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欲望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2个月前

      “你看,雅波菲尔。你懂了吗?”欲神阿拉帕斯舔了舔食指,一双长睫毛的紫色眼睛缓缓地眨巴着,她撩起红裙,对着身边的原神雅波菲尔露出了修长的腿。

      “世界本具有两面性……”雅波菲尔说,他眉头紧皱,沉浸在几百年的凝思中。

      “哈哈哈,我的雅波菲尔,你动摇了。”阿拉帕斯有意无意地撩拨起薄如蝉翼的吊带,浑圆的乳房若隐若现。

      阿拉帕斯和雅波菲尔站在时空的缝隙里,这里,也是肉体和灵魂的分界线。亡魂成群结队,脱离了实体,在他们身旁经过,走向连他们也不知道尽头的地方。

      阿拉帕斯解开了发带,抛向了雅波菲尔,发带幻化成生命的轨迹。雅波菲尔正在这些幻象中堕入迷惘。

      最初的微弱而顽强的生命,踩踏着无数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尸体,渐渐成长壮大起来。从原核细胞,发展成多核生物,从地底世界到海洋深渊,没有一处不留下了个人和群体战争的痕迹。生命之间相互吞噬,异族,同族,亲族,血液和精子充斥在一切活着的和已死的之间。

      “你看,雅波菲尔。你懂了吗?”阿拉帕斯又问,手指探到裙下,她露出了欢愉的笑容。

      雅波菲尔结束了九百年的沉思,上百亿的亡灵有五十亿在不停哭诉,这让阿拉帕斯深感厌恶,于是她一挥手,那些亡灵的嘴巴便封死了,只有泪珠汇成河流,流淌往无尽深渊。

      雅波菲尔把右手放在心口处,低声念叨着什么,泪水模糊了琥珀色眼睛,他不敢看那五十亿亡灵,只是慈爱地解开了那封死的双唇,哭声更其凄厉了。

      雅波菲尔扯下了一把发出光芒的头发,撒向幻象之中,罪恶仍然在持续,痛苦和麻木依旧在蔓延,可是人世中窜起了小小的火苗,这火苗愈发密集,渐渐闪亮成群星。

      阿拉帕斯戏谑地看着雅波菲尔的举动,黑角穿透了她的皮肤,肮脏的鳞片撕破了红裙,她露出了本来面目。

      “总有一天,你是我的。”阿拉帕斯长满倒刺的舌头舐过中指,回头去往世界的另一面,那里曾被永恒之神眷顾。

      “那不如,再过一万年试试看!”雅波菲尔目光灼灼,残破头皮上沾着血污,却也有新生的毛发。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欲望SUI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