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群嘲的前川

最后活跃于3周前

+ 34 RP
  1. 3周前
    3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对话于之前

    不客气,应该的。

  2. 3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对话于之前

    @谁是我 因为我的语文老师都很严厉

    那抱歉了,给您推荐范文习作大全。

  3. 3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对话于之前

    @谁是我 所以你为什么不换行呢?

    所以有什么必要要换行呢?

  4. 3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发表了话题:之前

    之前


    起初莱蒙托夫是个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当然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多的是,从欣赏的角度来看,评判作家的好坏是个很难说的问题,因为大概什么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所以全凭喜不喜欢来说,那么问题来了,从自己能力范围内获取外界的信息,要读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把以前人们评出来好坏是非的东西直接拿来用,因为已经有一个主观印象,所以我们读完之后会不自知的“自解疑惑”简单来说,是为了让自己的观点不至于太违背大众意愿,自己填补自己的疑惑。举个例子,比如我发现某个玩意儿真是晦涩难懂,一般没有主见的人可能会直接放弃,告诉自己我水平还没达到,我理解力不行,以后还是不要看了。真相一是,我的确看不懂。真相二是,作者在瞎瘠薄写。先不说作者是不是在瞎瘠薄写,仗着自己一番热血感情泛滥话都说不直的作者多得是,那是感情重要还是技巧重要呢,会不会看到他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就以技巧否定他,觉得颇有名气的大作者烂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直觉,在学术上的观点是,只要是以小说形式写出来的文字,都可以称为艺术品,所谓艺术品的烂,只是它的表达技巧不够,所有艺术品的烂,都能归结于表达技巧不足,那么我们再回到刚才的问题上,艺术品的下限是由表达技巧决定的,这点毋庸置疑,上限呢?即“伟大与否”,我比较认同的观点是,达到伟大高度的艺术家必然有“人类关怀”的情节,但是毕竟伟大这个定义太过模糊,我们说的时候还是要划清界限,卡夫卡我认为是伟大的,那么这个伟大是定义在文学技巧上的伟大还是定义在艺术情怀上的伟大,我就有些搞不清了。卡夫卡写东西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人类,答案当然是为了自己,甚至于说写出来的很多东西在卡夫卡看来,完全就是给自己看的,从来没想过要发表,要评价,作为表现主义代表人,现代派的开创者,这样的初衷实在纯粹过头了。卡夫卡纯粹的作品一度让我昏昏欲睡,一度又让我难以自拔,于是我给出了自己非常主观的意见,正如某位译者所说的:请你们不要再解读卡夫卡了,让他在那里呆着好了,一个落魄又自卑的卡夫卡。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自己之前对于某部作品或者某个作家的评判方式实在太过幼稚,让人想笑。豁然开朗以后,我大概明白自己要如何看待莱蒙托夫了。

  5. 4周前
    4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发表了话题:写什么同人好呢

    如题。

  6. 6周前
    6周前

    @诺贝利拉 龙与虎?是小说吗?

    原作是轻小说,改编成了动画。

  7. 6周前

    几年后的某天,再一次重新抱着怀恋的心情打开龙与虎,为了解放心情而把后两集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竟然还是没把这部动画完全看懂,或者说,我对作者的对现实的考虑还是不完全明白,对于龙与虎的结局,很多人都不解最后大河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回到最不愿意去的母亲家,龙儿为什么没去追她,原本飘洒着青春气味让人欢欣的纯爱大圆满结局还是没有出现,一切都又冷漠的回到了最初的轨迹上,直到大河最后与龙儿的再次相见——我好像略微体会到了其中的意义,为什么要直面讨厌的东西,甚至可以与刚到热恋时期的恋人暂时分离,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稍稍感到“变成熟”了一点的我反复将大河的信看了几遍,终于明白了作者的想告诉我们的东西。


    龙儿生在单亲家庭,母亲高须泰子在附近的居酒屋做陪酒女。泰子高中时与龙儿的父亲——一个小混混恋爱,辍学私奔,高一16岁时便怀上了龙儿,得知泰子怀孕后那个不知名姓的小混混弃她而去,当时的泰子只有一点从家里偷来的钱,她孤身一人生下了龙儿,四处打工,买下了一间几十平的小房子,靠自己把龙儿养大成人。


    泰子因为私奔逃走,与父母十几年毫无联系,不知让人该哭该笑的是,再次与父母相见的契机竟然又是私奔的龙儿与大河,龙儿的外祖母——泰子的母亲相隔十几年的再见面时,第一句话说的是“好好的抚养长大了呢”,泰子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是啊,好好的养大成人了呢。”


    这大概就是促使大河转变的契机,“到底什么样才能算做家人呢?”晚饭后,大河看到泰子与龙儿并肩站在外面,龙儿直到这时才知道一面未见的父亲原来并非是母亲口中的“因为意外死去了”,而是与别的女人跑了,音讯全无。当时所有人都在劝泰子打掉孩子,继续把书读下去,但泰子执意要把龙儿生下来,说着,泰子的眼睛里又有泪水在打转。龙儿听了之后没说其他什么,用手比了比母亲的身高,才到自己的胸口,龙儿笑着揉了揉母亲的头,说“看,现在不是比你高这么多嘛。”大河偷偷跑回卧室,她开始思考起了自己一直在逃避的问题,就在这天晚上,包括与龙儿接吻,都可以视作一种坚定而温柔的“告别”,有些像美里对真嗣的“大人的吻”,但也不全是。


    大河的父亲是商界骄子,小时候的大河生活在一片温馨的氛围中,圣诞节时常会期盼圣诞老人,即使现在也是,她心里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是父亲假扮的,但也知道那时的圣诞老人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孤独的期盼着。自从父母离异后,大河的父亲就性情大变,几乎把身心全放在所谓的工作和各种女人身上,以至于大河发出抗议,要求一个人生活时,他竟然就真的给了大河一串钥匙和银行卡,定期打过钱去。从此大河开始一个人生活,此时的大河被亲情欺骗多次,缺少关怀的生活和种种少女时期的叛逆感情相混杂,使大河的性格变得古怪起来,受到过伤害的她选择用带刺的毛皮把自己包裹起来,用怀以恶意的眼神和愤怒的咆哮与攻击拒人以千里之外。她只有栉枝实乃梨一个朋友,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实乃梨,大河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这时没有家庭这个概念的大河遇到了龙儿,从相遇到相恋,可能最令大河迷恋的就是“家人的感觉”,我们都以为龙与虎这部动画讲的是爱情,其实不然,我认为竹宫老师想讲的是家人。


    大河、龙儿还有泰子,泰子的宠物鹦鹉,一家人离开了龙儿的外祖父母家,赶回那间几十平还没有阳光的小房子,在家门口,龙儿幸福的构想着未来,“今天吃猪排饭哦!” “嗯。”大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回家换一下衣服。”这个家指的是大河那间毫无生气的大公寓,龙儿或多或少地感到些意外,“我跟你一起去?”“不,我一个人去。”大河坚定地回答。回到自己那间公寓后,大河听着自己母亲的录音,笑了起来“这不是小孩子吗”,没错,大河终于走出了成长中最艰难的一段困境,同样的一句话龙儿也说过,在私奔吵架后第一次回家,龙儿发现母亲泰子已经收拾东西跑路了的时候,“真是个小孩子。”因为大人是不会逃避那些让自己悲伤失望的事情的,因为成熟就是能用更好的姿态来面对所有事,因为大人会尝试理解家人,负起责任,不会轻易地就发泄出感情,让家人难受。这样想着的大河留下了一封信,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自己无比向往的“家人”,因为“我想拥有被爱的资格,我要用更好的自己去爱龙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大河明白,自己从始至终所做的事情都只不过是在逃避,无论是一开始被北村告白,还是之后向北村告白、拒绝龙儿、把龙儿推向实乃梨、私奔、一起回家吃饭.......这些都只不过是逃避而已,只不过是自己不想直面现实而已,大河不想拥有那种毫无条件的爱,她也想爱别人,但她现在还没有能力爱别人。所以大河选择面对不想面对的母亲,不想面对的家庭,她要努力读书,不去重蹈泰子的覆辙,她要把梦想放在心里,把这当成动力,等到高中毕业时,等到自己与龙儿都有承担责任的能力时,用自己能背负起责任、考验还有爱的身体去拥抱他,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家人吧。


    一边抽着纸巾一边忘了时间似的打着字,现在也算了了我一个关于诉说龙与虎的愿望吧,不过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到,下次再更新。

  8. 6周前
    SELORA更改会群嘲的前川的用户组到专栏作者
  9. 7周前
    7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对话于推荐加鸽语

    @该问 那么,在哪里可以看到呢?

    哔哩哔哩!

  10. 7周前
    会群嘲的前川发表了话题:推荐加鸽语

    小魔女学园超好看!


    好懒,漫评正在写,咕咕。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