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科幻《传教士》

科幻《传教士》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5个月前
    5个月前由迢迢牛奶路重新编辑

    1.

    外星文明的飞船将在明天抵达地球,全体人类正翘首以盼。这是一场伟大的接触,在明天之后,人类的历史将会升华。

    在今天的上午,全频道的电磁波的洪流轰击地球,每一个天线都接收到了天外的信息,每一台扬声器都发出了那句亲切的话:“你好,人类!我们是来自远方的文明,在北美洲的明天的一个随机时刻,我们的飞船会降临在联合国大厦的顶层。”

    ……

    外星飞船并不特别,优雅的流线型船身与流体力学严重相符,就连配色也不过是最普通的白色。它莽撞地冲入大气层中,笔直地从太平洋飞往曼哈顿,反冲发动机全速运转,四条绚烂焰火汇成一股,点燃了美利坚整条北纬40°44′58″线。飞船终于在纽约刹住了车,缓慢滑翔着飞过市区,像一片羽毛降落在了联合国大厦顶上。

    192面旗帜猎猎作响,舱门被打开了。

    “你好,人类文明!”这声音纯洁的像是冰块,“再重复一遍:你好,人类文明!”

    “你好,远方的伟大文明。”联合国秘书长用英文回应,“欢迎来到地球。”

    舱门中喷出了绿色的雾,这位老集中营受害者的瞳孔忽然缩小。这些涌动的绿色,反射着诡异阳光的绿色,渗透着险恶气息的绿色,实在太像那个奥地利人元首治下无处不见的氯气了。秘书长几乎就要捂住鼻子,但这抬升的手又在半途伸向不可见的迷雾,就像是一个地球领导人接见另一个地球领导人那样自然。他听见了一道气密门开启的声音,气压差导致风声大得出奇,这未名的绿雾也因此被吹散在纽约州的空气里。

    一个绿色的凝胶状生物飘出了舱门,数百条不定形的触须在圆柱体躯干下方蠕动,让人想起深海中的头足类动物,尤其是鹦鹉螺目的古老物种。但他的触须没有吸盘,有的只是细密如筛子的须,这些褐色的衍生物不断在触手的两侧伸缩。他静静地漂浮在秘书长的面前,像株植物,像只海洋浅层的浮游生物。绿色的表皮上分散分布着黑色的斑点,宛若涡虫的感光细胞——假如他也是由类似细胞的结构组成。

    “我是一名传教士。”这只生物说,“我是一名来自群星的传教士。”

    这些全地球的知识巅峰忽然陷入了死寂,从生物学者直到心理学家。他们猜测过无数种客人的职业,这些人类眼中的客人可能是探险家、可能是科学家、可能是外交官、甚至可能是想要殖民太阳系的总督或先锋,却没有一个人妄想对方是传教士。唯一一个有过这种想法的疯子还是那个教科文的基督教狂信徒,他天真甚过常人,把地球上的偶像崇拜投射到了浩渺宇宙中。

    “请问是什么宗教?能介绍一下您的宗教吗?”秘书长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远离惊讶,他正在给那些智囊和社会学者争取时间。一通密信已经从挪威通向了梵蒂冈的大教堂,从四川通向了北京的广济寺,最后汇聚于阿拉伯半岛上庄严的麦加大城。地球上三大宗教的智慧汇合在了一起,全球七十亿人类的眼睛砌做了历史的长城,压到了联合国大厦这个渺小的奇点上方。

    “上主!上主!”外星人的触须向上升起,如同柬埔寨国旗下方的蒲公英花,“祂是宇宙的主宰、是熵减者、是永恒者、是超脱热力学定律之王、是凌驾于超弦之上的奥秘、祂是一切宇宙奇观的总和!每一个在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在量子海洋涅槃的多元宇宙中的,凡在上主庭院中的,都要朝拜上主!人类,你们是多么可悲,竟然被上主流放到了这个猎户座旋臂的文明荒漠,甚至不得见到上主的面……”

    “人类需要的介绍不是这种粗略地介绍。而且我们希望您能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文明。”联合国秘书长从来没这么低声下气过,即使面对五个常任理事国的箭弩拔张亦然,“尊敬的传教士,也许我们的文明理念与你们有所不同,但这正是千百光年距离之外的常态,至少是我们眼中的常态。希望您能习惯人类的思维方式,这也正是地球上的传教士所擅长的,希望我们能用相通的思维交流。”

    “对于上主而言,文明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把它放在神的面前是真切的亵渎。上主是忌邪的神,但祂又比你们的耶和华与安拉温和,他会赐予异教徒悔改的机会。上主在一切之前就已经出现,祂就是一切,是真理与感知。上主创造了量子的海洋,上主就是量子的海洋。上主创造了十一个维度作为弦的舞台,上主就是十一个维度。上主是知道一个粒子位置和动量的神。上主的教派是真理的教派,不是原始的偶像崇拜的教派,不是统治者和愚民的教派。上主不是虚荣好妒的神,因为除祂以外没有别神。上主启示了我,祂派我来到猎户座旋臂拣选祂的子民,我的这一站便是太阳系。”

    “一个能被您这样旋臂级航行的文明所信仰的宗教,想必的确是很伟大的真理了,传教士。那么现在,能告知你们的过往,告知您旅途的详情吗?这也是地球上传教士来到一个新地点时所会做的。尊敬的客人,如果有人打断您的讲话,请千万不要生气。作为首批接触外星人的种族,困惑总是比明白的要多的。”

    外星人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包含着尚未被人类所知的自然奥秘,哪怕这只是深空中的基础常识。譬如这句——“我们的母星在人马座旋臂的边缘,靠近银心的位置。这是一个并未出现在你们星图上的双星系统,只有一颗小型气体行星和一颗暗物质行星……是的,有些暗物质是可耗散的,但只有用中微子望远镜才能看见。”

    气体行星中游荡着的浮游生物,这就是外星人的祖先,他们遵循着达尔文的演化论不断演化,于另一个生态系统中被自然所选择。当一个生态系统的不稳定性和稳定性到达某个阈值,演化就成为了进化,狮子与野牛不会为了适应某个环境放弃部分能力,而是在互相的竞争中变得更快更强。智能就这样在气体中形成了,他们在立体的战场上厮杀,在立体的大地上建立居所。一个个晶格包住了一种凝胶溶液,这就是那个双星系统的细胞。终于有一天:

    “上主来了,祂告诉了我们真理,给了我们新的生命。这不是一个在科学中发展出来的新宗教,也不是一个愚昧中发展出来的旧宗教,事实上,我们根本就不具有旧宗教发芽的土壤。对于一个可以飞翔且耐高压的种族,未知是不存在于文明史的,而宗教的最根本土壤就是恐惧,恐惧则根植于未知。”外星人凝固的声音继续在地球上流动,“那是多么惊喜的一天!在上主的奇妙做为下,就连暗物质行星都显露出可见光的本质,我们文明在那一刻就完全的皈依了这位宇宙真神。今天我来到地球,是为了让你们也得到这份恩赐。”

    “那对于那些不愿意的接受信仰的人,您会怎么处理?”联合国秘书长提出了这个问题。

    “对于这种灰尘,你们可以参见地球邻居的下场。对,不是太阳的邻居,是地球的邻居,就是那些来自木卫二的文明。”两根触须动了起来,这证明了外星人晶格细胞结构的可行性与普适性,他拉出了一个全息的屏幕,“在厚重冰层下是海洋。木卫二文明与我们拥有相同的世界,他们可以依仗浮力探索整个星球。未知同样不存在于他们的社会,因为当他们开始怀疑冰层之上时,文明已经达到了不可能产生迷信的地步了。在我们于木卫二着陆时,他们已经开始靠核能融化冰层,甚至还有探测器通过水汽羽流被发射到了星球表面。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根本不相信上主的存在,一意孤行。”

    “那他们现在这么样呢?请问能让我们与他们相见吗?太阳系的智能已经孤独了太久,这可是巨大的喜讯。”

    “很遗憾,不能。大部分的他们已经成为了氦与氟,那剩下的木卫二智能必须得在谷神星避难,宇宙没有第二个能容得下海洋难民的地方。”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新的画面,屏幕里出现了一个新的屏幕,木星的大红斑悬浮在了风中,木卫二也出现了。真空中似乎起了涟漪,涟漪在运动过程中逐渐具象为两个实体,这两个实体高速运动,像是笼子一样罩住了这粒红白色的冰球——光,比一千个太阳还要更加灿烂的光,还带着肉眼无法观察的炽热,就连木星表面无尽翻腾的气旋都黯然失色。

    “木卫二参加了核聚变,但只是水分子的核聚变。对,不是氢和它的同位素的核聚变,也不是氧元素的核聚变,就是水分子的核聚变。按照地球上的计量单位,就在神罚的完成的这一精准时刻,有约2.3×10^35焦耳的能量被释放。这比你,地球的秘书长,穷尽一生所能看见人类所释放的能量的总和的立方还要多。假如人类也这样抗拒,也这样顽梗悖逆,那一场辉煌的烟花便是你们的句读。抬起头吧!抬起头吧!新的太阳已经升起了!”

    赤裸裸的威胁!正如中世纪殖民者对印第安人与黑人所做,此份威胁给这个正等待着戈多的荒诞宇宙又平添了一份荒谬。人类从来没遇到过这种选择题,这种生与死如此绝对的选择题,即使是刚走下树冠时也未曾经历。狂信徒的笼子随时可能罩住地球,那个长得像巴基球分子一样的笼子,而地球上的狂信徒绝对不会轻易离教。

    然而确实有星辰升起,比一切星光与太阳的总和更亮,这燃烧的镁粉巨球点燃了整个宇宙,几亿年的蓝色的天空都朝着那一点坍缩。秘书长流泪了,大红斑与他一起流泪,一切被木卫二普照的众生都必须流泪。那是人类兄弟的家园,是地球最亲密的邻居,是伽利略永恒的挚友。然而一切都终结了,在犹大人对迦南地的屠杀下,亿万年的伴随都成为光与热,成为太阳系强劲的飓风。这会是人类的命运吗?是时候庆幸人类的无能,庆幸这双脊椎动物的眼睛看不见红外线,以至于在死神的炼钢炉中也不过短暂的眩晕。

    2.

    秘书长晕倒了,昏厥在天文单位的水中。被光包裹的一切都没有动静,直到秘书长再次睁开疲劳而红肿的眼睑,外星人依旧那么平和。在地球的自转与木卫二的公转下,光辉已经被木星硕大无朋的巨体遮蔽,只剩下血一样的黄昏。

    “能让我都全地球人类陈述一下上主的真实吗?或者说,能让我对人类文明陈述一下你们宗教的原始吗?等到时机成熟,你们有机会去谷神星看看你们的所谓邻居,这是你们和他们拥有共同信仰的时候。”这只浮游生物的触须无规律摆动,似乎有来自海风的灰尘被滤网筛住,“当然,你必须同意我的请求,也必须至少让宗教领袖倾听一名传教士的箴言。”

    “请,您对英语的掌握真让人惊讶。”秘书长退出了摄像头的拍摄范围,“请问您能把神罚的资料发给我们吗?至少发给我们的物理学家,这才能让我们充分了解。如有冒犯请见谅,这是地球与其他文明的首次接触,请给我们一些宽容。”

    四个“Please”,彰显了人类命运的无助,彰显了人类对邻居命运的惋惜。但无论如何,正如宇宙膨胀或熵增一般,外星人接下来的长篇大论总是不可阻挡。

    “我可以让你们看到神迹,但你们只会认为这是高技术。我会从逻辑层面彻底辩服人类,不单是辩服原始宗教信徒,还会辩服共产主义者与哲学家,还会辩服以飞天意大利面宗教为首的新兴现代宗教。”

    一根绿色触手触碰到了全息显示屏,信息的洪流拍打着岩石,在一切浪潮退去后留下了最重要的东西。每一个属于地球的人类都应该认识它们,不认识就属于失职,属于教育局的失职:佛教的万字、基督教的十字架、以及属于真主的星星月亮。出乎意料,竟然还有一个只有东亚人明白的符号被留下了,它是道教的太极,是衔尾蛇一般互相吞噬的阴阳鱼。

    “你们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这些原始宗教非常明显的共同点:它们的标志都是二维的。”传教士改变了音质,他的声音不再像冰块水晶那样的澄澈了。据他事后的访查,这次的音源来自美国的约尔·欧斯汀大牧师。

    “联合国的标志也是平面的,所有国旗都是二维的!这是人类的风格,在光年的距离里差异不可能不大,更何况我们生存的环境本身就不同。”秘书长据理力争,但又保持着一个卑微的态度,“大气星球的天空是三维的自由世界,岩石星球的陆地却只能是略有曲率的平面,人类是平面的居民,思想在天圆地方和乌龟大象的时期便是推崇二维的。”

    “这不能作为借口,人类。当你们看到上主的符号时,再多的疑问都必将散去。无论是三维或者二维,你们的宗教标志都是宏观的,甚至是超宏观如伊斯兰教的天体的。对于我们而言,上主只有一个信物。这个信物你们见过:碳六十。”传教士的声音越发激动,完全不具备人类想象中高等文明必备的理性,“让我来告诉你们详细的句读,那顽梗悖逆的代价:地球上所有的碳元素会以原子形式从化合物或地底析出,聚合在地表的六十个巨点上,还有等比例的硝酸钾同时析出堆在碳点旁,等比例的硫磺混合在硝酸钾与碳的缝隙间。到了那个时候,黄石火山会前所未有的发出烈怒,整个地球都会因之颤抖,宇宙中最大的黑火药会火化整个生态圈。没错,理所当然,当碳基生物身体中的碳元素被以神力析出,死亡就已经先一步在爆炸前赶来。我的二维三维图标理论只是给人类的一个台阶,无论如何,你们都必须终止可悲愚昧的原始宗教信仰,转而投向伟大的上主不可思议的怀抱。”

    强词夺理!简直是无理取闹!但又只能照办。

    “全体人类?”

    “全体人类,全体有自我意识的人类,即全体活人。人类各个聚集体的首领们,让我们开始改造信仰吧!改造基督徒、改造穆斯林、改造无神论者、改造神秘主义者!愿上主祝福这神圣的功。”

    3.

    传教运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碳六十的小球在地面遍地开花。对于一个文明的生存,一切都只是小事,哪怕改变自己一生的信仰。人类都是珍视自己生命的,所以才会又正当防卫的出现,但有的人把集体的地位看做高于生命,他们是伟大而不惧牺牲自我的坚强者。如今,在这个可怕的太空格里高利面前,两者的利益都成为一个。

    人们锯掉教堂顶端辉煌的十字架,炸毁清真寺高傲优雅的圆顶,就连道观与佛寺都被碾成碎末。新的碳六十球结构建立在三大宗教的废墟上,还有印度教与道教作为陪葬。更多的小宗教,那些愚蠢如一贯道的邪教、那些只有泛灵论者基础的萨满教、那些连教堂都没有的新兴宗教,也悉数被联合国维和部队与本地政府铲除,可上主的使者似乎不屑于把神坛建立在腌臜的小宗教的残垣断壁之上。马克思的著作全部成为灰烬,佛经和《圣经》的火焰比《古兰经》的光更耀眼,《物种起源》被删改得只剩下科学。但当传教的旗帜举得更高时,纯科学的达尔文与赫胥黎还是被打倒了。

    在锯与炸的博弈中,联合国有了新的宠儿。联合国拆迁队是一个新的部门,直到外星人降临后的第三日才真正建立,然后立刻就投入到了挽救人类文明的光荣事业里。在各国政府的一致决策下,唯有真正把自己全身心交给上主的前宗教徒才能加入,尤其是前宗教徒兼地区宗教领袖,皈依者狂热可以很好的加速传教进程。在这场挽救人类命运的悲歌中,就连朝鲜领导人都不得不第一次与大多数领导人站在一起,受洗于传教士八月份整个北半球的冰雹中。

    不是没有狂信徒,因为在外星的重压之下,几乎所有宗教信徒都是毋庸置疑的狂信徒。无时不刻的自杀式袭击朝着传教士袭来,三硝基甲苯伴随着他的脚步从纽约爆炸到东京,就连看似最温和的道教徒与萨满教徒都加入了自杀式袭击的行列,东京的神道教僧侣差点把日本首都变为福岛。但神佑的人是有福的,上主已经提前为传教士预备好了道路,所有的炸弹都在他的身旁变成了一管管白色粉末——确乎如是,白色的洗衣粉,而且配方还伴随着袭击的地区而有所不同。根据国际知识产权组织的透露,那些洗衣粉都刚好是当地的民族品牌,哪怕是最冷门最不知名的民族品牌。而在一个当地没有洗衣粉生产线的非洲国家,那位犹太教恐怖分子的炸药都变成了肥皂碎。

    在铁腕手段之下,全球终于还是有了一半皈依者,传教士看起来并不在乎信徒的虔诚度。在第三十亿人自愿受洗后,传教士终于下发了船票,领导人们有幸参与了首次深空旅行。在谷神星地表下的液态海洋里,难民们艰难地开辟世界,在这个只有原始大分子的汤中求生。

    似乎是趋同进化,他们与水螅体态很像,无非是多了两对灵活的鳌肢和一条发光带,就连木卫二的其他生命也同样千篇一律。地球人没多少与木卫二人交流的机会,艰难的翻译被传教士粗暴打断,人类对木卫二人宗教的了解也只能是零。他们唯一的收获不过是一份十个地球年之前的木卫二生物图鉴,这份图鉴甚至连解剖图都被抹去。航行很不愉快,对每个种族而言都是如此。在飞船飞回地球的尾迹中,不止一位金姓元首眺望逝去的矮行星。

    他们看见了传教士的飞船。这个可怕的存在拉出了一块比太阳半径更宽大的金属片,生生把黄道面切成两半,隔开了地球与谷神星。根据质谱仪后来的分析,这块金属板是一种特殊的铁镍铜合金,并掺杂了少许金属氢,一块白银导线让金属板接入了小行星带。人类从此掌握了一种新的特种合金,但也永远丧失了与木卫二遗民对话的机会,这个“永远”会一直持续到人类掌握深空航行技术才结束。可在宗教的摧残下,在新中世纪的美妙新世界中,火星都可能成为过去比邻星般的存在。

    在最后的日子里,狂信徒与无神论者被全部枪决,世界人口少了逾一半。但在全人类毁灭或部分人类毁灭的代价中,只有后者可以勉强考虑,前者是永远永远只能是彻彻底底的完全的×。他们的骨灰被埋在了巴勒斯坦的一个深坑中,至于那些杜绝火化的特殊宗教,世界政府依旧让火焰吞噬了遗体。

    人类首次有了相同的思想,有了相同的信仰。在这一天,银河系的群星有规律闪烁,跨越光年距离发出摩尔斯密码。这是上主的信,也只能是上主的信。除了一位真正的自有永有的万能的神,还有谁可以弯折光速这把绝对刚尺,让矛盾同时相存?还有谁可以把爱因斯坦的理论摧毁,让无数物理学家汗颜不已?只有祂,至少对人类而言如此。

    传教士又在太阳系呆了十个地球年,引导人们更完美的礼拜祈祷,更符合上主心意的赞美敬拜祂。还好人类有原始宗教打好的底子,特别是后来皈依的基督徒与穆斯林,他们很快就成为了上主教会的头羊。在人类的世界终于完美无缺后,在上主彻底满意后,传教士带着凝胶状的身躯朝下一个星系飞去。新的宗教领袖妇孺皆知,他就是前联合国秘书长。自从联合国在最终洗礼中解散后,他就只能是前任秘书长了。

    人类回到了中世纪,精神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与依靠,这是唯物主义带不来的。在宗教社会中出生的孩子们以此为荣,并嘲笑着过去那个荒诞的世界,曾经社会主义国家的孩子尤其如此。新人类逐渐代替了旧人类,联合国秘书长都在漫长的时光中垂垂老矣,即将撒手人寰。他是教宗,但他心里装的不是上主的真理。传教士本人应当最清楚这点。

    直到那一天,那弥留之际的时候。

    ……

    外星文明的飞船将在明天抵达地球,全体人类正翘首以盼。这是一场伟大的接触,在明天之后,人类的历史将会再次升华。

    在今天的上午,全频道的电磁波的洪流轰击地球,每一个天线都接收到了天外的信息,每一台扬声器都发出了那句亲切的话:“你好,人类!我们是来自远方的文明,在大洋洲的明天的一个随机时刻,我们的飞船会降临在地球大教堂的塔尖。”

    ……

    4.

    飞船垂直降落到了教堂的尖端,降落到了碳六十分子模型的顶部,它看起来很像前苏联那些没机会发射的火箭。但相比之下,这艘飞船又太过于纤细优雅,喷口都是封闭的无工质引擎,缺少了钢铁的野蛮和粗鲁。

    外星人走了出来,这次的客人与传教士完全不同,至少他们还是穿了宇航服的。客人们没用声波交流,也没选择复杂的电磁波甚至引力波,一台显示屏告诉了所有的答案。大主教兼联合国前秘书长姗姗来迟,他坐在轮椅上宛若霍金,虽然霍金早就被逼死在了人类文明延续的光荣使命中。

    “你们信仰上主吗?”这是秘书长问的第一句话。声波被转化成了电磁波,电磁波被转化成了可见光波,从电视屏上飞出。

    “我们信仰唯物主义,类似地球定义的唯物主义。我们正在测算宇宙膨胀的速度,在巴纳德星系附近监测到了你们的电磁波信号,也发现了有空间曲率改变的痕迹。我们发现了文明的存在,就想过来聊一聊,星际旅途是最孤独的。”

    “什么!你们怎么会不信仰上主?你们听说过这么一个星系么:”前秘书长努力回想传教士第一天说的那些话,“人马座旋臂边缘、双星系统、有一个气体行星和一个暗物质行星……”

    “你知道银河系有多少颗恒星吗?5309亿颗。这种恒星系结构就有不下十万个,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远程观测,很少有靠近了解过。你们知道你们的一个不发达的邻居么?他们在谷神星。”

    “事实上,他们原本来自木卫二,他们和我们一样信仰上主。”

    沉默良久。

    “他们信仰的宗教与你们非常大不同,他们信仰多神教,是一个过度崇尚外向发展的多神宗教。但正由于他们人口稀少,谷神星本身的脆弱,在科学实验下的他们已经出在了灭绝边缘。只剩下三个分散在谷神星极点的‘木卫二人’了。他们原本也可以按部就班发展科技,但宗教逼迫他们不这么做。”

    “不对!上主是……”

    “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人类们,你们遭遇了莫大的欺骗。”外星人收回了显示屏,发出了上个世纪的低劣合成音,“所谓的传教士用你们不能理解的科学捏造了两个宗教体系,一个蒙骗木卫二文明,一个蒙骗人类文明。让我来猜猜看动机——啊,一个被研究过无数遍的对照组社会实验!更早的宗教我无法确定,至少上主肯定是这样的。”

    “那么,我怎么知道您不是在做一个社会实验呢?我怎么知道地球这一次不是实验皿呢?”前任联合国秘书长艰难地把单词吐出,黑水开始涌上他的眼睛,生命的漏钟变得越来越轻。最终,天空一片血红,只有谷神星始终静默。

    1 回复
  2. 谷神星刺杀3=1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