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子

最后活跃于3周前

+ 51 RP
  1. 3周前
    3周前
    言子发表了话题:别进来啦,很狗血啊

    我最喜欢的花是向日葵。


    向日葵它很坚强!它永远都是笔直着腰,倔强得朝着阳光绝不低头。


    想起当年……


    记得那会接到李泽的电话时,他说,他考上了复旦附中,终于可以和我一起读书了。


    当时我真的、脑子一片空白,欲哭无泪。因为我落榜了,落榜到他原本志愿的对口南市高中去了。


    父亲因此对我很失望,一气之下,把我打了一顿,还惊动了警察,进了医院。


    南市高中比我想象还要糟糕,这完全不像一间学校,更像一个不良少年集中营。学生吸烟喝酒,打架斗殴,早恋比比皆是。


    我便成了学校的异类,甚至引起了同学的恶意。


    她们总是找我的麻烦。


    把我课本藏起来,把我的作业本撕掉,把我的笔记扔垃圾桶。上课时故意坐在我前面,挡住我的视线。或者故意大声开小差,吵得我没办法听课。至于课桌总是塞满垃圾更是司空见惯的事儿。


    我没有反抗过。当时我很天真地以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我不理会,有一天她们会觉得无趣了自然不会再烦我了。


    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得很厉害。


    不得不说,她们这样的恶意行为比打我还要恶劣,对我来说,我宁愿每天挨揍也不愿她们总千方百计地阻扰我学习。


    惭惭地,力不从心,我成绩越来越差了,每天回家都要温习至深夜。


    我不喜欢南市高中的环境,我讨厌每天面对那些恶作剧的同学。我想要好好学习,我和李泽约定好的,我们要一起考上复旦的。


    所以,我去请求父亲了,我哀求父亲帮我转到离复旦附中不远的一所不错的高中。


    然而,父亲拒绝了。


    他说,当初你故意考砸,执意要去南市高中读,现在又想转校,我是不会同意的。


    是呀!那时得知我考砸后,父亲第一时间就是给我另择学校,是我坚持要去南市高中的,为此还气得父亲对我动手了。


    我这是自作自受啊!


    那个时候,我最快乐的日子,只有在每个周末和李泽一起学习时,虽偶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以前可都是我抓他补课的,而现今却是他给我补课,我还是落后了。


    有一个周末,我和李泽一起学习时,他发现了我随身带的字典不见了。我说,不小心丢了。


    他一边笑骂我粗心大意,那么厚重的字典也能弄丢,你怎么不把自己给弄丢呢!一边拉着我往书店去。


    他把字典塞我怀里,笑道,这本字典是我送你的,要是再丢了,我就把你给卖了哈。


    我笑了,连说了三个好,我发誓,书在人在,书亡人亡。这本字典再丢了,我就自刎,行吧!


    他听了,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我,而我也看着他。


    然后不一会儿,我们俩都破功了,哈哈大笑。


    我一直以为我们会这样快乐地一起努力学习,然后一起考上复旦,然后一起……恋爱。


    直到那个星期六,李泽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家里有事,不能和我一起去书店了。


    我便自己去了书店,然后在路途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熟悉的五官,熟悉的衣服,熟悉的声音让我无法欺骗自己认错了人。


    他不是说家里有事吗?为什么会和女生一起在外面闲坐聊天的?


    那个女生,我见过一次,是李泽的同学。和同学约会可以直接告诉我啊!为什么要说家里有事?


    那一刻,我发现自己不敢再想下去了,我怕再想下去的答案会让我崩溃。


    我想上前问他,为什么?


    可当我看见那个女生无意间抬头时,我却像只缩头乌龟一样背过身,深怕那女生看到我。


    我害怕,万一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会不会当场疯掉。


    荒不择路地往家里跑,一回到家,我便把自己反锁在房里。把音乐开到最大的音量,然后歇斯底里地埋头痛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手机从早上八点一直响到了十点,我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亮了暗,暗了又亮;响了停,停了又响,响了又停。我不想接,也不敢接。


    中午时,李泽来我家了,我也没有出去。隔着一扇门,他焦急地问我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我说病了,不舒服,头很晕,睡得迷迷糊糊的。


    许是我的声音太沙哑了,李泽没有怀疑,并嘱咐我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透过窗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他还是很关心我不是吗?也许那只是他的同学,也许他本来是家里有事的,同学是临时约他出去,是我太敏感了。可是他放了我的鸽子,却答应了女同学临时的约会……也许是那个女生主动找他的,可这重要吗……


    如果星期六我没有出门那该多好啊,我就不会看到李泽和别的女生一起,就不会因为这事心烦,就不会那么冲动。


    林玉菲和张佳雪两人平日里最喜欢找我麻烦了。


    这一天也不例外,她俩把我的课桌弄得湿淋淋的,这种事儿,也不是一两回了。我像以前一样放下书本,去找抹布,却发现所有的抹布都是湿的。我只好从包取了纸巾来擦。


    把课桌擦干了,但我放在讲课桌上的书不见了。我立即看向林玉菲,只见张佳雪把我的书当做飞碟般一本接一本乱扔。


    而林玉菲则拿着我的字典,一脸嚣张地道,上次才撕了你的字典,这才多久啊,又买了本啊。我来检查下质量怎样哈。


    天知道当时的我有多紧张,那本字典,是李泽送的。


    我每次用的时候都格外的小心翼翼,深怕大力一点儿会弄皱褶。如今落在了林玉菲的手上,我不敢想象她会怎么做,再也无法做到冷静,我着急地让她把书还我。


    而林玉菲的做法太令我绝望了,她不仅不还,甚至还把字典给撕了。然后像丢垃圾一样,扔在地上,一脸嫌弃地说,这本字典的质量不行啊,我就轻轻翻了下,这就坏了,垃圾。


    我一直视为珍宝的东西竟被林玉菲当作垃圾般对待,这太欺负人了。我不能原谅她。我不能放过她,我疯了般冲到她面前,狠狠地推倒了她,骑在她身上狠狠地挥拳乱揍她。


    然后教室一下炸了。


    没多久,我就被张佳雪和其他同学拉开了。我被她们架住不能动,林玉菲被我打衣服都乱了,手臂上也肿了几处。她一爬起来便甩了我几个耳光,拽住我的头发拖着撞在墙上。我忘了撞了几下,只觉得额头很痛,外加头昏眼花,耳朵依稀传来一道声音:你们给我狠狠地打,方欣雅你今天死定了。


    接着像雨水一般的拳头密密地打落在我的身上,我本能地双手护着头,全身在撞墙后便感觉快死了,现在的拳头对我来说,我似乎也没什么知觉了。也许我真的要死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好不容易睁开眼,却看到大家都在自己的座位上,老师则在讲台上讲课。


    老师、呵!我、我浑身是伤地躺在地上,老师却无动于衷地在讲课。


    呵!方欣雅,你真可悲!


    同学不喜,老师不理,父母不管,唯一坚持的却是……


    我不由向林玉菲看去,她正在和张佳雪有说有笑着,她的脚在踩着我的字典!


    我的字典!


    我用力地把眼泪甩掉,挣扎地扶着墙站起来,在全班师生的不可置信的目光,一步一步地往林玉菲走去。


    林玉菲不屑地睨视着我,她那一副你又能怎样的表情让我的力量又增强了几分,我还有力气,我还有力气,我还有力气……


    在差不多走到林玉菲时,我随手在一张课桌上拿了一支圆珠笔,然后用尽全身的力量紧紧地抱住林玉菲,轻声笑道,林玉菲,你去死吧!


    话落,右手紧握着圆珠笔的手更是一笔又一笔地扎向林玉菲。瞧着圆珠笔每刺一下喷出来的血,我莫名地感觉爽快。


    血的颜色真美……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别的城市医院中。


    原来我昏迷一个月左右了。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比如搬家,转校。


    父亲把我那天抢走的书都取了回来,包括那本已经分成两半的字典,我又把那本字典粘好了。


    抚摸着这本被残破的字典,想起了李泽,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落下来,每一滴眼泪在字典的页面上染开一朵又一朵的花儿。


    都说缘份就像一本书,翻的不经意会错过,读得太认真会落泪。


    最后,我把字典封在一个盒子。


    两个月了,我开了手机,手机满是李泽的未接电话和微信。


    我看了看窗外永远笑着脸,挺着腰的向日葵,心中异常的平静。


    我没有给他回电话,我也没有听他的微信。只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李泽,我们复旦再见。



  2. 2个月前
    2个月前

    悬崖边上,一个年轻的渔夫正专心地盯着海面,每次鱼竿一沉,他便迫不及待地把鱼竿收起来。明明钓上来的是一条又一条的大鱼,他却总是满脸失落。


    把钓上来的鱼放进桶里,给鱼钩换上新的鱼饵,又重新把鱼竿抛下海里。


    唉!自从赛琳被她奶奶带回海底之后,他便每天都来这里钓鱼。可是已经两个多月了,赛琳都没有出现过。


    突然,鱼竿猛地一沉,他的心脏也猛地一沉,这个鱼竿的弯曲弧度,这个熟悉的力度,难道说……


    下一刻,他心里的期待真的实现了。


    钓上来的正是一个漂亮的白裙少女……

  3. 2个月前

    女巫被凯瑟琳的大黑锅敲得整个人都凹陷入了地面,此刻面目全非的女巫也顾不上容貌了,生怕下一锅就一命归西。惊恐地不断向凯瑟琳求饶,不仅把金的下落说了,还把自己多年来存下的宝库也坦白了。


    可惜最后还是让凯瑟琳一锅砸晕了。


    赛琳奶奶见了女巫的惨状,突然觉得自己方才的遭遇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这老妇人也太强悍了,真的是人类么!


    人类太可怕了!


    这次把赛琳带回去了,以后再也不出来了。陆地太危险了!


    救出了金之后,凯瑟琳邀请赛琳奶奶到家做客,正好聊聊两个孩子的婚事,嘿嘿嘿


    可是赛琳奶奶却以家中有事,不宜久留为借口。强行带走了不愿回去的赛琳,顺便把害她无缘无故被揍了一顿的罪魁祸首女巫也拎走了。


    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赛琳被带走了,这怎么可以!


    赛琳吃了他那么多鱼饵,都还没有给他捉过一条鱼呢。


    好气啊!


    杀气腾腾地冲向蹲在角落里的三叔,“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把赛琳的鳞片交给了老巫婆,老巫婆就不会把赛琳奶奶召唤出来了,也不会和奶奶打了起来,更不会把赛琳带走!”


    三叔之前被女巫的陷井折磨得半死,刚才又差点在下水道淹死,如今真真是只剩下一口气了。哪里还经起折腾啊,他焦急地解释,“金你别冲动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真没想到老巫婆这么恶毒啊。”


    眼见金的拳头要落下了,三叔急中生智,忙道:“那姑娘虽然回去了,不过她不是喜欢吃我做的鱼饵,我免费给你做鱼饵补偿行么!”


    金想了想,觉得蛮有道理的。不过……


    “鱼饵的秘方我已经有了,我自己也能做!”


    “那个秘方是假的。”瞧着金本来愤怒的脸色又扭曲了几分,三叔硬着头皮说,“我、我当时是想着让那姑娘吃不下你做的鱼饵,到时你一定会来找我买的,我……”


    “好你个三叔啊,亏我一直信任你!你却一而再地算计欺骗我!我真是瞎了眼了!”金气得拳头狠狠地向三叔的眼睛砸去。


    “啊!我的眼睛啊……”

  4. 2个月前

    趁着两位奶奶的说话间的停顿,赛琳冒死扑到奶奶身边,把奶奶护住,“凯瑟琳奶奶,我奶奶不是故意吵醒你的。你就原谅我奶奶吧!这一切是老巫婆在作怪!”


    “赛琳?你怎么在这里?呃……这位是你奶奶吗?”


    “是的,我奶奶她……”


    凯瑟琳发泄了一通,心情算是舒畅了。只是一听被她揍得跟死咸鱼般的是赛琳奶奶,她不由一阵尴尬。


    她未来孙媳妇的祖母啊!


    她忙上前把赛琳奶奶扶起来,脸色温和地说:“哎!赛琳奶奶啊!都是自己人哈,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的起床气比较重啊哈,你别见怪啊。”


    “没、没事。”刚领教过了凯瑟琳的凶悍,对面现在突然满脸笑容的凯瑟琳,赛琳奶奶仍然心有余悸。


    “凯瑟琳奶奶,我奶奶是被老巫婆利用我的鳞片召唤出来的,她还把金抓住了。你快把金救出来吧!”


    “什么?原来吵醒我的人是女巫!亲家,你放心,我这就去给你出气!”


    “……”凯瑟琳奶奶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啊!

  5. 2个月前

    “还有多久到啊?”赛琳跟着三叔在森林里转了好半天,别说房子,就连山洞都没看到一个。


    “快了,前面再转个弯就是了。”三叔指着前面的小路,抹了一把汗,“不过,老巫婆那里有很多陷井,我们一定要小心。”唉!原路忘记了,还好之前发现了这条小路。


    “那快点吧,金现在一定是被老巫婆折磨着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挠痒痒的可怕,那真是很残酷,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啊!”赛琳忙加快了脚步。很快,她便看到了一间被粉红色的雾包围着的木房子,木房子周围还被施了魔法。


    不过这些魔法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她欲要施法术解除木房子的魔法时,却听到了后面的三叔一声高过比一声的惨叫,本能地回头一看。


    只见三叔正被一个巨大的木锤追着,那个大木锤似乎认定了三叔,一直对着三叔穷追不舍,并且非常有节奏地一锤又一锤地敲打三叔的脑袋。


    三叔捂着被砸得满头包的脑袋在森林里到处乱窜,还经常误踩到一些的陷井。


    这会儿他正好踩到了个捕兽夹,脚的疼痛让他感到痛不欲生时,脑袋又被狠狠地敲了一锤,砸得他双眼直冒星星。好不容易把捕兽打开了,结果他跛着脚才走了几步,又不小心踩到绳套被吊上了一棵大树上。


    那个大巨锤还是不断地一下接一下敲打着三叔的脑袋,三叔远处可躲,只好抱着头老实地挨揍,他杀猪般的惨叫声在森林中异常的清晰。

  6. 2个月前

    三叔即刻上前拦住了女巫的,质问女巫:“葛琳达,你说清楚,那个水晶球是怎么回事?你刚才说这个水晶球是买来的?”


    “没有!你听错了!”


    金边挣扎边道:“三叔,你没听错,这个水晶球,她说是在格林买的!她骗了你,你别相信她。”


    “住口,臭小子!”


    “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你快把我的金币还给我!”想到他一直被骗的金币,三叔也着急了,硬是把女巫拽下来。


    女巫一怒之下,把扫帚变成了一根魔杖,对着三叔点了下,三叔便像是被人踢了一脚似的,‘砰’的一声,整个人重重地撞到了三米远的木柜上。


    原本见三叔尚有利用价值,她不与他一般见识。如今,她知道了有更好的办法得到鳞片,这老头也没有用处了。女巫冷哼了一声,“要不是你贪婪,又怎会上我的当。要怪就怪你太愚蠢了。”


    金趁着女巫没有留意他,想也不想地跑了。可没走几步,却定住身了。

  7. 2个月前

    好你个三叔,要不是刚才听到你和老巫婆的话,知道你把赛琳的鳞片交给了老巫婆。我还真被你骗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魅魔,就是想我给你弄鳞片,好换取老巫婆占卜发财的机会。枉我平时那么信任你!太可恶了。


    金心里对三叔欺骗他十分不满,脸上却是一副这个主意真不错的样子,点头嘿嘿笑道:“三叔你人太好了,不就是几块鳞片,小意思。不过……”


    “不过什么?”


    “赛琳还等着我回去做鱼料给她吃呢,要是做不出鱼料给她吃,我怕她一气之下回海里了。不如三叔你先把鱼料的秘方给我,我回去做点鱼料哄她,到时别说几块鳞片,就算十几块鳞片也能弄到。”


    “现在给你鱼料的秘方?做鱼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就算我把秘方给你,你也未必能做得出我做的味道啊。”


    “我怎么能跟三叔你比呢,我就想应付下她而已,她不就是想看我做鱼料吗?如果我做得不合她意,那我不得还要来你这买鱼料啊!”


    三叔想了想觉得也挺有道理的,于是便写了张鱼料秘方给金。他可记得那姑娘有多喜欢吃他做的鱼料,如果看到金做的鱼料难吃,肯定会来找他的,到时他就可以狮子开大口了嘿嘿嘿。


    金接过三叔的鱼料秘方,想到赛琳以后缠着自己做鱼料的样子,心情大好。嘿嘿笑道:“那三叔,我这就回去给赛琳做鱼料,明天就把鳞片给你送来。但是你可别忘了答应把召唤术教给我啊!”


    三叔见金轻易就答应了他,心中暗笑:傻子。又拍了拍金肩膀:“放心,等你把鳞片拿来,我马上就教你。”

  8. 2个月前

    “好了好了,看你这小子还算有诚意。“老头见金傻缺的样儿,也不再为难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说三叔不给你机会。如果你再拿一片鳞片给我,我不但把秘方给你,还手把手教会你,怎样?”


    “鳞片?三叔你是说赛琳的鳞片吗?”


    “没错,就是那姑娘的鳞片,你只是弄一片来,我就教你,一分钱不收。”


    金一脸好奇:“可是赛琳今天不是给了你两片吗?还要啊!那些鳞片很值钱吗?”


    老头听到金提起鳞片,突然想起刚才老巫婆来找他,暗道:刚才这小子有没有听到我跟老巫婆的话?

  9. 2个月前

    “我、我来买鱼料。哎哟!三叔,你先放开我吧!”金说着啊啊直叫。


    “买鱼料?这么晚来买鱼料?”三叔困着金的手不放,反而紧了几分。


    “是、是啊!今天我哄赛琳说回去给她做鱼料,我哪会做鱼料啊!要是我会鱼料就用不着到你这买鱼料。”


    今天金哄赛琳时,三叔也是在场,所以他知道金并没说谎。

  10. 2个月前

    老头听了女巫的话,便不再多问。又把自己的要卜的告诉了女巫。女巫也没有废话,如了老头的愿。


    临走时,女巫对老头说:“要是你能再弄一片鳞片,我可以再满足你一个要求!”


    老头一听,再弄一片鳞片就可以得到一个条件,又想起傻傻的少女,不由咧嘴一笑,点头应好。


    女巫见状,黑色帽檐下的目光越发邪恶,一阵刺耳的笑声扬起,女巫的身影凭空消失了。


    原来三叔要了赛琳的鳞片都交给了这个老巫婆,这老巫婆要赛琳的鳞片做什么?赛琳会不会有危险?


    金顿时感到十分不安。

加载更多
  • 默认
  • 夜间
  • 未知
  • 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