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桑

最后活跃于3周前

+ 15 RP
  1. 4个月前
    4个月前
    陌上桑对话于剧作家

    @<unknown>; 一,只碟美的已凉我菜可惜吃过。味了

    35

    what??

  2. 4个月前
    陌上桑发表了话题:剧作家

    剧作家

    大战过后,尘烟滚滚,硝烟弥漫,到处是荒凉颓败景象。天空被染了颜色,是鲜艳的红,恐怖而庄严。低空盘旋的秃鹫寻觅着美味的佳肴,遍地的食物,也满足不了它们的欲望。忽然吹来拂面的风,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弥漫了整个山野。眼之所及,尸骸遍野,漫无边际。英雄索姆晃悠着身子踏上尸体堆成的小山,用手拄着剑,望向远方,那是故乡的方向。英雄的面容刻满了时间的深痕,一刀一刀,割在了心上。迟疑片刻,他用满是伤痕的臂膀,将沾满鲜血的巨剑举过头顶,卯足了劲,高声呐喊,脖子暴起了青筋。顿时过往的种种像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你追我赶,在最后一刹那,他恍惚了一下,随即倒在尸堆中,沦为秃鹫的美食。

    片刻后,掌声雷动,无疑这部戏剧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剧中的英雄索姆成为了拯救家园与敌人拼命搏斗的代名词。但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英雄索姆,也不乏很多人对剧作家安排的结局不甚满意,希望能留索姆一条生路,如若英雄的结局都是这般悲壮,那谁又愿意花费大半辈子的拼搏只换取身后的些许功与名。

    在这风和日丽的一天,剧作家收到一封信,这封信不似平常的狂热粉丝的来信,它以英雄索姆为名,要求对这部成功的戏剧作一些正当的修改,如若不然,他将在雷雨夜降临,以期换得自己正当的权利。当然戏剧是剧作家寄寓了自己思想的成熟作品,不可能轻易修改,所以,他也只当这个粉丝比平时更狂热了些,便再没放在心上。

    隔了几天后,一个暴雨交加的晚上,不知谁在拍打木门。剧作家走出书房,疑心这么大的雨竟然也会有人造访,不管是谁,也要请他进来喝一杯热茶也好。剧作家走的越近,就听见敲打木门的声音越清晰,混着门外哗啦啦的大雨声,以及门外人呼吸急促的喘息声。

    "是谁?"剧作家走近边说边打开门。

    门外人没说话,剧作家定睛看了一眼随即怔住了。门外的人有着杂乱的黄色卷发,未经修理的胡子,披着一个破旧雨衣,内里穿着麻布做成的马甲,遮挡不住满是伤疤的强壮臂膀。门外人再怎么邋遢破败不堪,剧作家仍能一眼认出他就是自己笔下的人物英雄索姆。他本应该请他进门喝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却在门口久久没有说话。

    "你是索姆?"剧作家边说边示意门外人进来。他仍在确认这是否真实,很难相信这样的事发生,自己笔下的人物竟然跑来自己家,同时他在疑心会不会是哪个狂热的粉丝,以假乱真。

    "准确的说我叫特洛伊·索姆。"这个自称索姆的人进门坐到桌前,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是是是。"这个回答难掩剧作家的喜悦兴奋之情,好久没有听到特洛伊这个姓氏了,同时他也开始询问索姆,"那么阁下这番前来有何贵干?"

    "开门见山,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一下我的死。"这个索姆说到自己的死也难掩激动,双手一直在抖。

    "即便你是我创作的人物,我也不打算更改丝毫。"随即剧作家也坐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如果是这样呢?"索姆说完随即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剧作家的脖子上,他的手在抖,情绪激动的问剧作家,"你还坚持你那一套说辞吗?"

    "如果你杀了我,再也没有人能为你改写命运了。"剧作家看起来很悠闲,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不惧怕死亡,甚至还有些渴望。他继续说,"坐下,喝茶。"

    索姆缩回了自己拿匕首的大手,转而抱头痛哭。确实,连剧作家都做不了的事,指望不了别人。

    "不过,我愿意听听你的故事。"剧作家边说边拿掉了索姆手上的匕首。

    不可思议!对索姆了如指掌的剧作家竟然让索姆讲一讲自己为他设定的故事情节。当剧作家认真听完索姆的自述,反而大笑起来,狂笑不止。

    "什么妻女死于一场战争,什么你在一次大战中当了逃兵,苟活于世,什么你欺世盗名,你不是英雄索姆,荒唐!"剧作家的动作疯癫异常,他搂起索姆就要跳舞,贴着索姆的耳朵说,"你那么懦弱,当然不是英雄索姆,你可是真正的索姆啊!"

    大战过后,索姆从死尸堆里爬出,用剑拄着身体,缓缓站上尸体堆成的小山,望着故乡的方向,呼喊着妻女的姓名,过往就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你追我赶,随即索姆将巨剑举过头顶,迟疑片刻,抹了自己的脖子,索姆就此倒在血泊中,成了秃鹫的美食。

    片场一片嘘声,没人愿意看这样的索姆,他就是个懦弱的代名词,逃兵的象征。这样的索姆当了一辈子逃兵,不敢用剑去战场杀敌,却在最后一刻用尽自己的勇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不是人们向往的英雄,这是懦夫,是孬种。

    人们在剧作家的家中发现了剧作家的尸体,警方认为是自杀,剧作家拿匕首抹了自己的脖子。

    书桌上有一纸遗书,写到:你不是英雄索姆,你是被我遗弃的索姆,你才是真正的索姆。

    经警方证实,剧作家在年轻时参加过卫国战争,获得了王室奖励的荣誉勋章,战争结束后,开始了戏剧创作。他叫特洛伊·索姆。

  3. 5个月前
    5个月前

    整体完成度较高,读起来让人有种行云流水的感觉,如果审阅能认真一点的话,真是再好不过了。文章的内容新颖,引人入胜,在男主去现实中找女主的那一趴如果能加强一下描写,效果应该会更好。对结局的处理感觉有种日漫的既视感,让读者有画面这是一件极好的事,而外传的补充也很好的结合了正篇的描写,总的来说,是一篇不错的小说,有自己的风格。

  4. 5个月前
    陌上桑对话于

    @水城灵木 文笔已经足够成熟,也有稳定的个人风格,整体完成度也相当高了,几乎没有什么特别需要修改的地方。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雨这个要素和整体故事的关联性稍显不足,作为标题有些名不副实。

    这也算是我强行要在鸡蛋里挑个骨头出来吧(笑)。

    其实我这个题目是仿着阿城的《大风》起的,毕竟是仿,确有点不合适,我现在觉得叫伞或许好点,还对应开头结尾。就这么打算投完票以后改成伞吧。

  5. 5个月前
    陌上桑发表了话题:

    (一)

    "哥,在哪?"

    "图书馆,五楼。"

    "有多余的伞吗,下雨了,我们回不去。"

    "几个人。"

    "两个。"

    "在哪呢,这就给你送。"

    "孵化大厦。"

    挂了电话,我借了伞就急奔着下楼了。


    "哪呢?"我又打了个电话确认她的具体位置,"奥,看见了。"

    我挂断了电话朝她们走过去。

    "怎么这么冒失,下雨不拿伞的吗?"

    "刚才来的时候没下。"她跟我解释,有点委屈。

    她说自己在这呆了一个小时了,以为雨会停,打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却没人接电话,所以想到了我。

    "林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她转身对旁边的人说。

    "以后这种事,第一个给我打电话。"我跟她说。

    "好,以后这种事你也可以找我。"她看起来开心的要命。

    "你不说,我也会的。"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我可没这么冒失!

    (二)

    这个叫我哥的女孩子,是比我小一级的陕西妹子。她一般不化妆,因为她不会。她只是把口红简单的涂在嘴唇上,不修眉毛,不画眼线,不打粉底。说实话,她不化妆清纯的样子很讨人喜欢。我最喜欢素颜了。

    我们初识是在学校的东操场,那是个周末的晚上,我正放着歌沿着操场边散步,从操场里跑出来一位女生拦住了我,问我要联系方式。我怔了一下,她随即朝操场里的一个人堆指了一下,解释说她们是在玩大冒险,让我帮帮忙。当然,我很乐于助人,特别是漂亮女孩子。回到宿舍后,我同意了她的好友请求。

    "不好意思啊。"她先跟我说。

    "没事,我还以为是让我扫码呢。"

    "哈哈。"接着一个笑脸表情。

    一阵沉默。

    "你叫什么,我好弄备注。我打个样,我叫林韬。"

    "给我备注娟,就好。"


    在这以后就没再聊过,这个聊过几句话的陌生人就被搁置了起来。直到一个月后,我们被安排进行学校服务课程,就是打扫宿舍区的卫生。因为基本每天都能看见她,我就主动联系了她。

    "我这周打扫环卫,基本每天都能看见你。"

    "大哥,你在哪打扫卫生?"

    "37到43号楼的西边街道。"

    "那,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满大街的美女。"

    就这样我们打开了彼此的话匣子。


    (三)

    之后我们聊的很尽兴,聊着有的无的,也聊的很开。因为她比我小一届,欣欣然的接受叫我哥。一个周末,我主动邀请她一起去逛街,顺便吃个午饭,她爽快地答应了。逛了一会儿不知不觉我们就坐在奶茶店的二楼了,我们从身边的人和事谈起,时不时看看窗外的人来人往,谈着谈着谈到了仓央嘉措和纳兰容若,继而说的是林徽因和张爱玲的爱情故事。我们发现彼此有着共同的喜好,相见恨晚。

    "以后有什么烦心事,来找我说,奶茶我请。"

    "好嘞。"趁着谈话的热情还未退散,她爽快回应。

    聊着聊着就到了午饭时间,我们去吃了大碗馄饨,她加了一大勺的醋,还嫌不够,我坐在对面都闻见了酸味,我从这知道了陕西女人吃醋厉害的很。


    之后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能够大方的开着彼此的玩笑,开着开着,真话都被认成了玩笑话,再没人相信。

    "我喜欢你唉。"

    "哥,我也是。"

    "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

    沉默了一会儿,她先开口说到:"哥,你就爱开玩笑。"

    我也没再说什么。


    (四)

    熟络了一年有余,她邀我一起去KTV,包夜。同行的还有她两个同学,我认识其中一位,唱歌特别好听。她们本来打算唱完歌,坐着最早的班车,一起去她同学的老家玩,唱着唱着歌,不知怎的发生了口角,计划告吹了。四个人分了两拨坐着,房间还在放着歌,各自生着气。她打算小憩一会儿,枕着我的腿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着睡着发起邪性来,大晚上闹着要洗头。

    "不要怪她,小孩子心性。"我想尽我自己的努力疏解一下。

    "她说不去就不去,我妈还准备着饭等着呢。"看来她同学还在气头上。

    就这样我一夜未睡。天亮了,房间快到时间的时候,我很带眼力价的走了出去,留她们三个在里面争论,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对或是不对,我只知道争论的结果是我带着她一起回了学校。

    "回去好好睡一觉!"我跟她说。

    "她们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

    "别想了,睡一觉就好了。"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

    "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我当然站在你这一边。别忘了,我还喜欢你嘞。"

    "别闹。"

    "我说的是真的。"

    她看了我一眼,看着她的眼神,我看出了她的迟疑。

    "我一直都说的是真的,你怎么老是不信,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

    "快回去好好睡一觉。"她看起来很囧,半信半疑,但还是果断的推开我,挥了挥手走进了宿舍楼。


    (五)

    "哥,我谈对象了。"她冷不丁的跟我这么说,又补充了一句,"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赶集那个,是我老乡,追我好久了。"

    我不知说什么好,和她东扯西扯,强装镇定。

    大约距此过了半个月,她又忽然找我。

    "哥,我感觉和他不合适。"

    "怎么了?"

    "就是不合适,可他对我特别好。"她很愧疚,她知道自己对他的爱没有作出对等的回应。

    一阵安慰劝解后,为她出谋划策。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我不知怎么的说出了这句话,显然我不是劝和的,我是劝离的。

    三天后,她跟我说她单身了。我感觉自己得逞了的罪恶感一时侵袭了我的身体。我感觉我又有了希望,尽管这种希望让我感觉自己很卑劣。


    (六)

    "你怎么又单身了?"我明知故问。分手了几个,其中就有一半是我的功劳。

    "都不合适。"她思忖了一会儿,又接着说,"你还不也是单身?"

    "我还不是等你呢?"

    "咦!"

    "要是以后你还单身,咱两就凑合过呗。"

    "行啊。"显然,她把这当作了新的玩笑。

    后来,经过我不懈的努力以及自己的死缠烂打,她终于同意和我换上情侣头像,这是我阶段性的小小胜利,革命事业即将迎来春天。尽管期间她又和好一个,我和她的情侣头像也是换上又被换下。同样,这一次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哥,还是你好。"

    "就说跟我凑合过吧。"

    "让我冷静冷静。"

    随即她给我发过来情侣头像的图片,我们挑了一个换上了。

    我们谁都没有说在一起还是怎样,感情和关系都极其微妙。就这样维持了一个月,糟心事又来了,而且是灾难性的。


    (七)

    "我们不要情侣头像了吧。"

    "啊?"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不换,我先换了。"

    "出什么事啦?"

    "我想找女朋友了。"

    一阵沉默后,我换下了情侣头像。

    我以为这样稍微刺激她一下,她会答应和我在一起。没想到她的想法严重偏离了我得设想,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过了一会儿,她删掉了我的好友。

    后来的事我是听她的同学说的。她之前和她好朋友发生了摩擦,又恰巧我和她的这个好朋友走的很近,加上那天晚上的事情,她以为我和她的朋友在一起了,她吃醋了,还发了大脾气。她在自己的个人空间里大骂,"敢抢我男人!我和你没完!"加上一些不堪的词汇。我才知道她早已把我当成了她的人,只是在合适的时间我们都没开口。

    等她平静了三天,我重新加她好友,想要解释清楚,她也很想听听我有什么话好说。

    听我说完,她感到自己当时确实很冲动,心中有了一丝愧疚。

    "那,还能和你聊天吗?"她试探性的问询。

    "聊不聊在你。"我没有顺着台阶下,理在我这。我还耿耿于怀她对我的不信任,不仅仅是她对我的爱和一时的冲动可以解释的了的。所以,理所当然的,这句话也成了我和她的最后一句话。


    (八)

    几天后,我在回宿舍的路上,看见了她,她抹着深深的口红,画着眼线,扎着利索的马尾辫,穿着碎花短裙的露背装,披着一件薄纱外套,旁边是她的心上人。原来她化妆技术这么好,这是我从来不知道的。我没有勇气和她打招呼,我试图躲避着她的目光,像路人一样的擦肩而过。万幸,她没看见我,不然我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样我们从路人,变成最熟悉的人,现在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原来人生不过是一场轮回。


    (九)

    窗外下着雨,哗啦哗啦的只是落,下的越来越紧。

    是的,我们分道扬镳了,故事的结局是我们没有在一起。数天后,我发现她删了我好友,那天天气晴朗得很,没有哭哭啼啼,没有争吵,也没有雨。我内心很平静,早知道结局会是这样。我依然清晰的记得起因不过是场误会,而我却执拗于她对我的不信任。倘若我抱紧她说要在一起,也许就不会错过我们,更不会错过我们在一起的整个夏天了。

    早该有一场雨,让我们在这聒噪的生活中冷静一下,我们都忘记了自己最初想要的是什么。我们在不现实的幻影中追逐,抓着一把泡沫不放手。我们之间的感情脆弱短暂的比泡沫挥发的还快。这雨来得正是时候。


    (十)

    "娟,在哪?"

    "怎么了?"

    "能给我送一把伞吗?"

    雨过天晴的舒心感觉,如曲径通幽后的豁然开朗般,让我有机会喘了口气。


    THE END

  6. 5个月前
    陌上桑加入社区。
  • 默认
  • 夜间
  • 未知
  • 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