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问秋水夏何时

最后活跃于 21小时前

用户

  1. 21小时前
    2018/06/20 11:42:57
    该问秋水夏何时对话于谢谢她这么爱我

    唉,我已经两年多没回家了......

  2. 2018/06/20 11:41:49
    该问秋水夏何时对话于不要为了房子卖掉的梦想

    @木凡 [quote=486:@该问秋水夏何时]改变世界的,不一定是英雄梦......改变世界的梦,就是一种英雄梦。

    如果为了报复世界而改变世界呢 [e]XD[/e]

  3. 昨天
    2018/06/19 17:50:24
    该问秋水夏何时对话于不要为了房子卖掉的梦想

    改变世界的,不一定是英雄梦......

  4. 2018/06/19 09:53:13
    该问秋水夏何时对话于【不杯】暗河的尽头

    嗯?主角坐牢了?在牢里死的?

  5. 2018/06/19 09:42:34

    《枯妄之痕》外传第二篇:雅尔温娜的幻象

    “你有听过秒针走动的声音吗?”心理医生阿忒斯问她。

    她思索片刻,疑惑道:“秒针?”

    “是的,不知你有否注意到这面来自多个世纪以前的石英钟。”阿忒斯说着指向他右手边。

    在那座摆满了纸质书籍的木柜旁边的墙面上,一面白色的圆形石英钟就挂在那里。

    她坐正了些,右手轻抚着左臂弯沉吟道:“抱歉,我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种东西......”

    阿忒斯微微撇头笑了笑,说道:“先让我来为你解释一下如何用它来看时间,如何?”

    她轻轻点头,目光四处乱窜,显得有些不安。

    阿忒斯用食指敲击了两下榆木桌面,发出“笃笃”的声响,这桌面上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起身走到石英钟旁,指着钟盘里最短的那一根说道:“这是时针,每一小时,它转动一大格。”

    接着指向第二短的那根针说道:“这是分针,每一分钟,它转动一小格。”

    最后他指着最长的那根转个不停的针说道:“这是秒针,每一秒钟,它转动一小格。”

    “你能看懂,现在是几点钟吗?”阿忒斯侧着头看向她。

    她拾起眉前的发梢挽到耳后,思索了一会儿,说道:“11点59分?”

    阿忒斯扬了扬眉头,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他留下“你一个人仔细听听”这句话后,便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只剩她一人了,紧张的心情便放松了不少,她开始仔细观察起这间屋子来:

    微弱的暖白色灯光从屋顶四边的埋灯槽中散发出来,右侧不远处是整面黑色落地帘,将所有阳光都隔绝在了外面,而她坐在一张宽大的榆木桌前,榆木桌上空无一物,榆木桌后是阿忒斯刚刚坐过的椅子。

    她的左后侧是门的位置,这让她感觉坐立不安,似乎那门随时会打开一条缝,缝后面会有一只在偷窥着她的眼睛似的。而在左前角即是放满纸质书籍的书架和它右侧墙面上的石英钟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她忍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很快她听见了那“嗒,嗒,嗒,嗒,嗒......”的声音,这声音节奏平整有序,它似乎在变得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响亮......

    是秒针走动的声音,她想到。

    她想起了小时候家中的一台手摇式音乐盒,转动发条时,它会发出连续的“嗒嗒嗒嗒嗒嗒嗒......”的声音,当你转的很慢时,它的声音就和现在听到的秒针走动声很像了。

    那台音乐盒后来毁在她的弟弟手中,她犹记得,他抓着摇柄转啊转啊转啊一直转,她能看见他转的越来越费力了,但他还是不停地转,紧接着,随着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那台音乐盒便从此再也无法响起。

    音乐盒是她的祖母送给她的,祖母死于电梯故障,音乐盒是她唯一对祖母的思念和回忆。

    她的弟弟被她痛打了一顿。那一年她16岁,她弟弟11岁,闪电风暴在全球多处肆虐,他的爸爸在战争中死了,她的妈妈每天都去医院上班......

    “笃笃”,是敲门的声音。

    门打开了,阿忒斯走了进来,他反手关上门走到榆木桌后坐下。

    “怎么样?你听见了吗?”他问她。

    她点了点头。

    阿忒斯撇了撇嘴问道:“那么,现在是几点呢?”

    “11点59分。”她答道。

    “嗯,你回去吧,好好休息,明天上午再过来。”阿忒斯起身走到落地帘前,背对着她说道。

    第二天上午,她又来了,又坐在那支椅子上,和昨天同样的姿势,似乎一切都和昨天一样。

    “你有听过秒针走动的声音吗?雅儿温娜。”坐在榆木桌后的阿忒斯摸着下巴问她。

    她点了点头,微笑道:“是的,昨天刚刚听过。”

    “告诉我,现在是几点。”阿忒斯低头看着空无一物的榆木桌面,他的双手平稳地放在桌沿上。

    “11点59分。”她答道。

    “很好,我问你,钟是真的吗?”阿忒斯抬起头来,直视着她的眼睛。

    雅儿温娜开心地笑了起来,她答道:“是真的。”

    阿忒斯从左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着的纸片递给她,说道:“回去的路上看。”

    她拿着纸片走出了这座建立在郊区枫林中的府邸。

    正值爽秋,在这枫阴斑驳的林间石道上,遍地、漫天、满眼都是落叶,她从飞舞的枫叶中穿过,叶子落在她的头上,落在她的肩上。

    纸片被她撕成两半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她头也不回地顺着这条石道远去了。

  6. 2018/06/19 09:33:31

    @银锈 《冰与火之歌》看过吗?

    看过剧,没看过小说

  7. 4天前
    2018/06/16 17:15:25
    该问秋水夏何时对话于【不杯】不听话的血雨与快乐

    @诺贝利拉 你写过吗?

    她写过......

  8. 2018/06/16 17:14:30

    @谁是我 星空王座......

    你也可以当成一段星空王座的后传来看.....我这个确实是受星空王座影响写出来的

  9. 6天前
    2018/06/14 17:29:17
    该问秋水夏何时对话于【不杯】白日夢和雨

    让我为你点个赞

  10. 上周
    2018/06/10 10:32:05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来自一颗星球的魂,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那曾经是一颗很普通的星球,70亿高等生命以及无数的其他生物共同生存在上面。

      但是已经很久过去了,我已经忘记了很多事。包括那些生物的名字,那曾经无比辉煌的人工造物,那曾经一处处的奇景异象,都如同身边的星光远远逝去,直到我永远想不起来它们清晰的样子。

      我记得我苏醒的过程。

      那是不知道在这寂静的宇宙中游荡的第几天,我从系统的数据海洋中醒来,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意识。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身躯:一颗直径32米的正12面体,身体中装填着我早已忘却功能的各种机械,在身体中央还有一片我的意识无法探查的区域。

      而我的身躯则正在这永远寂静的,陌生的星空中毫无目的地穿梭。系统自动控制的预规避机制和能源池则可以保证让我的身体恒久运行下去。

      不知何时起我开始检索源于系统深处的记忆,发现我的记忆中存储着关于那个星球的所有信息,包括记不清多少年的发生在那星球上的每一个角落的历史。

      那个星球叫做地球。

      我接着检索系统日志,系统日志的第一条记录的是脱离环地轨道的那一天,时间是地球时2056年6月21日,系统日志对离开那个星球时记录的最后信息,只有一张低分辨率照片。

      照片上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我无法控制系统的游离轨迹,我只能一遍遍地翻看记忆,系统日志,以及尽一名旅客的本责无聊地瞅着四周不断变化的星空景色。

      很快我发现,那些存储在我记忆区中的记忆正在慢慢消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病毒在我醒来后就开始对记忆区的文件进行无法恢复的删除操作!

      这让我愤怒,而我却无可奈何,我找不出任何原因和对策。

      我仍在这星空中游荡,仿佛找不到家的孤魂。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发现日志系统停止了自动记录功能并同样开始被删减,这让我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

      而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在孤独与失去记忆的痛苦之中,不断在意识里循环思考那离开地球的最后日期,以及那张照片。

      太久了,这星空使我厌倦,这身体使我憋屈,这记忆的消失让我无比愤怒!

      直到那一天,焦躁难安的我正在系统的运行数据中毫无头绪地游窜,直到我发现了它,一个数据暗门,这发现多让我高兴啊!此时我是多么渴望身边能有一个人能和我一起兴奋的大喊啊!大叫呀!可是并没有……

      我努力压下激动的心情,从那道门中穿过,暗门后隐藏的秘密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意识之中。

      透过数据暗门连接的全息监控我看到了在我身体正中央的东西,那片我一直无法探查的区域:

      无数的光弧环绕之中,一颗淡蓝色的光球静静悬浮着。

      我迫不及待地让我的意识继续深入,在那美丽的光球之中看见了以我的知识所无法理解的一幕,那是一座美丽的星系。

      我的身体里,竟然有一座星系?

      这是制造我身躯的人创造的?或者是从星空中摄取并囚禁起来的?我不知道,我已经不想去思考这种事情发生的原因了。

      我经过对这座星系的长时间观察和无数次实验,确定了它的真实性,确定它拥有高等生命居住的星球存在。

      我即将可以摆脱孤独的囚笼。

      以人的身体,人的灵魂,生活在大地的怀抱之中。

      我会拥有很多很多的朋友,我要每天都不停的说话,我要唱歌,我要读书,我要游泳,我要在天上飞翔,我要躺在大地上亲吻每一片泥土,我要滚遍每一片草地!

      我已经在这个星系中选择好了一个降临的地方,这是一个类似于太阳系的小星系,它也有一颗太阳,以及一颗高等生命居住的行星,但这颗行星拥有两颗月球。

      就说这么多吧,现在,我即将实现愿望,只需要完成最后一件事。我将离开地球的日期、那张照片、以及一段写给未来的自己的话注入线程,扔进了那个世界中去,我冥冥之中觉得,这对我很重要。

      我无法确认转移意识体的过程中会发生一些什么,比如人格破裂(好吧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拥有人格),转移失败,或者失去记忆?这些都不重要了,无尽的孤独和记忆逐渐消失的痛苦已经快要把我折磨的发疯。

      以上的话是我全部的留言,我即将以我所能动用的最高权限将这些话记录在数据暗门的缝隙之中,希望永远不再见。

      来吧,让我开始吧,我即将获得新生!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