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浏览
    1.4K
  • 《我要写小说》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去年

      迢迢牛奶路

      发表者

      甲:高风夜黑山路九连环,马蹄嘚嘚未敢离鞍。胸口严密似怀珍宝,左手红薯右手裹毛毡,斩六将过五关。路漫漫,水潺潺,青泥何盘盘。红叶吴江远,青天蜀道难,板蓝根下肚防风寒……

      乙:这可是咋了?

      甲:闲来无事,信手修书,读罢经典笔端痒,构思小说在茅庐。托尔斯泰入了我耳目,爱伦坡散播恐怖阴森洞窟。师从春秋战国人好古,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秦桧窗前缚虎。硬汉海明威,懦夫戈地图,孙权蹲踞在东吴。养天地之正气,法古今之完人,情节背景构思俱完成。闻得文艺批评首推乙先生,还请您把把脉门。

      乙:嚯!当不得!小生不才!

      甲:有大能者责任自然大,在下甘受唾骂。正所谓:

      写诗欲抱润之大腿

      写文想和鲁迅亲嘴

      举杯相邀马尔克斯

      对他说声月色真美

      乙:这实在是我水平不高,还请见谅。是什么类型的?

      甲:言情。

      乙:《京华烟云》!

      甲:林语堂之文如宝玉,然我之所作是校园恋爱喜剧。

      乙:嘿,还有这种书?

      甲:那可多了去了。不过再怎么说,论起恋爱喜剧,还是日本人做得好。

      乙:听起来也有理。

      甲:你难道没听说过日本《樱花树》这首歌吗?那一个核电站钳工,和一个神户铁匠,以及新干线上的少女……

      乙:赤军的歌!您可真是了解。

      甲:你瞧瞧这些东西,都是甜到齁,细滑如油稠如粥。

      乙:你真写的这个?

      甲:那是当然!

      乙:看来我这种活在80年代的老古董已经被时代大势抛弃了。

      甲:像我构思的这个,就准备发到泉州河流小说网上。

      乙:笔名和书名准备叫啥啊?

      甲:笔名就叫唐三公子,书名就叫《台尼坦姆》。

      乙:这书名什么玩意啊这是!

      甲:英文啊,Tiny Time 嘛!

      乙:稀奇古怪。

      甲:开头简介就先来一段唱词,直接就震慑读者,无不臣服。

      乙:你言情小说搞什么唱词?

      甲:一腔正气两袖清风,乌纱帽高戴私囊空空。手持钢鞭把那宵小打,澄清玉宇保真龙。星子飞天穹上高高挂,太阳出东方来渐渐红。孙中山花天酒地日本温柔乡,同盟会又聚起千百大虫。武昌窟窿他堵不动,《革命军》里有邹容!俺大清绿营倒戈卸甲反目,天地变色路也不同。飞檐斗拱,玉液浆琼,迷茫大雾好朦胧。大员袍服丢进垃圾桶,太阳穴抵一柄鸟铳!

      乙:你写民国演义呢!?这像话吗!这像话吗!

      甲:这还没完,封面也得好好设计。这封面啊,就是一个“抄”字!抄构图,抄配色!要抄,就得抄销量大,质量好,最饱受推崇的书的!还不要抄小出版社,要抄大出版社!

      乙:真是歪理!到底哪家出版社要被你祸祸?

      甲:译林出版社。

      乙:这是够大的。

      甲:抄它《昆虫记》的封面。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成写给花大姐看的小说了!

      甲:这封面也抄完了,就该正经写内容了。

      乙:可不是嘛!您找我来评文,就实实在在说说你写了什么。

      甲:穿越文。

      乙:好嘛,百写不滥。

      甲:男主叫令狐寒月,女主叫欧阳恋殇。

      乙:什么怪名字,具体情节呢?

      甲:令狐寒月本是一个天才小偷,小学一年级就靠穷举法算出马云的银行密码,初二就列举了所有质数,还通过把克莱因瓶填满来进行熵减。欧阳恋殇是负责追捕令狐寒月的警花,她小学就跑进了百米八秒,初中自学了能够解决所有湍流问题的方程,并且在大学制造出了常温超导体。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烈日高照黄浦江,瓜果飘香,警察佩枪,小偷肆掠条子忙。令狐寒月出草莽,小弟带俩,一个姓汪一个姓蒋。黄河黄,长江长,警徽之下好儿郎,英气逼人貌堂堂,嫉恶如仇似虎狼。气魄如钢,摩托似光,宵小抬头罗网已张,手铐飞向蒋和汪。令狐毕竟草头王,临危犹硬颈项,从容仿若打麻将,翻身过墙。欧阳恋殇,飞檐走壁像蟑螂,真个热血姑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上,猪突硬莽。一个逃来一个追,前脚沙土后脚飞灰,烟尘弥漫找不着北,不清不白走上铁轨。绿皮高铁哐当当,铁路线实在雄伟,直撞得两人身子成粉骨头碎!

      乙:你这绿皮高铁又是啥玩意啊?

      甲:邮政的高铁,可不就绿的吗?

      乙:得了,就凭你这剧情,也甭想签约了。

      甲:大风吹起劈闪电,震慑冲积平原,豪雨倾盆一年年,不复艳阳天。虫洞开,拢聚碎片,复原血肉百千。城隍庙小瘪三拜神仙,点起香烛飘青烟,万古不应有奇怨。老天开眼,改动世界线,须臾数百年前。

      乙:好嘛,这可终于穿越了。

      甲:但凡言情,总是穿清,去与阿哥谈谈心,可这对双穿不行。我脑汁绞尽,辗转反侧不得安宁。粉丝提议穿大明,搞搞《几何原本》,弹弹西洋钢琴,虎躯一震灭后金,男女主角互通心。我考虑许久,不愿做朱家走狗,明朝统一还太久,没啥子看头。

      乙:还嫌统一久?你不会去写了周朝吧!

      甲:周朝奴隶制,一堆腌臜事,礼乐皆崩坏,惹恼个孔夫子。武王伐无道,幽王死狄夷,糊不上墙一烂泥,写它干屁?

      乙:那你写三国?三国到也有几篇言情写过。

      甲:汉末十常侍,诸侯全是狗日,实在刘家之耻。风林火山,令行禁止,生灵涂炭不见鸡鸣日!盗亦有道,青春年少,助纣为虐岂非被读者嗤笑?

      乙:有理没理还不你一张嘴,难道你写的宋朝?

      甲:那可不是么。

      乙:那你进入正题得了,扯什么有的没的。

      甲:时空隧道晃悠悠,好像坐在小船头,仿佛盘古开天地,脚底吴淞口。

      乙:什么东西!宋朝那时候上海滩还是一片汪洋吧?

      甲:烟波浩渺有何怕,长空万里一线斜。小岛如礁石突兀,接住两娃。

      乙:然后就该摔死结尾了。

      甲:说什么呢你这是,这两人活的好好的!

      乙:嘿,他们没摔死,是你这个作者笔力不过关,不尊重逻辑!

      甲:这岛不是礁岩久经海浪,也非珊瑚满载风沙,咱的长江入海口没有它。你问这是啥,原来成千上万死人沉下,日经月累,海里面长出血肉大坝!

      乙:嚯!哪来这么多死人?

      甲:穿越者各个世界那么多,全穿到这里来了,水性不好的可不就淹死了么?!你想啊,死人一多,尸体也就冲不走了,结果就垒成岛来了。我写到这,禁不住就加一句“恐怖如斯”!

      乙:这可真瘆得慌。

      甲:岛上站两人,牛高马大,比郭敬明还壮。

      乙:好一个“牛高马大”。

      甲:他们嘴里一通吴侬软语,见到令狐寒月和欧阳恋殇,高兴地跟见到亲爹娘似的,就说要带他们见皇上。你猜这皇上是谁?我特地设计了拐个弯,不是南方皇帝,是北方的。

      乙:还是苏州府的人,金国皇帝怎么跑这来了?

      甲:是拓跋皇帝!

      乙:嗨,刘宋!

      甲:这两人自报姓名,一个叫李威,一个叫张虎,都是江南人氏。

      乙:那这两人是汉奸了?

      甲:哪里!只是这个世界有这样的修炼体系:

      21~30级 大魂师境界


      31~40级 魂尊境界


      41~50级 魂宗境界


      51~60级 魂王境界


      61~70级 魂帝境界


      71~80级 魂圣境界


      81~90级 魂斗罗境界


      91~99级 封号斗罗境界

      出卖灵魂越多,实力越强,等级越高!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罢了。

      乙:这是什么歪理!

      甲:着两个人都是拓跋皇帝座下的两位三十级大魂师,恐怖如斯!

      乙:嚯,又一个“恐怖如斯”,这词语也不能这样用啊。

      甲:原来这里穿越者太多,天象变化速度恐怖如斯,所以拓跋皇帝就派他们来守株待兔

      乙:这可真是够了。

      甲:马车上道路弯弯,碧空如洗云团团,二人惶恐不知何事,穿越终究百般难!遥记当年淝水一战,多亏谢将军,保得南国安。渡过条条河,爬过座座山,日头高照无力闲谈。篝火东风夜,星天转向南,刘海尚未戏金蟾。女主讲物理,说地球自转分明暗,赤道原来是个环;男主解化学,道穷举学问真不少,侯德榜大力气对付氨。两将士学了未来知识,境界忽突破,圣旨传来要升官。

      乙:瞧瞧,又是一通胡诌。

      甲:男主女主冰释前嫌,渐生情愫,一路打情骂俏好不开心。终于,那拓跋皇帝的都城就到了。这都城金碧辉煌,好不气派!再到了拓跋皇帝的宫殿,只见一排排的封号斗罗,是在恐怖如斯!

      乙:这可得是几姓家奴,才能凑出这么个军队来!

      甲:宫殿名号“水晶宫”。

      乙:怎么又出来个水晶宫?

      甲:之前穿越者给取的,说是风水好,有“水”字,天然防火

      乙:你看这,英国人可真冤!

      甲:拓跋皇帝很高兴,请男女主角吃午饭。

      乙:怎么还“高兴”呢?

      甲:穿越者懂科学,还会抄袭未来的文学,可以把北魏打造出一个科文大国。你说这能不高兴吗?

      乙:那午饭又吃得怎样呢?

      甲:来了碟西红柿炖土豆,洒上花生碎玉米粒。草原风情。

      乙:不是!话说南北朝中国还没番茄。

      甲:穿越者嘛!邋邋遢遢,头发里衣服里总会带上点种子渣子

      乙:然后呢?

      甲:又上了一个满汉全席后,拓跋皇帝来了

      乙:吃得可真够丰富。

      甲:只见他白须白袍,气宇轩昂。原来皇帝就不一样了,他们为三个等级:灰袍、褐袍、白袍!

      乙:您可真喜欢分等级。

      甲:后面就更精彩了。

      乙:怎么着?

      甲:我就先抄他马可波罗十章,再抄他《马嘎尼访华日记》三十章。

      乙:知识产权过期了,你抄他倒也不犯法。

      甲:那可不,我再找一个诗库,把华丽的诗一句改一下一句改一下,当成自己写的,混过那些小女生们!

      乙:你这“化用”到还挺独特。

      甲:然后每十章写段唱词感谢读者。

      乙:那你干脆就写到第十章就完结得了,反正效果一样。

      甲:嗨,前途光明!

      乙:嗨,你连签约都签不了!

      甲:我日更一万,网站不签他们自己良心能过得去?

      乙:好了,打住!你为什么偏要写这种没营养,只是情情爱爱的玩意?

      甲:你说马嘎尼和马可波罗情情爱爱?

      乙:那又不是你自己写的!

      甲:我以前倒也认真过,买笔磨墨,字字珠玑往纸上落。

      乙:然后咋了。

      甲:我就先写了第一段,然后被人批评说是“描写看似华丽,实则狗屁不通,行文不流畅。”

      乙:我也不说你现在写的了,我来给你评评之前那篇。

      甲: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有时候,蜡烛才灭,我的眼皮儿随即合上,都来不及咕哝一句:“我要睡着了。”半小时之后,我才想到应该睡觉;这一想,我反倒清醒过来。我打算把自以为还捏在手里的书放好,吹灭灯火。睡着的那会儿,我一直在思考刚才读的那本书,只是思路有点特别;我总觉得书里说的事儿,什么教堂呀,四重奏呀,弗朗索瓦一世和查理五世争强斗胜呀,全都同我直接有关。这种念头……

      乙:嗨,写这样,被退稿活该!


      (完)

    2. 读起来像相声 [e]-_-[/e]

    3. 可以写剧本,试着看下萧伯纳?

    4. ......这是啥啊

    5. f

      怎么这么像小时候学的一篇课文呢,叫打电话的课文

    登录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