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模拟感知者(一)

模拟感知者(一)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3个月前

    呜咽的风声、流动的水声,还有噼里啪啦的火焰燃烧声,一片柔软折叠着的空间以水波流动的方式从林煜眼前划过,一些意味不明但灿烂无比的图像时隐时现,在每个角度都牵引着林煜的心神,也许那些图像本是有意义的,只不过这种意味只在当时的一刹那间被经历者所领会,至于现在再写到它时,就算亲历者也脑中也只剩记忆的残片。


    为了获取尽可能多的信息,在腾转挪移的画面中搜寻自己所需要的那一份,林煜的眼球急速转动,在哪个视点也不会多停留一秒,尽管此时此刻正处于轻度睡眠的林煜自己可能意识不到,但他现在所集中的精神注意力,即使是把平常学习时用到的注意力乘上十倍也无法企及,因为这本身就超过了一般人运用大脑的极限。现在主使大脑的,是识海的深层部分,即庞大的潜意识集合体,林煜沉浸在无限范畴的“我”思维的体验当中,一方面检索着自己的内部心理问题,一方面满足深层缺失的精神需求——当然,一切原本该是如此的。


    下课铃响的时候,林煜还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地睡着,幸好老师走得匆忙,收起教案本就出了教室,没有要求全体起立敬礼,这才没让他在班里出丑。林煜的死党王寅刚下课时准备拍醒他,看了看林煜那副黑眼圈,也就把慢慢把手放下了,他有些奇怪今天林煜的表现。


    虽说高中生上课睡觉是时常有的事情,因为的确睡眠时间不足,可除了那种因不想学习为了消耗时间而睡觉的差生外,王寅从没有过一天之内睡如此多节课的人。并且这这家伙以前明明精力旺盛,不是个嗜睡的人,他在心里暗想。


    全身抽搐的一瞬间,林煜感到自己仿佛在深渊下坠的过程中触着了什么东西,眼前的黑暗破灭开来,课桌上的书本洒了一地。


    “喂,你怎么这么大反应,睡得也太死了......”回头一看,后桌的王寅把手抽了回去,正无奈地看着他。“昨天打游戏睡太晚了吧。”


    林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虽然不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但也不是个会轻易陷到泥沼之中的人,通宵打游戏这种事情,往往是不会带来许多快感的,却还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很不值得,所以他不做。


    “没有......怎么可能啊,作业做完就很累了,剩下那点时间我还有其他用处,更何况现在把早自习时间又往前调了15分钟,真是要人命,我哪敢半夜打游戏啊。”林煜耐心地解释,可是心情颇为压抑,那种压抑感不知从何而来,他有种不切实际的猜疑,那是梦中发生的事情给他带来的压抑感,可往往人醒来之后,梦中带来的汹涌感情总会渐渐平复,随着时间被遗忘,可自从那天怪异的梦境之后,时隐时现的压抑感一直伴随在他周围。


    “嘿,怎么愣住了,好啦,这回别睡觉了,专心上课。”同桌言舞铃拿钢笔在林煜眼前挥了挥,提醒他老师已经走到讲台上了。


    “哦哦,好。”林煜强打起精神,朝言舞铃笑了笑,不过,脑中的困意还是疯狂地涌上来,他脑门上渗出了细密的冷汗,好像只要睡着就会再被那种无穷无尽的黑暗吞噬似的,他咬住牙齿,藏在课桌下的手狠狠地掐住大腿。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子神情认真、一丝不苟地听着课,不过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神不经意地飘到了林煜身上,谁也没有发现。


    天色渐暗,仿佛落幕谢礼般的黄昏染透了云层,散发出意味不明的暧昧光芒。大街上的人不少,到处是刚刚下班或放学向家赶的人,林煜也不例外。学校离家并不算远,三站公交再走一小段路就到了。


    林煜一般不与人搭伴回家,一个人从街头走到街尾会让他有一种成为孤魂野鬼般的快感,特别是黄昏时分,夕阳刚刚冒头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这座城市并不适合过于浓烈的光辉包裹,所以整片整片浑浊的淡黄色与淡红色被嵌在小城的背景上,从远处眺望只觉得心烦意乱。


    钥匙在门锁中转动的声音格外清脆,林煜家住的楼很老,没有被称为“楼道”的地方,左右两扇住户的防盗门几乎要挨到一起,促狭的很,不然这钥匙的声音应该会更清脆一点。


    迈进家门的时候,天色正巧是将黑未黑的时刻,这是进入深秋的迹象。林煜犹豫要不要开灯,因为客厅还蒙蒙亮着,借助窗外的天光大概还能看清楚东西,过一会儿就不一定了,以往为了省电他只开卧室灯,不过兴许是因为今天心情不好的缘故,林煜泄愤似的把全家的灯一股脑都打开了。


    父母还没下班回来,林煜把书包扔到角落里,身子向后倾倒,陷在了柔软的床垫中。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回想那个光怪陆离的梦境,倒不是说他没有尝试过把注意力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上,而是只要一安静下来,他的脑子就会自然而然地把他引导向那方面思考。这一路上他就跟着了魔似的,僵硬地迈着步子、摆动双臂向前行走,好几次撞到别人,过马路的时候也被急刹车的司机骂了个狗血淋头。


    就这样回到家后,他紧绷的神经才稍有放松,而且林煜发现这样的回想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每当他眼前产生类似于梦境那样的幻觉时,他都会陷入一种境况独特的思考中,很难被其他人打扰到。随着思考的时间变长,他脑内的图像竟然也愈发清晰起来了,那些无法理解的图案就飘荡在眼前,似乎等着林煜来他们组装到一起。


    “我这是神经衰弱了吗”林煜翻了个身,不无惆怅地想到。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他以疲惫为理由企图让自己放松下来,“或许睡一觉就好了。”他是这么想的,于是将房门紧闭,从里面锁了起来。


    红色的火焰从梦里升腾而起,林煜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固定在了一片黑色的虚无之中,他朝四下望了望,清楚地明白自己仍在梦中,尽管知道“清明梦”是正常的人类生理现象,可这种怪异的体验还是让他浑身难受。


    “心灵波动系数7.5,有待经过下一步测试,潜力等级A......”远处的黑暗中传来模糊不清的低语,“哗”红色火焰就像被从虚无之中丢回了现世一样,它本身散发出的光芒不再被吞噬,而是将其周围的场景照亮,不过光源微弱,林煜只能借此看到自己身边一米左右的环境。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