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3个月前

    午夜的雨越来越大

    所有的水滴

    在地上汇聚成蛛网

    弗罗斯的笔刚从“网”上离开,转头变被淋成了落汤鸡,书桌仍然在他面前,甚至台灯也亮着,上面的本子还有他刚刚写完的几句诗,但没有雨落向那,像有一把无形的雨伞撑在上面

    无处可去,弗罗斯又坐了下来,拿起了笔,水滴顺着他的手臂流到纸上与墨汁混在一起,灯忽然灭了,于是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只有雨倾盆而下的声音。

    但弗罗斯仍在写,直到他头顶出现了星星,像墨泼洒在了画纸上,黑色的树将他包围起来,借着红色的月光,我们看见他写道:

    从前有一个男孩在沙滩

    他用树枝画下一个人

    他又在男孩脚下画下一条路

    路的尽头有一个城堡

    小人动了起来

    趟过沙砾与石子

    他来到城堡面前

    城堡里也许有公主

    但潮水已经让一切都窒息了

    此刻突然吹起了风,弗罗斯只得按住本子以免他被吹走。

    那些墨色的树像烈日下的雪糕,融化成了一摊,风渐渐平息了下来,他继续写到

    男孩站起来想要离开

    但潮水像胶水一样粘住了他

    男孩被拖倒在沙滩上

    他拼命大哭,但没有回应

    海此刻成为了死海。

    弗罗斯停下了笔,他的脑袋有一些痛,他应该在家里才对,还有他为什么要写小男孩,他的脑袋越来越痛,他闭着眼低吼起来,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身处雨水之中,雨水已经漫过了他的胸口,并且还在不断上涨,弗罗斯惊恐的大叫起来,但就像那个小男孩,一切都徒劳无功。

    他拼命扑腾着,直到他抓住了自己的本子,他猛地一拉,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觉得全身已经湿透,墙上的挂钟正好指在零上,外面雨下的很大,窗户被吹来的雨滴打的啪啪作响,弗罗斯又重重的躺了回去。

    雨势很大,看起来会下一整夜,老式的石英钟挂在墙上,不知是没有上弦还是什么,依旧指在零点上。

    1 回复
  2. 可以,很棒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