承担责任的能力时,用自己能背负起责任、考验还有爱的身体去拥抱他,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家人吧。

  • 人一切外在的行为与思想,都是一个个内在精神整体的投影,正如作者笔下的小说人物那样。其实在很多时候,人物“原型”不是章闰水对于闰土的原型,而是作者精神的某一部分投影。正如当我写作,我把自己对科学的追求投影到了主角身上,尽管我现实理科不怎么好,也根本没有从事科学的打算。这并不影响笔下的主角们做那些作者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当一个人面对不同人,他的行为与思想也会发生改变,至少是微调。譬如在经典的讽刺文学《变色龙》中,奥楚蔑洛夫的态度变化。奥楚蔑洛夫有一个自己的思维整体,当他面对其他人,就把一部分思维投影到行动和语言上。


    我有一些很逗的朋友,也有一位稍显的严肃的朋友。当我面对前者,我会把与他们精神相似的一部分投影出来,于是我心中就滋生出低级趣味,滋生出说说笑笑,滋生出许多烂俗的梗。然而当我面对后者,我的精神投影便于后者相似,我心中就滋生出更高贵更高级趣味的事物。


    可以说,前者的精神投影是观看《挪威的森林》而只注重其情色描写,后者的精神投影是观看《挪威的森林》而侧重于更深层次的内容。


    掌握精神投影的技巧,就掌握了交友的秘诀。在许多情况下,精神投影是不自觉的行动,但对于很多人而言却缺少这种天赋。于是就需要练习。也许,作者对小说角色进行精神投影可以增强这种能力。或许反之亦然。


    这些废话可以在其他更权威的书上看到,比我更准确和系统,但我不得不讲述。

  • 第一幕:


    △夜空底下,一名少女自白


    西西弗斯:这是关于少年少女的故事。

    西西弗斯:他们乘上了飞往无尽星海的列车,而我就是这艘列车的车长西西弗斯。

    西西弗斯:这趟旅程,是夜晚的奇蹟;是罪恶的宽恕。

    西西弗斯:少女希望他们相处的时间永远不会结束,所以请求车长在同一条路线不断循环,周而復始。

    西西弗斯:然而,他们手持不同的车票。少年终究还是回到了地球,被抛下伤心的少女独自飞往其他世界。

    西西弗斯:这是离别的故事,这是命运。这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黑幕


    △灯光集中在浩文和阿鱼,两人牵着手。

    浩文:今天我们拍拖三个月纪念日,妳想去哪裡?

    阿鱼:唔……我想想。

    浩文: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打算给妳个惊喜。

    阿鱼:你是傻猪来的,说出来就不是惊喜啦!

    浩文:过马路了,捉紧我的手。

    阿鱼:恩。


    △黑幕

    △刹车声响起。

    △路人的尖叫声在四周迴盪着。

    △game over 声效


    思贤:浩文,上次ocamp那个女生,你不是喜欢他吗?你快去表白吧!

    浩文:吓?怎麽突然说这个?我没有啊!

    思贤:你不承认吗?

    允行:要不要来玩场psychologist?

    思贤:对,三人的psychologist。

    浩文:你们饶了我吧!

    思贤:其实,我们是想推你一把。

    允行:对啊!别那麽毒摺了,人生才多少个十年?快去吧!


    △转场


    浩文:Hi

    阿鱼:Hi

    浩文:其实我有话要跟妳说。

    阿鱼:怎麽了?

    浩文:我喜欢妳。

    △沉默片刻。

    浩文:我知道这样很突然,但是我想让妳知道。

    阿鱼:谢谢你这份心意。

    阿鱼:平安夜那天你有空吗?我那天再回答你可以吗?

    浩文:有空。

    阿鱼:(露出了温柔的微笑)那当天见吧!


    第二幕


    △圆桌,三张椅子,一堵牆,浩文、允行、思贤齐聚一堂。他们走向椅子

    △走到椅子上。

    浩文:那根三叉戟是甚麽?为甚麽你家裡会有这种东西?(指着牆上的三叉戟)

    允行:这是舞台的道具。

    浩文:不是有个防毒软件,叫做朗基努斯之枪吗?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像那个广告裡面的那根枪。

    △浩文拾起三叉戟挥舞。

    允行:乖啦,别在我家挥舞这根东西。

    △三人坐下。

    允行:我去拿点东西给你们喝吧!(起身,走开)

    浩文:好啊!

    思贤:其实,你们现在到底怎麽样?表白成功了吗?

    浩文:我不知道,她说平安夜约我出来,之后再给我答案。

    思贤:那不是很好吗?代表你有机会。

    浩文:也可能是没有机会呢!

    思贤:别想那麽多,平常心就行了。

    允行:饮料到了。

    浩文:(拉开拉环喝饮)谢谢。

    允行:对了,浩文。

    浩文:怎麽了?

    允行: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做《爱在2018年》的模拟人生游戏?

    浩文:甚麽来的?

    允行:就是一隻模拟人生的虚拟实境游戏。

    浩文:虚拟实境?你说VR game吗?

    允行:没错。

    浩文:没有。

    允行:没有吗?那就算了。


    第三幕


    △两人穿冬天外套,并排走在一起,并未牵手。

    △其他路人走来走去,模拟街道。


    阿鱼:哇,香港的圣诞节好冻啊!

    浩文:戴上围巾吧!(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

    △阿鱼眼定定地看着浩文。

    浩文:抱歉。

    阿鱼:你为甚麽道歉?

    浩文:我又不是你「男朋友」(结结巴巴),这样把围巾是太得意忘形了?

    阿鱼:其实你不需要那麽怕羞,这样很平常的。

    △阿鱼把围巾繫上

    阿鱼:我现在回答你上次的那件事。

    浩文:恩。

    阿鱼:你知道为甚麽我圣诞节才回答你吗?

    浩文:因为不想当场拒绝我那麽尴尬吗?

    阿鱼:你很没自信呢!

    阿鱼:平安夜的夜晚,是属于我的舞台。

    浩文:平安夜的舞台?甚麽意思?

    阿鱼:你以后就会懂的。

    阿鱼:对了,你为甚麽会喜欢我呢?

    浩文:总觉得妳特别开朗,ocamp也跟其他人玩得特别开心。那个时候我不太能融入群体里面。妳不介意我那麽毒摺,主动跟我说话,我才能融入活动。

    浩文:可能是一种憧憬吧!我想变得和妳一样,能够坦率地面对别人。

    浩文:还有……温柔?

    阿鱼:你说得太认真了,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阿鱼:不过,我明白了。你闭上眼睛吧!

    △在商店街上,阿鱼在浩文的耳旁说俏俏话,浩文惊慌失措。阿鱼旋即牵着浩文的手小跑起来。


    第四幕


    浩文:不用特地来我家楼下接我啦!

    阿鱼:你应该称赞我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

    浩文:对了,阿鱼。

    阿鱼:怎麽了?

    浩文:今天是我们谈恋爱三个月纪念日。

    阿鱼:嗯。

    浩文: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阿鱼:好吧,那我就静心等待你的惊喜。

    阿鱼:对了,今日你千万不要过马路。

    浩文:为甚麽?

    阿鱼:今天的禁忌是过马路,网上说的。

    浩文:那你今天也过马路来这裡吧!

    阿鱼:我说你啊!你别过马路。

    阿鱼:今天真的很危险,我们就在你家裡过吧!反正你家裡没有人。

    浩文:你怎麽知道我家裡没有人?

    阿鱼:我就是知道啊!

    阿鱼:对了,我刚刚发现我买漏了东西,现在去买,你要好好待在家喔!

    浩文:Yes Madam.

    阿鱼:真的不要过马路喔!

    △阿鱼离开浩文。

    浩文:我觉得,阿鱼

  • 小魔女学园超好看!


    好懒,漫评正在写,咕咕。

  • 她半跪在一滩血泊中,不断大口喘着气,她偏过头来盯着我,零散发丝下的黑色眸子显得遥远而模糊,那神色中感觉不到痛苦,只有无尽、深远的灰暗,令人仿佛浑身浸在夜色下无波的深海之中。


    我犹豫了一下,但随即又迈出了一小步,我想她应该不会攻击我,她现在应该需要帮助。


    橘色的天光环绕群山,山峦峰顶染上了一抹昏暗的颜色,黄昏的辉映向前张开、铺展、延伸,仿佛炽烈的天火焚遍荒原。我驾驶着汽车,在太阳消逝前的光芒中缓缓向前,行驶在北部公路上。


    那个少女就坐在我旁边,此时正静静地睡着,她一定疲惫极了,或许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就是唐纳德信里那个不幸被盯上的孩子,真好奇她是怎么横穿半个国家来到这里的,说实话,有时候我并不太愿意管与自身利益没有直接关联的闲事,但目睹了少女如此的现状之后,还有她瞳孔里散发的光芒,那神色不知怎么就让我改变了主意,我想如果小小的提供一些帮助,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当时,只是小小的帮助。


    不一会儿,少女嘴里发出细微的轻哼声,我瞧见她睁开了眼睛,整个身子摊在座位上,一只手捂着腹侧的伤口,一只手费力地撑着座椅把手,看样子是想坐起来,或许这也是她想传达一种自己在努力保持警戒姿势的信息。我不好说些什么“我并无危险”“不用怕,我没有任何企图,仅仅是来帮你的”那样的废话,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相信我的,因为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口,心灵上的创伤令她更有理由把自己紧绷起来,缩在布满尖刺的罩子中。而且我自己,也不愿意扮演那种笑容满面的正派角色,毕竟人并非套用一张面具就能表现出自己的全部性格。


    “感觉怎么样,肚子饿吗?”我盯着前方的公路,说。


    “......”眼角的余光告诉我,少女似乎沉默地回看了我一眼,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


    “您有什么吃的吗。”


    “座位前的置物柜里,自己挑挑吧,都是些我走远路时候用来稍微填下肚子的玩意儿,哦,水在你手边,座位底下应该能摸到。”


    “............”


    不过好像在我把话说完之前,她就一把抄起矿泉水猛灌了好几口,听声音还差点呛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饿的样子,她却忍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置物柜,从里面拿出吃的来,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


    一路上并无再多话语。少女安静极了,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安静的女孩子是怎样忍受逃往这里的那段旅途的。她看起来有十四五岁,这仅仅是从脸上辨认出来的,她身材虽然削瘦,但比较同龄女性来说,仍然高挑不少。


    从车上下来时,女孩明显被周围的环境所惊呆了,可能在她生活的地方从未有过这样的景色吧,说是景色,实际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片人烟渺渺的荒凉草原,好在平均温度较低,带着泥土气味的冰冷的狂风令人着迷,置身于此,大概就能体会到被世界所包围的快感了吧。


    北边的风吹起了少女的短发,她动也不动地在原地站了好长一段时间,背对着我。我倚在车门边,叹了一口气,我想我现在不应该打扰她。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谈谈关于你的事了。”


    我为她收拾了一间房间,那曾是我妹妹莫拉的房间,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我绞尽脑汁,几乎翻遍了整个家,才找到一两件莫拉以前穿过的睡衣放到了房间里,我给少女指了指洗澡的地方,也为她准备了干净的毛巾,总不能继续让她穿着那件沾满血迹与污渍的衣服了,那太残忍了。就算我也不想那样与陌生人说话。希望一个热水澡能让她的精神放松一点,头脑会清醒一些。这也方便让接下来的对话顺利进行。


    “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说,“可以告诉我吗”


    女孩坐在我对面,她靠在沙发上,对于她来说,莫拉十八岁时穿的衣服还是有些大。


    “洛莉亚......”她低着头,似乎不太情愿说出的自己的名字,但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洛莉亚的确是她的真名。


    “哦,洛莉亚。你大可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我确实是受人之托照顾你一段时间的,我自然会得到我回报,但这跟你无关。我只受约保护你的安全,直到真正想要帮你的人前来,到时候你可以再去仔细甄别他的心思。”我笑了笑,“但暂时呢,在我这里,你完全可以不用害怕,明白吗?”


    她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我不禁感到些有趣的地方。洛莉亚的双手纠缠在一起,“嗯。”她用细如蚊声的嗓音回答道。


    “那么......可以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吗?”其实这个问题我原先打算过几天再问,但为了尽快了解情况并作出对策,我还是抛出了这个可能会引发洛莉亚心理阴影的问题。


    她的身子抖了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


    “不......请问您想听哪一部分呢?”女孩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用她令人印象深刻的漆黑眸子盯着我说道。和她对视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震撼感,那种熟悉且令人怀念的情感涌入我的胸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移开目光,以免暴露出我不自然的神色。


    “要问

  • B站中文字幕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388200/?p=1

    原视频:https://youtube.com/watch?v=UGa8eReR_ns&t=3s

    原标题:CliffSide | Cartoon Series Pilot

    繁体中文字幕制作者(Largo Clayton謝晉凡(台湾) )

    字幕由八哥字幕压制。


    在这部西方喜剧动画中,怪物和枪战比比皆是,原因是一个过于自信的孩子,他冷漠的搭档,以及一个有着严重边界问题的蜘蛛女孩。怎样才能把峭壁小镇从周围悬崖上的一些非常规的邪恶中拯救出来,我们的英雄还能学到什么吗?


    [attachment:5b9f8b975007f][attachment:5b9f8b9711bf9][attachment:5b9f8b97440f7]

  • 大海中的女孩看向崖岸上的篝火,看着那些歌唱的人们似曾相识的衣着。

    心里的一丝温暖似乎怯去了海的冰冷。

    女孩笑着钻入海中,溅起几点小小的水花,月光下,女孩闪着蓝色星火的鱼尾在海面上掠过。

    海燕对话于2周前
    12
  • “魔女宅急便”


    那是在如今天这般的极端恶劣天气下,困守家中因断粮而饥肠辘辘的人们,心中唯一的救赎。


    那是曾流传于这个城市暴风雨夜晚的都市传说。


    虽然所谓传说大多与传言无异,要么不过是空穴来风,要么是别有用心的人们的肆意传播,或是某些在刹那间没有区分清楚现实与幻象的人的妄言。


    但是少年可以百分百断定,“魔女宅急便”的存在。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如果还在这个城市活动的话,今天怎么不来拯救我了呢;如果不在了,那她又是去了哪呢。。。。。。“


    少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望向窗外,那是一个和今天一样的台风天气。


    回到过去,少年和少女的结识的命运之夜。

    海燕对话于4周前
    2
  • “那是塞提克与不死的青年之间神秘又有些孤独的故事。

    美丽的塞提克,赛德隆的支流,上天的宠儿,流浪到陆地上的海神。

    不死的青年,时光的弃徒,快乐又悲伤,深邃又热情,如同大海。”

    “ 二人命运般的相遇了“

    “青年与少女的聚散离合自有其意义。

    这是发生在远方的星球上,很久以前的、遥远未来的故事。”

    。。。。。。

    少年合上书,这是个仿佛预言般透着些神秘感,有点难以理解但又觉得有些孤独的故事。

    但对于此间的少年来说,是个不坏的故事。

    少年想要去死。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