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半跪在一滩血泊中,不断大口喘着气,她偏过头来盯着我,零散发丝下的黑色眸子显得遥远而模糊,那神色中感觉不到痛苦,只有无尽、深远的灰暗,令人仿佛浑身浸在夜色下无波的深海之中。

    我犹豫了一下,但随即又迈出了一小步,我想她应该不会攻击我,她现在应该需要帮助。

    橘色的天光环绕群山,山峦峰顶染上了一抹昏暗的颜色,黄昏的辉映向前张开、铺展、延伸,仿佛炽烈的天火焚遍荒原。我驾驶着汽车,在太阳消逝前的光芒中缓缓向前,行驶在北部公路上。

    那个少女就坐在我旁边,此时正静静地睡着,她一定疲惫极了,或许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就是唐纳德信里那个不幸被盯上的孩子,真好奇她是怎么横穿半个国家来到这里的,说实话,有时候我并不太愿意管与自身利益没有直接关联的闲事,但目睹了少女如此的现状之后,还有她瞳孔里散发的光芒,那神色不知怎么就让我改变了主意,我想如果小小的提供一些帮助,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当时,只是小小的帮助。

    不一会儿,少女嘴里发出细微的轻哼声,我瞧见她睁开了眼睛,整个身子摊在座位上,一只手捂着腹侧的伤口,一只手费力地撑着座椅把手,看样子是想坐起来,或许这也是她想传达一种自己在努力保持警戒姿势的信息。我不好说些什么“我并无危险”“不用怕,我没有任何企图,仅仅是来帮你的”那样的废话,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相信我的,因为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口,心灵上的创伤令她更有理由把自己紧绷起来,缩在布满尖刺的罩子中。而且我自己,也不愿意扮演那种笑容满面的正派角色,毕竟人并非套用一张面具就能表现出自己的全部性格。

    “感觉怎么样,肚子饿吗?”我盯着前方的公路,说。

    “......”眼角的余光告诉我,少女似乎沉默地回看了我一眼,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

    “您有什么吃的吗。”

    “座位前的置物柜里,自己挑挑吧,都是些我走远路时候用来稍微填下肚子的玩意儿,哦,水在你手边,座位底下应该能摸到。”

    “............”

    不过好像在我把话说完之前,她就一把抄起矿泉水猛灌了好几口,听声音还差点呛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饿的样子,她却忍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置物柜,从里面拿出吃的来,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

    一路上并无再多话语。少女安静极了,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安静的女孩子是怎样忍受逃往这里的那段旅途的。她看起来有十四五岁,这仅仅是从脸上辨认出来的,她身材虽然削瘦,但比较同龄女性来说,仍然高挑不少。

    从车上下来时,女孩明显被周围的环境所惊呆了,可能在她生活的地方从未有过这样的景色吧,说是景色,实际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片人烟渺渺的荒凉草原,好在平均温度较低,带着泥土气味的冰冷的狂风令人着迷,置身于此,大概就能体会到被世界所包围的快感了吧。

    北边的风吹起了少女的短发,她动也不动地在原地站了好长一段时间,背对着我。我倚在车门边,叹了一口气,我想我现在不应该打扰她。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谈谈关于你的事了。”

    我为她收拾了一间房间,那曾是我妹妹莫拉的房间,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我绞尽脑汁,几乎翻遍了整个家,才找到一两件莫拉以前穿过的睡衣放到了房间里,我给少女指了指洗澡的地方,也为她准备了干净的毛巾,总不能继续让她穿着那件沾满血迹与污渍的衣服了,那太残忍了。就算我也不想那样与陌生人说话。希望一个热水澡能让她的精神放松一点,头脑会清醒一些。这也方便让接下来的对话顺利进行。

    “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说,“可以告诉我吗”

    女孩坐在我对面,她靠在沙发上,对于她来说,莫拉十八岁时穿的衣服还是有些大。

    “洛莉亚......”她低着头,似乎不太情愿说出的自己的名字,但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洛莉亚的确是她的真名。

    “哦,洛莉亚。你大可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我确实是受人之托照顾你一段时间的,我自然会得到我回报,但这跟你无关。我只受约保护你的安全,直到真正想要帮你的人前来,到时候你可以再去仔细甄别他的心思。”我笑了笑,“但暂时呢,在我这里,你完全可以不用害怕,明白吗?”

    她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我不禁感到些有趣的地方。洛莉亚的双手纠缠在一起,“嗯。”她用细如蚊声的嗓音回答道。

    “那么......可以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吗?”其实这个问题我原先打算过几天再问,但为了尽快了解情况并作出对策,我还是抛出了这个可能会引发洛莉亚心理阴影的问题。

    她的身子抖了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

    “不......请问您想听哪一部分呢?”女孩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用她令人印象深刻的漆黑眸子盯着我说道。和她对视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震撼感,那种熟悉且令人怀念的情感涌入我的胸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移开目光,以免暴露出我不自然的神色。

    “要问我想听哪一部分嘛......”我有些苦恼,该怎么说才能正确地将洛莉亚所了解地信息引导出来。

    “12日那天的事情过后......身体状况怎么样?”我相信我说的足够明确了。

    “没什么异常。甚至跟以往没什么差别......但是总的来说......应该还是蛮健康的。”

    “嗯,有没有出现什么不可控的症状呢?”

    “饭量.....饭量变大了。精力也更多了......睡觉睡得非常死,但是对于恢复精力来说很有效率。”她抿着嘴唇想了想,说。

    “嗯。”我掏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随意记了两笔。

    “你说的这些都很正常,也比较符合一般的......流程。”我没仔细说是什么流程,但相比她会理解,因为洛莉亚的脸上现在已经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仔细说说吧,身体异化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你们把这叫做......异化吗?应该是某种怪病吧......”

    “不,准确地来说那并不是疾病。”

    “不是疾病?怎么可能......”

    “我现在就是把一切东西都告诉你,恐怕你也很难相信,更别说接受了。”

    “是这样吗......”洛莉亚不说话了。

    “......你累了,去休息吧。”我说。

    我看着洛莉亚缓缓走进房间,关上房门。于是站起来四处走了走,活动了一下身体,眼看着天色已经完全变黑,就想着先去换衣服,然后去厨房弄些简单的食物。

    刚回到卧室时,我接到了克莱尔的电话。

    “老兄,我实在搞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跟罗克迪尔北海岸线的那帮强盗们做交易,我看他们不仅要剥你的皮,吃了你的肉,还要把你的骨髓敲出来吸光呢。”熟悉的抱怨声从电话另一端迅速传来。

    “还有能让你受挫的人,我看不存在吧。”我调笑道。

    “哎,你还真别说,要不是看在你是个聪明人,而且咱们这么这么多年的交情的份上,我才懒得帮你谈这摊子烂事哩。”这个死胖子的不满情绪高涨。

    “哦?既然我是聪明人,他们也不差,按理来说我提供的条件绝对足够换他们的一次助力,怎么,到底出了什么岔子。”在我的设想里,邀请罗克迪尔北海岸的隐蔽组织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当然,我也有很大把握邀请成功,这才联络了好友代表我去与他们交涉。那到底出了什么鬼问题。还有克莱尔这声名远播的笑面商人谈不妥的事情。

    “强盗们换了主子。沃伦·彭斯杀了他父亲,我有幸看到他一边用桌布擦着他那把折刀上的血迹,一边打着哈欠抱着女人从舱室走出来。啧啧,那把刀真是棒极了,说不定是从哪家公司订制的私人款,那烧刃和花纹,有钱也买不到啊......”

    “好了,拜托,我对刀子没什么兴趣,这玩意儿够锋利就行。我对他们罗克迪尔的北海“巨鲨到底由谁来领头也没兴趣,我只关注我想知道的事——就算老彭斯死了,那个沃伦彭斯也需要资金,需要资源巩固自己的地位,他用什么理由拒绝我?要知道,我可是只要管事的活人来帮忙。”

    “哦哦,那小子年轻气盛,认为跟我们合伙预谋打劫马克斯韦尔家的货船,实在太过危险,而我们给他的报酬他似乎还....不接受,嫌太简陋了。”胖子克莱尔发出不屑的声音,“哼哼......这群无名小卒们。”

    “呵......新头领......不过目光短浅的可怕......那好吧,跟他说一声,克罗夫特将和他在威尼斯见面详谈,希望他在此事上多加考虑。”

    “就这样?”

    “就这样。”

    “行吧,那就再帮你一次,他答应不答应我这可不能完全保证。明白吗?”胖子克莱尔想了想,说。

    “明白。但很可惜,我以前信任他父亲,他父亲是个心狠手辣,可以为钱付出任何代价的男人,但绝对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严格按合约办事。这位新首领怎么样,我还没听说过呢。暂且先去试一试吧。”

    我挂掉电话,小憩了一会儿。起身去厨房做饭。不让客人饿肚子也是我多年来保持住的为数不多的原则之一。

    在餐桌上时,洛莉亚的脸色比先前好了许多,她时不时地抚弄着自己的棕色长发,小口小口地吃饭,我并不是很饿,只是为了不让洛莉亚感到紧张才坐在自己的面前也摆了一份食物。

    我打开电视,注意力却全放在洛莉亚身穿的那件睡衣上,我早已对电视台播放送的千篇一律的无聊节目而感到厌烦,但开着电视,仅仅让彩色的光影与合成音效溢满全家,就能让人获得一种奇怪而又充实的安全感。

    “抱歉,没什么有趣的东西,柜子里有我以前买来的录像带,书房有些书,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她慌忙摆了摆手,“不......不好意思麻烦您了,我现在唯一就是有些困......”

    “啊,对,才休息了那么一点时间,去吧去吧。厨房里有直饮水和洗干净的玻璃杯。还是说要喝什么饮料呢?冰箱里的东西一应俱全。”说这句话时,我已经走到厨房。

    “不......不用了......就喝普通的水好了。谢谢您。”她又习惯性的低下了头。

    “给。”我在餐桌上放了一杯水,就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晚安。”关门前,我记得我这样说。

  • B站中文字幕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388200/?p=1
    原视频:https://youtube.com/watch?v=UGa8eReR_ns&t=3s
    原标题:CliffSide | Cartoon Series Pilot
    繁体中文字幕制作者(Largo Clayton謝晉凡(台湾) )
    字幕由八哥字幕压制。

    在这部西方喜剧动画中,怪物和枪战比比皆是,原因是一个过于自信的孩子,他冷漠的搭档,以及一个有着严重边界问题的蜘蛛女孩。怎样才能把峭壁小镇从周围悬崖上的一些非常规的邪恶中拯救出来,我们的英雄还能学到什么吗?

    [attachment:5b9f8b975007f][attachment:5b9f8b9711bf9][attachment:5b9f8b97440f7]

  • 大海中的女孩看向崖岸上的篝火,看着那些歌唱的人们似曾相识的衣着。
    心里的一丝温暖似乎怯去了海的冰冷。
    女孩笑着钻入海中,溅起几点小小的水花,月光下,女孩闪着蓝色星火的鱼尾在海面上掠过。

    海燕对话于2天前
  • “魔女宅急便”

    那是在如今天这般的极端恶劣天气下,困守家中因断粮而饥肠辘辘的人们,心中唯一的救赎。

    那是曾流传于这个城市暴风雨夜晚的都市传说。

    虽然所谓传说大多与传言无异,要么不过是空穴来风,要么是别有用心的人们的肆意传播,或是某些在刹那间没有区分清楚现实与幻象的人的妄言。

    但是少年可以百分百断定,“魔女宅急便”的存在。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如果还在这个城市活动的话,今天怎么不来拯救我了呢;如果不在了,那她又是去了哪呢。。。。。。“

    少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望向窗外,那是一个和今天一样的台风天气。

    回到过去,少年和少女的结识的命运之夜。

    海燕对话于4天前
  • “那是塞提克与不死的青年之间神秘又有些孤独的故事。
    美丽的塞提克,赛德隆的支流,上天的宠儿,流浪到陆地上的海神。
    不死的青年,时光的弃徒,快乐又悲伤,深邃又热情,如同大海。”

    “ 二人命运般的相遇了“

    “青年与少女的聚散离合自有其意义。
    这是发生在远方的星球上,很久以前的、遥远未来的故事。”
    。。。。。。
    少年合上书,这是个仿佛预言般透着些神秘感,有点难以理解但又觉得有些孤独的故事。
    但对于此间的少年来说,是个不坏的故事。
    少年想要去死。

    电气白兰对话于上周
  • 皎洁的月光将片片白色投入了大海的血盆巨口,汹涌的波涛随即平静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渔夫拈着一张小板凳来到了悬崖边上,一言不发地把鱼线甩到了大海里。海风轻轻地抚着他的金色长发,仿佛在他耳边唱着轻柔的摇篮曲。

    突然,鱼竿猛地一沉,他的心脏也猛地一沉。这个鱼竿的弯曲弧度,还有这股熟悉的力度……难道说……

    下一刻,他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就应验了。

    钓上来的不是一条鱼,而是一个漂亮的白裙少女。

    “怎么又是你?”

    “谁让你的鱼饵那么好吃啊,怪我咯?”

    言子对话于上周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