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牛奶路

最后活跃于上周

+ 12 RP
  1. 4周前
    4周前

    《嫉妒》

    升火——

    他们高叫

    云端传来玻璃的语言

    于是一切透明

    一切闪光

    由生铁铸而不再坚强

    于是思想成为符号

    于是眼睛代替天空

    红水晶 绿水晶

    胸腔里狂舞着

    梵高的向日葵

  2. 6周前
    6周前
    迢迢牛奶路发表了话题:民科心理学——从文字回到文字

    人一切外在的行为与思想,都是一个个内在精神整体的投影,正如作者笔下的小说人物那样。其实在很多时候,人物“原型”不是章闰水对于闰土的原型,而是作者精神的某一部分投影。正如当我写作,我把自己对科学的追求投影到了主角身上,尽管我现实理科不怎么好,也根本没有从事科学的打算。这并不影响笔下的主角们做那些作者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当一个人面对不同人,他的行为与思想也会发生改变,至少是微调。譬如在经典的讽刺文学《变色龙》中,奥楚蔑洛夫的态度变化。奥楚蔑洛夫有一个自己的思维整体,当他面对其他人,就把一部分思维投影到行动和语言上。


    我有一些很逗的朋友,也有一位稍显的严肃的朋友。当我面对前者,我会把与他们精神相似的一部分投影出来,于是我心中就滋生出低级趣味,滋生出说说笑笑,滋生出许多烂俗的梗。然而当我面对后者,我的精神投影便于后者相似,我心中就滋生出更高贵更高级趣味的事物。


    可以说,前者的精神投影是观看《挪威的森林》而只注重其情色描写,后者的精神投影是观看《挪威的森林》而侧重于更深层次的内容。


    掌握精神投影的技巧,就掌握了交友的秘诀。在许多情况下,精神投影是不自觉的行动,但对于很多人而言却缺少这种天赋。于是就需要练习。也许,作者对小说角色进行精神投影可以增强这种能力。或许反之亦然。


    这些废话可以在其他更权威的书上看到,比我更准确和系统,但我不得不讲述。

  3. 6周前
    SELORA更改迢迢牛奶路的用户组到专栏作者
  4. 2个月前
    2个月前
    迢迢牛奶路发表了话题:崇祯观镜

    惊闻贼兵起,

    往事凤阳城。

    对镜摹自貌,

    非复以前人。

  5. 2个月前
    迢迢牛奶路加入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