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女孩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7周前

    爱情算是性欲吗?这种打自生心底柔和的欲望,使他产生了这个想法。说到底这样的想法还是不成熟的啊,发自内心,这样这样煞有介事地强调。


    “我没有女朋友,也并非是因为相信缘分的牵强借口,事实上,我的朋友曾推荐给过我。那是高中时候,人人都像是同一时间有了那种蒸发般的心情,我也是那其中之一。互不认识,朋友大力推荐“长得不错”“性格很好”等话,我开始想象,丰腴洁白的双手,白皙的颈部向上拉出分明的肌肉线条,栗色的长发修着娇柔的身子,娴静地坐在我身旁,于是才发觉朋友说的并没有这么动听,只不过我的构想,想到这点不经面红晕了,哪有这回事!真是羞耻。”


    “这么好的女生你会让给我?”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就这么问问,猴子这人,自己都没找到合适的。


    “看你单身久了,你还没有过呢。”谈恋爱的经历,“单这么久,看你可怜。”还不忘摆手笑道。


    也是啊,成一想,不说高中,初中,小学生好像都还有早恋呢,看起来社会还真是进步的快呢。青春的恋爱是天真烂漫的,不论是哪一部青春恋爱故事,都奔不开青色的红,娇羞的粉,即使有离别,也不忘淡蓝的心,搞不准还像是樱花树下那样,比口头上的还缠绵。总之我也向往着,追寻着那种天空和气息。


    “算了,总感觉不好…….”

    “怂逼。送上门的还不要?傻了?”

    “不是怂…..”半推揉着的撒娇,暧昧的样子,又像是过年时亲戚间的红包。


    不想像猴子那家伙,成一不想做游戏似得,可能是第一次和女生以这种方式接触,但已有觉悟。


    “听我的没错。”听到这样的话也不好拒绝了,再说了,本来就想嘛。坐在马桶上的成一焦急地等待猴子的消息,真是滑稽,如果说把马桶也算做青春浪漫的起源。他说要把那个女生的联系方式发给我,紧张期待的气氛在卫生间凝重了起来。环境是卫生间的话总有些不妥,成一想着提着裤子走了出去,眼睛虽是不离屏幕的,但他还是单手把皮带系了起了。发来了,边默念边强装镇定地一个数一个数的输到扁长的框中。


    只记得的,是僵硬的尴尬,这着实给了本就不会说话的我一记重拳。好在令人庆幸的是,她貌似也在做跟我一样的事,从对话中可见,人也不差,遂聊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气氛也逐渐缓和了起来,心里这样想着暗自高兴。她值得我去争取一把了,油生出这几个,让我笑出了声。


    她会画画,二次元的那种,看到过几次,合适的机会称赞了几次,但也确实诚心让我点头。

    去兼职,去幼儿园里,给小孩子墙上画上又圆又滑的长巷子。把画画和孩子想在一起,很能让人联想到,艺术和善良,心中又再次浮现出了美好的光景,嘻嘻。当时我才开始学口琴,吹得不好,但总也是个得意忘形,刚会了一首曲子,就去炫耀,毫不知羞耻的发了过去,那种级别的曲子,现在连三岁小孩都哄不了,可能瞧不起小孩,胎教都有听莫扎特一说呢。


    终于完成了。这首曲子练了好几个小时呢。成一把口琴放下一头栽在了床上。很想见她,那一晚上我梦到的一定是她。


    “真想进去见她啊。”我仰望着她所在的学校呢喃。

    “终于找到意思了吧,周哥什么人,骗不了你的。”猴子望了望眼前的建筑说道。

    “下个星期四,跟她说好了。”

    “可以啊,有你周哥几分技术。”

    学校旁边,两人在那散步,成一先提出要来这儿看看的,他实在是太想见到她了,长腿的路灯散落下昏黄的光。加上那长腿的,那句风景,不知为何。


    星期四


    放了学,将做卫生的任务交给了别人,成一便搭上去那的地铁,中间还有个无聊的小插曲,让我踉跄一惊。坐着公交迎着夕阳的光,惬意期待的心使得其颇具浪漫色彩,就是公交那糟糕的发动机一阵一震一阵一震,微微颤着的冬泳者是愠怒的老爷爷,不懂风情啊,即使是奇特的风情。要是光遇上这点,那还好,可以接受,但可恨的是冬泳者号还不是那个最不懂风情的。因为要转地铁,地铁口离得还有些远,于是看到了渐渐弯曲延伸的小黄车,骑了,对,黄色冲锋号,踩急了,一个坡,差点没个摔。最后,总算是上了地铁,成一倚靠在车厢的墙壁,一场追逐的闹剧总算是落下帷幕。


    “我还买了点礼物,一盏夜灯,小鹿的形状,用木架摆成的鹿身,用彩灯在漂流瓶的内部相织,温暖的色调,真是个绝妙的文艺小点子。”


    出了地铁口,天空渐渐暗了下来,美术生搅拌的画笔水像极了这片色彩,红的,黄的,绿的,粉的,最后都会变成这般模样,那么早知道是这样,勾勒出的艺术品,为何又呈现出美丽,符合人类规律的艺术还是更胜一筹的吧,有序的艺术,无序的艺术。在地铁口定睛一看,得知自己的方位后,便像个绅士那样,斌斌有礼地走向校门口,见面的地方。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在家,你想要什么就把它发到我微信上吧。”

    地铁上,母亲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怎么不记得呢,我可得还好想想索要点什么,不过有点累了,明天再说吧。放下手机,成一背靠着车厢的侧门,一切都显得无聊且烦躁。


    我见了她,她很丑。

    就只有这一句话了,我敢确信没有骗你的话。你应该感到耻辱,低俗的俗物,看重那种东西你为何不去网上找些快感;高尚的,崇高的精神共识,你应该。那声音,荡漾般的浸在我的身体里。曾几何时,我已正义自诩,和心灵说,我打从心底里会去喜欢她,无论如何。


    于是我换了个想法,这是朋友,猴子,那家伙可恶又低俗的玩笑。但还是不能减轻我的烦躁。


    然后呢?便成了玩笑?想着想着,在大海里思考,想从常识中得到答案,常识说:“你没有错,我的孩子。”在现实中去寻找答案,现实说:“你没有错!”;最后,我决定向心灵去找寻,对,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家伙,心灵说:“你错了,当然的。”心满意足的我笑了,带着怠倦的面容,我想睡去,可它又在耳畔以极为戏虐的痉挛似得笑起来“开玩笑的。”沉沉睡去。起来,早晨了,要去上学,惺忪的脸上有着温润的油和泥垢的面容,想起昨天,狠狠的猛锤了墙,但太硬了,我是逃跑者。


    之后,有时候,我会想起她曾对我说

    “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应该还行,比其他男孩子好些吧,没有那么轻浮。”

    “其他的?我的前任?”

    “嗯。”


    说不定她能靠这网上发图,每次都能吃到披萨呢。

    想到这里,一股子虚伪的好意,过街游行似得恶心的嗫嚅在喉间。


    夕阳下的少女,真是动人。白皙的大腿迈出轻快的步子,修长的双手高举着拍摄夕阳的熠熠生辉,高挑的身子微微向前倾快门间捕捉着消逝的美,刚刚发育略微成熟的胸部映着无暇的面庞,水一样清澈。


    “太慢了吧,你这是猴子的五分钟。”以说笑般地口吻对着不远处的朋友说道。

    “上了个厕所。”

    他说关于那个介绍与我的女孩,也是他一朋友告诉他的,与他无关。

    无所谓了。

    我决定收起刚刚看到那个女孩的事。

    2 回复
  2. 4周前

    爱情是避风港

  3. 3周前

    爱情,是友情和性欲的综合,不准确。但并非可以单纯的这样去理解,抽象化的说,不是油和水,而是奶粉与水,但在变为牛奶之后就不是单纯的水和奶粉了。另外一见钟情属于性欲,这点也不需要解释。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UI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