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不灵

最后活跃于上周

+ 96 RP
  1. 2周前
    2周前
    鸽不灵发表了话题:【不杯】糖尿风波

    早上,刚来到办公室,我就忍不住打了一杯温水,咕咚咕咚地灌到肚子里。但即便如此,我干裂的嘴唇仍然在向我诉说着饥渴。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这几天,我的饮水量都非常惊人,以至于我们办公室一天要消耗掉两桶桶装水。要知道在平时,一桶水我们能喝两天。


    可能只是因为天气太干燥,而且也有点上火的缘故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可坐在办公室最前面的芬姐却突然对我说了一句:“我爸当初刚查出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老是找水喝。”


    芬姐的爸爸多年前突然患上了糖尿病,几个星期前刚刚离开人世。为此,她还请了好一段时间的假,上周才刚回来上班。


    “你天天喝这么多水,减肥吗?”小彩突然从后面窜出来,吓了我一跳。


    不过,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任何与减肥有关的事情,我喝水也只是因为我渴了而已。


    “真让人羡慕呢……就算不控制饮食都能这么瘦,我也想跟你一样啊!省得天天被某人说我该减肥了……”


    芬姐瞥了她一眼,没说她什么,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贴到我耳边说:“你最好抽个时间去查一查。”


    虽然她对糖尿病的症状非常熟悉,可我除了容易口渴以外并没有别的症状,我觉得她应该只是太敏感了而已。我也没多想,和往常一样回到工位上开始我的工作。


    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在厕所外的洗手池又遇到了芬姐。


    “你今天上午已经第五次了,小心点。”说完,她就一溜烟地回到了办公室。


    我知道她说的“第五次”是说我一个上午已经上了五趟厕所。喝水喝多了,多上几次厕所也很正常不是吗?可我依旧干渴的喉咙让我觉得有些不按,两只脚鬼使神差地把我带回了厕所里。


    在我刚刚用过的小便池上,一队长长的蚂蚁大队正趴在上面,这里对它们而言与百慕大三角一样危险,可它们却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手舞足蹈。


    这一刻,我真的慌了:蚂蚁嗜甜,难道我真的尿糖太高了?


    一瞬间,好几篇说明现代年轻人身体有多糟糕的文章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下我不敢怠慢了,中午一下班,我顾不得吃饭,径直往最近的医院冲了过去。


    在护士中午休息之前,我苦苦哀求她们马上给我做一套检查。最终,她们还是禁不住我的苦求,给我把尿检、血检全都做了一套。


    “三天后过来拿结果。”撂下这句话,小护士马上就不见了人影。


    我走出医院,随便找了间快餐店解决午餐。在电视上,我看到了一个卖血糖检测仪的广告。如果是在平时,我一定会对此视而不见。可现在,那个需要三天才能拿到的检测报告反而更加让我感到不安心。不过一想到就算网上购物,那也可能要好几天才能把东西拿到手。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去附近的药店看看。


    很幸运,药店里不仅有血糖检测仪卖,而且还可以免费试用。我毫不犹豫地就让店员帮我试用一次。说来这东西也神奇得很,居然不用扎针就能检测血糖。


    过了一会儿,检测仪的屏幕上便跳出了一个数字。


    “怎么样?这算正常吗?”


    店员微笑着说:“先生,你这个血糖水平比正常人高了一点……”


    我追问道:“一点?那是多少?算是糖尿病吗?”


    “按理说还不算,不过有演变成糖尿病的可能,最好注意一下哦!”


    听到这话,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又给我介绍糖尿病的应对方法和血糖仪的好处,可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去听她的解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种状态下回到公司去的,只记得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芬姐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手里提着的袋子。


    “果然你……”她知道我现在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这个现实,也就没继续说下去。“如果你需要菜谱的话,我可以给你发一份。”


    我拒绝了她的好意,径直回到了工位上。在我的桌子上不知道有谁放了一盒红色的喜糖,我的胃里突然就有一股恶心感涌了上来。幸好我忍住了,没吐出来。那盒喜糖,我已经不想再见到它了,直接就给扔进了垃圾桶里。


    虽然我还不算是糖尿病,可血糖过高也不是什么好征兆。总之从现在开始,糖果和水果都得戒了。只要控制好饮食,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没有了糖分支持的下午,我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领导派下来一个制作PPT的任务,我做了好几次都没通过。


    看到最后,领导都看得不耐烦了,直接跟我说:“等小彩回来了,你向她请教一下怎么做吧!”


    我倒也乐得清闲,索性开始光明正大地摸鱼。见鬼的是,就连网页上的广告推荐也不知道为什么也突然全换成了糖尿病有关的东西。我差点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监视着我的行动和思想。


    这时,芬姐突然给我传过来一个文档。我接收之后打开一看,是糖尿病人专用的食谱。虽然我说了不需要,可她还是给我发了过来,也许她是在担心我太爱面子,开不了口。


    【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微笑】


    看着她的留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决定还是去上个厕所,顺便洗把脸冷静一下。


    在冷水的刺激下,我的神志总算是稍微恢复了一些清醒,可我仍然不太相信我真的有糖尿病的症状。不死心的我,又一次回到了厕所里。可这一次竟也和上午一样,明明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的男厕所里,又冒出来一堆蚂蚁。


    看着这群小小的蚂蚁们,我不禁心生绝望。我拧开清洁厕所用的水龙头,把水管对准这些蚂蚁,毫不留情地将它们冲进下水道,只有这样才能稍微打消我的不安情绪。


    回到工位上,我把血糖仪拿了出来,马上自己动手测一次血糖。几分钟后,测出来的结果竟然比中午在药店里还要高!


    我差点就晕了过去。


    刚好这一幕还被芬姐撞见了,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凑了上来,悄咪咪地说:“我家里有一种效果很好的药,一直没舍得扔。明天我拿来给你吧。”


    我本能上是想拒绝的,可转念一想,这药说不定还挺贵的。以后我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在这上面,能省一点就是一点。


    见我点头,她终于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别怕,只要坚持吃药,别像我爸那样抽烟喝酒,不会有事的。”


    接下来的两天,我试着按照芬姐给我的菜谱进食,同时也吃着她拿给我的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至少我喝水的量基本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按照之前说好的,我去医院取回了我的检测报告。奇怪的事发生了,检测结果一切正常。我回去又测了一次血糖,血糖仪显示的数值却仍然是偏高的。


    难道这血糖仪有问题?我心想。


    我开始去网上搜索这个血糖仪的牌子,竟然搜出来成吨的帖子。这些帖子里面无一例外地都在控诉这个产品是如何如何地没良心,甚至用随机产生的数字来冒充血糖数值欺骗消费者。


    我抱着怀疑的心态连续测了几次,果然数值的变化非常明显。明明是在十五分钟内检测的,数值却忽高忽低,时而正常时而严重超标。


    我突然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我居然被这么简单的把戏骗了!还疑神疑鬼地以为自己患上了糖尿病!


    我一把扔掉糖尿病菜谱,决定出去好好搓一顿来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和智商。这一顿饭,我吃出了满汉全席的感觉,果然还是身体倍棒才会吃嘛嘛香。


    第二天,我照常来到公司上班。可能是昨晚吃了好几颗大蒜的缘故,我的喉咙又开始干渴了。我咕咚咕咚地灌着水,借此让喉咙稍微好受点。


    芬姐看到我这副模样,又想凑上来说什么。我不想搭理她,生怕再跟她多说几句之后,我又会怀疑自己有糖尿病。


    我来到厕所里,放肆地释放着膀胱里的液体,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舒畅的事情了。但我在洗手的时候,却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又折回了厕所里,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那些蚂蚁,它们又出现了!


    我这次真的晕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看到小彩坐在床边,我立马抓着她问:“我真的得了糖尿病?”


    “没有。”


    “可我在厕所里看到我尿尿过的地方有蚂蚁,每次都有!”


    “那些不是一般的蚂蚁,是我们公司培育出来清洁厕所用的新品种蚂蚁,你忘了?”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那天领导给我布置的任务就是介绍这种蚂蚁的作用。


    “那你是不是也忘了,明天要和我结婚啊?”


    看着小彩可爱又认真的脸庞,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2. 4周前
    4周前

    看着熟悉的奶奶,赛琳一下子竟不知所措。


    “为什么你会被召唤出来啊啊!”


    “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为什么你的鳞片会在她手上?”赛琳的奶奶一把拎起那个昏倒在自己头发上的女巫,当虱子一样扔了出去。“你不是出去散步吗?怎么散到人类的领地来了?这些人类还真是不知好歹呢,和几百年前一样……就这点生命力还敢召唤我出来?算了,不管这些了。赛琳,跟我回家吧。”


    “不,我现在还……”


    “没听到我说的吗?我让你跟我回去!”


    正说着,突然有一个影子从天而降。


    “吵什么吵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啊!”


    “凯瑟琳奶奶!”赛琳喜出望外地喊道。


    “闭嘴!不然杀了你!”


    “喂,这家伙是谁啊?”


    “哦?竟然敢问我是谁?你知道你们干了什么事吗?你们在我起床的前一秒钟,把我吵醒了!我宝贵的睡眠时间整整少了一秒钟,你知道有吗!”


    “不过是一秒钟而已,你赖床一秒不就好了……”


    突然,凯瑟琳像是发现了猎物一样。


    “是你搞出这么大动静来的?”


    “姑且算是……”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黑色的锅底出现在赛琳奶奶的面前。


    噔!砸到脸了。


    “你,你竟敢……”一想到自己漂亮的脸被砸花了,赛琳的奶奶就生气得不行。


    可凯瑟琳看起来比她更加生气,拿起锅对着那只老人鱼就是一顿猛敲。


    在好几次使用法术都被敲断之后,赛琳的奶奶终于老实地跪了下来。


    “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

  3. 4周前

    啪嗒!啪嗒!


    赛琳落到了地上,她的双脚也变回了鱼尾的模样。她抖抖身子,甩掉那些粘在她身上的小鱼,生气地冲着葛琳达怒吼:“你这个大坏蛋!我的干粮都被鱼吃光了你知道吗!那可是……那可是金好不容易才给我弄到的!”


    葛琳达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可能!你怎么还能从那个地方出来的!那下面可是无尽的深渊!”


    “什么无尽深渊?你那不就是个通向大海的下水道吗?你怎么会想到用大海来困住一只人鱼的?我差点被淹死了你知道吗!”三叔刚醒过来,就忍不住对葛琳达一通抱怨。


    “嘁,既然这招不管用,那我就只能使用我的终极秘密武器了!”


    葛琳达忍痛把口袋里仅剩的两枚鳞片拿了出来,用魔杖把它们敲成了粉末,在空气中画出一个诡异的魔法阵。紧接着,她便开始用无法听懂的语言开始吟唱咒文,蓝紫色的烟雾不断从法阵中流出,很快便充斥着整个空间。


    “出现吧,我最强的仆人,最强的海魔物!!!”


    整栋房屋都开始震动,不,是大地在颤动!地板上的裂痕由细变粗,不一会儿就开始四分五裂。比先前那股喷出的水柱更为汹涌水流不断涌出,把这里全淹没了。


    “是谁在召唤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待海水退去,赛琳望着这个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魔物,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


    “奶奶,怎么是你?!”

  4. 4周前

    “咳咳咳咳!”可能是刚刚笑得太用力,女巫葛琳达喘不上气了,咳个不停。她赶紧掏出一块亮闪闪的鳞片,就着一坨黑乎乎的药丸子吞了下去。刚吞下去,她那张皱巴巴的脸突然变得紧致嫩滑,仿佛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一般靓丽。可没过一会儿,她就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五分钟可真是没办法令人满足啊……不过,接下来只要等她没力气再抓起来,就可以随便刮她的鳞了!有那么多的人鱼鳞片,我就算一辈子保持青春都可以啊,啊哈哈哈哈!“


    这时,那个落穴里头似乎传来了什么动静。葛琳达把脑袋凑过去,只听到洞穴底下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有点像是水里冒泡的声音,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便安静了下来。


    “什么也没有嘛,果然年纪大了容易出现幻听啊……不过只要有足够的鳞片,我就能做出能让我永远保持十八岁的秘药。到那时候,就不用天天用这么一副老骨头四处走动了。嗯?又有动静了?”


    不管了,肯定又是幻听了吧?她正这么想着,一股强大的水流突然从洞穴喷射而出,直接把楼顶戳了个大洞出来。

  5. 4周前

    三叔早已经口吐白沫了,完全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幸好,她在四周一番寻找之后,发现了一块带有箭头的指示牌。跟着箭头的指示走去,很快就出现了下一个箭头。


    她跟着一个又一个的箭头往前走,直到第三十六个箭头,它指向的地方不再是路,而是地面上的一块大石砖。在箭头的旁边,还有一块木牌,上面写着:金在此地。


    “金在这里?”


    赛琳刚伸出脚去,那块石砖突然陷了下去,露出一个不知多深的落穴。


    “只要跳下去就可以了吧?”


    她毫不犹豫地就带着三叔跳了下去。紧接着,外头就传来了一阵瘆人的哈哈大笑声。


    “哈哈哈哈!这个蠢丫头,还真的跳进去了啊!我本来也就想吓唬吓唬她,没想到她真的跳进去了啊哈哈哈哈!“

  6. 4周前

    砰!


    一瞬之间,木房子的门就被炸成了木片。


    “我就说嘛,还是拳头好使……”


    拖着三叔半死不活的身体,赛琳走进了这件阴森的小木屋。虽说外面看着“小”,可当走进来之后,却一点儿也没有小的感觉。那间小木屋只不过是一个入口而已,往里走就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白石城堡。


    “我说,那个老巫婆真的住在这里吗?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人类皇后或者公主的住所啊……”


    虽然赛琳从小就住在海底的宫殿,并没有亲眼见过所谓的人类公主或者皇后的城堡。但是,她也从祖母的口中听说过无数次了。当然,这些地方她一点儿也不稀罕,都比不上海底宫殿舒服,也没有漂亮的海葵和珊瑚。

  7. 5周前
    5周前

    三更半夜,三叔把金家的木门敲得砰砰响。


    “喂!凯瑟琳!你在家吗?快醒醒!你孙子让人给抓走了!”


    没有人来开门,反倒是旁边的水缸里冒出了声音。


    “干什么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赛琳收起了尾巴,从水缸里爬了出来。“原来是你啊……你来干什么?”


    三叔焦急地说:“小姑娘,金让老巫婆给抓走了!你快把凯瑟琳叫起来,只有她才能收拾那个坏蛋老巫婆!”


    “凯瑟琳奶奶睡着了之后,没有人能叫的醒她。不过,你说金让巫婆给抓走了是怎么回事?”


    三叔只好如此这般把刚才的事情跟赛琳交代了一遍。当然,他也把自己想要鱼鳞的细节给略去了。


    “居然用挠痒痒这么邪恶的手段!这简直不可原谅!这个老巫婆太邪恶了,我必须得去把金救回来!你知道她住哪里吗?”


    三叔点了点头:“她就住在小镇外的森林深处,我曾经去过一次,我认得路。”


    “快,现在就带我过去!”

  8. 5周前

    “小伙子,你可别乱跑啊。要是你再这样不乖乖听话,我可就要动粗了哟~”


    “你以为我会屈服吗!”金理直气壮地挺起了胸膛。


    “那可由不得你!”女巫挥动魔杖,在空中画出一个蓝紫色的法阵。一阵烟雾过后,几根硕大的白羽毛出现在了空中。“既然不肯听话,那可就别怪我无情了……”


    在她的指挥之下,羽毛纷纷袭向金的腋下、腰腹还有脚底。


    “哈……这是什么啊哈……别这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几分钟过后,金便笑到躺在了地板上,口吐白沫,再也动弹不得。


    “总算是老实了。”


    女巫费了这么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把金结结实实地绑在扫帚尾巴上。抬脚坐到扫帚上,轻轻蹬两下,扫帚便载着俩人消失在夜空之中。


    确认女巫已经离开,三叔这才从装睡中醒过来。


    “可恶啊——!我居然被这个老巫婆骗了这么久!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得报仇!金的奶奶最疼爱她孙子了,要是让她知道孙子被女巫抓走了,她一定会生气地把那个老巫婆的家都拆了!”


    于是,三叔马上就往金的家里跑去。

  9. 5周前

    “我这不是为了咱们嘛……”


    “呸!要是把他弄死了,你也得玩完!”


    “怕什么嘛!只要能弄到鳞片不就好了……”三叔小声嘟哝着。


    女巫却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嘁,今天我没空陪你在这贫,改天再来找你算账!“


    说完,她手中的魔杖就变成了一柄扫帚。”走了,小伙子!“金被绑到了扫帚尾巴上。


    “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我家。”


    “不,我不去!我要回我家!”


    一边喊着,金一边拼命挣扎起来,扭得女巫完全没办法起飞。


    突然,咣一声,一个水晶球从女巫的口袋里落到了地面上,摔了个粉碎。


    金心想:不好!这下她肯定要生气了!赶紧道歉吧!


    “对,对不起啊……”


    “一个水晶球而已,多大点事,和平时一样去村外格林那里再买一个就是了。”


    说到这里,女巫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赶紧闭上了嘴。


    “葛琳达,你不是说你的水晶球是龙的眼泪形成的吗?”三叔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才是被骗的那个。


    女巫之前声称,自己有一个用龙之泪做成的水晶球,它拥有非常神奇的魔力,可以预知到一些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为了这个“预知未来”的能力,三叔不知道给女巫送去了多少个金币。


    可现在她竟然说,水晶球是在格林的杂货店里买来的?!

  10. 5周前

    金刚回头想往家里跑,却被一道黑雾挡住了去路。


    “这,这是什么啊?”他试着伸手过去,马上就有一阵刺骨的冰冷传来,吓得他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一个乌鸦般的沙哑声音从背后传来:“要是你信他的话,估计明天开始你就得一直待在这玩意儿里头了。”


    看着这个身着黑袍手持魔杖的老太婆,三叔的头都大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你还敢说?!也不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就你那些三脚猫还不如的召唤术,还敢教给这个青年去用?用了人鱼鳞片做媒介,怕不是他能被恶魔吃得渣都不剩!”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