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新坑试写草稿 收集评论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3周前

    十月的某天,已经连绵三天的大雨夹杂冰雹仍旧没有停止。


    飘忽的雾气渲染在某种青色的晚光中,宗庙的四处雕角上凝聚着豆大的水滴,黏着在玄鸟似的青铜浮雕上,宛如垂首泪滴,似乎喻示着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炉火烧的正旺,“噼啪”声不时响起,是屋子里唯一的声音。


    “你说他们这次多久才能回得来?”壁炉边,约有十六七岁的少女盘腿坐在桌边,身后是正在给少女剪发的黑白练武服女性。


    “说不准,长则十天,短则三五天。”侍女手中剪子出奇的细长,整体呈纯银白色。两刃相抵微有弧度,刃锋上有细碎的月纹,把手间则雕着几个华丽的字符。


    “可我实在等不及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这么好的日子了......”少女披着深红狐裘,脖颈罩在蓬软的白色出风里,没有任何黑色碎发落在绒毛上,不仅如此,她盘坐的地上周围也没有哪怕一点点发丝。


    “再耐心等等吧。那地方是不许你自己一个人去的。”侍女轻声说,为少女挽了发髻,向后退了两小步,仔细地观摩着自己的作品,“行啦,这个程度刚好合适。”她为少女整了整衣服的边缘,朝反射着细密微光的发丝上轻缓地吹了口气,几秒过后,手上便多出了一把整整齐齐的断发。


    “运气真差,偏赶上这个时候,议会要求阅军......”少女摇了摇头,仍然还很在意在刚才所谈的那件事,“我实在不想错过那个地方呐......”,她站起身,跺了跺略微发麻的双脚,将脖子和腰上的丝带系好,便朝木门的方向走去。


    门被推开半扇时,背对着屋内的她忽然停下脚步。这时,浑浊而粘稠、带着些许潮气的几束墨青色光芒挤了进来,在屋子内来回游荡,壁炉中活力旺盛的焰光变暗了不少,橘红色的芯子飘忽不定,似乎随时都要熄灭。一切都只发生在恍惚间,侍女皱了皱眉头,从角落里拿出几根细柴又添了进去。


    “那个.....涟语,拜托你了,那件事不要告诉别人。”


    穿着黑白色练武服的侍女点了点头,身子微屈,弯腰鞠躬表示应答,没再出声。


    几缕天光渐渐变小,随着木门的紧闭而完全消失了。屋子里再次只剩壁炉处的火焰这一个光源,等到大小姐离开,侍女重新直起身子,脸上常带着的笑容已经消失。炉火颓势不再,张牙舞爪地向上升腾着,变幻不止的影子映衬在侍女的脸上,构成了灰暗与白皙的分界线,屋内除了偶然的微弱震爆声之外,其他地方,包括侍女所站的地方,都陷入了某种不安的寂静之中,与屋子外的世界格格不入。


    一步步走向神庙,元渺狐裘的下面并没有什么能保暖御寒的衣物,只穿着一套方便运动的合身常服。正值深秋之季,阴雨天气自然是格外冷,不过貌似元渺并不担心这回事,也并不害怕这种要透入骨髓般的森寒。


    “呼......”嘴唇中呼出的气息隐约有液化成白雾的迹象。


    穿过庄园中的小路,元渺通过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道暗门,来到了摩云城外的小片平原处。自从被称为“迦罗娜”的寒风来到岳北王朝的东部,一城与城之间的荒郊野外便再也不是普通人肯来的地方了。春季与夏季还好,虽然往昔的碧绿原野与鸟语花香不复存在,但温度还算宜人,野兽也不会饥不择食的跑到人类聚集点附近觅食。


    但秋冬两季尤为不同,民间有传说帝国北部的环境突然恶化异变是遭到诅咒的缘故,可见天气着实恶劣。大雨倾盆、或是冰雹、霜降,连绵几天的阴云环绕,时常光顾的肃寒狂风,这令东部人民苦不堪言,移民浪潮愈发势大。直到摩云城才稍稍缓解,因其环境恰好可以种植一种特殊的作物,在寒风凛冽中也能存活,所以才引得玄奕王来此亲自坐镇。避免更多的人口迁徙到西边。


    元渺躲在一块裸露巨岩之后,将外面的裘衣取下,换上了一套乌黑破旧的宽大斗篷,用帽子包裹住头部,低下头的话面部就藏在一片阴影中,如果不刻意去看的话,无法认清里面的人是谁。犹豫了一下之后,元渺又戴上了一层轻薄的白色陶瓷面具。


    做完这些后,她顶着寒风来到摩云城唯一开着的城门前。大门上朱红色的油漆已经斑斑驳驳,掉得不剩几块,城墙砖上满是风沙侵蚀与某种工具击打下去的痕迹,老旧不堪。城门前看守的士兵约有四十多个。一方面王朝全国都要举行庆祝新年的盛大活动,一方面摩云城又是抵御寒流的重要城市,难得的据点,所以通常情况下即使没有敌人出现,守备人数也不少。


    元渺事先准备了能证明自己是这里居民的雕印,卫兵不怎么关注常住居民,只是检查一下雕印的真假就会放人进去。她照常停留在主干道上,朝着周围完整地扫视一圈,城内一片萧瑟的景象,行人不多,这里的人在秋季后半段喜欢都在室内休息或工作。建筑物高低不齐,但无一例外的漆着并不活跃的深色,从城门进来就可以望到城市的尽头,一乍宽的城墙,灰色格子般的城门,尽管如此,步入到建筑群当中时,幽深感还是不知不觉地渗入到元渺的心里。


    “您也是参加这次水晶展览的客人吗?这边请。”一名金发的英俊男子站在班思德府侧门的前面,脸上带着热情至极却又不失礼貌的标准笑容,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穿着黑色斗篷的元渺。


    嘴上虽然说着要请元渺进去,但男子挡在侧门前的身体却纹丝不动,想必是有什么进入必要的条件没有说出。直到元渺将那封浅紫烫金的信拿出来,男子这才恭敬地侧过身子,低垂着头,让元渺通过。由于侧门可容人通过的空当不大,所以元渺走过的时候,与男子身体之间的距离并不大。

    签名档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新坑试写草稿 收集评论SUI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