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是高质量的美图,很正经的~

  • 感觉他前一刻还很愤怒,后一刻就很平静......

    女主的表现感觉倒挺正常的

  • 西风从东门摇进来,而且是呼的一下,一阵阵……

    白帝烯,穿着一身白衣,静坐在木椅上。一把青铜短剑倚在角落,放着与铜绿色所绽放的光芒不一的金色。前方的桌子上,摆着一方竹简,端正地记着几行诗:

    墨晰吐新蚕,隔夜入新棉。

    何看惊云显,则像手中茧。

    两翼汪汪泪,雨露唰唰眼。

    若想睇如云,便梦晴空点。

    白帝烯望着它们,一头雾水……眼下,却无意之间泛起了泪花。白帝烯呆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他抄起那把极品,根本没有对这把千斤的剑放在眼里,来回地挥动几下,将陈锈给甩得一干二净。

    “站住!刀剑无眼!”白帝烯如同疾风一般,挡在一个刚刚进门的斗笠中年人面前,而中年人并没有吃惊,只是抬头,露出了斗笠下的刀疤脸。

    “小城管?我没有犯事儿吧?”巫王一面笑着,一面想着。眼前的,怎么看都是不过六七岁的孩童而已。

    白帝烯直了直身,再用手拍了拍铜剑,“根据城规!随手关门这一点你没有做到!”他点出了指头,向着大开的城门。

    中年人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明白了。”他转头,想要将门关了。毕竟他要的只是东门城主的脑袋,孩子,还是绕一绕好些。

    不料……

    “还有,城规说!异族人,不得入内!”白帝烯再次用他那带有稚气而又刚硬的孩童声喊道,一下子惊住了眼前已经转过身子的异族人。

    白帝烯,殊不知眼前的男人是多么恐怖,巫王的眼睛已经充满了血丝,他心想着,这样一个孩子,对自己的王族的会不会产生影响。

    巫王嘎吱扭过头,邪笑一声。身后,已经展出了黑色的羽翼。迅雷一般,魔爪伸向了年少的白帝烯!

    “翼族!四翼!”白帝烯急忙后退,但是衣袖不免被巫王抓出了一道裂痕。

    翼族!四翼!这样的翼族,白帝烯怎么能与其抗衡!

    “我就说……哼哼,小孩子……”巫王展开了沾有巫毒的爪子,展给白帝烯看。

    这让白帝烯暗呼幸运,并没有让那爪子抓到皮肤。

    “呲……”

    白帝烯咬牙,弓腰往后移了几步,身子又更加弓了。

    巫王吃了一惊,“青铜门的雷天式?这么小一个孩子……”他又眼睁睁看着似雷一般的白帝烯向自己冲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极为奇怪的弧线,飘了几下,忽然消失了!

    巫王哼哼笑了笑,雷天式?曾经多少青铜门的群殴我都从来没有被碰到一毫,你……又能怎样?

    果然,后方,出现了!白帝烯出现在巫王的后方,对准的,是四翼之间。

    雷天式,专门针对的就是翼族人。巫毒腺在翅翼之间,只要破坏了它……

    “嘿嘿!”巫王的笑声让白帝烯的身子一下僵硬!前方的巫王空了,反而……

    白帝烯急忙再一次游动身子,听到身后轰的一声,巫王的爪子定在地上,又轻而易举地拔了起来。

    “金铜!”白帝烯手中的体积大了一倍,这却使白宇停下了招式,气喘吁吁!不过好的是,手中的剑已经挥出了。只要靠残余一点法力……

    呲啦……

    滴……

    白帝烯低下头,一脸血色,望着自己被掏空的腹部,不免惊叫一声……

    然后……梦醒了……结局是,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巫王……

    柒夏茉对话于2周前
    1
  • 几年后的某天,再一次重新抱着怀恋的心情打开龙与虎,为了解放心情而把后两集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竟然还是没把这部动画完全看懂,或者说,我对作者的对现实的考虑还是不完全明白,对于龙与虎的结局,很多人都不解最后大河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回到最不愿意去的母亲家,龙儿为什么没去追她,原本飘洒着青春气味让人欢欣的纯爱大圆满结局还是没有出现,一切都又冷漠的回到了最初的轨迹上,直到大河最后与龙儿的再次相见——我好像略微体会到了其中的意义,为什么要直面讨厌的东西,甚至可以与刚到热恋时期的恋人暂时分离,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稍稍感到“变成熟”了一点的我反复将大河的信看了几遍,终于明白了作者的想告诉我们的东西。


    龙儿生在单亲家庭,母亲高须泰子在附近的居酒屋做陪酒女。泰子高中时与龙儿的父亲——一个小混混恋爱,辍学私奔,高一16岁时便怀上了龙儿,得知泰子怀孕后那个不知名姓的小混混弃她而去,当时的泰子只有一点从家里偷来的钱,她孤身一人生下了龙儿,四处打工,买下了一间几十平的小房子,靠自己把龙儿养大成人。


    泰子因为私奔逃走,与父母十几年毫无联系,不知让人该哭该笑的是,再次与父母相见的契机竟然又是私奔的龙儿与大河,龙儿的外祖母——泰子的母亲相隔十几年的再见面时,第一句话说的是“好好的抚养长大了呢”,泰子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是啊,好好的养大成人了呢。”


    这大概就是促使大河转变的契机,“到底什么样才能算做家人呢?”晚饭后,大河看到泰子与龙儿并肩站在外面,龙儿直到这时才知道一面未见的父亲原来并非是母亲口中的“因为意外死去了”,而是与别的女人跑了,音讯全无。当时所有人都在劝泰子打掉孩子,继续把书读下去,但泰子执意要把龙儿生下来,说着,泰子的眼睛里又有泪水在打转。龙儿听了之后没说其他什么,用手比了比母亲的身高,才到自己的胸口,龙儿笑着揉了揉母亲的头,说“看,现在不是比你高这么多嘛。”大河偷偷跑回卧室,她开始思考起了自己一直在逃避的问题,就在这天晚上,包括与龙儿接吻,都可以视作一种坚定而温柔的“告别”,有些像美里对真嗣的“大人的吻”,但也不全是。


    大河的父亲是商界骄子,小时候的大河生活在一片温馨的氛围中,圣诞节时常会期盼圣诞老人,即使现在也是,她心里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是父亲假扮的,但也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孤独的期盼着。自从父母离异后,大河的父亲就性情大变,几乎把身心全放在所谓的工作和各种女人身上,以至于大河发出抗议,要求一个人生活时,他竟然就真的给了大河一串钥匙和银行卡,定期打过钱去。从此大河开始一个人生活,此时的大河被亲情欺骗多次,缺少关怀的生活和种种少女时期的叛逆感情相混杂,使大河的性格变得古怪起来,受到过伤害的她选择用带刺的毛皮把自己包裹起来,用怀以恶意的眼神和愤怒的咆哮与攻击拒人以千里之外。她只有栉枝实乃梨一个朋友,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实乃梨,大河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这时没有家庭这个概念的大河遇到了龙儿,从相遇到相恋,可能最令大河迷恋的就是“家人的感觉”,我们都以为龙与虎这部动画讲的是爱情,其实不然,我认为竹宫老师想讲的是家人。


    大河、龙儿还有泰子,泰子的宠物鹦鹉,一家人离开了龙儿的外祖父母家,赶回那间几十平还没有阳光的小房子,在家门口,龙儿幸福的构想着未来,“今天吃猪排饭哦!” “嗯。”大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回家换一下衣服。”这个家指的是大河那间毫无生气的大公寓,龙儿或多或少地感到些意外,“我跟你一起去?”“不,我一个人去。”大河坚定地回答。回到自己那间公寓后,大河听着自己母亲的录音,笑了起来“这不是小孩子吗”,没错,大河终于走出了成长中最艰难的一段困境,同样的一句话龙儿也说过,在私奔吵架后第一次回家,龙儿发现母亲泰子已经收拾东西跑路了的时候,“真是个小孩子。”因为大人是不会逃避那些让自己悲伤失望的事情的,因为成熟就是能用更好的姿态来面对所有事,因为大人会尝试理解家人,负起责任,不会轻易地就发泄出感情,让家人难受。这样想着的大河留下了一封信,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自己无比向往的“家人”,因为“我想拥有被爱的资格,我要用更好的自己去爱龙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大河明白,自己从始至终所做的事情都只不过是在逃避,无论是一开始被北村告白,还是之后向北村告白、拒绝龙儿、把龙儿推向实乃梨、私奔、一起回家吃饭.......这些都只不过是逃避而已,只不过是自己不想直面现实而已,大河不想拥有那种毫无条件的爱,她也想爱别人,但她现在还没有能力爱别人。所以大河选择面对不想面对的母亲,不想面对的家庭,她要努力读书,不去重蹈泰子的覆辙,她要把梦想放在心里,把这当成动力,等到高中毕业时,等到自己与龙儿都有承担责任的能力时,用自己能背负起责任、考验还有爱的身体去拥抱他,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家人吧。

  • 深夜,一个身影在徘徊。那是一个小偷,正等待着一批巡逻的结束。他远远伫立在山包上,发丝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白……

    傅有德是村子里最有钱的人,同时也是最顾村人的。他几乎被所有村人爱戴,在这之前,他却实实在在是败家子一枚。

    赶集时,街坊总是谈起他,说:“傅老爷子的钱又被这败痞子给糟蹋了,看这公子做得惬意的,迟早把他老爷子的座铺子都取得干净。”众人料到的是,傅老爷子的钱是被这穷痞子大把挥出了,但不料,傅有德居然将老爷子的家产翻了一翻。

    傅老爷子先前还目送着几乎掏空家当的儿子远走出村,有德说是要做点生意,村人却暗暗为老爷子叫苦,都说那痞子不会做生意,还会再回来用老爷子的钱挥霍他的下半生。那会儿,老爷子心中的苦真是难言,他舍不得白养了20多年的有德。不过令老爷子庆幸,众人幸喜的是,才没过几个月,那公子便潇潇洒洒地回来了。

    他带着大铁皮牛儿,将老爷子仅剩的一块地给剃秃了。还不忘除了除杂草,将田地边上的小茅厕和小石头房子给一块砸废了丢出去。

    村民们不再有意见,因为那茅厕和石头房子都是老爷子的,何况那公子还给他们分了钱。老爷子也没有生气,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原本的稻黄变得灰暗,充斥上可恶的混凝土的气味。

    老爷子很幸运。那些还有点熟悉的的石头和木材够他自己搭上一个小屋子,建在那阔绰之人的豪房的后山头,显得一点没有生气,只有一个年逾半百的老人家独自生活……

    败痞子回来了,春天就将近了。有德带回了保险,带回了进口车,带回了炼铁厂子,带来了讨好村民的票子,带来了新年。老爷子像是苍老了十来岁,再也没有年轻时的英俊和威严了。败痞子回来的大半年时间,老爷子没少哭过,背弯了几分,舌头干巴了,额头上的皱纹深了,像被人画上了几条浓密的黑线。

    大年三十的晚上,老爷子只穿着一件衬衣,衬衣的小口袋里装着一抱充满老爷子一个人踏着下山的路,衬衣的小口袋里装着一张充满喜气的红色,笑盈盈地摆着身子到了儿子家门口。

    这里的确不再是从前的那块清香的田地了,闻起来是彻彻底底的水泥香,还夹杂着只有在富裕城镇里才有的复杂的气味。和远远地看这里不一样!近距离看,这里显得更大一些,更加让人能够想赞叹一些。老爷子想着,儿子比自己要能干得多。

    没想到,才刚刚踏进屋前没几步,一个穿着棉大褂的男子走过来,是老爷子从未见过的人。与城镇里那些看财物的大个儿比起来,这穿棉衣的汉子还要富着哩。这长得高,显得又富,说是没读过书的,哪能有这般出息?

    “干什么!干什么的!”不料汉子没有想象中的儒雅,他对老爷子露出不屑的神色。老爷子半口话卡在喉咙里,欲说又说不出,支吾老半天才笑道:“今天大年三十了,出出门来,顺便看望……”这牵强的“看望”还没有说完,却被汉子压了下去。

    “走哩走哩!”汉子只是挥手,没让父亲再说下去。

    这时有德闻声走出门来,父子俩的相视,使得老爷子揪紧了衬衫小袋中的一小叠红票子,口中欲放出话来……

    “德哥儿,这老头子不走……”汉子挠了挠头,憨憨地笑了几声,一只手还抓着老爷子一只胳膊。

    “……给点钱……打发了吧。”有德没有再回头,自顾自地走进门去。

    老爷子卡在喉咙里的话渐渐化成一口静悄悄的吐息,揪在手中的票子渐渐松开了。汉子见了,眼一亮,急忙弯腰捡起来,取了一张,他听着痞子的话给点钱把老爷子打发了……

    深夜,一个身影在徘徊。那是村中最穷的人,正等待着一批巡逻的结束。他远远伫立在山包上,望着村中最富的人的豪宅。

    老爷子轻轻悄悄地混进痞子家中,在显眼的桌子上放上一份红包。红包纸上,是短短的几个字:贼人,愿你偷走的东西能再归给我。

    (孩子们已经渐渐丧失了他们原有的心,在一些同等重要的事情上,他们加了一些不必要的结局。)

  • 1.

    过了许久,肆虐的黑风暴终于停了下来。原本四处可见的腐烂尸骨,现在都已经化作了大地的一部分。刺耳的嚓嚓声回归到虚无,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动物、人类抑或是空气,全都停止了呼吸,只有夏佐踏在腐泥上的脚步声还在宣示着生命的存在。


    但夏佐也知道,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所有被卷入黑风暴的人,没有哪个能活过二十四小时的。大腿和小臂上的皮肤已经被腐蚀得七七八八,严重的地方已经可以看见露出的白骨。幸好,盛放脏器的胸腹并无大碍,他大约还能走动一段时间。


    可这里是哪里呢?四周都是漆黑的一片,借着云缝间流下的月光望去,那些漆黑的地方是倾陡的泥坡,他就站在这片盆地的中央。说是盆地,倒不如说是黑风暴挖出来的一个巨大圆坑更贴切一些。那片陡坡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其表面光滑规整得仿佛一个巨型的铸铁模具,也许是某个神明用它来制造黑色的铁锅,然后轻轻地甩给人类吧?


    突然,一道久违的绿色映入了夏佐的眼帘。大老远望过去,并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它就在圆坑的边缘。夏佐撕下几片身上的破布,把伤口包裹起来。他已经顾不得感染这种事情了,光是看到白花花的骨头和逐渐变黑的血肉,他就恶心到想要坐下等死了。


    可现在还没到等死的时候,他还能动。


    夏佐一步一步向着绿色那边挪动着,他从未如此渴望拥有一根拐杖。地面实在太光滑了,连个方便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每走一步,他都得用脚挖出一个小坑,才能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越是往上走,坡也越陡,就越难落脚。到了最后一人多高的地方,地面已经变成了几乎完全垂直的光滑土墙。


    望着比自己刚好高那么一丁点的终点,夏佐咬咬牙,微微蹲下,而后猛地跳起来,死死地攀住土墙的顶端。那抹绿色的来源已经能够看清了:竟然是一棵树!


    树并不高大,甚至没有夏佐高。翠绿的树叶上有六片细细的分叉叶,仿佛生命天使的羽毛。虽然没有风吹,却在轻轻摇曳。树枝的末端垂下几粒纯白的果实,在漆黑的夜晚中散发出淡淡的荧光,是希望的光芒。


    夏佐已经不知多久没见过希尔他们之外的活物了。在黑风暴的肆虐之下,几乎所有生物都变成了泥土和灰烬。可这株植物竟然能活下来,甚至结出了果实。如果能带回去培养,也许人类还能苟延残喘一阵。


    咔嗒。


    夏佐的左手不知为何突然使不上劲,松开了紧紧抓住的土墙。。他一下反应不及,突然失去了平衡,变成一颗黑球滚回了坑底。当他想挣扎着爬起来,却怎么都控制不住手脚时,这才发现手掌也已经彻底化作了白骨。


    罢了,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就这样好好休息吧。夏佐这样想着,安静地躺在地面上,静静地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呼吸着污浊的空气,竟然觉得很舒服。身上的肉正在慢慢地遭受腐蚀,神经早已被痛觉麻痹了,但知觉尚在。有人曾说过,瞎子的听觉比常人要好上几倍。夏佐现在也觉得自己的听觉极其灵敏,连极远处的细微声响都能收入耳中。


    咚!


    远处的地面上传来了一声轻轻的闷响,是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坑里,而且它并没有停下脚步,仍在缓缓地滚动着。


    过了几分钟,一股温暖的触感碰到了夏佐的脸庞。睁开眼睛一看,是一颗纯白的果实。可能是已经成熟了,刚好落下来了吧。虽然不能把这个东西带给希尔他们,不过在临死之前能吃点新鲜的东西,倒也不坏。


    夏佐奋力地用舌头把那颗小果子卷入口中,感受着它清脆的口感和酸甜的清香。隐约之间,仿佛有一名美丽丰腴的六羽天使正在向他招手。他伸出了手,让天使带着他飞向遥远的天堂。


    2.

    一处的黑风暴已经停息,另一处的黑风暴仍在肆虐。深黑色的旋风四处贪婪地吞噬着一切物体,卷起的黑泥把避难所的出口彻底堵死了。在避难所的内部,仅存的三个人类在想办法疏通被堵住的气孔。


    “该死,怎么有这么多泥巴!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一个壮硕的大胡子望着通气孔里源源不断的黑泥,发出了气急败坏的咆哮。“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清理干净嘛!门也打不开,夏佐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别胡说!夏佐他一定能安全回来的!”旁边的罗莎举着烛台,伸出另一只小小的手提出了抗议。“夏佐外出经验最丰富,如果他都不能回来……那我们也只有死路一条了吧?”


    “可这场黑风暴已经持续三天了,就算是他活着也回不来吧?”奥莉回想起刚刚看到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三天前,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黑风暴直击了这个小小的地下避难所。幸好避难所从一开始就建在了地底下,所以并未遭到破坏。但黑风暴卷带着泥土,把整个避难所外围都裹了个严实,所有的气孔和出口都变成了死穴。现在这里仅存的空气,也不够他们三人撑多久了。再不想办法打开一条道路,哪怕有一条小缝都行,他们都不至于会被闷死在这里。


    又进行了一次尝试以后,冰冷沉重的铁门让希尔彻底放弃了离开这里的想法。“不行,完全打不开门。我们恐怕……都得交代在这了。”


    “不,还有夏佐,他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罗莎的眼里含着泪光,不愿承认现实。可现实并不会因为她的一厢情愿而有所改变。


    “也许吧,我

  • [attachment:5ae1e0b07f27f]

  • 1.

    八月昏暗后窗,仲夏暴雨雷鸣。

    天空最终还是妥协了,逼自己洗了把脸,昨天倒是脏兮兮的,今天下了场雨,也终于蓝了起来,天空像是被飓风吹了整整一夜,干净的没有一朵云。像不经意间随手打翻的蓝墨水瓶,晕染开的,万丝千缕的蓝。

    我照常起床,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微笑。记得好久之前,有个男孩子说我笑起来真像好天气。。那个男生很干净,阳光,不知为何,这个男生总能给我留些念想,一想起他就感到莫名的幸福。

    我将碎发捋在耳后,出门前,再看一眼蓝天。

    希望这是美好的一天。

    2.

    一回家我就倒在沙发上了,沙发很破旧但很软,软的足以将我整个人陷下去,有时我会闭上眼,想象是被黑色漩涡所沉陷,挣扎不得,难以呼吸,不知为何,这种窒息感让我感到舒适,所以我格外喜欢这个沙发,即使它是属于房东的物品。我打开台灯,伴随着清脆的开关声,房间被幽幽地橘黄色灯光充盈。这种颜色在我儿时常能见到,浴室中湿漉漉的橘黄色灯光,给予我儿时的暖意;抑或成年后,从酒席应酬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街边散发着醉意的橘黄色路灯。他们总能给我丰富的联想,儿时觉得它可能是后羿射掉的九日;后来又觉得像萤火虫,再想到这么大只虫子可真他妈够恶心的, 也便抱着灯柱在马路牙子上吐了起来,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被虫子恶心到了。

    后来我想了想,可能唯一能给我暖意的,也就是它了吧。

    每个晚上我都会写一下今日记录,我打开橘黄色封面的本子,上面规规整整的写着诸如“今天又被上司批评了”“今天买早饭,早餐阿姨向我笑了好多次,我好温暖”的话,偶尔会翻到几页被撕掉的痕迹,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每次看完,心中都会感慨“一天天就这么溜走了呢”,好歹一天过得充实。久而久之,我养成了这个每天写记录的习惯,我没有朋友,只好把写记录当做倾诉心声的伙伴了。

    我从客厅跑到厕所洗漱,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很清脆,我不喜欢穿高跟鞋,只是单纯喜欢它的声音,很酷。

    晚上照例对着镜子向自己微笑,然后说一句“今天你已经很棒了呢”,这是医生告知我要这么做的,有利于康复,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成效,但我知道有自杀念头一定是不正常的。我一直这么想,无法根除。

    没错,我一直这么想。

    3.

    镜子里的我一直在微笑。

    可我当时没有表情。

    我怔住了。镜子里的瞳孔在被无限放大,黑漆漆的,像是盛满了浓郁琼浆。

    我扒着镜子,喘着粗气,我想跑开却没有办法。

    我呆呆的望着她,还是望着自己?

    我想,一切好像重新被审视了。

    4.

    大雨滂沱,把陈旧的世界打湿了,夏季从来都是暴雨,大颗大颗雨珠打在地上,很疼,上帝给了我悲剧。我回到了老屋,看到屋内是刺眼的白花,还有锦簇中间的两张黑白照片,我的父母,他们笑着。这两张照片我还记得,那年我考上大学,他们两个喜极而泣,兴奋地拍了照。

    现在调成黑白色,搁在这了。

    我回过头,看到外面一片苍黄,有点橘黄色,但是在下暴雨,很冷。我转头看雨,发现雨滴打在地上蒸出热气,才发现这不是雨滴而是眼泪。

    谁的眼泪,我不知道。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邻居家那个可爱的小孩用树枝戳瞎了流浪猫的眼,他碾了几下,血肉模糊,发现我后跑开了。我走近发现是曾经一直等我下班的流浪猫。

    我在实习期的最后几天被迫离职,老板是个流氓。

    突然有个晚上,百无聊赖,就走上了天台。我看新闻上好多人都是跳楼自杀的。

    天台的风气力很大,灌得我微醺。风开始与我嬉戏,推我一把,而后再拉我一把。我还是害怕,我怕死。我倔强的甩开它的手,喊到“别推我啦!”声音传的很远,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大概是因为嗓门大占理的缘故,风也不再推我了,渐渐停歇了。

    第二天我觉得我应该去看心理疾病了。

    走前忘记把空药瓶丢掉了。

    后来确诊抑郁症,走前,医生指着桌子上的小镜子,朝我笑了笑,说“这个或许有用哦,你笑起来很好看呢,真像是好天气”。

    我勉强挤出了笑容。

    是啊,我就怕有一天,连笑都觉得累了呢?

    我不敢去想。

    5.

    我醒了。

    我也知道日记本上那几页撕掉的内容是什么了。

    那天医生对我说“不要将令你悲伤不堪的记忆留在脑海中,试着不想它,去忘掉它。”

    我起床了,不敢再去看镜子一眼。

    我又去咨询医生了,希望能给我一个安心的答复。

    6.

    我坐在咨询室内的黑色沙发,沙发材质是真皮的,和老板办公室里的一样,由于开着空调的缘故,沙发格外沁凉。我陷了下去,沙发很好,但窒息感却比不上房东家的旧沙发。我这样想。

    我还是尽快把情况告诉了医生,他让我躺到旁边的躺椅上,随后搬了一个试衣镜摆在我面前,我知道,医生这是要进行催眠了。

    而后我又遇到了镜子里的人,我盯着她的瞳孔,遂转身狂奔于虚幻的困境当中。

    我看到这一路上的走走停停,凝聚了太多人的希望。以往的路上,所有人都对我驻足、微笑,有着父母亲人的期盼,有的人对我说“好好干”“好好学”诸如此类的话,偶尔会有人跟我讲述他自身或周边人的例子————他们总是多么多么厉害。我向他们致谢,给予微笑。而后继续走下去,背上承载着他们所给予

  •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8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25日。


    二、活动规则:

    1.可在SUIPIA碎片 www.suipia.com 的“创作”分区发表一篇你的原创作品,不限篇幅、体裁和类型,固定奖励30元;

    2.可为任意一篇“创作”分区下的作品写一则不低于100字的文评,最低奖励15元,有隐藏奖励(文评可发表在对应作品的页面里,也可在“文评”分区单发新话题)。


    三、附加说明:

    1.务必在作品标题和文评的开头前加上【不杯】标识,已参与往期活动的作品禁止重投;

    2.每人在活动期间发表的作品和文评,各只能有一篇(则)算参与活动,如多篇(则)作品或文评的标题前添加了【不杯】,则选活动时间内最早发表的给予参与资格;

    3.截止比赛结束时间“阳历25日”后,开始进行作品奖励统计;

    4.阳历28日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该问(QQ841735446)便会开始发放奖励。


    四、活动声明:

    1.此活动是以交流性质开展,作品的全部版权仍在作者自己手中,作者可以随时永久删除或修改作品内容。

    2.此活动解释权归SUIPIA碎片所有。


    阳历8月25日,活动规则变更:


    文切尔头顶低沉的阴雨,乘着傍晚的冷风而脚踩布满泥污的石砖地面走到这座破旧小楼前。


    小楼是座两层的复式楼,一楼的大门虚掩着,檐下挂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金属牌匾,上面烙印着“塞弗侦探事务所”几个暗金色大字。


    他摘下帽子捋了把乌黑但不茂盛的头发,推开门走了进去。


    壁炉、沙发、画框、各种古怪墙饰、一台钢琴以及一位躺坐在沙发里背对着大门的男子,除了木地板上的地毯换成了红色的以外,一切似乎都与上次来没有什么区别。


    “听脚步声我就知道是你,快坐吧,怎么有时间来找我聊天?”沙发上那人微微回头说道。


    文切尔哼哼道:“塞弗,我有个谜题需要你帮我解开。”


    说着他关上门,脱下黑色大衣外套将其和帽子一起挂在衣架上,而后朝沙发走去。


    走过钢琴前,他顺手拨弄了一把琴键,说道:“谜题是‘谁是你的镜子’”。


    “哦?这谜题是解什么的?”名为塞弗的那人坐正身子拿起沙发前桌上的苹果啃了一口。


    文切尔来到塞弗旁边坐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递给他。


    塞弗将其仔细看完,说道:“这不是你经常参加的那个文学活动吗?怎么,你这位大作家都要向我这个无名侦探请教写作问题了?”


    文切尔耸了耸肩说道:“作品我可老早就投了,但越是接近截止日期,我就越是没想明白这个‘隐藏奖励’是什么。”


    “哦?说说你的想法呗?”塞弗将咬了一口的苹果伸到他眼前说道:“先来一口?”


    他挡开塞弗的手臂,思索道:“我认为活动标题‘谁是你的镜子’的答案便是解开隐藏奖励的关键,而线索应该就在‘可为任意一篇“创作”分区下的作品写一则不低于100字的文评,最低奖励15元,有隐藏奖励’这句话中。”


    “嗯......”塞弗目光呆滞地看着文切尔手中的纸,这说明塞弗正在思考。


    “那谁是你的镜子呢?”塞弗突然抬头,他举起只剩小半的苹果瞪眼道:“你知道的对吧?”


    文切尔撇了下嘴说道:“我的猜测嘛,很简单,我照镜子,镜子里的人不就是我?”


    “所以,你是你自己的镜子?你是这个意思吗?”塞弗扬眉道。


    文切尔点了点头,继而说道:“这是我认为最靠谱的答案,但是光有答案可不行,关键是怎么把答案‘写出来’!”


    “我想了很多种方法,最直白的无非是写出一个含有‘我照镜子,镜子里是我’情节的故事,但是我又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塞弗抖眉一笑,指着纸上的“可为任意一篇”几个字说道:“臭小子,你给我提供的线索太明显了,想捉弄我怕是不可能了!只要为自己的作品写文评,就应该能解开那个什么隐藏奖励了吧?”


    文切尔微微得意说道:“今天从教堂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期活动时给自己的作品写文评是没有奖励的。所以我才想到这个答案,而今晚就是活动截止日期了,我现在回去把文评写上,没准儿我能成为唯一一个解开隐藏奖励的人呢!”


    二人寒暄一阵后,他告别塞弗而后坐上马车回到了自己家中。


    文切尔刚在躺椅上坐下,便听见厨房里的妻子高声说道:“文,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塞缪尔来电说你们的那个文学活动截止日期延后到下个月5号了。”


    他扭身看向厨房喊道:“你说什么?”


    活动变更:

    1.截止日期更改到阳历9月5日,在此期间,任何作品和文评的删改都是允许的,其它规则不变。

    2.按照往期传统,截止日期起开始统计奖励数据,截止后第三天公布奖励名单并开始发放奖励。

    3.此次活动规则的变更如为你带来生活上的不便,可向该问申请补偿奖励。


    第三期“不杯”:谁是你的镜子?活动结果:

    (本期活动隐藏奖励15元,达成条件为“为自己的作品写文评”)


    一、奖励列表(顺序不分先后):

  • 参赛主题:泪

    从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在船上。我对着水面看着自己,一切都那么陌生。我穿着一身白色的条纹衣服,没有头发,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干枯褶皱的手让我恶心。我感觉这不是我,我想要离开这艘船,只是当我准备跳下的时候,我好像被一双手给挡住,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站在船上,手不自主的拿起木桨,开始往前划去。我向两面看去,四周都被漆黑的迷雾阻挡,什么也看不见。我划了一会,一对夫妇抱着个三四岁的小孩出现在我面前,他们向我招手,我不想停,可是却又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他们上了船,我看到那个小孩的一瞬间,觉得有点熟悉。小孩看着我,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我的心有一些颤动但我的手却依旧没有停下。

    随着我慢慢的划,那个小孩长大了。我开始明白这是一条时间的长河,而我是这个孩子的时间使者。正当我继续划向前方的时候,那个孩子的父亲叫住了我。“船夫,我要下船了。”我往河的一岸靠去,父亲纵身一跃,下了船。他往迷雾里走去,最后我只看见了他的背影。

    不知道怎么了,当我看见他走远的那一刻,我感觉眼睛一热,泪水流了出来。我看到那个孩子和他的母亲都变得忧伤,我的心好像更加的痛楚了,我的泪水不住的流下来,但是我的手依旧没有停止向前。

    后来,孩子越来越大了,我看着他好像看到了自己。这时,我又看到了一个女孩,她向我招手。我靠向河岸,她上了船。她穿着鹅黄色的长裙,咖啡色的卷发散开靠在背后。我的心在不住的跳着,我看见那个男孩一直看着那个女孩,我知道有一个神圣而又美丽的东西将要出现——爱情。

    随着孩子的长大,孩子和母亲坐的越来越远。原来的时候母亲和孩子坐在一起,而现在母亲坐在船尾,而孩子则和那个女孩一起坐在船头。有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母亲,头上的青丝已经成了白发;我看见他的母亲眼睛紧紧的望着孩子,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时。我的泪水又流了下来,我看着母亲,心中莫名感觉有满满的愧疚,却又无法说出口。

    之后,那个孩子和女孩吵了一架,女孩不住的啜泣着,她站起来,拥抱了男孩一下,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然后低声的对我说“船家,我要下船。”我靠岸,她下船后,并没有向迷雾里走去,而是等在那里。后来,我看见她坐上了别人的船。

    当我知道她要离开的时候,我的心一痛。我看着她的眼睛,我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她看见我的泪水,莫名的哀叹了起来,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她的泪水向后飞去。

    从那个女孩离开以后,孩子开始变得有些沉默,不过他依旧没有和母亲坐在一起,只是一个人坐在船头,看着远方。

    不知道又划了多久,又一个女子上了船,我看见她的时候,心并没有很激动,只是莫名的安静祥和。后来男孩和这个女子结婚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男孩再次和母亲坐在一起,我看见母亲满头的白发和满足的笑容时 。我又哭了,我感到自己的愧疚之情越来越重了。

    那一刻,我看向男孩,又看向自己。我感觉我好像就是他,我向他挥了挥手,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那时我才知道,这一切好像都是我的过去。我也开始明白我的眼泪为谁而流。

    没过多久,母亲也离开了,我看着她蹒跚的步伐,佝偻的背影,一步步的向迷雾里走去。在她离开之前,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和蔼的笑着。“我要下船了,后面的路我看不见了,记得别开错了方向。”我又哭了,眼泪总是那么的无用,一点都不能挽回。

    不过,稍稍令人欣喜的是,妻子怀孕了。可是在我听到妻子怀孕了的消息后,我又莫名的有些不安,可是我什么也说不了。

    妻子快要临产了,那一天,我依旧在往前划着,只见妻子对我招手“不好意思,我要下船了。”

    我看了看她,脸色苍白,身体孱弱。我一点都不想停下,可是我却不能反抗。我靠了岸,她抱了我一下“记得,别失去了希望,要好好活着。”然后妻子下了船,我看着她走向迷雾中,身后流着鲜血。我的泪水不住的往下流。我开始痛恨时间的残酷,河流不住的往前,命运是一双无情的手推着往前走,过去的那些令我魂牵梦萦的人,渐渐都消失在浓浓的迷雾中。

    我又继续出发了,后来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看到有人上船,每天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变得越来越像我,他开始变得老迈,白发布满了他的头发,手也渐渐的干枯。我想要和他说上两句,可是我不能说出口。命运的轮盘仍然在不断的旋转,我还是继续向前,无法停留。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好像知道自己常常哭泣的原因,因为我看见他总是眼角带着泪痕,他坐在那里,神情浑噩疯疯癫癫,我的泪水也不住的流下。我看着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最后到了尽头。

    有那么一天,河流到了尽头。他走过来向我招手,“唉,我要下船了。”我点了点头,靠向岸边。他对我说“你说那浓浓的迷雾里会是什么?”我摇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