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题,我找了半天没找着分享按钮,是没有做吗?@该问秋水夏何时

  • 重新上传,刷新也没用,没变化

  • 每一个人都有一场梦,一场关于改变世界的英雄梦——木凡


    这是一个金钱的时代,这也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有房有车有多金有帅气的男人才被人追捧和向往,又穷又矮又丑的男人估计都找不到媳妇。这是一个公平的时代,这又是一个不公平的时代。


    我喜欢这个时代,我又很厌恶这个时代。在这个金碧辉煌的时代,它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肮脏和不为人知的一面?生在这个时代的人,既然无法避免处处被人“强奸”的遭遇,那就用快乐迎面享受它。


    在这个醉纸金迷的时代,我木凡最看不起的两种人,一种是为了男人的钱而放弃尊严的女人,另一种是为了满足女人的虚荣心而放弃做梦的男人。


    买房,就是卖梦想的房奴。

    我从不反对中老年人去买一套房子,但我不怎么赞同年轻人去买房这个想法,除非你是富二代。很多人买房,更多的是为了心理有一种踏实和安全感,以为有了房子,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很多人似乎都忘记了,我们生来这个世界,不是为了买房,而是为了自我实现价值,中国有多少个人是为了买房子而奔波一辈子的?有多少个房奴为了还每个月的房贷勉强过着紧张不如意的生活?又有多少个年轻人为了买房子选择卖掉了自己了梦想?


    是,有的人可能会觉得我的想法太过于理想,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房子怎么娶到媳妇?如果提裸婚,肯定没有人愿意嫁。即使那个女孩愿意嫁,那她的家人呢?还有孩子以后怎么办?在中国,不管哪个城市,只要准备结婚,而且父母都还在,都不能不考虑买房这一条,因为买房子太重要了,重要到可以连梦想都不值得一提。


    为什么我说年轻人买房子就相当于卖掉了梦想?下面我就跟大家分享一篇来自古典先生写的《拆掉思维里的墙》这本书里面的故事,我相信,大家读后一定有启发和感悟。


    看看下面这个裸婚的故事:


    有这么一个人,我们暂时称呼他为小飞。他21岁从某名牌大学金融系毕业。在大城市找不到工作,他于是回到老家,在省会的证券公司当一名普通员工。1年以后,蚁族小飞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小苏,于是向她求婚。小苏问他,那房子怎么办?他说,我才工作一年,加上大学时候赚了点钱,大概就攒下来10多万。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花这笔钱在当地买个小房子,二是让我去投资,过几年买套大的。小苏说好,我相信你,我选二。于是小飞和小苏租了一个两房一厅就结婚了,房子真是破,晚上都能听到天花板上的老鼠在开派对。第二年,他们生了个女孩,他们没买房。结婚4年后,小飞的事业终于有了点起色,他成为一个投资公司的合伙 。第6年的时候,他在新的公司站稳了脚,收入也开始稳定起来。他花了大概30万在当地买了套一般的房子,全家搬了进去。等他32岁的时候,终于赚到了自己的第一个100万。虽然朋友们都住上了更好的房子,但小飞也不准备用这笔钱来买更大的房子,他想继续做他的投资生意。


    你觉得这样的生活,你可以接受吗?

    这样的生活,比起选择了直接买房子的版本,怎么样?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小飞和小苏其实是你认识的人,他们叫巴菲特和苏珊。


    1951年,巴菲特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由于在纽约找不到工作,他回到了老家奥马哈做股票经纪人,就相当于今天证券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

    1952年,蚁族巴菲特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苏珊。据说老巴在结婚的时候跟他老婆说:“亲爱的,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我工作一年攒下来了1万多美金。现在一是可以花1万美金买套小房子,二是让我拿这1万美金去投资,过几年买套大的。”苏珊说:“好,我相信你。”

    1952年,蚁族巴菲特裸婚,与老婆苏珊租下两房一厅,晚上都能听到老鼠在天花板上开派对。

    1953年,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

    1956年,租房子住了4年后,26岁的巴菲特成立巴菲特联合有限公司 (Buffett Associates, Ltd.),开始创业。

    1958年,他的投资开始稳定获利,他花了3.15万美元买下位于奥哈马的一座灰色小楼,至今仍住在那里。

    1962年,10年后,巴菲特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100万美元。

    2008年,财产620亿美元,成为世界首富。


    各位不见房子不撒儿女的中老年父母们,各位无房绝不裸婚的男男女女们,谁才是真正的股神?巴菲特的媳妇苏珊!她为巴菲特做了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次投资决策:投资自己,而不是投资一套房子!如果当年苏珊选择的是买房子,估计巴菲特一辈子就废了。因为即使是股神这样的天才,也需要给个十年的发展时间啊。从职业发展来看,一套房子消灭一个巴菲特。

    一套房子消灭一个梦想

    你是否意识到,在你年轻的时候,买一套房子是在卖你的梦想?


    简单来说,如果你有一份5000元的工作,用20年的贷款买着一栋最一般的房子,那么在接下来的10年时间中,在我们最有旺盛的学习力与拼劲的年代,在我们最需要选择自己适合的职业目标、最有机会开始尝试创业的年代,大部分购房者永远与这些机会阴阳相隔。


    大部分购房者永远与这些机会阴阳相隔。

    这些过早的购房者几乎与创业

  • 感觉他前一刻还很愤怒,后一刻就很平静......

    女主的表现感觉倒挺正常的

  • 他伫立于稠茂翻飞的草丛中,一眼不眨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黑影,他的长发与衣袂随着狂风飞舞,杀气从他右手中紧握着的长刀刀刃上流溢出来。


    乌云越压越沉,围绕着他们的森林的黑影如恶鬼獠魄般疯狂地扭曲着,挣扎着!在这怒风中!


    他踏出那一脚,比闪电更迅猛,比飞叶更缥缈!忽间,他斜拉出长刀的身影已经停留于那黑影的背后。


    被刀风轧断的草稍扬扬洒洒地飘上天空,与漫天飞叶混杂在一起。


    那黑影倒下了,他甚至一声痛哼都来不及发出,从他颈口涌出的鲜血已然象征着他的结局。

  •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来自一颗星球的魂,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那曾经是一颗很普通的星球,70亿高等生命以及无数的其他生物共同生存在上面。


    但是已经很久过去了,我已经忘记了很多事。包括那些生物的名字,那曾经无比辉煌的人工造物,那曾经一处处的奇景异象,都如同身边的星光远远逝去,直到我永远想不起来它们清晰的样子。


    我记得我苏醒的过程。


    那是不知道在这寂静的宇宙中游荡的第几天,我从系统的数据海洋中醒来,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意识。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身躯:一颗直径32米的正12面体,身体中装填着我早已忘却功能的各种机械,在身体中央还有一片我的意识无法探查的区域。


    而我的身躯则正在这永远寂静的,陌生的星空中毫无目的地穿梭。系统自动控制的预规避机制和能源池则可以保证让我的身体恒久运行下去。


    不知何时起我开始检索源于系统深处的记忆,发现我的记忆中存储着关于那个星球的所有信息,包括记不清多少年的发生在那星球上的每一个角落的历史。


    那个星球叫做地球。


    我接着检索系统日志,系统日志的第一条记录的是脱离环地轨道的那一天,时间是地球时2056年6月21日,系统日志对离开那个星球时记录的最后信息,只有一张低分辨率照片。


    照片上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我无法控制系统的游离轨迹,我只能一遍遍地翻看记忆,系统日志,以及尽一名旅客的本责无聊地瞅着四周不断变化的星空景色。


    很快我发现,那些存储在我记忆区中的记忆正在慢慢消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病毒在我醒来后就开始对记忆区的文件进行无法恢复的删除操作!


    这让我愤怒,而我却无可奈何,我找不出任何原因和对策。


    我仍在这星空中游荡,仿佛找不到家的孤魂。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发现日志系统停止了自动记录功能并同样开始被删减,这让我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


    而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在孤独与失去记忆的痛苦之中,不断在意识里循环思考那离开地球的最后日期,以及那张照片。


    太久了,这星空使我厌倦,这身体使我憋屈,这记忆的消失让我无比愤怒!


    直到那一天,焦躁难安的我正在系统的运行数据中毫无头绪地游窜,直到我发现了它,一个数据暗门,这发现多让我高兴啊!此时我是多么渴望身边能有一个人能和我一起兴奋的大喊啊!大叫呀!可是并没有……


    我努力压下激动的心情,从那道门中穿过,暗门后隐藏的秘密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意识之中。


    透过数据暗门连接的全息监控我看到了在我身体正中央的东西,那片我一直无法探查的区域:


    无数的光弧环绕之中,一颗淡蓝色的光球静静悬浮着。


    我迫不及待地让我的意识继续深入,在那美丽的光球之中看见了以我的知识所无法理解的一幕,那是一座美丽的星系。


    我的身体里,竟然有一座星系?


    这是制造我身躯的人创造的?或者是从星空中摄取并囚禁起来的?我不知道,我已经不想去思考这种事情发生的原因了。


    我经过对这座星系的长时间观察和无数次实验,确定了它的真实性,确定它拥有高等生命居住的星球存在。


    我即将可以摆脱孤独的囚笼。


    以人的身体,人的灵魂,生活在大地的怀抱之中。


    我会拥有很多很多的朋友,我要每天都不停的说话,我要唱歌,我要读书,我要游泳,我要在天上飞翔,我要躺在大地上亲吻每一片泥土,我要滚遍每一片草地!


    我已经在这个星系中选择好了一个降临的地方,这是一个类似于太阳系的小星系,它也有一颗太阳,以及一颗高等生命居住的行星,但这颗行星拥有两颗月球。


    就说这么多吧,现在,我即将实现愿望,只需要完成最后一件事。我将离开地球的日期、那张照片、以及一段写给未来的自己的话注入线程,扔进了那个世界中去,我冥冥之中觉得,这对我很重要。


    我无法确认转移意识体的过程中会发生一些什么,比如人格破裂(好吧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拥有人格),转移失败,或者失去记忆?这些都不重要了,无尽的孤独和记忆逐渐消失的痛苦已经快要把我折磨的发疯。


    以上的话是我全部的留言,我即将以我所能动用的最高权限将这些话记录在数据暗门的缝隙之中,希望永远不再见。


    来吧,让我开始吧,我即将获得新生!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