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一二九事变——为初中毕业所作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6周前

    第一幕(北京某大学教室)

    宋、周、道子、李上

    宋:看今天的天是蓝天,水是碧水,城墙且自是朱红的——风很平静,也未尝算是冷。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

    周(微笑):我太清楚你接下来要说什么。

    宋(坚毅):是的,这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但日本人也会因此欢欣。诸君,看看那笼罩在南京的阴云,在那阴云下,‘‘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在冉冉升起。

    李:。‘’冀察政务委员会’’?华北怎么了?

    宋:李向南,我们学生不是把头埋在书本里的动物。我们是社会的栋梁,是应当走出学校,放眼世界的。日本成立这‘‘冀察政务委员会’’是想在伪满洲国与南京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这是卖国——是彻底的妥协与投机!

    道子:但这毕业典礼总归是要办的。毕竟有的事近,有的是远;有的事可以被左右,有的事被一手遮天。这是老子的思想,特别适用于躲打出头鸟的枪。

    宋:很好的道家风范,张道子,确实不愧于你的名字。我很乐意知道你这是在讽刺。权臣要参,总统要谏。上天让中国人多,并不是没有原因。人多力量大,声势更大。我相信害怕这的不是别人,就是哪些磨牙吮血的虎狼,和他们最可亲的,身居高位的走狗。

    周:看了毕业典礼要少几个人了。

    宋:加一个‘很’字,‘少很几个人’

    许:(跑来)就目前形势而言,大部分学生都是乐意参加游行的。

    宋:那中学生呢?我记得是张道子哥哥负责这一块的。

    许:(喘气)他那边进展也不错,甚至联系上了南开大学,很好,让我们汇入时代的潮流。


    第二幕(自习课)

    宋黎明,周丰平,李向南,学生甲工端坐,前三人略有眼神交流。

    (敲门声,四人抬头)

    (汪教授,甫志高上,四人立刻装作仔细看书)

    汪(苍老声):志高啊,你说的就是他们吗?

    甫(大义凛然状):不!除了他们,还有电机系的张道子和许婷!但宋黎明(指宋黎明)与周丰平(转指周丰平),却正是他们的领导者。

    汪(俯身向宋):志高,你说他们暗中唆使学生成立自己的剧社,在课堂上指斥政策,可是真的吗?

    甫:自然——而且他们还在串联其他学生,要在后天参加游行!这是自由主义,是要破坏政府威信…

    宋(一拍桌子,猛站立,吼):好哇,好一个勿谈国事!甫志高,难道你是日本人不成?呸!我…汪教授,难道你不认为该保卫言论自由,该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吗?我不是军人,扛不动枪,但我们学生自己就是枪!

    甫:小身板成天跑来跑去,牙齿蹦出风凉话。你看看你,那么激动干啥?平静点…

    周(迅速站起,欲吼,复平静):我觉得以甫兄之学识,未必能在日本政府里谋个好位置。

    (此时学生甲应做躲闪状,困惑状;李向南应作为难状,甫志高应作回骂状,面目狰狞手指周丰平)

    汪:打住!(抬手)甫志高,你以为我今天来到这,要被你打成汉奸吗?

    宋:那不知您屈尊来此,是因为什么原因?尤其是跟他来的情况…

    汪:来救命。

    周:救溥仪他们的命?

    汪:我不想再有刘和珍君被纪念,如果你忘了北洋政府对学生血腥的手,应该记得412的机枪。

    李(小声):刽子手,你莫慌…

    甫(大声,手指李向南):好啊,你也是!

    汪:她说什么?

    宋:(站起,目视全场,充满激情)她说的是:“刽子手,你莫慌,我有骨头你有枪,学生你总杀不光。一个倒下去,万个紧跟上!”

    汪:哎呀,这…(拍手,摇头)。但你们毕竟先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啊!

    周: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汪:啊呀,这!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这换今天来说,你们父母在,。就别去冒险!

    周:我们“游必有方”。我们绝不屈服,我们英勇奋斗。我们要以中华之青年对抗日本之老鹫,毕竟螳螂奋臂之勇还是青史留名。

    汪:唉——(摇头)去罢,去罢!只要能回来,就奋臂罢!这本就是教育的成就……

    宋:这本就是时代的成就。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第三幕(天安门)

    (之前所有人皆上,群众上)

    众(挥横幅):打倒卖国贼!

    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众:反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反对防共自治运动!

    众:全国武装起来,保卫华北!为祖国自由而奋斗!

    宋(面向众):同学们,我们…

    (宪兵上,抓住宋黎明,往幕后拖)

    宋(挣扎):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中华民国!

    (兵甲踢宋,兵乙拳击宋)

    兵甲(蛮横):老实点,我见惯了你这种学生。

    (汪教授上,冲向三人,试图分开而受阻挡)

    汪:放开他,他只是个学生,手无寸铁的学生!

    (双兵不理,继续向前走,躲开他的手)

    (甫志高上,迟疑状,反复看四周,欲进又止)

    甫(冲上去,向后拽宋):内战该停了!放开他吧!

    (兵甲用枪托砸晕甫志高。走向幕后。汪教授蹲下去听甫志高心跳,几秒后抬头望幕后)

    汪(冲向幕后):照顾好甫志高!


    第四幕(教室)

    (汪教授不断徘徊,其他人都低头无语,甫志高缠着绷带,与其他人疏远。总体显无奈悲伤)

    汪(焦急):已经第四天了……请愿也请愿了…

    (敲门声)

    汪(警惕):谁!?

    (其余人警惕,皆猛抬头,想站起)

    宋:我回来了!

    (宋上)

    周:你回来了,你总算回来了!政府是有什么新动作吗?

    宋(扬起报纸,递给周丰平)大动作!我能出来,多亏了官员是墙头草,风声鹤唳,遇风就倒。

    (众凑上前看报纸)

    周(语速慢):张扬对蒋实行兵谏,揭竿抗日举国欢腾!(此为史实谬误)

    汪:我们刚见证了历史。

    宋:我们本身就是历史。

    汪:不管怎么样,你回来了,典礼可以举行了!快去礼堂!诸君,快去礼堂!


    第五幕(礼堂)

    (放录音《毕业歌》,作合唱状,汪教授带头)

    (完)

    签名档
    4 回复
  2. 5周前

    谁会统一江山呢

  3. 很有感染力

  4. 4周前

    好多的字呀看的我眼乱总体写的不错

  5. @feng2118997841 好多的字呀看的我眼乱总体写的不错

    哈哈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UI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