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屁大点事也可以很有趣

屁大点事也可以很有趣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2个月前

    对于马伯庸这位作者,应该有不少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他的大名,以及和他有关的祥瑞传说:只要和他扯上关系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唯独他自身每一次都能幸免于难,逃过一劫。


    在《古董局中局》和《三国机密》大受欢迎之前,马伯庸曾经发布过一篇名为《末日焚书》的中篇小说。


    这篇小说初看时并不起眼,开头怎么看都只是很普通的末日背景故事而已。


    但是随着故事的展开,主角一伙人不得不为了取暖而开始焚烧图书馆里的书籍。由此开始,人物之间逐渐开始产生矛盾了。在介绍每一个人的时候,作者所使用的笔法都是极其诙谐的。


    例如这几段:

    “操!净扯些没用的,赶紧想个办法保持供暖吧!”邵雪城不耐烦地嚷道。祝佳音猛地跳起来:“还有你!你这名字起的有问题!你出生的时候,肯定有什么征兆!你爹在国家什么部门呆过!他一定参加什么计划吧?”邵雪城勃然大怒,举手要打,被其他人赶紧拦住了。

    这时候,郑大姐慢悠悠地开口道:“年轻人,你们急什么,这里头能烧的东西,可多着呢。”她提着一袋薯片,笑眯眯地看向老王。我们的视线,都移动到老王身上。老王立刻变得特别紧张,他从地上抄起一条柴火,使了一招华山派的“苍松迎客”,颤颤巍巍地喝道:“你们休想打书的注意!莫怪我掌中宝剑无情!”

    老王和郑大姐都是这个图书馆的资深老员工,暴风雪来临的时候他们在值班,结果也被困住了。郑大姐对生存的反应速度,连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自愧不如。她在暴风雪爆发的第一时间,就飞快地吃光了自己的盒饭,然后用一枚硬币,把自动售卖机的零食和饮料都取了出来。我们如果想吃,必须得向她买。她甚至旁敲侧击地搞到了所有人的体重,我偶尔看到她写在一张纸上的脂肪计算公式,才明白她的深意——顺便说一句,我的顺位排名,还挺高的……


    精简干练的几段,就介绍了好几个特征明显的角色。同时不失趣味性,让人看着也是津津有味。


    而到了决定要焚书取暖的时候,每个角色都极其严肃并且煞有介事地讨论应该如何烧以及烧什么书这种本可以随便决定的小事,读者看到的场面也愈发搞笑起来。故事变成了一幕滑稽剧,大家都在期待着故事里的角色认真地通过诸如票决之类的手段来决定烧什么书这种屁大点的事情。就连决定好了要烧什么书的时候,他们还得按照平时借书的手续走一个流程。


    于是我找老王办完借书手续,把这本书投入火堆,很快页面卷曲,被烧成灰。祝佳音说:“烧的好啊!带什么冷啊霜啊雪啊城啊的,一听就不好,这些带不吉利字眼的玩意,都该烧!”邵雪城狠狠瞪了他一眼,从小车上又捧起一整套。

    “盗墓笔记,这个烧不烧?”

    “八我还没看呢。”我说。

    “那前七卷呢?先扔火里?”

    “留着吧,八出来的太晚,我前头都忘的差不多了,有时间重新看一遍。”我把那一套放回去,去找其他书。这时徐茄走到我的身旁,轻声说道:“其实我可以教你一个选择的诀窍。”

    “哦?”

    “凡是腰封上宣称全球销量仅次于圣经的,都可以搬出来烧掉,不会错的。”


    正是这种严肃的文字与搞笑的效果之间的巨大反差,吸引了我的目光。而且,这故事字里行间隐隐透出的对现代人藏书习惯的讽刺,更加是令人拍案叫绝。这不仅让故事变得更加有趣,并且赋予了它更加丰富的内涵,令人在看了会心一笑之后,还会下意识地去反思自己的藏书和阅读习惯。


    我坐回到火堆旁,火堆旁的大家正在欢乐地把各种成功学撕成一页一页,丢进火里,很有点高考结束焚烧试卷和教科书的意境,没人注意到我们两个刚才的交谈,只有李超狐疑地瞥了我一眼,划了个有威胁的十字。徐聪拿着一本书走过来“正找你呢,乔布斯传算成功学吗?”

    “算吧。”我迟疑了一下。

    “不算,这算什么成功学!这是大毒草。”田骁一口否定。刘月一听不乐意了:“都世界末日了,还搞什么文革遗风。我认为这就是成功学,乔布斯的成功,是不可否认的。”田骁脖子一梗:“我是安卓用户。”

    话说到了这份上,就不是道理之辩,而是立场之争了。于是我及时叫停了讨论,直接付诸表决。结果6票对6票。刘月数了数人头,大为惊讶:“我记得这里用iPhone的人应该有7个,谁投了反对票?”小影慢慢把手举起来,刘月问她为什么,她撇了撇嘴,眼神里浮现出浓浓的恨意,却没说明原因。

    赞成和反对各占了一半,我们把目光都集中在唯一一个没举手的李超身上。他正津津有味地翻阅着乔布斯传。“李超,投票了。”我催促他。他的这一票,将有很深远的历史意义。如果乔布斯传以成功学的名义被烧,那么几乎全部的历史名人传记——除了梵高——都可以不经审查而充做燃料,那将会是很大一笔资源。

    李超又翻了几页,看我们实在催得紧了,只得举手道:“愿乔布斯的肉体安于平静,愿他的灵魂进入主的殿堂。主内弟兄的著作,应该留存……”

    “别傻逼了,乔布斯是佛教徒。”邵雪城插嘴。李超脸色一变,赶紧改口:“异端!应该烧毁!”


    诸如上文中的所表现出的那种讽刺,在此篇小说中比比皆是,看起来甚至能让人产生一种异常的愉悦感。


    但这篇小说也并未局限于这样的讽刺,在故事的中段也开始急速向前推进,用“一盘大棋”这样的阴谋论说法把这场末日风暴变得合理。并且,在众人应用大量偏门知识进行推理之后,果断给安排了一个接近真相的办法——依旧是焚书。


    通过焚书来获得分数,让得分计数器上显示的数字尽可能变大。可并不是随便焚书就能获得高分,他们还必须选择符合幕后黑手口味的书籍来焚烧才能更快地获得高分。


    这期间的推理片段,也是相当的精彩。


    我心中狂跳,这个谜团终于解开了。我找到邵雪城,大声对他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什么设计者作为正常男性,会对《裸妆圣经》评价如此之高了。”

    “怎么回事?”邵雪城眉头一振。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件事。这个图书馆里有二十万藏书,设计者再宅,也不可能全部看过。从我们刚才的政治测试可以知道,他对书籍的打分,很少是自己真正看过,绝大部分是通过书名或者内容简介来判断。”

    大家都被我的声音所吸引,仿佛我是最后一片浮木。

    “设计者因为长期撸管,视力不会太好。他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会犯错。也会看错。”我讲到这里,深吸一口气道:“我们面临的问题,说白了其实很简单,他把《裸妆圣经》看成了《裸女圣经》。他虽然没仔细看里面的内容,却对这个标题很有兴趣,就给了一个很高的评价。”

    “而因为这个该死的错误,我们全都被夹在这里,上下不能。”邵雪城的脸阴森的可怕。如果有可能,我猜他会把设计者揪出来活活打死。

    上头烟雾滚滚,已经无法返回,《裸妆圣经》是我们带下来的最后一本书。我们不可能再找来价值101的书籍来焚烧。


    只可惜,在整篇小说的结尾,作者只是以“这个该死的臭宅!”如此简单的一句臭骂便让故事走向了终结,这着实有些勉强了,没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为了出人意料而故意出人意料,反倒适得其反,没得到应有的效果。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