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思】


    1、云是不雕琢也成器的玉。


    2、白云是许多鸟儿的梦想,但是它一触就破。


    3、风在天空上划下了一路燃烧的云。



    诗三首之【今天是一朵云】:


    《东西》


    我看到一朵白玉质地的云

    我看到一朵盛开的向日葵

    它们

    一个浮在东边的天上

    一个面朝西下的夕阳

    它们

    一个要飘往过去

    一个会谢在明天


    《云机》


    计算一朵云的生命

    可能十分钟就消散于无形

    风大还会早夭

    如果风小

    就慢慢悠悠地过一生


    《最爱》


    我最爱陌生人

    他们可以像一朵白云

    带走我最轻的部分

    也可以像一朵乌云

    带走我最重的部分

    我爱他们

    因为他们会飘走



    【好了,我要飘走了~】

  • 晶莹的水珠垂悬在常春藤的叶尖,被染上一层碧绿色,湿润的泥土释放出阵阵清香。

    樰背着手,独自伫立在书架旁,略微无神的眼睛看着雨后的天空,影子投在身后,像一道长长的旗杆。

    一副色彩和暖的油画仔细地挂在空空的墙壁中央,醒目的夕阳温暖地照耀,男孩搂着女孩,坐在一片紫木槿上。

    “楸……”樰低声说,仍然望着窗外。

    时针滴滴的旋转,像是唯一能证明时间流逝的东西,三点十二分。

    “樰……”一双白皙的臂膊伸过来,轻轻抱住了他,“冷吗,傻瓜。”

    樰苍白的面孔绽开了笑容,他握住了胸前的双手。

    “下雨了呢,我有些冷……”后面的声音说。

    “等太阳升到西面,我们去木槿花地。”樰握的更紧了,好像怕什么溜走,“我还有个礼物……”

    “我要做新娘了吗?”

    “是世上最美最美的新娘。”

    金色的阳光穿过云层,像是雪地里的篝火。

    照在樰身上,旗杆似的影子倾斜着,一直到油画上,画里的人似乎依偎地更紧了些。

    时针静寂的旋转,三点十二分。

  • 他在很有成就的时候才决定回家,其实他也不知道那还是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家,父亲早早的就去世了,而母亲在他很年幼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他之所以还把那里叫着家,他只是想让当年抛弃他的母亲看看,现在的他已经很有成就,他要让她感觉自己当年的决定是一个错误,甚至是愚蠢。


    他在另外一个家庭里也没有生活多少年。当他知道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的时候,怒气冲天,什么也没有说,就放弃了读书放弃了现在的家,一个人出去闯荡去了。他想证明给他们看,自己并不是一个无用处的人。他也做到了,从最底层的做起,扛沙背水泥,一直到现在自己开的一家建筑公司,并且有着很好的效益。


    他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


    他选择在一个阳光柔和的天气回去,开着自己的车,哄哄的朝着自己出生的那个小山村开去。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回来后,但是他没有进屋,他站在远处看着那个老女人进进出出,那就是他的母亲,抛弃了他的母亲,他怎么也不相信。后来,在另外的城市里,当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想起了这个老女人,他下定了决心要让他看看,她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把他抛弃。他要干出一番成就让她瞧瞧,如此,他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有了现在的公司。


    他在车上看见了那间土房子,快要倒塌了。他笑,老女人如果不抛弃自己又怎么会直到现在还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他的心情很好,就像车外面的阳光,一束一束的探着笑脸。他把车停在乡村公路上,提着从城里买的猪肉,一个人慢慢的走过去。


    这样的乡村里难得见到有人开着小车进来,大家都出来看热闹。


    然而,回家的路上,他被天上的一只老鹰抓了。


    那只老鹰发现他手里拿着猪肉,一个俯冲,冲了下来,抓着猪肉就往天上飞。


    当时他全神贯注的是脚下,想的是怎么样快点回到家里。


    没有注意到天上的老鹰也会来抢他手里的猪肉。


    好在猪肉他握得紧,它没有飞多远,猪肉掉了下来,他赶紧捡了回来。


    他的右手手掌大拇指处被它深深地抓出了一条血口,血流不止。


    他回到家里,母亲很惊讶。


    “呃,那个,你的手怎么了?”


    他说:“给老鹰抓了。”


    她说:“老鹰怎么抓你手了?”


    他说:“天上的一只老鹰俯冲下来抢他的猪肉,把他抓伤了。”


    母亲用嘴不停地帮他吸他的伤口,帮助他把伤口处的污血清除干净。


    当时农村缺医少药,说用嘴吸干净被动物抓伤,咬伤的伤口,人不得病。


    “孩子,怎么老鹰也欺负你呢?”


    他从小没有什么朋友,全靠自己的努力才得以有所成就,他父亲过世后,母亲对他的成长很担忧。


    “双抢”期间,时间紧,任务重,温度高,体力消耗大。他给目前带猪肉,原本是想给她做点猪肉吃,改善一下她的生活。没有想到半路上他反被天上的一只老鹰抓伤。


    母亲两眼满是眼泪。


  • 东京的街道是静谧与非静谧的耦合,穿过熙攘的街道,摩天大楼背后便是成片笼罩在寂静阴影中的低矮民居。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里放电闪光的气体让她失去了睡眠,却阻止不了她做梦,于是这座城市就陷入罄粉色和蓝色的半梦半醒间。


    “也许我现在该对着无人的街道写诗?”小泉政芫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还是走不出自己那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转动把手,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进入的是一个完全相同的房间。


    “意识就像宇宙,百川流动,无需意义,无需目的和方向,我们熟知的一切——思维、想象、自由意志,不过是这条大河里偶尔泛起的涟漪。”他想起了戈尔拉夫特——那个怪老头的说法,无止境循环的空间意味着意识仍然停留在最初的房间里。于是他趴在茶几上,目光越过杯子里两块起起伏伏的冰块,望向窗台上的帕拉斯半身雕像——离婚后,他试图抹掉所有与前妻有关的痕迹,却唯独鬼使神差地保留了当美术老师的前妻最喜欢的东西。


    小泉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因为他非常清楚地记得,女儿病死的那一年,在无数次争吵、冷战和哭泣后,妻子选择了离开,而这个雕像早已被失魂落魄的他亲手摔碎。他紧紧盯着帕拉斯女神姣好的面容,意识到这个房间并不是完全由他的意志控制的,他感到心脏抽搐,害怕回忆会把他拖入永无尽头的深渊。


    “进入梦境需要严格的训练,在梦境中的移动不同于我们在现实中的移动。”帕拉斯半身像突然开口,声音正是戈尔拉夫特,“意识不需要双脚的支撑,那些早已固化的习惯,比如用脚行走和用喉咙说话,反而会束缚你,你要学会控制你的行为。”小泉政芜感到头痛欲裂,他努力让自己睁开眼,桌上放着已变冷的半杯咖啡,对面却不见了戈尔拉夫特,一个小小的帕拉斯半身像摆在那里。


    “在梦境中,并非随着身体的移动看到了原本看不到的东西,而是意识根据需要想象出了符合思维的东西。”霍尔斯·戈尔拉夫特喝了一口咖啡,以老年人特有的缓慢语调讲述着,“你有真正的看见过世界吗?”

  • 西风从东门摇进来,而且是呼的一下,一阵阵……

    白帝烯,穿着一身白衣,静坐在木椅上。一把青铜短剑倚在角落,放着与铜绿色所绽放的光芒不一的金色。前方的桌子上,摆着一方竹简,端正地记着几行诗:

    墨晰吐新蚕,隔夜入新棉。

    何看惊云显,则像手中茧。

    两翼汪汪泪,雨露唰唰眼。

    若想睇如云,便梦晴空点。

    白帝烯望着它们,一头雾水……眼下,却无意之间泛起了泪花。白帝烯呆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他抄起那把极品,根本没有对这把千斤的剑放在眼里,来回地挥动几下,将陈锈给甩得一干二净。

    “站住!刀剑无眼!”白帝烯如同疾风一般,挡在一个刚刚进门的斗笠中年人面前,而中年人并没有吃惊,只是抬头,露出了斗笠下的刀疤脸。

    “小城管?我没有犯事儿吧?”巫王一面笑着,一面想着。眼前的,怎么看都是不过六七岁的孩童而已。

    白帝烯直了直身,再用手拍了拍铜剑,“根据城规!随手关门这一点你没有做到!”他点出了指头,向着大开的城门。

    中年人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明白了。”他转头,想要将门关了。毕竟他要的只是东门城主的脑袋,孩子,还是绕一绕好些。

    不料……

    “还有,城规说!异族人,不得入内!”白帝烯再次用他那带有稚气而又刚硬的孩童声喊道,一下子惊住了眼前已经转过身子的异族人。

    白帝烯,殊不知眼前的男人是多么恐怖,巫王的眼睛已经充满了血丝,他心想着,这样一个孩子,对自己的王族的会不会产生影响。

    巫王嘎吱扭过头,邪笑一声。身后,已经展出了黑色的羽翼。迅雷一般,魔爪伸向了年少的白帝烯!

    “翼族!四翼!”白帝烯急忙后退,但是衣袖不免被巫王抓出了一道裂痕。

    翼族!四翼!这样的翼族,白帝烯怎么能与其抗衡!

    “我就说……哼哼,小孩子……”巫王展开了沾有巫毒的爪子,展给白帝烯看。

    这让白帝烯暗呼幸运,并没有让那爪子抓到皮肤。

    “呲……”

    白帝烯咬牙,弓腰往后移了几步,身子又更加弓了。

    巫王吃了一惊,“青铜门的雷天式?这么小一个孩子……”他又眼睁睁看着似雷一般的白帝烯向自己冲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极为奇怪的弧线,飘了几下,忽然消失了!

    巫王哼哼笑了笑,雷天式?曾经多少青铜门的群殴我都从来没有被碰到一毫,你……又能怎样?

    果然,后方,出现了!白帝烯出现在巫王的后方,对准的,是四翼之间。

    雷天式,专门针对的就是翼族人。巫毒腺在翅翼之间,只要破坏了它……

    “嘿嘿!”巫王的笑声让白帝烯的身子一下僵硬!前方的巫王空了,反而……

    白帝烯急忙再一次游动身子,听到身后轰的一声,巫王的爪子定在地上,又轻而易举地拔了起来。

    “金铜!”白帝烯手中的体积大了一倍,这却使白宇停下了招式,气喘吁吁!不过好的是,手中的剑已经挥出了。只要靠残余一点法力……

    呲啦……

    滴……

    白帝烯低下头,一脸血色,望着自己被掏空的腹部,不免惊叫一声……

    然后……梦醒了……结局是,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巫王……

    柒夏茉对话于上周
    1
  • 早上,刚来到办公室,我就忍不住打了一杯温水,咕咚咕咚地灌到肚子里。但即便如此,我干裂的嘴唇仍然在向我诉说着饥渴。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这几天,我的饮水量都非常惊人,以至于我们办公室一天要消耗掉两桶桶装水。要知道在平时,一桶水我们能喝两天。


    可能只是因为天气太干燥,而且也有点上火的缘故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可坐在办公室最前面的芬姐却突然对我说了一句:“我爸当初刚查出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老是找水喝。”


    芬姐的爸爸多年前突然患上了糖尿病,几个星期前刚刚离开人世。为此,她还请了好一段时间的假,上周才刚回来上班。


    “你天天喝这么多水,减肥吗?”小彩突然从后面窜出来,吓了我一跳。


    不过,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任何与减肥有关的事情,我喝水也只是因为我渴了而已。


    “真让人羡慕呢……就算不控制饮食都能这么瘦,我也想跟你一样啊!省得天天被某人说我该减肥了……”


    芬姐瞥了她一眼,没说她什么,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贴到我耳边说:“你最好抽个时间去查一查。”


    虽然她对糖尿病的症状非常熟悉,可我除了容易口渴以外并没有别的症状,我觉得她应该只是太敏感了而已。我也没多想,和往常一样回到工位上开始我的工作。


    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在厕所外的洗手池又遇到了芬姐。


    “你今天上午已经第五次了,小心点。”说完,她就一溜烟地回到了办公室。


    我知道她说的“第五次”是说我一个上午已经上了五趟厕所。喝水喝多了,多上几次厕所也很正常不是吗?可我依旧干渴的喉咙让我觉得有些不按,两只脚鬼使神差地把我带回了厕所里。


    在我刚刚用过的小便池上,一队长长的蚂蚁大队正趴在上面,这里对它们而言与百慕大三角一样危险,可它们却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手舞足蹈。


    这一刻,我真的慌了:蚂蚁嗜甜,难道我真的尿糖太高了?


    一瞬间,好几篇说明现代年轻人身体有多糟糕的文章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下我不敢怠慢了,中午一下班,我顾不得吃饭,径直往最近的医院冲了过去。


    在护士中午休息之前,我苦苦哀求她们马上给我做一套检查。最终,她们还是禁不住我的苦求,给我把尿检、血检全都做了一套。


    “三天后过来拿结果。”撂下这句话,小护士马上就不见了人影。


    我走出医院,随便找了间快餐店解决午餐。在电视上,我看到了一个卖血糖检测仪的广告。如果是在平时,我一定会对此视而不见。可现在,那个需要三天才能拿到的检测报告反而更加让我感到不安心。不过一想到就算网上购物,那也可能要好几天才能把东西拿到手。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去附近的药店看看。


    很幸运,药店里不仅有血糖检测仪卖,而且还可以免费试用。我毫不犹豫地就让店员帮我试用一次。说来这东西也神奇得很,居然不用扎针就能检测血糖。


    过了一会儿,检测仪的屏幕上便跳出了一个数字。


    “怎么样?这算正常吗?”


    店员微笑着说:“先生,你这个血糖水平比正常人高了一点……”


    我追问道:“一点?那是多少?算是糖尿病吗?”


    “按理说还不算,不过有演变成糖尿病的可能,最好注意一下哦!”


    听到这话,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又给我介绍糖尿病的应对方法和血糖仪的好处,可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去听她的解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种状态下回到公司去的,只记得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芬姐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手里提着的袋子。


    “果然你……”她知道我现在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这个现实,也就没继续说下去。“如果你需要菜谱的话,我可以给你发一份。”


    我拒绝了她的好意,径直回到了工位上。在我的桌子上不知道有谁放了一盒红色的喜糖,我的胃里突然就有一股恶心感涌了上来。幸好我忍住了,没吐出来。那盒喜糖,我已经不想再见到它了,直接就给扔进了垃圾桶里。


    虽然我还不算是糖尿病,可血糖过高也不是什么好征兆。总之从现在开始,糖果和水果都得戒了。只要控制好饮食,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没有了糖分支持的下午,我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领导派下来一个制作PPT的任务,我做了好几次都没通过。


    看到最后,领导都看得不耐烦了,直接跟我说:“等小彩回来了,你向她请教一下怎么做吧!”


    我倒也乐得清闲,索性开始光明正大地摸鱼。见鬼的是,就连网页上的广告推荐也不知道为什么也突然全换成了糖尿病有关的东西。我差点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监视着我的行动和思想。


    这时,芬姐突然给我传过来一个文档。我接收之后打开一看,是糖尿病人专用的食谱。虽然我说了不需要,可她还是给我发了过来,也许她是在担心我太爱面子,开不了口。


    【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微笑】


    看着她的留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决定还是去上个厕所,顺便洗把脸冷静一下。


    在冷水的刺激下,我的神志总算是稍微恢复了一些清醒,可我仍然不太相信我真的有糖尿病的症状。不死心的我,又一次回到了厕所里。可这一次竟也和上午一样,明明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的男厕所里,又冒出来一堆蚂蚁。


    看着这群小

  • 前段时间,我踏入了一个崭新的学期。对我启蒙作用最大,也使我深刻思考的老师,是我的英语老师。她说了一个很价值观的事情。

    老师,批评同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我的英语老师,并没有用什么很老土的语言,她说了一句令我深刻思考的话。

    背单词——学习英语的生涯上,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差生们,是否会在这种简单的事情上面别有用心?答案是“像这样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学生并不太多。”他们不太愿意将自己可以用来玩手机玩电脑的事件花费在背单词身上。然而我自己深有体会,好学生也并不太愿意将背单词放在第一位。不过,在上课时,这种事情已经在好学生的头脑中做出了预备。

    大前提是一个差生,小前提是不背单词。以下讨论:

    差生,不背单词。这是一种恶性的行为,会造成恶性的结果。这种结果,很容易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英语老师说的话出自她对几个学生的批评,意思是这样的:一个学生,一个差生,差并没有绝对的界限,但是这个差,指的是有能力却不做事的学生。英语单词过关的基本方式是默写,就是在默写为连接、不背单词为前提的情况下,产生了一个负面的影响——单词不过关,先定义为原事件的结果。在这个负面影响作为前提,长时间不过关作为二级连接物的情况下,又会产生另一个负面的影响,就是被老师罚抄。一般来说,从单词开始默写到单词不过关准备罚抄的时间为校日5天,在这五天内不过关,就有两个大的负面影响产生了。

    接下来的负面事件的发生,连接物就是差生在周末时间没有罚抄完,就被老师叫到外面去罚抄。星期一,又是这一事件的起因,也就是原事件的结果。在外头罚抄的差生错过了原事件的发生——又一次单词过关。接下来,差生因为这个结果引发了又一件恶性结果。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改变的差生又选择了不去过关,于是引发了三级事件的产生……如此一来,因为单词不过关这件原事件的结果,成为了一个学生到学期结束的负担。是一个恶性的循环。再严重一些,这种事件将会发展到人生的考试,接着……不通过……毁一生!

    像这样的恶性循环的事件,就可以定义为原事件的结果为原事件发展的另一件事件结果再发展的结果。就是原事件的结果是另一个结果的结果。

    类似于这种的事件,对生活中的一切都能够产生联系。比如说,一个上班族,因为多年的压力想要放松,而疏忽了老板的一个任务,接下来,为了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上班族先是被老板批评,再然后,着手补充这件任务,没想到,另一件任务下来了,这个上班族的压力更加的大了。

    懒惰。

    总而言之,这样一个事件的基础是因为人的懒惰。二级的原因则是人的工作还未完成,从而铸造了一个要从外围打破的恶性循环装置。结果,从这样的装置下,成为了另一个结果的结果

  • 雁峰对话于2天前
    5
  • 之前


    起初莱蒙托夫是个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当然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多的是,从欣赏的角度来看,评判作家的好坏是个很难说的问题,因为大概什么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所以全凭喜不喜欢来说,那么问题来了,从自己能力范围内获取外界的信息,要读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把以前人们评出来好坏是非的东西直接拿来用,因为已经有一个主观印象,所以我们读完之后会不自知的“自解疑惑”简单来说,是为了让自己的观点不至于太违背大众意愿,自己填补自己的疑惑。举个例子,比如我发现某个玩意儿真是晦涩难懂,一般没有主见的人可能会直接放弃,告诉自己我水平还没达到,我理解力不行,以后还是不要看了。真相一是,我的确看不懂。真相二是,作者在瞎瘠薄写。先不说作者是不是在瞎瘠薄写,仗着自己一番热血感情泛滥话都说不直的作者多得是,那是感情重要还是技巧重要呢,会不会看到他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就以技巧否定他,觉得颇有名气的大作者烂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直觉,在学术上的观点是,只要是以小说形式写出来的文字,都可以称为艺术品,所谓艺术品的烂,只是它的表达技巧不够,所有艺术品的烂,都能归结于表达技巧不足,那么我们再回到刚才的问题上,艺术品的下限是由表达技巧决定的,这点毋庸置疑,上限呢?即“伟大与否”,我比较认同的观点是,达到伟大高度的艺术家必然有“人类关怀”的情节,但是毕竟伟大这个定义太过模糊,我们说的时候还是要划清界限,卡夫卡我认为是伟大的,那么这个伟大是定义在文学技巧上的伟大还是定义在艺术情怀上的伟大,我就有些搞不清了。卡夫卡写东西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人类,答案当然是为了自己,甚至于说写出来的很多东西在卡夫卡看来,完全就是给自己看的,从来没想过要发表,要评价,作为表现主义代表人,现代派的开创者,这样的初衷实在纯粹过头了。卡夫卡纯粹的作品一度让我昏昏欲睡,一度又让我难以自拔,于是我给出了自己非常主观的意见,正如某位译者所说的:请你们不要再解读卡夫卡了,让他在那里呆着好了,一个落魄又自卑的卡夫卡。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自己之前对于某部作品或者某个作家的评判方式实在太过幼稚,让人想笑。豁然开朗以后,我大概明白自己要如何看待莱蒙托夫了。

  • 如题。

  • 海燕对话于3周前
    35
  • 一、创作思路


    1.关于自由度:每一次选择都至关重要。在总体游玩时间的限制下,根据故事情节发生时的环境和情形创作出尽可能多的选项,不同的选项走向不同的发展路线。主角的性格与故事的发展方向完全由你决定。


    2.关于善恶: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关于主角,玩家的选择将决定主角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关于其它角色:他们生活的环境和需求会使他们有不同的好坏表现。关于主角与其他角色的互动:你帮助他们支持他们,他们会对你表现出善意,而如果你的行为触碰了他们内心不愿被提及的事,或是反对甚至破坏他们的行为与想法,则会导致他们对你的恶意。关于额外概率:部分角色的过往经历使他们的思维固化,你将很难使他们改变对你的好感度。


    3.关于环境交互:你的选择会与环境有关吗?当然会。暴风雪使人躲在家里,而阳光使人外出运动,有钥匙时你会选择开门,而没钥匙时你可能会选择撬门,在这里也不例外。不同的环境会有不同的选项,而有时你的选择也会改变环境。


    4.关于选择:将可能性从最大值给到最小值。行为的上限与下限,以及任何你可能会做出的选择,都会为你准备。当然,如果部分选择与剧情冲突,它们便不会存在。


    5.关于对话:撒谎有时也会带来好处。不同的对话方式与说话的实诚程度,将会影响主角与其它角色,其它角色与其它角色的人际关系,而不同程度的人际关系会产生不同的选项。


    6.关于随机概率:无法控制的意外变量。虽然很多时候你的直接决定会产生直接结果,但是有时你走在路上也会被一颗石子绊倒,有些选项在被选择后,会出现随机结果。当然,你的部分选择也可以改变这个随机概率的数值高低。


    二、部分示例(以下示例剧情尚在编写过程中,不代表最终内容)


    示例1:



    她缓缓俯下身子并伸出手拨开积雪,于是触摸到它了,她感受到温暖和生命的起伏。

    这到底是什么?她好奇地问自己,而能给她答案的也只有她自己。

    她褪去手套,用麻木又僵硬的手指仔细探索着:一层结着冰霜的绒毛?还有一根尾巴?这似乎是,一只狗?


    - 试图将它晃醒

    - 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

    - 跨过它并继续前行

    - 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


    示例2:



    她用力摇晃它,伴随着一阵呜咽它醒了过来,它从雪坑里跳出来,低沉地吼叫着紧盯着她。

    她感到有些害怕,但不知为何她相信它并不会伤害自己。

    它缓缓后退着突然嚎叫几声扭头而去,消失在漫漫雪夜之中。

    她长叹口气,而后戴好手套继续踏上路途,眼前黑茫茫一片,但她的心会指向正确的道路。

    时间伴随着她坚定的步伐共同前行,当几点光亮出现在视野中时,她终于快要到了,峡谷镇。

    这时一支长矛抵在她的后背上,一道沧桑的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把手举起来,你是谁?干什么的?”


    - 对他撒谎

    - 半真半假地告诉他

    - 如实告诉他


    示例3:



    她将双手举起,紧张地呼吸着说道:“我是从西林河过来的,听说这里还有人,就过来了......”

    那男人沉默片刻道:“想待在这里可以,我们会给你提供被子和食物,但你不能在这里当个闲人,还有一会儿进去得搜身,明白了吗?”

    她高兴地答道:“是,是。”

    他又问道:“你的名字呢?叫什么?”

    她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说道:“我,我叫秋衣......”

    他轻嗯一声,而后推了她一下说道:“手不要放下来,继续往前走吧。”

    二人继续前行,不一会来到了一扇宽大的木门前,木门紧闭着,两盏石光灯挂在木门两侧,再往两侧看去,是延伸出去的两米多高的木柱构成的围墙。

    这时秋衣的双手突然被扼住,她的身体被背后那男人推按在左半边木门上,他宽大的左手紧抓着她的两只手腕,右手则将矛插在雪地上并用力敲响了门。

    他大声喊道:“我是浩,开门!”


    - 不作任何反抗

    - 试图挣脱他并且逃跑


    示例总结:


    示例1中:试图将它晃醒则会产生示例2的剧情。将它抱起来并继续前行会使这只(狗?)对你产生好感,它以后可能会帮上你大忙。跨过它并继续前行会使你之后没有遇到巡逻的浩,因为你走不久(狗?)就醒来而且直接往峡谷镇的方向去了,它偶遇浩而后被浩追赶,于是你没有遇上浩。


    示例2中:对他撒谎则会产生示例3的剧情,这会让你隐瞒真实身份,但是之后可能会降低他和镇民对你的信任度。如实告诉他可能会导致他或镇民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并产生一系列后果。半真半假地告诉他将会导致你之后遭遇容易暴露真实身份的危机情形。


    示例3中:选择试图挣脱他并且逃跑后,只有30%的几率能够逃走,而有70%的几率你会被抓住关起来。但是,如果你在示例1中选择了将它开膛破肚并饱餐一顿,那么你逃走的几率会增加至70%,毕竟你吃饱喝足身体就有力气了嘛,而剩下30%的几率会当场死亡。这里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