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世纪末:一刻三停(未完待续)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8周前

    0


    飞船上的神野羽。


    刚刚登上新大陆的歌手原天。


    以刺杀为业的鬼舞姬。


    1


    以紫色作为代表色,闪烁跃动着心形电光的机车伴随着尖利的摩擦声骤停在半废弃的民居门口。


    只剩一截的烟蒂冒着若有若无的白气,承受着远超身躯重量的残忍碾压。施暴者是为提升女性性感度而诞生的黑色方头高跟鞋最反人类的那一部分。


    听声音有人从房子内部打开了门。


    微醺的酒红色嘴唇中吐出不祥的气息。


    打断一下,年轻人说。


    “你确定是这里吗?”年轻人眼神向上挑,瞄了瞄房子上挂着的破烂广告牌,又向下挪了挪,黑色中包裹着白色中包裹着的令他不由得新陈代谢加快的柔嫩光辉和一点阴影,他左手揣进兜里,感觉到不对,右手抚摸头发,动作也显得不那么自然。


    指节敲打牌子的声音。西装女性有些不耐烦了,略带焦虑的暴躁样子让人隐隐窥到涉及暧昧日子的光影。


    “没什么问题,那带我走吧。”确定了一下牌子上写的东西的的确确是用自己能看懂的文字写就的,年轻人不再扶着门框,调整了一下姿势,于是昂头向前走去。


    触摸女性的感觉比想象中还要好。


    2


    船上有不少人都在搬着东西,再过几十公里就到了下一个着陆的站点,人们不免要为此劳心。神野羽因为要常驻船上工作的缘故,所以此时倒显得清闲不少。她总爱站在船首眺望什么也没有的远方,之所以说什么也没有,是因为景色大都司空见惯,石头、树木、丛林、有时些许会有闪着耀眼粼光的湖泊,但也不足以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即使的确是相当自然、古朴、在造物角度上来说既拥有缺憾的美感也有固定的特殊性的东西,但孤独和空旷感时不时掠过心头的感觉也让人惊颤,就像被甘冽冰凉的清泉淋在裸露肌肤上的感觉一样,愤怒更大于惊讶。


    船长起先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可能是因为失眠的缘故吧,这几天他都休息的不太好,表现出来的脸色令人担忧。


    “怎么,又想家了?”船长笑笑,精神貌似好了不少,大概是补了一个相当畅快的白日觉吧。以至于现在太阳将落,黄昏霞晕四散的时候才出来,并且还颇有兴趣地找人搭话。


    没有啦,神野羽摆了摆手。


    “就是无聊,没事儿干。”神野羽回答。


    船长学着神野羽的姿势,把两只手臂搭在围栏上。也盯着远处的风景不放,大概是想知道吸引神野羽的那一片风景究竟是什么样的吧。


    “一点都不想家吗?”船长说,“或者说......未来要走什么样的路,有可能再回去与父母见面吗?”


    “嗯......努力学歌,努力练舞吧,大概就是这样。”神野羽沉吟了一下,“父母的事情嘛......照我现在的想法来看,应该是会毅然决然地说出老死不相往来这种话......不过我也考虑过,如果有的地方是我做错了呢?父母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等我年纪再大些的时候会不会明白这些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


    “总之,现在还不到去琢磨这种令人难堪的事情的时候。”


    “是这样的呀。”船长伸了个懒腰,“下一站快到了哦,萨尔娜族的老师很难邀请,不过我知道你应该是会珍惜机会的人。努力吧。”


    船长转身走了,白色的外套变得有些脏,下摆拖到地上,不过腰板很直,之所以变得这么邋遢,可能因为太累了吧。


    但据说船长以前的气势跟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即使再怎么样,也会把个人形象维持得很好,让船上所有人都拥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安全感。但神野羽只见过邋遢的船长。绫叶在她加入后不久,那个闷热的夏夜里,一起睡在储藏室中时偷偷与她咬耳朵,她说船长在三个月以前还并不是这样,那时神野羽还在神原町遭受噩梦的洗礼,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计算一下时间,那时正是鹰池祭的日期,据说死了不少人。


    神野羽并不完全采信绫叶的话,她天生禀持一种以施虐收获快感的姿态,这种性格隐于外表之下,徘徊在本我与自我之间,扮演着一个人“恶劣”的全部秉性。对于主动示好的人,或者说,需要自己的人,前提是必须也是自己在某种意义上爱着的人,向她展示完全包容的好感时,神野羽就会升腾起那个人格缺陷中的黑色欲望,即,不择手段的通过让他人因对自己的好感而遭受重大创伤这样的方法,捕获自信与成就感,她们就是这样在群居社会中生活的,说是对性情纯洁之人的报复也不为过。


    对于善良开朗的绫叶,神野羽只好暗声道歉,因为她实在抑制不住这种独特的渴望。在谈话中,神野羽也要借此玩弄温和的感情。有意无意的让对方感到愧疚,这也是方法之一,所以就有了闷热的夏夜,耳语、不自然的僵硬感。


    那时神野羽就肯定了绫叶短时间内没法离开自己这一丰硕的战果。


    关于和船长的谈话也好,忽然想到的面带笑容的绫叶也好,这两个之所以实现冲突,是因为神野羽在话语中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恶寒之间又不免偷笑,愧疚之后又不免洋洋得意,于是神野羽决定去找绫叶一起吃晚饭,借以扩大愉悦感,使萨尔娜之旅的带来的恐惧感稍微减淡,夜里能早点入睡。


    3.


    神原町快到了。


    霓裳从马车中探出头去,原野中红色的神庙寂然地伫立着,一位巫女在那里拼命地招着手......


    霓裳不太愿意面对这些巫女,即使是如她鬼魅妖冶的性子也没法忍受那样的热情。


    她想起了......


    “天哪......”霓裳在得知一个巫女与一座神庙要镇守几百里空无一物的广阔原野八年才准与同族相见时,不免发出了这样的惊叹。


    厌恶感油然而生。

    签名档
    1 回复
  2. 4周前

    写的太好了期待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UI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