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寻找阿奎奈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话题。
  1. 2周前

      蜂是如此伟大,而又平等地印刷在每一个刚刚降生或是即将死亡的阁楼的表面上,在其上生锈的、布满灰尘的、被熏黑了的六边形的房间之下,浑浊灰黄的蜂蜡封存着尸体。巨大的本地食腐鸟拍打着翅膀从枝桠上俯冲下来,用坚硬的喙开凿着同样坚硬的金属般的缝隙。到了黄昏时分,它们中的大部分,从已经裸露出肋骨般檩条的巢穴中匆匆飞离,不过这并不代表放弃,如果不能在日落逐渐提前的寒冷日子里带回食物,便只能被冷冽寒风切开,任由同伴吞食,落在最后的上了年岁的老鸟深知。它用长长的舌舔食绽着喙,粗糙如刃的裂口划开舌头,鲜血流进喉咙。


      在布满蜿蜒隧洞的巢穴里穿行,这是一条已经被探索开凿过的甬道,然而除了无限延伸的黑暗便一无所有。它如同一位严肃的藏传佛教徒,匍匐潜行,口中念念有词,血在喉咙里打转。死亡从孵化的鸟蛋开始,便必须回到那巢之中去。


      “蜂是如此公正,死亡夺去的,便会从巢穴中归来。”


       阿奎奈立于马前,心不在焉地听着马背上的人侃侃而谈古老的神话故事。这位迂腐的满口胡言的教徒甚至连即将前往的圣地的路也不记得,他总说从迪昂斯巴出发延直线笔直向西越过山丘穿过沙漠便能到达巢穴,可最近他又改口了。


      “直线?我可不敢这么说,直线不过是无穷圆弧微不足道的一隅,我们已经走得太远……”


      “你说得太神了,主教。谁见识过无穷呢?也许国王的金库也不过……”


      “那确是复杂的事,你得想想宇宙。”马背上的人打断阿奎奈。“我想马上便能带你见识它们了。”宇宙——在迪昂斯巴字典里意为“不存在”的意思。


      他们花了好几日的时间绕过山丘,在沙漠中寻找宇宙中万王之王的雕像。根据主教的叙述:曾有一位敢叫天公折服的君王陨落于此。


      无尽的沙漠中的沙粒曾是他常年掠夺而来的宝藏,他从各个星球往来,最终打听到这儿有能让他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珍馐。


      “我曾有幸见过他,与他交谈。他告诉我那圣地位于何处,那是一座巨大的嵌套着六边形的迷宫,有着无穷无尽的走廊与阁楼。他所派去的手下随从都没能回来。最后一次见到他,他正准备出发,与他最信任的兄弟一起前往迷宫。那时的他已经白发覆体,身体却依然宽阔壮实,漆黑的眼珠如炬。他赤脚踩在荒凉的沙漠上。我已预言到他的死亡。事实上,他走出了迷宫,死在了归来的路上,这让我感到不解。”


      “是他的财宝,化作沙粒吞噬了他。一定是这样,返老还童只是骗人的把戏,万物归巢,万物皆陨。”


      主教一时间说不出话,他对这位迪昂斯巴国王看重的同行者惊人的洞察力不置可否。


      阿奎奈接着说:“这类离奇的故事往往缘于荒唐的无知。迷宫里根本就空无一物,却见识到了曾经的朋友化作森森白骨,叫谁能忍受的了?”


      主教突然大声笑了起来,阿奎奈不解。主教跳下马,一屁股跌坐下来。他指了指前方说:“我们快到了。”


      傍晚时分,在迪昂斯巴的光辉所到达不了的沙漠中央,一座空洞的古老迷宫废墟在漫长无尽的岁月中迎来了它的拜访者。暗黄色的土地上,数不清的阁楼般的圆柱组成巨大的阵列,高低错落。落日的余晖之上,如同巴洛克管风琴般吹奏出恶魔的低语。


      他们小心翼翼走下沙丘,来到迷宫面前。阿奎奈无法用语言形容眼前的事物,即使他曾在迪昂斯巴学写过不少文学作品。


      “它与迪昂斯巴里的所有建筑都不同,但却也不像是迷宫,倒如陷在沙漠里的教堂”


      “这是我等先辈的遗物,沉没于此地!”主教张开双臂,身上厚重的袍子倏地掉落在地上,阿奎奈伸手去捡落在地上的教袍。令他吃惊,袍子正在从地上漂浮起来,像是有了生命。大地正在摇晃,主教一动不动立在不远处,这时,迷宫的下方的沙粒如同退潮时的海水,裹挟着阿奎奈,主教以及他们的马和袍子跌入了漩涡——迷宫的中心。


      阿奎奈越陷越深, 不停翻滚的沙浪在黑暗中沸腾着,他望向前方,已经看不见主教的身影。迷宫的中心已经近在眼前,无数的平面层叠交错,线条穿梭于其间,和谐,复杂,令他头晕目眩,像是一只地穴昆虫的地下巢穴。


      跌落的沙浪已经形成一个环形的巨大瀑布,阿奎奈在自由落体,迷宫近在眼前,他能仔细看到内部的精细结构。“粒子正沿椭圆的磁力线约束加速,这是去到宇宙的第一步。”主教盘着腿坐在阿奎奈身边的马上。


      甚大的居住区圆环只能提供微弱的引力,在沙漠的阻力中缓慢旋转。阿奎奈和主教站在临时的控制舱室里。


      “阿奎奈,这里即是迷宫的中心——蜂巢号控制室。迪昂斯巴不过是它巨大居住圆环裸露出来的一部分。”主教面带微笑,在他身边的地上尽是他乡之客的尸骨。


      “吾辈曾畅行于星际之间,如今长眠于地下。”阿奎奈沉吟道。


      “吾辈创造之道犹如天道。”主教边说边掏出银质的匕首,割开自己的胸膛,掏出流着鲜血的心脏递给阿奎奈,“往昔之伟大今日当重现!”


      阿奎奈将血肉献祭给机械铸就的旧神,控制台慢慢被点亮,引擎正在点火。


      地表之上,黑沉沉的荒原与草原,广袤的海洋与宏伟的迪昂斯巴渐渐上升,从更加远的视角看去,星球的表面正在不可思议地移动,大气中翻滚着闪电。


      

      


      


      


      


      


      


      


     

    1 回复
  2. 不明觉厉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寻找阿奎奈SUI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