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皎洁的月光将片片白色投入了大海的血盆巨口,汹涌的波涛随即平静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渔夫拈着一张小板凳来到

    ......
    言子对话于2个月前
    56
  • 从形态到内涵,汉语的博大精深,可谓一字一故事,那么你能找到隐藏在汉字背后的故事吗?你又有自己对某个汉字所想象出的故事吗?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8年10月15日至2018年10月25日。


    二、活动规则:


    1.在此话题中回复你找到/创作出的文字故事吧,每个文字故事可获得奖励3元;


    2.如果你发的文字故事与在你之前发的文字故事内容重复了,那么你发的重复的文字故事将无法获得奖励;


    3.截止结束时间“阳历10月25日”后,开始进行奖励统计,阳历10月28日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并由该问(QQ841735446)开始发放奖励;


    4.此活动所有解释权归SUIPIA碎片所有,如对活动规则有所疑惑可加QQ群688122611询问。


    第五期“不杯”:文字故事 活动奖励结果


    一、奖励列表(顺序不分先后,作为支持此次活动的附加奖励,奖励的个位数低于5元的均提至5元,低于10元的均提至10元):


    古韵流香 2次 / 6+4元=10元


    黑熊君 1次 / 3+2元=5元


    迢迢牛奶路 1次 / 3+2元=5元


    海燕 30次 / 90+5元=95元


    二、注意事项:


    1.如果发现自己的奖励存在漏发错发情况,请尽快联系该问(QQ841735446)。

    ......
    海燕对话于7周前
    35
  • 在迷雾之森深处有一座经久失修的木楼,茂盛生长的花草藤蔓将它紧紧围绕,而它的主人正是那位已经消失了十年之久的魔女朴露。


    没有人知道魔女朴露的下落,前去木楼探查的村民和冒险者们则皆被阻挡在木楼的境界之外。似乎所有人都无获而归,但传闻有人曾在木楼外听见如梦呓般的低语。


    不少人猜测:“或许十年以来魔女朴露都一直沉睡于这木楼之中?”


    反驳之声不在少数:“木楼那么高大,就算她在里面放声高歌,你也不一定能听见呢。”


    一、限制时间


    公历2018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25日。


    二、活动内容


    1.在活动期间,发表任意回复,每条可获得奖励2元,发表任意话题,每个可获得奖励1元。

    2.不限次数、不限内容、不限字数。

    3.恶意刷奖励的话题/回复将会被删除,被删除的话题/回复将不计入奖励。


    三、特殊任务


    收集魔女朴露的“梦中呓语”,在活动结束前将其以合理顺序组合起来并发表在“创作”分区的人可获得额外奖励60元。


    四、注意事项


    1.此活动所有解释权归SUIPIA所有。

    2.活动通知、疑问解答与闲聊QQ群688122611,欢迎加入。

    ......
    肖乐对话于2小时前
    31

  • 在迷雾之森深处有一座经久失修的木楼,茂盛生长的花草藤蔓将它紧紧围绕,而它的主人正是那位已经消失了十年之久的魔女朴露。


    没有人知道魔女朴露的下落,前去木楼探查的村民和冒险者们则皆被阻挡在木楼的境界之外。似乎所有人都无获而归,但传闻有人曾在木楼外听见如梦呓般的低语。


    不少人猜测:“或许十年以来魔女朴露都一直沉睡于这木楼之中?”


    反驳之声不在少数:“木楼那么高大,就算她在里面放声高歌,你也不一定能听见呢。”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木楼高大,听不见朴露的声音,那么,那低语声又是谁的呢?

    这件事情,成了那块地域的未解之谜。

    还有人猜想,魔女朴露可能在木楼里修炼自己的魔力,也有人说:魔女朴露可能不在木楼里,木楼里的,有可能是其他有魔力的人。

    其实,这件事情要追溯到十年以前。

    那时候,朴露只是一个天真的魔女,天生带有魔力的她,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朴露的家底是轻松就会被抖光的,她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然而,对她来说都没有太大意义。她天真,但是这不代表她乐观活泼,朴露是一个寡语的人。

    因此,她的母亲并不宠她。

    当朴露想要抬头说话时,她的母亲没有理她,只是给了她相应的食物,与哥哥的和姐姐的相比,只是残次品。

    不过,她的家人都不知道,朴露的不爱笑,不说话,完全是因为她与生俱来的魔力。

    谁又能知道一个寡语的人,对自己的生活态度更加尊重呢?

    朴露,十分看不惯自己的生活,他意识不到自己的魔力所在,她只是将愤怒一点一点的压抑在一起。

    十年前,圣诞的夜晚,村里热闹起来。在这天晚上需要看门的,也是唯一一个被禁止出门的,就是朴露。

    她向往着外面的生活,从小到大,每一个圣诞节,她都在家里度过。

    这个圣诞节,她控制不住了。在愤怒的魔力的驱使下,她走出了门,她的双脚上没有套着鞋子,甚至连袜子都没有。朴露的眼神是空洞的,她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踏着自己的脚,在冰冷的路面上行走。偶尔磕到了石头也不喊痛,她只是走着……

    她望着眼前的热闹的街道,嘴角上扬。

    而她的脚下已经是一片血,从她的家门口一直延伸过来……

    这时候,她追上自己的家人了。

    母亲猛然转过头来:

    “朴露!天呐!你怎么在这!你应该在……”过激的话还没有说完,母亲已经注意到朴露的不对劲了,她发现朴露的眼球已经充满了血丝,脚下更是一片不堪入目的红色。

    朴露身后的村民,已

    ......
  • 只见那是一艘巨型货船,有灯光从船室的窗口照射出来,三三两两几个人影在甲板上走动着,这时其中一个人似是发现了她,大声地叫喊

    ......
    海燕对话于3个月前
    17
  • 李新元发现窗台上的鸽子飞走了。

    现在是傍晚,天空是淡紫色,整个城市浸在一片橙黄。而云则是金红色的,唯薄薄一层,正朝海尽头铺过去。远处的山看不清了,只有淡淡的影子。这是不常见的夏日景致。

    “如果有胶片机就好了。”李新元感受着傍晚都市的气氛。

    但他毕竟没有胶片机,就算有,家里也没能冲洗胶卷的暗房。李新元把文具拂到一边,书本抛到被单上,翻开笔记本的显示屏。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所以天空才烧得这么旺盛,这么热热烈烈。他打开了郭德纲的相声,没戴耳机,直接外放。

    鸽子又落到他的窗台上,然后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飞走。李新元听见声音,回头一看,却刚好错过了。白鸽们在夕阳下飞来飞去,没有确定的落脚点,最终隐匿到了另一栋楼的背后,再也没法看见。

    “喝着咖啡就大蒜,秋水共长……”

    正当郭德纲抖包袱之时,音响里忽然嘀嘀嘀地叫,盖住了最后几个字。他打开QQ,发现竟是个小学同学。现在轮到了于谦发话,郭德纲的声音又马上响起,李新元还是把笑点续上了。他打开会话窗口,看着这个熟悉而久违的朋友。在夕阳下的回忆是最罗曼蒂克的,这是个曼妙的巧合。

    “怎么了,何解?”他打字过去。

    “我记得你小学时作文写的很不错……是这样吧?”

    “按照语文老师的评判标准。”李新元在键盘上空停了一下,“的确如你所言。”

    李新元小学时作文是写的不错,在单薄的作文套路上,他依靠“优美语句”进行了很好的包装,骗过了老师的红笔。何解的作文并不是这样,他是个诚恳而努力的人。平心而论,李新元并不觉得他写的好,但何解毕竟是个诚恳而努力的人。

    不过再怎么说,他们也已经有一年半多没联系了。李新元猜不到他以此为切入点,是想要说些什么。

    “我现在爱上了写作,但我的水平还是很低……我希望能得到一些你的指导。”

    这下李新元是明白发生什么了,他过去的影子与何解现在的影子重合在一起,他能理解这是怎样的情绪,这是种共情。

    “写作,你是指哪类写作?”

    李新元很久没写小说了,这个年龄写东西的人大都只写小说,他担心这点。自从初二下学期一来,他只写诗,写那些别人看不懂,而自己也发表不了的朦胧诗。

    “我的导师是海子,就像你学习北岛一样。”

    他曾对一个知己如此陈述。

    “当然是小说。”何解理所应当的把这句话发过来。

    “这方面我大概指导不了你。”李新元发了条语音,“我好久没写过小说了,而且我自己写作水平本身也就是稍好点的初中生水准。我现在只写诗。”

    对面沉

    ......
  • 东京的街道是静谧与非静谧的耦合,穿过熙攘的街道,摩天大楼背后便是成片笼罩在寂静阴影中的低矮民居。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里放电闪光的气体让她失去了睡眠,却阻止不了她做梦,于是这座城市就陷入罄粉色和蓝色的半梦半醒间。


    “也许我现在该对着无人的街道写诗?”小泉政芫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还是走不出自己那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转动把手,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进入的是一个完全相同的房间。


    “意识就像宇宙,百川流动,无需意义,无需目的和方向,我们熟知的一切——思维、想象、自由意志,不过是这条大河里偶尔泛起的涟漪。”他想起了戈尔拉夫特——那个怪老头的说法,无止境循环的空间意味着意识仍然停留在最初的房间里。于是他趴在茶几上,目光越过杯子里两块起起伏伏的冰块,望向窗台上的帕拉斯半身雕像——离婚后,他试图抹掉所有与前妻有关的痕迹,却唯独鬼使神差地保留了当美术老师的前妻最喜欢的东西。


    小泉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因为他非常清楚地记得,女儿病死的那一年,在无数次争吵、冷战和哭泣后,妻子选择了离开,而这个雕像早已被失魂落魄的他亲手摔碎。他紧紧盯着帕拉斯女神姣好的面容,意识到这个房间并不是完全由他的意志控制的,他感到心脏抽搐,害怕回忆会把他拖入永无尽头的深渊。


    “进入梦境需要严格的训练,在梦境中的移动不同于我们在现实中的移动。”帕拉斯半身像突然开口,声音正是戈尔拉夫特,“意识不需要双脚的支撑,那些早已固化的习惯,比如用脚行走和用喉咙说话,反而会束缚你,你要学会控制你的行为。”小泉政芜感到头痛欲裂,他努力让自己睁开眼,桌上放着已变冷的半杯咖啡,对面却不见了戈尔拉夫特,一个小小的帕拉斯半身像摆在那里。


    “在梦境中,并非随着身体的移动看到了原本看不到的东西,而是意识根据需要想象出了符合思维的东西。”霍尔斯·戈尔拉夫特喝了一口咖啡,以老年人特有的缓慢语调讲述着,“你有真正的看见过世界吗?”

    ......
  • 本社区以讨论各种类型的文学作品为主,但也不禁止其它如游戏,动漫,电影等等的作品讨论,在这里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唯二禁止的

    ......
  • 大海中的女孩看向崖岸上的篝火,看着那些歌唱的人们似曾相识的衣着。

    心里的一丝温暖似乎怯去了海的冰冷。

    女孩笑着钻入海中,

    ......
    海燕对话于2个月前
    12
  •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8年9月15日至2018年10月5日。


    二、活动说明:


    1.每续接一次,获得奖励1元,每次续接的内容不能少于10个字,不限制续接次数,但不能续接自己的内容,如续接了自己的内容,奖励按续接一次算;


    2.如感觉当前故事线发展不符合自己意向,可以选择“脱线”,即在“命运”分区发表新的话题,话题标题请填写为“【脱线】XXXXXXX”,“脱线”后务必在原故事线留下你的“脱线页面”链接以及脱线内容,以方便引导想走你的故事线的人前往续接;


    3.允许续接多线,允许“脱线”至其他人所脱出的故事线上,也允许随时修改自己的续接内容,如在活动时间内有删除自己的续接内容,被删除的续接内容则不作奖励。


    4.截止结束时间“阳历10月5日”后,开始进行内容统计,阳历10月9日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并由该问(QQ841735446)开始发放奖励,而后此活动关联的所有话题都将被移至“创作”分区,请悉知;


    5.此活动所有解释权归SUIPIA碎片所有,如对活动规则有所疑惑可加QQ群688122611询问。


    活动内容更改(于2018年10月3号18点44分):


    因为某个叫该问的人实在是懒到令人发指而没有去宣传活动,导致了第四期“不杯”活动进行艰难,现在活动奖励改为每续接一次获得3元,并且允许续接自己发的内容,依旧不限续接次数!


    其它规则不作变动,请须知!


    第四期“不杯”:命运之线 活动奖励结果


    一、奖励列表(顺序不分先后,作为此次支持活动的附加奖励,奖励的个位数低于5元的均提至5元):


    鸽不灵 24次 / 72+3元=75元


    言子 24次 / 72+3元=75元


    黑熊君 1次 / 3+2元=5元


    流明 1次 / 3+2元=5元


    海燕 17次 / 51+4元=55元


    ReSeny 1次 / 3+2元=5元


    诺贝利拉 1次 / 3+2元=5元


    电气白兰 8次 / 24+1元=25元


    钦天和尚 1次 / 3+2元=5元


    二、注意事项:


    1.奖励发放后将会把所有参与活动的作品移动至创作分区,请须知;


    2.如果发现自己的奖励存在漏发错发情况,请尽快联系该问(QQ841735446)。


    [img]http://www.suipia.com/atta

    ......
  •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8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25日。


    二、活动规则:

    1.可在SUIPIA碎片 www.suipia.com 的“创作”分区发表一篇你的原创作品,不限篇幅、体裁和类型,固定奖励30元;

    2.可为任意一篇“创作”分区下的作品写一则不低于100字的文评,最低奖励15元,有隐藏奖励(文评可发表在对应作品的页面里,也可在“文评”分区单发新话题)。


    三、附加说明:

    1.务必在作品标题和文评的开头前加上【不杯】标识,已参与往期活动的作品禁止重投;

    2.每人在活动期间发表的作品和文评,各只能有一篇(则)算参与活动,如多篇(则)作品或文评的标题前添加了【不杯】,则选活动时间内最早发表的给予参与资格;

    3.截止比赛结束时间“阳历25日”后,开始进行作品奖励统计;

    4.阳历28日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该问(QQ841735446)便会开始发放奖励。


    四、活动声明:

    1.此活动是以交流性质开展,作品的全部版权仍在作者自己手中,作者可以随时永久删除或修改作品内容。

    2.此活动解释权归SUIPIA碎片所有。


    阳历8月25日,活动规则变更:


    文切尔头顶低沉的阴雨,乘着傍晚的冷风而脚踩布满泥污的石砖地面走到这座破旧小楼前。


    小楼是座两层的复式楼,一楼的大门虚掩着,檐下挂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金属牌匾,上面烙印着“塞弗侦探事务所”几个暗金色大字。


    他摘下帽子捋了把乌黑但不茂盛的头发,推开门走了进去。


    壁炉、沙发、画框、各种古怪墙饰、一台钢琴以及一位躺坐在沙发里背对着大门的男子,除了木地板上的地毯换成了红色的以外,一切似乎都与上次来没有什么区别。


    “听脚步声我就知道是你,快坐吧,怎么有时间来找我聊天?”沙发上那人微微回头说道。


    文切尔哼哼道:“塞弗,我有个谜题需要你帮我解开。”


    说着他关上门,脱下黑色大衣外套将其和帽子一起挂在衣架上,而后朝沙发走去。


    走过钢琴前,他顺手拨弄了一把琴键,说道:“谜题是‘谁是你的镜子’”。


    “哦?这谜题是解什么的?”名为塞弗的那人坐正身子拿起沙发前桌上的苹果啃了一口。


    文切尔来到塞弗旁边坐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递给他。


    塞弗将其仔细看完,说道:“这不是你经常参加的那个文学活动吗?怎么,你这位大作家都要向我这个无名侦

    ......
  • 黑云低沉地翻滚在这片被灰雾笼罩的平原上空,满地皆是枯草与野兽腐烂的尸体。一位衣衫残破的老人从远处走来。


    他手中捧着一本乌黑色封皮的旧书,被割破的手掌紧贴在书面上,流淌下来的鲜血点点滴落在地。老人牵引着这条由血迹构成的线蹩跛着走向浓雾深处。


    不时,两眼发昏的他走到了这座孤零零地伫立在平原中的破败祭坛前,老人跪拜在地,他翻开手中的书,将淌满鲜血的右手按在空白的书页上,他沉重地呼吸着,歇斯底里地向着祭坛呼喊道:


    “书写预言之人啊,您可有听见我虔诚的呼唤!求求您拯救这个即将支离破碎的世界吧!”


    “万物在死亡的诅咒中轮回复始,世界已快要无法承受这般的折磨!天空崩临异变,大地枯芜破裂,生命血肉别离!”


    “如果您听到了,请务必答应我这卑微的请求!不论世界之观,不论篇幅之长,不论预言之精妙,只要您愿意书写一篇于绝望中顽励生存的故事,便足矣推动这个世界死亡诅咒的消散!”


    “我,阿斯图克,愿以生命献祭亡死之书!只求能将......”


    他话语未尽,便被一只无形的手穿透了胸腔,鲜血夹杂着内脏碎沫喷洒在他面前的亡死之书上,他倒下了,睁着那双蕴满不甘的眼睛。


    “死亡,死亡是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则!”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一位身着黑色衣袍的男子出现在阿斯图克的尸体前,腐臭的寒风卷动他的衣角,他不屑地挥洒了几下满手的鲜血,朝着祭坛缓声道:


    “他所说皆是谎言!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便是死亡,拯救这个世界的唯一方法,便是死亡!”


    “书写死亡吧,以死亡为开场,以死亡为结尾的故事!为你的预言添加上【亡死之书】的标记,二十五日之后我会来此地等你的预言,并带来一些......能让你满意的报酬。”


    “当然,如果你书写的是此人的愿望,那便一分报酬都别想有。真没想到我也会有有求于人的这一天,真是讽刺啊......”


    男子满脸厌恶地瞥了阿斯图克的尸体一眼,转身便消失了。


    于是这祭坛前沉寂下来,直到许久之后突然响起了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女性声音:“善与恶,你可要分辨清楚,书写预言之人,做出你自己的抉择吧......”



    [b]限制时间:2018年7月5日—7月25日;


    参与方式:前往www.suipia.com发表在“创作”分区,不要忘了在作品标题前添加【亡死之书】标记哦!


    报酬:如书写以死亡为开头和结尾的故事

    ......
  • 加载更多
  • 默认
  • 夜间
  • 未知
  • 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