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魔女与前世

魔女与前世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3周前

    前方未知的谜底将我紧紧吸引着。容不得我停脚片刻。收拾好必需品后我便踏上了期待已久的探险路程。


    一路上,我不断问路上的村民,试图知道木屋的方向,令我惊讶的是,在得知方向的同时,我还意外了解了更多关于木屋的神秘之处,更多的。村民这是劝我不要白费功夫,我没有多做解释。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对于此次探险我渴望了许久。一想到离木屋一步步靠近我的心中便按捺不住激动,仿佛有股烈火在心中燃烧,此时用饥肠辘辘的豺狼对近在眼前的肉的感觉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走了多久,问了多少人我已不记得了,只是身边的人流量越来越少,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走在泥泞的路上,影子也是斑驳不全的。天色逐渐暗了,天空如黑色的幕布,就连迷离的星星转瞬之间消失不见。黑暗将森林紧紧包裹,不留一丝缝隙,似是要将我吞噬。荆棘刺透了衣裤,手心的刺扎的我生疼。倒不是件坏事,至少让我时刻保持清醒。

    尽管步伐没有起初那样有力,但依旧是坚定的,因为我知道我没有,也不想有任何退缩的余地。眼前突然闪过光,将几小时的疲劳与困顿如尽驱散,那必须结界反射出的光了。我顿时精神抖擞,小跑至木屋下,透过结界依稀可见高耸的木屋,尤显冰冷与孤傲。杂乱的脚印与横七竖八的树枝告诉我已经有许多人来过了。可那又怎样呢?他们一劳无获而归,可我不一定啊!我这么想着,将刚萌生的犹豫掐断。

    结界将我与木屋隔开,定有什么可将结界解开。焦头烂额之时,我发现墙上的爬山虎看似杂乱无章之中有一个角落却整齐排布,构成了一个奇怪的符号,我用手指在结界上顺它的形状,小心描绘,每划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印记泛着微弱的光,当最后一笔完成时,结界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我下意识地用手掩目,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在结界里了。轻声走到木屋前安静之中,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

    踌躇之中,门被打开了,一位身披紫袍,脸遮面纱的姑娘出现在我眼前,想必这就是魔女朴露了,她示意我不要说话,我跟在她身后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曾经无数次想象的神秘的女子。突然她停住脚站定,用手轻抚壁上的壁画,我也将目光转移到周围的环境中。之前只顾观察朴露,却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已处于满墙都是画的地方。我看到壁画中有许多像朴露一样的魔女,后来爆发了战争,再后来便是朴露目不转睛盯着的,画中一男一女在战火中依偎,奔跑……等等?这个男子,是我?!

    朴露转过头开口说道:这个人,是你。说完揭开面纱,与画中一样的脸庞,我的脑袋猛的空白一片。我生硬地挪动步伐强装镇定,继续往前看最后几幕——朴露背叛了家族,逃出结界,遭到攻击。而最后一幕,朴露将我推进一个光圈,之后即是空白,每一幕都有我,每一幕都显得那么真实又陌生。

    “这是你的记忆啊,我一直在等你。”说着,朴露的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下,在空中凝成一个水晶球,都是他们的故事,原来再回去时,朴露的家族早已生灵涂炭,家破国亡了,因为朴露的出逃,家族遭到突袭,朴露失去了家人与爱人,最终将自己封印于此地,等待了千年万载。朴露垫起脚尖在我的额上用唇轻点,化为一道光。

    模糊之中我摸着昏胀的脑袋,眼前已是我熟悉的卧室,就如做了场梦一般。“懒猪,你终于醒了。”看着面前曾经愿意以生命付出的人,我真正意识到——是啊,我终于醒了。

    人间对木屋的传闻依旧各有其说,只是人们都说,原来如梦呓般的声音,如今常是甜蜜的喃喃细语。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