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泊、月食、鸟

    我再未见过如那时般澄净的天空。那蓝色即便沉入久远的记忆,隔着层层时光观去,也依旧如此鲜明 ...... 挥之不去。
    ——————————————————————————————————

    梦。无边无际的梦。湖泊与天空在比梦的边际更遥远的地方重叠,像是将融化的色块倒入镜中,那大块纯粹的蓝。高远而空旷的天空仿佛归于静止,水面却游动着云的影,被波纹分割成一片一片 ...... 但这脚下的镜子为何,倒映不出我的样子?除却云的幻影空无一物。

    其之一,如空气般透明的我

    Kana想要去死。忧郁的伽蓝,梵语中寺庙之意,神明应许之地。

    Kana是我。

    。。。。。。。。。。。。

    梦。身处梦境之中。天空中挂着一轮蓝色月亮。眺望着超现实的景色,连空气都变得透明稀薄,我慢慢陷入朦胧的睡意。梦中梦,蓝色的闪蝶铺天盖地。

    其之二,蓝色月亮

    今晚有日食。大概是日全食,因为新闻上是这么播报的。尽管认为无条件地听信新闻是愚者之举,但这类没有利害关系的事情大抵都能正确预报,大概。

    。。。。。。。。。。。。

    梦。蓝色的火焰在烧。燃烧的鸟沉入湖底,宛若坠落的流星。伸手想要抓住,不顾一切追随下去的那道身影,最终在冰冷的湖水中冷却,冰封。想要大声呼喊,声音却卡在喉咙,像未成形的气泡被挤压得支离破碎......浸水的意识越陷越深。

    其之三,BLUE BIRD

    青鸟,蓝色知更鸟。BLUE BIRD。

    (未完待续)

  • 天空上的乌云渐渐汇集,狂风呼啸,树承受不住风的击打随风摇晃。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暗示着什么即将到来。
    突然,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势渐渐变大,打到人身上还有些疼。不过在这个雨夜,人们早早睡了,即使是平时热闹的闹市也没多少人。
    这是为什么呢?
    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发台风消息,今夜到明天... ...。
    请各位市民不要出门。”
    原来不是一般的雨夜,而是台风来临。不知道持续多久,天上乌云渐渐散去。月亮却是蓝色的,而这种现象只持续一会儿就没了。今夜,蓝色月亮的出现说明了什么?而这一切,在深夜已熟睡的人是不知道的。

  • 来源歌曲的链接:
    http://music.163.com/m/song?id=20200173&userid=133275099

    但是这个版本的骷髅之舞我并不是很喜欢,我比较喜欢接近原版的:
    http://music.163.com/m/song?id=27323015&userid=133275099
    或者
    http://music.163.com/m/song?id=20958809&userid=133275099

    [attachment:5b6efe4605186][attachment:5b6efe45caa13][attachment:5b6efe45d9841]

  • 灵感来自赵雷《三十岁女人》歌词。高三写的一篇短篇,给自己固定了两个意象,红花和绿叶。这是一篇类似于命题作文的存在。本文具体体现我忘了,大概是恋人之爱,亦或父母之爱。自感。

    那是一个类似冬季的春季,几近四月,仍冷得令人发指。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万物未能回暖。鸭难拨水动,鱼难浮水出。人亦零零星星。然非血肉之躯的植物却并不自知,一切依旧——该抽枝的抽枝,该发芽的发芽。

    既是如此,他们未曾开始,便已然结束了。

    周遭阒静,在阴云的遮挡下终日不见阳光。置身严寒,不明所以的植物被冻得瑟瑟发抖,恹恹不振。于此季节,地上的斑斑白点,居然并不显得突兀,那是未来得及融化的积雪。冬日里,这淡然无奇,春日,却是略略有些刺眼了。同样不应景的,还有一株红花,与其他的花相较,她格外鲜艳,格外红,似火,仿佛要焚灭了这寒冷。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枯荣。在花的世界里,一切仿佛也并不那么平静。

    “不!”绿叶嘶吼,浑身发颤,伴着“簌簌”声。

    “别,别这样,我求你……”红花压低了嗓子,哭出声来,虽然她知道,花儿没有眼泪。

    “我能让你活!”绿叶的执拗并没有为此削弱分毫。

    “我不能让你死啊!”

    二者情绪激动,以至整个植株都在颤抖,若换境望去,仿佛,一株随风摇曳的美艳野花。可于此境中,莫过风中残烛。

    ——————

    她,是一簇红花,他是拥簇她的一丛绿叶。他伴着她,一个又一个轮回四季,一个又一个花开花落,结不了果,又未尝不乐。

    命运善妒,纵不为人,也难逃此劫。

    这个不大寻常的春天就此应运而生了。

    植株的能量有限,只能够在这诡谲的严寒中滋润与温暖花和叶中的一个。

    得知此般,绿叶义无反顾地将自己所有都涌向红花,红花自是不愿意的,她极力遏制着,使其不可涌进。同时劝说着叶,试图让他放弃。

    “绿叶,我求你了,你死了,我独活于世,有什么意义?”红花无奈地,嘶声竭力地冲绿叶咆哮。

    “虽然我不知道你存活的意义,但我知道,我活着的意义便是为了你。你是我在这世上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伙伴,我当用我的一声来守护你!来映衬你!”随着话语的完结,绿叶也渐渐回复了平静,嘴角噙起一丝微笑。那状态,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于己无关的遥远传说。

    叶的双眸充满怜惜与宠爱,仿佛盛了星星,偷偷轻啄了一下花的面颊。

    红花愣了神,面微红,只剩下呜咽了,她知道,她已然无法抵挡绿叶涌向自己的丝丝暖流了。比起绿叶,她还是太弱了啊。

    她恨!难道不是吗?人生最难忍受的便是无能为力,便是无法挽救。乏力回天!此刻无力感涌上心头,眼前浮现出一幅幅似假似真的画面。

    那是初春,绿叶总是悄悄地将自己的能量偷偷予给红花,温柔地呵护着她;那是雨季,绿叶总是用他宽厚的臂膀为她遮风挡雨,不让她受到丁点伤害;那是夏季,她长得娇嫩欲滴,美艳袭人,绿叶则偷偷收敛自己的身躯,只为把她映衬得更加完美。最后,即便她凋败了,绿叶也绝不嫌她,不知多少个四季,绿叶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也是哦,我被他保护得这么娇贵,又怎么抵挡地过他呢?”仿佛呓语,红花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表情,语气冷得如同这鬼天气一般。

    堤坝终于还是坚守不住了,洪水实在太过猛烈了!红花尝到了来自绿叶的温存,那原本属于绿叶的能量,如今正切实地淌在红花体内。

    花儿痴了,心中千层浪起。她多么后悔,多么自责,多么无力啊!她想加以阻止,却又如何阻止得了啊!使不出劲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憋屈。

    绿叶的暖流如同大潮一般,太过猛烈了。她实在恨,恨在有可能的时候未能带给绿叶她的爱,她也是爱绿叶的啊!像绿叶爱她一样,炽热与强烈。只是……未曾表露!未曾表露!她的心疼似刀割,一切都回不去了,一切难以延续了。

    她看着正在一点点颓败的绿叶,除了不停地喊“不要”,她什么也做不到。她觉得,天地都在嘲弄她,她便是那笑话。

    “绿叶……绿叶……”她又好像一下子被施了法,不停的重复着这两个字,她忽然觉得一切都变得虚无不重要了。她愿意倾出所有——只要,能换回绿叶的命。

    一滴不知是什么液体从花体滑落,大概是水吧,毕竟,花不会流眼泪。

    紧急着,又是几滴,莫名倒有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

    绿叶呢?随着能量的消去,变得枯萎颓败,变得毫无生气。是的,他死了,或许,下一个轮回他还会回来守护红花,也或许,他这个春季的夭折让他不再有下一个轮回了。

    红花呢?终于还是熬过了这个类似冬季的春季。在别的花与叶自相残杀的时候,她得到了一片叶子的温存,延续了她的生命与芬芳。

    这个春天过得很快,和夏天撞了满怀。

    夏季里,她别样红,红过往常任何一年。依旧如火,连着绿叶的那份一起,朝气蓬勃。

    世间万物如同大病初愈,她于此间一枝独秀。

    不过,下一个寒冬后,炎夏前,谁来给她春一般的爱恋?

    咆哮对话于6天前
  • ——任这一瓢弱水抛回江流,归海后是否许盛情不旧

    我死的那天,天空很美。
    回望往昔,段段拉扯开来。仿佛程序中类的调用,相似而又不相似地存在着。每一段都仿佛上一段的映射,尽管规避,也难逃重蹈覆辙。以史为镜,反复观摩着自己的人生改编的小说,修缮,搭轨,转道。最终,文章跑题了,文章——都要有主题思想的。
    我其实还没死,阳光俯身冲下来,力道之大,我不由伸出鸡皮似的胳膊挡了一下。动弹间,费力至极,保质期怕是快到了呢。坐卧在轮椅上,前所未有的束缚,前所未有的舒服。我在想,我能不能拼尽全力滚动轮子,从阳台上冲下去。
    这么多年改不掉爱照镜子的毛病,镜子里的我或许我还没有那么老,只是鬓间藏白了。夏天跑得急,和秋天撞了满怀,秋叶瑟瑟下。孩子们离开了,去追寻他们的诗和远方了。老伴去世了,我留守在孤孤的阒静的老家的院子里,树蛮多,风一吹,美极了。我徜徉节日的短聚。什么?难舍?练习几次孩子就看不出来了。
    转眼几十年过去,50岁了,我看不到以后了,纵然人们还总敬称我正值壮年。我还记得我儿时看得雷军40岁创业的故事,雷大爷今年80岁了,他很成功,别人都这么说。我现在学会了一笑了之,血液在沸腾和冷却之间打转久了,就不容易再沸腾了。寄希望与孩子?凭什么,让他自己走吧。IT公司不要高龄老员工,拨拉着没剩几根的头发,差不多该退休了。
    我掂拿着公文包往返于家和公司之间,不得不啊,家忙公司也忙。怎好把现在往以后推脱,已经几近40了,我的打拼已经机械化了,没有灵魂和信仰。我需要给在准备高考的孩子准备一个美好的前程。我们都在准备,信奉薛定谔的猫,期待着质变的那一瞬,期待夏花的绚烂,我很疲惫,我经常和妻子吵架,但我认为,我还有热血!
    大学已经上了一年了,仿佛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但我不敢懈怠,这是我最后的期望。我上了还算喜欢的专业,我不随大流,不玩游戏,我做着一切我所喜欢的不喜欢的觉得有意义的事,为未来做铺垫,打基础。我不乱花钱,不吃零食,我总想着为未来的某天创业蓄力。时间久了,这都一年了,我好像疲惫了。我居然不敢问我自己想不想了,怕回答是不。
    我坐在最后一排的墙角里,望着校园的美丽,其实也并不美丽。不过是对以后生活的憧憬的不负责任的美化。我没有在学习什么数理化,没有去做我所谓的该做的,我把一切一切都推给了以后,推给了大学,破釜沉舟,我不知道舟没了,我还能在水里沉浮多久。我想了很久很久,数学课上了一半,我翻开了《文化苦旅》。
    初三,也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某种意义上。昨天模拟考试,我倒数第二,有点恍惚,不敢相信。我开始努力,开始主动,戒掉网瘾,不再皮性,我虽然不知道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我想,高中一定不会把自己逼到墙角,既然有了这次经历。没几个月,我到底松懈了,很坦然地我失之交臂。很坦然地哭了。鬼知道为什么,那会儿太矮,望不清人生的路。
    终于我上学了,此前看着姐姐每天背着书包,真羡慕啊。之前我看她拿着笔在纸上画啊画,很神奇地就画出了字,我模仿,但却是一个黑点。我想舒展开,想去学校,想背书包,也想,让黑点舒展开。没有梦想,没有前方,出发点,单纯。
    那天,我出生了,我不知道我出生了;可别人,已经洞见我会死了。

    咆哮对话于6天前
  • 1.
    八月昏暗后窗,仲夏暴雨雷鸣。
    天空最终还是妥协了,逼自己洗了把脸,昨天倒是脏兮兮的,今天下了场雨,也终于蓝了起来,天空像是被飓风吹了整整一夜,干净的没有一朵云。像不经意间随手打翻的蓝墨水瓶,晕染开的,万丝千缕的蓝。
    我照常起床,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微笑。记得好久之前,有个男孩子说我笑起来真像好天气。。那个男生很干净,阳光,不知为何,这个男生总能给我留些念想,一想起他就感到莫名的幸福。
    我将碎发捋在耳后,出门前,再看一眼蓝天。
    希望这是美好的一天。
    2.
    一回家我就倒在沙发上了,沙发很破旧但很软,软的足以将我整个人陷下去,有时我会闭上眼,想象是被黑色漩涡所沉陷,挣扎不得,难以呼吸,不知为何,这种窒息感让我感到舒适,所以我格外喜欢这个沙发,即使它是属于房东的物品。我打开台灯,伴随着清脆的开关声,房间被幽幽地橘黄色灯光充盈。这种颜色在我儿时常能见到,浴室中湿漉漉的橘黄色灯光,给予我儿时的暖意;抑或成年后,从酒席应酬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街边散发着醉意的橘黄色路灯。他们总能给我丰富的联想,儿时觉得它可能是后羿射掉的九日;后来又觉得像萤火虫,再想到这么大只虫子可真他妈够恶心的, 也便抱着灯柱在马路牙子上吐了起来,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被虫子恶心到了。
    后来我想了想,可能唯一能给我暖意的,也就是它了吧。
    每个晚上我都会写一下今日记录,我打开橘黄色封面的本子,上面规规整整的写着诸如“今天又被上司批评了”“今天买早饭,早餐阿姨向我笑了好多次,我好温暖”的话,偶尔会翻到几页被撕掉的痕迹,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每次看完,心中都会感慨“一天天就这么溜走了呢”,好歹一天过得充实。久而久之,我养成了这个每天写记录的习惯,我没有朋友,只好把写记录当做倾诉心声的伙伴了。
    我从客厅跑到厕所洗漱,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很清脆,我不喜欢穿高跟鞋,只是单纯喜欢它的声音,很酷。
    晚上照例对着镜子向自己微笑,然后说一句“今天你已经很棒了呢”,这是医生告知我要这么做的,有利于康复,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成效,但我知道有自杀念头一定是不正常的。我一直这么想,无法根除。
    没错,我一直这么想。
    3.
    镜子里的我一直在微笑。
    可我当时没有表情。
    我怔住了。镜子里的瞳孔在被无限放大,黑漆漆的,像是盛满了浓郁琼浆。
    我扒着镜子,喘着粗气,我想跑开却没有办法。
    我呆呆的望着她,还是望着自己?
    我想,一切好像重新被审视了。
    4.
    大雨滂沱,把陈旧的世界打湿了,夏季从来都是暴雨,大颗大颗雨珠打在地上,很疼,上帝给了我悲剧。我回到了老屋,看到屋内是刺眼的白花,还有锦簇中间的两张黑白照片,我的父母,他们笑着。这两张照片我还记得,那年我考上大学,他们两个喜极而泣,兴奋地拍了照。
    现在调成黑白色,搁在这了。
    我回过头,看到外面一片苍黄,有点橘黄色,但是在下暴雨,很冷。我转头看雨,发现雨滴打在地上蒸出热气,才发现这不是雨滴而是眼泪。
    谁的眼泪,我不知道。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邻居家那个可爱的小孩用树枝戳瞎了流浪猫的眼,他碾了几下,血肉模糊,发现我后跑开了。我走近发现是曾经一直等我下班的流浪猫。
    我在实习期的最后几天被迫离职,老板是个流氓。
    突然有个晚上,百无聊赖,就走上了天台。我看新闻上好多人都是跳楼自杀的。
    天台的风气力很大,灌得我微醺。风开始与我嬉戏,推我一把,而后再拉我一把。我还是害怕,我怕死。我倔强的甩开它的手,喊到“别推我啦!”声音传的很远,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大概是因为嗓门大占理的缘故,风也不再推我了,渐渐停歇了。
    第二天我觉得我应该去看心理疾病了。
    走前忘记把空药瓶丢掉了。
    后来确诊抑郁症,走前,医生指着桌子上的小镜子,朝我笑了笑,说“这个或许有用哦,你笑起来很好看呢,真像是好天气”。
    我勉强挤出了笑容。
    是啊,我就怕有一天,连笑都觉得累了呢?
    我不敢去想。
    5.
    我醒了。
    我也知道日记本上那几页撕掉的内容是什么了。
    那天医生对我说“不要将令你悲伤不堪的记忆留在脑海中,试着不想它,去忘掉它。”
    我起床了,不敢再去看镜子一眼。
    我又去咨询医生了,希望能给我一个安心的答复。
    6.
    我坐在咨询室内的黑色沙发,沙发材质是真皮的,和老板办公室里的一样,由于开着空调的缘故,沙发格外沁凉。我陷了下去,沙发很好,但窒息感却比不上房东家的旧沙发。我这样想。
    我还是尽快把情况告诉了医生,他让我躺到旁边的躺椅上,随后搬了一个试衣镜摆在我面前,我知道,医生这是要进行催眠了。
    而后我又遇到了镜子里的人,我盯着她的瞳孔,遂转身狂奔于虚幻的困境当中。
    我看到这一路上的走走停停,凝聚了太多人的希望。以往的路上,所有人都对我驻足、微笑,有着父母亲人的期盼,有的人对我说“好好干”“好好学”诸如此类的话,偶尔会有人跟我讲述他自身或周边人的例子————他们总是多么多么厉害。我向他们致谢,给予微笑。而后继续走下去,背上承载着他们所给予的沉重的光芒,我走的也更艰难了。每当我沮丧迷茫时,每当我陷入泥沼时,我便摘下一粒光芒,它闪烁了起来,“好好学”这类话语又在耳畔回响,光芒竟得已将迷雾驱散,让道路重现,我继续前行,背上的负担也减少了。能够保护我的力量也减少了,我觉得走到这里撑不住了。
    我希望能够成为他们心目中的样子,站在山巅,风阵阵吹来,我张开双臂,任风从我双臂下瑟瑟穿过,那一刻我闭上眼,感觉自己是神,我想,我此生没有辜负那些为我逝去的光芒。
    仅仅是我希望。希望这东西太脆弱,一阵风就能被吹灭。
    所以那镜子里的人是他们吗?
    我希望是的,那样我起码不会太害怕,他们都是好人。
    当我发现内心的自言自语时,我醒了过来。
    听到另一个房间传来娇息缠绵的声音,我悄悄过去,透过门缝看了一眼。
    看到心理医生和一个女人缠绵。
    一阵恍惚,我的胃很难受。
    在我倒下前,我最后回头看了看那面试衣镜。
    我看到一张笑脸。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