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沉默

沉默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4周前
    4周前由尹口丶重新编辑

    人类总是喜欢站在制高点俯视一切,只有脚底踩着比他们低贱的东西,包括低贱的同类,他们才有活着的快感。

    自从来到这里,一个与光明和正义彻底绝缘了的地方,我就喜欢窝在角落里悄悄看着从窗口窜进来的那一束阳光,每每有人经过,我都能仔细地看到他们的眼睛,灰暗的、绝望的、慌乱的、乞求着的。无论刚来到这里的人怎么嘶吼,四面墙壁都能把他们的声音从这个世界里隔绝出去。

    从小我就很喜欢冒险者的故事,像刚来这里的一位爷爷,每到晚上都会轻声地跟身边的几个孩子讲述一位名叫威斯顿的冒险者从贵族的手里拯救原平民的奴隶,训斥人贩子无法无天目无国法贩卖合法平民的罪责。

    但是我并不认同老者的话,奴隶和平民是不一样,那又如何呢,就算原来是平民,如今你只是个奴隶,只要身上奴隶的印记不消失,你的代代血脉都只能是一个奴隶,肮脏的,低贱的,只配匍匐在地上挣扎!只要你的身上有奴隶的印记,威斯顿就永远也分辨不出来你们平民!妄想被救赎,真是愚蠢!愚蠢!!愚蠢!!!

    我把自己藏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长发盖住了我丑陋的五官,皮肉包裹着我那颗恶鬼一样令人呕吐的心脏,然后伸出抹着淤泥的双手,想把每一个希望都扼杀在这个铁笼子里。

    最近总是阴雨绵绵,铁笼外又丢了一个瘦小的女孩子进来了,她止不住力道,在地上滚了两圈,可能是被摔懵了,缓了好一会她才慢悠悠地爬起来,深呼吸了几口气后猛咳了几下,尔后吐了一大口血出来。她擦了擦嘴角,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挺直了背,然后走到铁笼子的门口那里,愤怒地踹了一下铁门,撞击声在这个封闭空旷的地方特别刺耳,有两个平民奴隶小孩被吓哭。

    但是这个女孩子只是踢了铁门一脚,之后也安静了下来,她就地坐在铁门口,然后往外面吐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像极了一个凶狠的大汉。

    她的名字叫——乌云。

    乌云是个很奇特的女孩子,她的肩膀很小,十三四岁的女孩子仿佛一个奴隶女孩一样,大概只有普通平民小孩十一二岁的年纪,她的眼睛很大,看人的时候很平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波动,偶尔眼里烧起火光来,也是淡淡的转眼即逝。

    乌云不喜欢窝在角落里,她总是坐在那束亮光下面,然后跟周围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这个笼子隔绝了光明与正义,同时滋养了腐烂与丑恶。奴隶们大多有一个恶习,那就是看到有沦落成跟他们一个等级的平民时,那颗总是压低的脑袋就会微微抬起,从嘴里冒出来的词话充满了讽刺和恶意。

    乌云刚进来的时候,周围一个奴隶女孩声音微弱的嘲笑道:“嘻嘻嘻,又一个垃圾诞生了……嘻嘻嘻嘻……踢烂脚了也出不去的嘻嘻嘻……”周围的奴隶听到这微弱的声音,也附和着笑起来,这会整个笼子都是奴隶们瘆人的笑声。

    乌云回头看了一眼扎堆窝在漆黑的角落里的奴隶们,然后挺直了背,居高临下地说道:“对,垃圾们,我来了!”

    那个奴隶女孩呜咽着吐了口血,口中发出嗬嗬的怪声,一双眼睛看着乌云充满了仇恨,就像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冤鬼,蠕动着挣扎着,那不是谁,那是我!

    乌云从来都不是个温和善良的人,也不是一个很优秀的领导者,她只是比普通的奴隶要倔强和自信,而就是这种特殊,慢慢地让乌云成了这些人的信仰。她就像那束我既渴望却又不敢接近的光亮,艳羡嫉恨,然而看着她成长却也无可奈何。

    最近笼子里总有人在传着一些令人不安的话语,它像一块石子,落入到这滩死水中,激起了波澜。它流窜在奴隶之间,企图激怒奴隶们,然后将他们的怒火转化为战意。

    奴隶主敲打着笼子,一双眼睛犹如看着死物:“是谁!?刚刚是谁在说这些没用的话!?”看管笼子的男人看向一个肮脏的角落,角落里的女孩抱紧了自己,她紧张地抱紧了自己,心里不断的重复着:不是我,必须有人出去……不是我,必须有人出去……

    “咣”的一声,奴隶主的鞭子再次抽到铁笼上,暴怒地吼道:“滚出来!滚出来!”

    受不了压力的奴隶女孩颤抖着伸手指向了平民奴隶堆里的乌云。

    乌云没有吭声,反而她身边的老平民奴隶出声了:“那个女孩撒谎。”

    “我没有!”女孩立马嘶喊出声,尖锐的喊声让奴隶们纷纷从女孩身边退开。

    “我没有……”女孩看到退开的人群,慌乱想要站到谁的身边去,连说出来的话都在颤抖和心虚。

    奴隶主朝着看管人喊了一声抓住她,她一通躲避挣扎惹怒了抓她的看管人,被抓住后就被毒打了一顿。

    奴隶主把女孩当成的发泄怒火的对象,手中的鞭子一下一下地抽在她的身上,最后甚至拳打脚踢,将奴隶女孩好几次从看管人手里踹倒在地上。

    “呸!一堆被圈养的牲畜!”奴隶主将女孩重重地摔在地上,朝她的身上吐了一口唾沫,后来像是解气了一样摇摆着扬尘而去。

    我看着那个在地上艰难爬向奴隶们的女孩,她爬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凄惨无比。我颤抖着抱紧自己的肩膀,一遍遍地在心里我一直在告诉自己不是自己的错,是他们的错!是老人的错!是乌云的错!

    看着彻底断气了的女孩在笼子里躺了一夜,我有些恍惚。那个女孩跟我一样,有一头满是泥垢的头发,跟我一样手指上粘着泥土,跟我一样胆小懦弱,跟我一样嫉妒着乌云,她跟我一样……

    她是谁?

    啊,是了。

    她就是我们,她就是我。

    乌云破开灰暗,她的刀剑所过之处,无不血腥,而血腥则是奴隶们敲开平等之门的唯一方法。

    乌云的特立独行成为奴隶们的领导者,而能够从黑暗中脱颖而出的必是光源。

    人类都有趋光的本能,也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恶劣本质。乌云挺直了背站在城墙上,将自己杵成一根顶梁柱:“衣服脏了没关系,手臂断了也没关系,只要我们还站着,那么头顶着的就是未来。”我跟在一个奴隶领队后面,拼命地想要隐藏自己的身影,又拼命地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那个奴隶女孩。

    今天奴隶们将贵族们堵在城里最大的房子里,但是奴隶们的这场战斗又还没有结束……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