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梦镜

梦镜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2个月前

    楼阁、寰宇、青月。乌云捏着玉指,遥望袅袅云雾,月喑鸟张开黑翅,在泛红之夜中,如同一流星坠落。

      乌云仿佛瞅见鸟儿咳出血珠,连同泪水。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乌云踏过朱木前廊,红裙衣带宽松,她知,或不知此处楼亭空空。

      “拟把斟酌图宿醉,只酒当歌,风乐亦无味。”

      月琴弹奏愈加缭乱,一青衣男子于月下显现身影,但见他持断剑而舞,乌云想看其面目,却只见发梢下阴影一片。他脚下渗出血迹,映出血月半轮。

      无数箭矢射来,射穿胸膛和头颅,然而他只是静默地舞着……

      “醒醒!”一只长满青毛的手抓在乌云肩头,大喊一声。

      乌云坐起来,汗水几乎打湿了被子,她一时间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场景还清晰地在她的眼前闪现。她从头摸到脚,看看自己有没有被那遮天盖地的箭矢射成刺猬……

      过了十分钟,她舒了口气。桌角摆着一盆兰花,凋萎了些时日,书架上蒙着层薄灰,乌云没有细看,也就没有在意。她轻巧的起床,穿上一身水手服。

      脑后的双马尾放出一种奇异的香气,乌云觉得有一点熟悉,让她想起那段梦魇里走廊的气味,她赶紧下决心,不再想那团迷雾似的梦。

      轮船在海面上飘摇,乌云很快恢复了她精灵般的性格,哼着一首曲子,想要去甲板上吹吹海风。

      她打开舱门,心想或许会看到熟悉的朋友,不过奇怪的是,她怎么也记不起船上有几个人,还有他们的模样。

      船上静悄悄地,正缓缓朝大洋深处驶进,乌云没有看到一个人。她想大家是不是去集体吃午饭了,这让她记起爱吃的满汉全席……

      乌云踏着轻快的脚步,蹦蹦跳跳地来到甲板上,身体如此轻盈,她奇怪自己或许只要用力跳,就可以乘风翱翔。

      甲板上也是空无一人,栏杆有点生锈,虽然被雨水洗刷过,可还是有层暗红色的灰尘。

      乌云哼着歌,这时才恍过神来,自己哼的是那首梦里听到的歌!中了乱箭的男子在月琴伴奏下持断剑而舞……

      乌云有点慌张,不过她心一直很大,只要不影响她吃夷狄珍馐。天空是暗红色的,紫色的碧海连绵向天际。乌云大口吸气,趴在栏杆上想看看自己的影子。

      她身材高挑,朦胧的水手服更凸显其风姿,可她看不清自己的面孔,白皙的脖子上一片漆黑。

      轮船劈波斩浪,不知驶向何方,这一切竟犹如梦幻,乌云想掐掐裸露的胳膊,可忽然觉得很荒谬……

      鲸探出巨头,张开大口,泄出一片雾气,这雾气在海面上扩张,乌云奇怪地觉得这雾在吞噬这世界。

      亮着橙光的飞碟钻出浓雾,乌云眼看着它越飞越高,当即将消失在红云中时,它嘭地炸开了,像撞在无形墙壁上。

      碎片带着烈焰,如一块块陨石坠落,掀起万丈风波,那只鲸的尾巴浮出海面,喷薄的血液染红了紫海。

      “醒醒!”断了半截手指的手拍在乌云的右肩头,一个熟悉的沧桑的声音说。

      乌云睁开眼睛,听见马匹有节奏的咯噔声,白银盔甲在阳光下晒得灼热,千万匹战马共同扬起山灰,踏平土地。

      乌云头戴挽绳,脚踏连云靴,手握翻天锏。胯下一匹红鬃马,鼻孔中呼哧呼哧喷着热气。

      兵令悬在腰间,身后紧随着千军万马!

      “猛听的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土怎能属他人!番王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兵!”

      “杀!杀!……”

      乌云翻天锏晃两晃,但见得风云变色,九日耀辉!

      “醒一醒!”稚嫩的手按在她肩上,乌云毫不迟疑,挥锏斩向那人手腕。

      天地崩溃,大海灌入山川,金乌慌忙逃窜,无穷止的黑暗吞食每一分阳光……

      “你,终于醒了,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乌云在书桌上起身,揉了揉惺忪睡眼,课本和作业凌乱摆放着,日记本上满是涂画的笔墨,酷似失落的文字。

      她懊恼地拿起钢笔,准备完成某道数学题。手边放着一片小镜子,镜子里的她托着肘,饶有兴趣地扎着辫子。

      “历史啊,由你编写,生命呵,由你掌握,而你只管做作业……”

      

    1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