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我十二岁那年吧,我表哥用石头敲破了我的脑袋。殷红的鲜血从指间流下,我手捂着头,嘴角尝到掌间的腥咸。

    我并不恨他,我也没有去哭。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石头砸过来之前说的那句话:

    “都是狗娘养的,你给老子嘴巴放干净点。”

    那时,我们的父母都离了婚。我姨跟一个矿老板跑了,我妈因为偷情带着我躲回了外婆家。我外婆险些没被气死,整日冲着我和表哥俩崽子辱骂。

    我姨夫是个上门女婿,盼着我外婆家的四层房子。他倒是没学我姨,丢下我表哥不管,就是常常出去喝酒,回来后逮着我表哥揍。他骂我姨是“婊子”,我表哥是“贱种”,时不时嚷嚷着要带我表哥去做亲子鉴定。

    我表哥总是被揍得鼻青脸肿,从来没哭过。“眼泪是弱者的权利。”这是表哥常爱说的话。

    所以,那天我们起了矛盾,我被他开了脑袋。我忍着,没哭。我学着我表哥的眼神,十分无所谓地盯着他,然后细细感受着脑袋上火辣辣的疼痛。

    后来,他拉着我到我外婆家楼下的小诊所包扎。我从头到尾,目光涣散,摊在座椅上,任由那个满脸胡渣的江湖郎中给我处理伤口。后来我妈赶来,见我这模样,还以为我死了,转手就给了我表哥一嘴巴。我表哥侧着头,冲我竖了个大拇指。

    也就是那天,我用自己脑袋开花的实践证明了,我表哥是我一生的偶像。

    实际上,我表哥一直是很多人的偶像。那年代,古惑仔还流行,我表哥天天在学校干架,裤子划破了几道大口子也不换,整个人痞里流气,一个人背了十二个人的处分。

    学校老早就想开了他,但我姨的那个矿老板又是学校最大募捐者。于是,从“警告”到“记过”再到“留校察看”,我表哥的处分一道一道的发下来,愣是没见着开除。

    学校里那个教导主任,也不知和我姨有什么瓜葛,常常借着是我姨老同学的名义,对我表哥关爱有加。平时一般的小架,就当着挨打学生家长面,抽我表哥一顿,把事揭过。实在是我表哥下手狠了,见血上医院了,才给对方家长承诺一定严肃处分。处分倒也处分了,可我表哥还是在学校呆着,该动手时还得动手。

    我升到初中时,表哥已然成了学校一霸。他大我五岁,留了级。依教导主任的意思,是我姨希望我表哥能考到高中,所以把他给截住了。

    我一进校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我表哥风头太盛,作为他的表弟,大家都很好奇。还有两个姑娘在开学一周后就冲我抽屉里塞了情书,说我和表哥一起上学的模样很帅,想要同我交往。我傻乎乎的把情书给表哥看,被他们一众好友嘲笑。

    那会儿表哥身边总是聚着一堆人,喜欢互相递各种牌子的烟。他们不爱吃饭,生活费都买了高档烟,一聚头就装模作样地拆开派。我跟着学了两次,咳嗽不止,被笑了几天。

    “浪费烟草。”这是他们的评价。

    很奇怪,天天跟着一帮烟民,最后我居然没学会抽烟。我很懊恼,总觉得自己缺失了男人该有的某种气概。

    表哥倒是满不在乎:“你少学这些,脑子好用,多读书。”

    我经常读书。我喜欢在书本之中寻找安慰。我姨和我妈都被他们骂作婊子。可要我说,这世间的婊子多了去了。什么古代四大美女,要我看来,都是婊子。什么西施,专门培养来祸害人家国家,不是婊子是什么?还有那个王昭君,明明是个宫女,被打包成公主嫁出去,还千古美名,呸!婊子。貂蝉一人侍二主,董卓和吕布可是义父子,这和现在那些什么后妈搞俩爷子有什么区别?至于什么杨贵妃,直接乱伦。总之,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此,表哥倒是有不同意见。他三天两头带不同的女生回家过夜。不是他们“烟圈”里这个的马子,就是那个的心仪对象。可我表哥不管,用人格魅力征之服之床上弄之。羞涩点的,小声喘息呻吟;浪荡些的,大声愉悦呼叫。

    他们那个“烟圈”很奇怪。大概这帮人都喜欢分享,烟分享,女人也分享。起初还遮遮掩掩,用什么谈朋友再分手的手段,骗的女生在他们圈子里来回上床。之后就百无禁忌,互相讨论谁谁谁技术好,哪个哪个又放得开。最出格的一次是他们不知怎么哄骗了一个藏族的姑娘,约上一群人,排着队轮流上。罢了还感叹人贼猛,一群人都敌不过,不愧是少数民族,男的全累死了,能多数就怪了。

    他们玩腻了,就把主意打到我头上,声称要找个好姑娘给我破雏。

    他们口中的好姑娘,大概就是指那些能够哄上床满足他们生理需要的。

    然而我讨厌姑娘。确切的说,我厌恶女性。除很大程度在于家庭带给我的影响外,学校里那群虚荣短视的小太妹也进一步加深了我对于女性的敌视。她们总是表面一团和气,姐姐妹妹的叫着,背地里却又暗自互相诋毁。明明自己在依附男人,还要骂别人下贱倒贴。到头来,还不都是给“烟圈”那帮子人轮流糟蹋。

    我表哥总说我这样不行,不能对女性有敌意,要擅于发现她们的美。后来,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堆黄碟,塞给我让我偷偷看。我看着那粗糙的碟片A面上惹人脸红的劣质画面,唤醒了生理上本能的冲动。

    半个月后,我借着我表哥在学校里的名头,和一个极其不起眼的仰慕者上了床。当时,我们都不过十四岁。

    仰慕者叫小七,是她们的小团体里排在边缘的存在。她谈不上多漂亮,发育倒是奇好。也是那一天,在她痛苦的啜泣中,

    海燕对话于2个月前
    2
  • 湖泊、月食、鸟


    我再未见过如那时般澄净的天空。那蓝色即便沉入久远的记忆,隔着重重时光观去,也依旧如此鲜明 ...... 挥之不去。

    ——————————————————————————————————


    梦。无边无际的梦。湖泊与天空在比梦的边际更遥远的地方重叠,像是将融化的色块倒入镜中,那大块纯粹的蓝。悠远而空旷的天空仿佛归于静止,水面却游动着云的影,被波纹分割成一片一片 ...... 但这脚下的镜子为何,倒映不出我的样子?除却云的幻影,空无一物。


    其之一,如空气般透明的我


    Akari,并不是"空気"的谐音,但我直觉是一类东西,只是这么觉得。这是我的绰号,如空气一般存在感稀薄的,是我。绰号是自己起的,知道的人也只我一个,因为我的存在感太过薄弱,根本用不上——大家几乎看不到我。我就是这种体质。


    。。。。。。。。。。。。


    梦。身处梦境当中。天空中挂着一轮蓝色月亮。眺望着超现实的景色,连空气都变得透明稀薄,我慢慢陷入朦胧的睡意。梦中的梦中,蓝色闪蝶的翅铺天盖地。


    其之二,蓝色月亮


    今晚有日食。大概是日全食,因为新闻上是这么播报的。尽管认为无条件地听信新闻是愚者之举,但这类没有利害关系的事情大抵都能正确预报,大概。


    Kana想要去死。忧郁的伽蓝,梵语中寺庙之意,Canaan,神明应许之地。


    Kana是我,蓝色是忧郁色,孤独的颜色。


    。。。。。。。。。。。。


    梦。蓝色的火焰在烧。燃烧的鸟沉入湖底,宛若坠落的流星。伸手想要抓住,不顾一切追随下去的那道身影,最终在冰冷的湖水中冷却,冰封。想要大声呼喊,声音却卡在喉咙,像未成形的气泡被挤压得支离破碎......浸水的意识越陷越深。


    其之三,BLUE BIRD


    青鸟,蓝色知更鸟。BLUE BIRD。


    (未完待续)

  • 转自机核网: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99198

    “一种把RPG推向极致的尝试”—《赛博朋克2077》闭门试玩会报告

    我想我可能看到了被发展到极致的动作射击RPG和某种程度上说最好的、在游戏这一载体下对赛博朋克题材的呈现。

    感谢CDPR提供的资格,我们一行人参与了万众瞩目的《赛博朋克 2077》的封闭DEMO演示,在这里我想第一时间与各位分享我所看到的一切,可能难免杂乱,难免谬误,还会夹杂一些个人的猜测(我会尽量与我的描述区分开来),但重要的是,我很渴望与各位分享我内心的冲动——


    我想我看到了被发展到极致的动作RPG和某种程度上说最好的、在游戏这一机制下的对赛博朋克题材的呈现。


    让我们开始吧。


    画面风格


    唔,可能很多人看到Xbox的发布会上的预告片演示之后会误以为本作将会使用一种夸张的非写实卡通风格,但事实上不是的。虽然色彩依然艳丽鲜明,但游戏整体呈献给玩家的是一种硬朗的写实风格。


    另外,非常牛逼的是《赛博朋克 2077》在赛博朋克美术的大范畴下同时非常和谐地表现了色彩明丽的“表面”和阴沉晦暗的“内核”。你可以在游戏中体会到赛博朋克世界的两面。


    骨子里是个RPG


    想必各位已经看过了IGN透露的有关本作玩法的的介绍:是的,这是一个第一人称的RPG游戏,有很强的动作射击要素。


    算了我就这么说吧,你就想想《杀出重围》和贝塞斯达在《辐射4》中对即时战斗体验的追求,你就能明白《赛博朋克 2077》想要呈现的状态:有即时的、爽快的第一人称射击战斗(和近战战斗),但有一个极其厚重传统的RPG游戏内核。


    DEMO的演示从捏人系统开始,我们看到了非常非常经典的RPG捏人界面,包括人物的六个维度(是六个吗?我记不清了)的属性,出身(之前的犯罪记录之类的),以及初始的人物技能——


    默认人物拥有很高的工程学而非黑客技能,因此在后来的战斗中会产生不同的影响。


    简单地说就是黑不开的门,可以拆开。

    人不能被尿憋死。


    强RPG的另一个小细节


    在某些地方,这游戏太老炮CRPG了。玩家可以在城市的大街上看到很多NPC,他们会有一些环境对话(典型的RPG模式),最有趣的是这些对话的字幕会出现在他们的头顶——莫名地让人想起了《辐射》等老炮的CRPG,有种奇妙的诙谐感。


    有关主角


    玩家扮演的主角是一位被称为“V”的佣兵,一位在赛博朋克蔓生都市的暗面讨生活的亡命之徒。演示中我们建立了一个默认的女性人物。

    造型贼像《守望先锋》中的黑影,贼赛博,贼朋克。

    真体面。

    真懂。


    有关主角的哥们


    在DEMO中与主角同行的还有个壮汉,说话一股子西班牙腔,让人想起了《攻壳机动队》的巴特,不过既然和主角同为罪犯,显然不会有有种凛凛正气,更像是那种典型的猛男罪犯,人狠,话多,讲义气。

    毫无疑问在游戏过程中他将会有大量的跟主角的互动。


    赛博格要素


    赛博格,或者说义体是《赛博朋克 2077》的重要要素,不仅仅因为游戏中满大街的高度义体化的人们,更是因为从DEMO来看,义体效果与游戏的玩法和游戏的信息呈现都息息相关。


    在DEMO开始的战斗中,由于玩家使用的义眼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功能,所以玩家不知道自己手枪的残弹数,也不能进行高效率的目视扫描。在经过g一次义眼更换手术之后,玩家将可以从视野左下方看到自己的子弹数,可以拉近自己的视野观看远处的信息,并能扫描视野中的敌方/友方单位,看到他们比较基础的信息,包括他们是否有很强的攻击性。


    我相信各式各样的义体改造将会与《赛博朋克 2077》的玩法高度相关。同时,对义体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呈现也因游戏的第一人称玩法表现出极强的感染力。在玩家接受更换义眼的手术时,玩家可以看到医生的手术钳子伸向自己的眼球,之后整个视觉系统完全下线,几秒钟之后,玩家接入摆在自己身边的新义眼,以一种十分神奇而荒谬的视角注视着自己,然后义眼被医生拿起,玩家能感受到自己的视线支点抬升、旋转,凑近自己的脸,然后嵌入到自己身体的参考系中,之后视野有一瞬间模糊,义眼同步完成,演出效果令人印象深刻。


    DEMO的两个任务


    总计近换一个小时的演示中包含了两个任务。演示以主角的一个救援任务开始,主角与伙伴冲入人体贩卖黑诊所大开杀戒,救出目标之后,似乎已经小有名气的主角(“V”)似乎有了在夜之城中向上爬的机会,接到了某帮派大佬的委托去提“货”,把某种十分先进的远程控制机器人从另一个帮派中搞到手,而这个任务不知为何涉及到了某些光鲜亮丽的权贵...


    战斗细节 其一


    在第一个任务的战斗中有这样几个细节。

    《赛博朋克 2077》中用吸入式精神药物来实现某种临时技能的效果,

  • 这篇文给我的启发主要有俩点:

    一是富有寓意的语言和散文诗式的抒情:作者隐身于旁白,时而由衷感概时而冷眼议论,构成了故事的隐式结构;“雨”的落地、“鱼”的快乐,作者赋予物象以寓义,作为诗的韵脚,重章叠唱。在“先生”的性别上,作者还玩了一个小小的叙述诡计,戳破的时候蛮有惊奇感。

    二是赢在人物上,而人物则赢在“怪异”上:文中的人物或本身性格就离经叛道,如独立于漩涡之外又忍不住以插手为乐的“先生”、不愿为君王只想做反叛者的“李显”、因爱而狂的“月神”、继承了月神的疯与爱的杀人鬼女儿—”柒”;或身处黑暗中只能行非日常之事,如被李显借“柒”之手除去的众“黑雨部”。皆不能以常理度之,唯一富有常识的老好人,只男主一个。故事中的人物大多身处悲剧的核心,被卷入一场血雨轮回中,他们怪异的富有张力。

    最后如果一定要说一个缺点的话,“第三神姬”“第一人”“审判者”。。。太中二了,以上。

    (正文请见三楼)

  • 只见那是一座从海岛上延伸出来的崖岸,一簇暖黄色的火光在那崖顶上起舞着,伴随着歌唱和说话的声音。

  • 如题,我找了半天没找着分享按钮,是没有做吗?@该问秋水夏何时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