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8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25日。


    二、活动规则:

    1.可在SUIPIA碎片 www.suipia.com 的“创作”分区发表一篇你的原创作品,不限篇幅、体裁和类型,固定奖励30元;

    2.可为任意一篇“创作”分区下的作品写一则不低于100字的文评,最低奖励15元,有隐藏奖励(文评可发表在对应作品的页面里,也可在“文评”分区单发新话题)。


    三、附加说明:

    1.务必在作品标题和文评的开头前加上【不杯】标识,已参与往期活动的作品禁止重投;

    2.每人在活动期间发表的作品和文评,各只能有一篇(则)算参与活动,如多篇(则)作品或文评的标题前添加了【不杯】,则选活动时间内最早发表的给予参与资格;

    3.截止比赛结束时间“阳历25日”后,开始进行作品奖励统计;

    4.阳历28日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该问(QQ841735446)便会开始发放奖励。


    四、活动声明:

    1.此活动是以交流性质开展,作品的全部版权仍在作者自己手中,作者可以随时永久删除或修改作品内容。

    2.此活动解释权归SUIPIA碎片所有。


    阳历8月25日,活动规则变更:


    文切尔头顶低沉的阴雨,乘着傍晚的冷风而脚踩布满泥污的石砖地面走到这座破旧小楼前。


    小楼是座两层的复式楼,一楼的大门虚掩着,檐下挂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金属牌匾,上面烙印着“塞弗侦探事务所”几个暗金色大字。


    他摘下帽子捋了把乌黑但不茂盛的头发,推开门走了进去。


    壁炉、沙发、画框、各种古怪墙饰、一台钢琴以及一位躺坐在沙发里背对着大门的男子,除了木地板上的地毯换成了红色的以外,一切似乎都与上次来没有什么区别。


    “听脚步声我就知道是你,快坐吧,怎么有时间来找我聊天?”沙发上那人微微回头说道。


    文切尔哼哼道:“塞弗,我有个谜题需要你帮我解开。”


    说着他关上门,脱下黑色大衣外套将其和帽子一起挂在衣架上,而后朝沙发走去。


    走过钢琴前,他顺手拨弄了一把琴键,说道:“谜题是‘谁是你的镜子’”。


    “哦?这谜题是解什么的?”名为塞弗的那人坐正身子拿起沙发前桌上的苹果啃了一口。


    文切尔来到塞弗旁边坐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递给他。


    塞弗将其仔细看完,说道:“这不是你经常参加的那个文学活动吗?怎么,你这位大作家都要向我这个无名侦探请教写作问题了?”


    文切尔耸了耸肩说道:“作品我可老早就投了,但越是接近截止日期,我就越是没想明白这个‘隐藏奖励’是什么。”


    “哦?说说你的想法呗?”塞弗将咬了一口的苹果伸到他眼前说道:“先来一口?”


    他挡开塞弗的手臂,思索道:“我认为活动标题‘谁是你的镜子’的答案便是解开隐藏奖励的关键,而线索应该就在‘可为任意一篇“创作”分区下的作品写一则不低于100字的文评,最低奖励15元,有隐藏奖励’这句话中。”


    “嗯......”塞弗目光呆滞地看着文切尔手中的纸,这说明塞弗正在思考。


    “那谁是你的镜子呢?”塞弗突然抬头,他举起只剩小半的苹果瞪眼道:“你知道的对吧?”


    文切尔撇了下嘴说道:“我的猜测嘛,很简单,我照镜子,镜子里的人不就是我?”


    “所以,你是你自己的镜子?你是这个意思吗?”塞弗扬眉道。


    文切尔点了点头,继而说道:“这是我认为最靠谱的答案,但是光有答案可不行,关键是怎么把答案‘写出来’!”


    “我想了很多种方法,最直白的无非是写出一个含有‘我照镜子,镜子里是我’情节的故事,但是我又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塞弗抖眉一笑,指着纸上的“可为任意一篇”几个字说道:“臭小子,你给我提供的线索太明显了,想捉弄我怕是不可能了!只要为自己的作品写文评,就应该能解开那个什么隐藏奖励了吧?”


    文切尔微微得意说道:“今天从教堂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期活动时给自己的作品写文评是没有奖励的。所以我才想到这个答案,而今晚就是活动截止日期了,我现在回去把文评写上,没准儿我能成为唯一一个解开隐藏奖励的人呢!”


    二人寒暄一阵后,他告别塞弗而后坐上马车回到了自己家中。


    文切尔刚在躺椅上坐下,便听见厨房里的妻子高声说道:“文,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塞缪尔来电说你们的那个文学活动截止日期延后到下个月5号了。”


    他扭身看向厨房喊道:“你说什么?”


    活动变更:

    1.截止日期更改到阳历9月5日,在此期间,任何作品和文评的删改都是允许的,其它规则不变。

    2.按照往期传统,截止日期起开始统计奖励数据,截止后第三天公布奖励名单并开始发放奖励。

    3.此次活动规则的变更如为你带来生活上的不便,可向该问申请补偿奖励。


    第三期“不杯”:谁是你的镜子?活动结果:

    (本期活动隐藏奖励15元,达成条件为“为自己的作品写文评”)


    一、奖励列表(顺序不分先后):

  • 故事很简单,逃出绝境,便是落入绝境。

  • 雨巷立伞,瓶中锁龙

    陈文彦轻皱眉头,望向长廊尽头持伞而立的人影。

    雨幕渐大,已然辨不清面容;水汽蒸腾,雾色氤氲,回散廊内。远远眺去,数十丈外的人影左手撑伞,右臂隐于袖中,约莫背负着一条长状物事,似是名风尘仆仆的旅客。

    但又有谁会于这般滂沱雨势中造访这座客栈的马厩?遑论正值多事之秋,客栈前部透来阵阵斧钺刀枪的碰撞杀声,定是迸发出不小的争斗。年轻师叔心中不由生出疑窦——难道是这漠北中的散兵游寇,一时手痒侵袭此间?这更加难以说通,众知这座土门客栈立威漠北久矣,为这茫茫大漠中苟且讨食众生的异数。便如那令南唐驻军讳莫如深的南域不死队,也须得隐迹埋名于漫天黄沙中。漠北土地贫瘠,寻常百姓生活已实属不易,莫说在此处经营偌大一座客栈。栈主的人脉武功,必不在下乘;敢犯土门之威,这批游寇莫不是要提头来打?

    更不必说此番竟是南唐郡主下榻此地。

    陈文彦一路向北孤旅大漠,途中所闻所见,俱是和亲一事——南唐近来和亲北宋,将江南王林枫长女,那位名满江南的小郡主林观雨婚配予北宋皇二子,可谓是两国之大庆。举国盛世,人尽皆知,沿途大内高手护佑,北荒道总兵王霸仙亦遣麾下抗纛大将随伍护驾,其森严如此,纵使是二重境的小宗师也难吃得甜头。

    一番浩大阵仗着实鼓舞人心,只是苦了陈文彦。他风餐露宿十数日,吃尽苦头才寻得土门客栈,还未住房时因郡主下榻之故,便被客栈扫地出门,好说好歹一阵,方能求得在马厩中对付一夜。

    他苦笑一声,寻思道:“客栈中强手众多,那个张云鹤我曾在华山比武中见过,一手夜行刀耍得行云流水,尽得乃父张弛之的真传,应是不必忧心。本想看在江南王面上出手,现下此事与我并无干系,当早早脱身为上。”

    只是想到那位小小郡主,年轻师叔轻轻叹气。数月前在杭州郊外,他二人数日的朝夕相处、生死与共仍旧历历在目,可那位二八妙龄的睿智女孩如今已将嫁做人妇,物是人非之感不由填斥胸口。

    陈文彦不是多思之人,摇头驱散脑中杂念。

    想来眼前这人也是为避栈中动乱而来的罢。陈文彦踏前一步,朗声问道:“阁下想必是为避祸端,免受池鱼之祸而来此么?”

    声音裹挟纯正内力,穿透雨幕而去。

    人影似是听得了他的问语,但也不做声响,将左手撑起的油纸伞朝上轻轻一抛,同时背身左转,去过身后长状物事,原是一条长方布囊。

    来人不言不语,揭开手中布囊。百来尺远的距离看去,似是一架古琴,玄色如新漆,在滂沱雨中难辨纹路。那人席地而坐,举足间道不清的雅适,既而覆琴于膝,似是沦落江湖的落魄琴师,便要当场弹奏,以悦看官。

    秀气的油纸伞在人影上空打了个旋,就轻巧地当空悬置,不再下落。人影周身的雨水如同击打在一方透明倒扣的大罩上,溅射分流,围着人影在伞沿形成数十道淅淅沥沥的雨帘,煞是好看。

    年轻师叔再踏一步。负手取过身后布包。锁龙剑鞘在握。

    “阁下何意?”

    “一弄。雨线。”

    竟是女子的低喃声。不偏不倚地,渗过声若洪雷的雨幕,流入陈文彦双耳。

    有银蛇掠来。雨帘如娇嫩豆腐般被拦中切断,是女子素手轻扬。

    陈文彦弹腿撤步,略开银蛇。身后石壁炸裂,拳头大小的昆石砖块碎做齑粉,如莲般绽放荡开。历经辛苦从南唐沿海边陲运来的珍贵石料遭损,客栈栈主怕是要跳脚大怒。

    顷刻间敌友分明。陈文彦不复言语,顿足前冲,闪过雨幕直指女子。二人间距瞬间缩至三十丈。

    “二弄。三斤梅。”

    女子模样的陌生来客不慌不忙,双手覆琴,连作三次拨弦。琴音清越,这雷声大作的长廊掩盖不住,应声掠出三条银蛇。雨幕庞大,几乎细不可察,游若蛟龙。

    陈文彦揭开身后布包,趁势甩出粗布。粗布势沉,于雨水冲刷之下而岿然不落,挟着雄浑内力扑向三条银蛇。粗布遭银蛇咬啮,未曾相持数息便碎裂作三瓣,受银蛇冲撞顶向边上的昆石石砖及马厩木栏。

    石壁划出锋利如刀划的切痕,长约三尺有余。木栏断裂。

    陈文彦一手力抛沙

  • 參賽主題:雨


    前言:《白日夢和雨》是正式的參賽文,《白日夢和雨Girl's Side》是附錄的外傳,可以當作參考。


    《白日梦和雨》



    甚么是白日梦?


    明明没有睡着。也许是在教室坐下来听课的时候、也许是在人满人患的火车上站着的时候、也许是坐在书桌前无所事事的时候。


    思绪会在空中飘浮、游离,最后意志脱离了现实,跑到幻想的世界之中。


    也许是因为无聊的日子实在太漫长了,我最近常常做白日梦。


    在白日梦的世界,一直都下着磅砣大雨。我在一艘船的甲板上,不知道行驶的目的地。因为雨水遮蔽了视线,远方只有灰蒙蒙的一片,我不知道海岸的对面有甚么。


    梦中的场景,起初非常模糊,而且很快就结束了。


    每一次作梦,我都是在甲板上现身的。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身上,衣物一瞬间就湿透了。又重又冰冷的衣服连在黏在身上,这种感觉特别难受。


    随着次数增多,它渐渐变得越来越真实了。


    首先,出现在眼前的是被乌云遮蔽而变得黑压压的天空,雨水毫无间断地从天上散落,最后落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雨水打在甲板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甲板因为海浪翻滚而摇晃不止。我转过身,因为船身的晃动失去了平衡,一不小心摔在地上。


    「好痛呀!」


    趴在地上的我发出悲鸣。与此同时,木板上绽放着水花,一个娇小的身影踏着轻快的脚步跑过来。我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然后意识又回到现实世界中了。



    过了两天,下课之后我搭火车回家。正值下班时间,火车一如往常地挤满了人。我戴上了耳机,拉着头顶的手环,任由身体吊在手环上,这是一个适合作白日梦的姿势。


    轻快的日文歌曲流入耳中,肩膀慢慢放松,然后意识慢慢飘往远方的国度。


    那是一个永远都下着大雨,看不到边际的地方。这一次,我同样是在甲板上现身。


    我面对着船身的方向,那里有一间小房子。我看到窗户里面有一个人,是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吗?


    有着一头长长的头发,应该是女孩子吧!她对我微笑,之后一只手撑着一把伞,一只手捏着裙襬,光着脚ㄚ跑出来。


    「你没事吧!」


    她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没有事。」


    「总之先进来吧!」


    我跟着她来到船上的小房间。从摆设来看,这里应该是客厅。


    她是谁呢?为甚么会出现在我的白日梦里?疑问从心头浮现。


    眼前的少女有着一头修长的黑发,身穿着一件纯白的校服衬衫,百褶裙也许是因为修过的关系而显得特别短,从裙襬伸出来的双腿健康而纤细。


    「抱歉啊!放在那里的毛巾你随便用,我现在给你泡一杯热茶。」


    刚从下着大雨的甲板回来,还没有歇息过就马上开始招待我了。没想到会有这么懂事的少女,学校里的女同学根本不是这样的嘛!


    她掀开厨房的布帘,端着一杯饮料缓缓走出来,放到我的面前。这杯深红色的液体冒出一阵阵白烟,我将它送到嘴里。


    这是红茶,醇厚的香味在我的嘴里扩散。


    我用毛巾擦了擦身体,喝了一大口茶水之后,身体已经暖活下来。少女的脸上流露出担忧之情,用特别客气的语气对我说:


    「抱歉啊!没什么好招待你!」


    「没……没关系,谢谢妳让我进来。茶也很好喝。」


    我很少跟女孩子说话。刚刚她突然开口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因为紧张所以舌头打结了。


    「你不用那么紧张啦!」


    她哈哈地笑了起来。真是丢脸啊!正当我因为刚刚的丑态而后悔,少女从用毛巾擦起脚。


    也许是怕被雨水沾湿的关系,她从刚才就一直没有穿过鞋子。毛巾顺着脚裸往上擦,向上延伸至小腿的线条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嘟嘟嘟嘟­——


    火车到站的铃声响起了,把我带回现实中。下车之后,我一直回味着刚才的白日梦,即使是现在,那腿部的线条仍然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现在是英文课,老师的英文一点都听不懂,就像是催眠曲一样,我一下子就分神了。


    当我再度睁开眼,眼前并不是一片连绵不绝的雨,是在半空中悬摇曳着的挂灯。我坐在软趴趴的沙发上,窗外的啪啪雨声仍然不绝于耳。


    我回到了那个邮轮的客厅里。窗外的雨丝毫没有减弱,那名少女用把校服的外套铺在自己身上,安静地睡着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呢?趁著名少女睡着的时候,我打算一探究竟。未免吵醒了她,我放轻了脚步以免发出声音。


    毕竟是小邮轮里的房间,空间其实不大。一扇门通往船长室,但是船长室并没有人,邮轮往未知的方向自动行驶着。


    一扇门通往室外,一扇是用布简单地遮住通往厨房的,还有一扇木门不知道通往哪里。


    我走过去,门上挂着粉红色的的熊玩偶的头,风格十分可爱。我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心跳因为对未知的探索而加速,同时内心有另一把声音制止了我。


    「我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质问着自己。


    如果这名少女一直都是住在这里的话,这艘船就相当于她的家里了。我在陌生女孩子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