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匪牛

匪牛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3周前

    当年祖上穷了不少代,大点的时候父亲经常提起爷爷那辈,还寻思要是国家出现动荡再出现战乱的时候就搬到乡下祖屋去,靠着几块田温饱能够解决。仗着这山河水这仗再怎么打也弄不到那去,别看那穷乡僻壤的到了打仗的就是块香饽饽。这事听我大伯提起过这地方爷爷那时候仗打来打去这里的人却越打越多,不少外地人都逃到这里躲避战火。祖屋里旁有个单独的小房子,大伯说祖上这是牛棚后来你爷爷不养牛了添了砖瓦改成了猪圈鸡舍,你爷爷做不动事后就把这弄成了杂物间。大伯说你祖父生的俊朗,又不像那些粗汉长着毛公脸,颇有一副书生气息。后来整理爷爷物件的时候翻出了祖上的黑白照片,和普通人是差不多就是一双眼睛十分生动。

    门前河边一大棵桃树,树干上到处是些小虫洞不过都被桃树分泌的脂状物给封住了,乍一看一棵大型树状琥珀艺术品,日月交替,斗转星移像屹立在祖屋前不朽的守护者。

    星夜里蛙声一片,天上的星星洒在河里咋一看一条银河铺在地上,下一刻星星化作鱼儿穿梭其中下起流星雨也不足为奇。

    那时候祖上还有两位弟弟,一起住在这茅屋中。祖上的英雄事迹还得从那晚说起。

    那天夜里夏家老三来到桃树下解手,桃树下响滋滋声,寸头小儿边撒着尿边嘴里说着。

    “桃子快快长大,我还等着吃呢”。

    老大在屋里双手枕着头躺在床上,盯着茅草做的屋盖头想着明天把河里打来鱼还有菜地里新长出的时令蔬菜收一收,放到村子集市上卖掉。正好就能凑齐那头的钱了,明天买完菜带上钱就可以买牛回来准备提亲的事情的了,这样婉儿就能和我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想来心里一阵欣喜,咯咯的在黑夜里笑出了声。

    ”明哥,你怎么了,大半夜不睡还在笑,有什么开心的事吗?是不是明天家里来什么人啊,我帮忙生火煮肉切肉啊。

    “就知道惦记房梁上那块腊肉”。

    大哥拍了下旁边在被窝里拱起的二弟。翻身出了被子,摸索到抽屉里的火柴点燃了煤油灯,又找到床下一小块黑炭,爬到三弟睡觉的位置,拨开墙上的那幅画。一只两个手掌大小的牛出现在煤油灯明暗的光亮下,牛头到牛屁股颜色越发的黑,牛头反而淡淡的只有一副轮廓,已是有些年头的壁画。大哥拿着黑炭重重的给牛画上了尾巴,成为一头完整的牛,牛尾巴翘了起来,像奔跑中的马儿那样劲驰。

    “三年了终于攒到了”

    拍了拍沾了炭灰的手。

    ”明哥咱们终于有牛了。咱们种田翻地也用不着自己弄了"

    “你懂啥,快睡觉等三弟回来我就熄灯了”

    “大哥,二哥那桃子我看长出几个了,明天我尝尝吧”

    “上来睡觉,桃子还早着呢”

    等三儿爬上床,大哥又一翻身,吹灭光亮,安稳入睡。

    天蒙蒙亮,河面上泛着一层薄雾,地平线露出鱼肚白,月儿暗淡的挂在另一侧。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大哥打开大门伸一懒腰,舒服的叫了出来。二弟和三弟也起来,帮忙摘菜的摘菜,捞鱼的捞鱼。阿明把钱准备好放到衣服里面缝好的袋子里挑着担子一晃一晃的过了桥。

    集市各摊位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刚出炉的包子,热腾腾的面条,吃的那个心里暖洋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看一看瞧一瞧......

    夏海明来到自己的摊位倒腾完,刚准备开市。

    “海明啊,今天也是这么早啊,这鱼看起来很新鲜啊,呦还有条大白刁啊”

    海明听声皱了眉头,抬头正是一身肥膘满脸络腮胡的癞头陈,人如其名常年剃着个球头长着不少癞子,单说那模样倒跟留着戒疤的鲁智深差不了多少。

    癞头陈自己抓了把稻草麻溜的把大白刁绑成个粽子似的提溜着就走,头也不回的甩下一句今儿个的这鱼拿走了。

    夏海明只能瞪了一眼这肥硕的背影,愤恨的把散乱的稻草胡乱的用手拨拉到一起。

    等那背影走远后,旁边卖瓜果的强子蹲到夏海明跟前。

    “这家伙就是仗着他那个当土匪的哥哥压榨我们平民老百姓”

    “可不是吗,就昨天我刚弄来点好东西卖,他一清早就把我那头猪的猪鞭和猪尾巴弄走了,还说什么双管齐下。他大爷的,迟早拿了他的鞭”。朝着远处的背影说到。

    "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强子就你怕事,他把老子惹急了剁了他当猪肉卖”

    “那你去剁呀,上次跟他搞的那老胡第二天就没来摊位了,听说让土匪绑死了挖个一人宽的坑倒丢下去。丢之前浑身还割了不少细小刀口撒上糖,任那虫子蚂蚁撕咬,天杀的,死都不让人死个痛快”。

    猪肉张一身肥肉哆嗦了一下没在言语。

    夏海明的摊位在老张和强子中间平时夏海明有卖剩下的鱼会送给老张和强子,都是做生意的强子和老张也不好白拿人家的,就拿些水果和猪肉给与夏海明。一来二去就熟了。

    看强子和老张凑过来,自己整理着稻草。

    “托你们帮忙的事办没问题吧”。

    两人相互看一样。

    “没问题,这个事情早就弄好了”

    “放心吧,我老张答应的事还唬你不成”

    “那就好,我这里也都准备好了”

    夏海明眯着眼睛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这鱼怎么买的”

    抬头一看来买鱼的了二人回到各自摊位上。

    夏海明露出一抹憨厚的微笑

    "桂花鱼八分一斤,小刁鱼五分,草鱼三分"

    “好,那来2斤小刁鱼”

    拿稻草麻利的包好鱼,放到那人篮子里

    “给你”

    “好嘞,正好一毛,您慢走”

    到了傍晚今天鱼卖的格外的快早早的就收了摊,夏海明又拉来一个头牛。牛挨着海明任由他牵着好似认识他似的。牛眼睛扑闪扑闪又好似打量着他。

    “大黄啊,今天跟我走一趟了”

    走了一段路程来到一个林子,三人一牛看到在那等着的几个人,背上还背着枪,后面地上放着几个木箱。

    “来了,强子”

    其中一人向老张打着招呼,强子连忙过去每人递上几根烟,火柴划燃给他们捂着火点燃三根烟,抽着烟看了看强子身后。

    “这二个是?”

    “这是我跟你说起那二个合伙人也是朋友”

    “东西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强子拍了怕腰上的鼓起的一处。

    “兄弟们打开箱子给他看看货”

    “哐当,哐当”

    腰间的刺刀开了木箱。海明一看箱子里整整齐齐摆满了罐头似的东西,扫一眼面上大概。三行四列12个。2个人又把箱子给重新盖上,摁实。

    “好了,东西也看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东哥的东西当然没问题。给你东哥”

    搂起衣服解开腰上绑的一个布袋递给领头的。

    拿着布袋眯着眼叼着烟翻了翻。

    “好,东西拿走吧,不过你们炸山开地也得注意点,别整着自己”

    “好好,东哥那您慢走,我们开荒会注意的”

    踩灭烟头,不用送了走了。

    待背枪的身影远去后,三人取下牛背上的麻袋把箱子装进袋子里,然后将稻草铺匀在麻袋和箱子之间。在牛背上系好后,往另一条路走去。

    天空已能隐约看到几颗星星,依稀能辨的月亮被即将消逝的晚霞粉上了一层。三人背着晚霞,向着河水走,像买了粮食回家的农户。

    来到河边,三人借着落日的余晖把箱子里的炸弹拉栓连到一起用绳子接长,三人挽起裤脚一个接一个把炸弹放到水底,每个都用石头压好藏好。尽头正好是夏海明的家。

    夏海明把引线藏在桃树旁杂草下。把牛拴在桃树上。

    “好了都准备好了,去村里”

    “哎呦,今天肚子怎么拉个不停,这都多少次了屁肛都快拉掉了”

    三人在夜色下树丛杂草间,听到癞头陈院内茅厕里传出来的声音,心里出了口恶气。吃鱼啊不是能吃吗,拉死你。

    “海明啊,这就叫鱼肚里灌泻药——拉他个余肚”

    “老张啊,那蛇呢”

    “在这呢”提了提那袋子。

    “你拿蛇干什么,在那林子里的时候还捉了这条蛇留着。还以为咱们弄完晚上吃姜辣蛇呢”

    “等着瞧吧”夏海明对着强子,老张邪魅一笑。

    提着蛇来到连着茅厕的粪池,深吸一口气,憋气,开粪池盖,解开布袋把蛇甩下粪池,盖上盖子,一气呵成。那蛇被甩懵了,缓过神来看到前面有亮光,那里有个白屁股下面还吊着块肉,一晃一晃的,蛇迅速跳过去露出两颗大尖牙恶狠狠的咬在那坨肉上,茅厕里传来杀猪般的叫声。啊~!什么东西啊有条蛇啊,咬住我的命根啦,救命啊~。

    三人蹲在地上笑成一团。

    还拿我的猪鞭,猪尾,这下弄死你,这才叫双管齐下。

    “老张,强子你们走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海明收敛了笑容一脸严肃。

    “那不行我们跟你一样恨这家伙,一起去”

    “对,要去一起去”

    “不行,你们家在村子上,他看到你们会报复你们的,到时候不是先找我而是先找你们了”

    强子和老张不说话思索了一会,他们不怕,倒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由不得他们。

    不等老张,强子下决定,踹了他们一人一脚

    “快走,耽误时间就不好了“

    “好,海明你小心点哦,我们走了”

    边走老张和强子还回头望望海明,海明微笑着看着他们离去。

    海明攀上墙头,来到茅厕前一脚踹开门,也把门后的癞头陈踹到屎坑里,一个四脚朝天的王八,四足在那里胡乱的挥舞。

    “谁呀,不想活了,敢弄我”

    “爷爷让你看清楚了,我夏海明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这孙子”

    “夏海明,你这家伙,你给我等着”

    “有种就来家找我,爷等着你,,一身的屎别脏了我的脚”

    夏海明刚出村口,就看听到身后啾的一声,一看是肥陈家方向冲出一道红色的窜天猴。升到高点时炸出红锥子状的图案。海明继续往家走,他知道那是狼牙匪团的集合信号。

    河水静静的流淌,天上的云缓缓的挪移,月儿被黑云掩盖时,河面也笼罩着一层黑暗。老黄牛仰头啃着树上的桃子,不知道吃了多少,只见牛头所及之处全无桃子的踪影。

    海明在怀里摸出一块玉佩,白润的观音玉。这是婉儿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次见婉儿时就在河对面的草地上,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白云蓝天,草地上老黄牛吃着青草,闻着草香聊着未来。可是他爹就冲撞了癞头陈,被土匪坑杀,虫蚁折磨至死。土匪知道岳父有个女儿就找上门去轮奸婉儿,婉儿不从自刎在土匪面前。这些事也是从癞头陈嘴里传出。握紧玉佩,站在屋前河边。眼睛凝视着河对岸,没多久从河提上冒出几十个人,他们中几个举着火把,身上都背着枪。癞头陈看到夏海明在河对岸,人群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肥陈站在为头的人旁指向海明,那人一声喝下带领着众人过河。云彩蔽月火把的火光照耀在河面上反射到众人身上,活像舞台的中心,光彩夺目。

    海明早早的蹲在了桃树下草丛边引线的位置,再等一会,还等一会儿,再往前走一些。海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好就是这里。猛一拉引爆绳没有爆炸声。

    绳子断了,断在河边一块大石旁。

    海明想也没想直接冲出去,去抢在土匪在河中之际引爆炸药,海明也暴露在土匪视野下暴露在土匪的射程内。牛看到了那些眼熟的土匪哞的一声吼叫,扯断了栓牛的小桃树直冲向土匪,也挡住了枪口,阵阵枪声响起,火花四起,把怒冲的黄牛给吞噬。黄牛倒在了河水边不远处。婉儿留给海明的黄牛也没了,海明发疯似的拉扯引爆绳。爆炸声震天撼地火光水浪把土匪们吞噬,爆炸把河床给炸出一瞬间,残肢断骸随着浪花四散开飞溅。河水被染的血红,一路染向下游。

    都结束了,这些毒瘤,害群之马,今天就结束在这河里,婉儿你们可以安息了。抬头望着天上的繁星诉说着,好像婉儿就在其中。

    黄牛埋在了断桃树的位置,直至今日守护着夏家。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