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桃花树下

桃花树下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3个月前

    对于庞星华来说,家长里短是常态,今天父亲跟某户商贾谈成了一笔生意,明天母亲去了某家太太那打雀儿。哥哥拋着石子走在去学堂的路上,弟弟啃着手摇鼓咿呀学语。一家人总是平平淡淡地过活,餐桌上欢声笑语不断。

    所以,从小安分的庞星华突然有了一个叛逆的小梦想,希望哪天从镇子外来了个骑着高马的大侠,将她卷进一场江湖争斗里,让她理所当然地抛弃这样平淡的生活,然后去流浪江湖,踏马快意。

    所以当庞星华看到路边大片绿意中的一点点红色时,即使白了小脸,但眼睛里却燃烧着兴奋。她循着血迹,在高过腰间的草丛里寻到了躺在地上的程山远。

    虽然程山远不是她想象中的大侠,没有骑着高马,但是她的身旁躺着一把染血的短剑,扶着她的那双手被她那沾在黑衣上的血染红,手上粘腻和温热的触感让她心跳变快,刺激得她突然有了力气将她一路带回了家。

    庞星华或许只是想感受一下那个在书文中总是波澜壮阔的江湖才沿着血迹捡到了程山远,她好奇的摆弄程山远的衣服,摸摸她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即使那把短剑上面的寒光让她心悸,她也还是伸手去触摸,即时因此被割开了皮肉见了血,她也总是抑制不住那颗跳动的小心脏,一次次地接近,企图与它“混熟”,妄想把它抚平,就像她和程山远。

    庞星华遇到过程山远好几次后,于是她就想是不是命运让第一次的救助成为连接两人的纽带呢?然后是不是就是它在指引着她轻易地找到程山远呢?接着它又希望让她试着击碎程山远的铜墙铁壁呢?是不是当她成为程山远的港湾时,程山远就会对她一一坦白,带她流浪天涯呢?

    但是程山远总是不告而别,她不告诉庞星华自己的名字,甚至从来不跟庞星华说她在江湖里的故事。

    庞星华的院子里有一棵桃树,树龄已长,花开灿烂,恰好能挡住程山远端坐在墙檐上的身影,她与程山远的见面从来也只是隔着花丛或树丛,她模模糊糊地说着自己的梦,模模糊糊地看着程山远的笑容,她们之间像是隔着纱,她明明很清楚,但看的很模糊。

    庞星华就这样抱着她的美好想象,亦步亦趋地追着她这平淡的生活里唯一的一缕波澜,跌跌撞撞地试图跳进江湖的大浪,然后脆弱的她被这波大浪打的七零八落,香消玉殒。

    庞星华一直在想程山远不愿意带她走江湖的原因,她甚至赌过气,不愿意接受程山远的道歉,不愿意听到她的声音,甚至不愿意看到她。也曾赖过皮,跟程山远打赌耍赖逼她掀开那层隔阂,逼着她认错后退,却从来都不知道对面的她踩着刀锋,站在崖边,鲜血淋漓。

    庞星华被冷剑刺穿的时候才真的感受到了剑气的凉意和尖锐,她似乎明白了裹着程山远的刀墙剑壁是什么了,但是同时也清楚了程山远从来都不需要什么落脚的地方。

    庞星华闭上了眼睛,在不断流失的时间里叹了一口气,死后我会不会再见到她呢?她会不会原谅我呢?孟婆汤真的能让我忘记这段前尘么?庞星华突然觉得心口很苦,只是因为她再也看不到桃花丛中那抹黑色的身影了,并且死后会把这个叫程山远的人忘得干净。

    6 回复
  2. 这种文体叫什么

  3. 回复 @兰陵 :

    叫高中作文吧,,,,

  4. 我一个初中同学也叫程山远,那时候我们都叫他橙橙

  5. 回复 @硝子 :

    说明我的取名方式还是偏向日常的

  6. 2个月前

    总感觉你的文风有点像某个作家,但是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7. 回复 @银锈 :

    我的文体,,不就是高中作文吗,,,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