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PIA
CANDLELIGHT
请稍等...
选择碎片
  • 无雪之夜
  • E0310
  • A1208
虚拟世界

虚拟世界

所有人都可以查看该文档。
  1. 3周前

    这注定是我一个人的旅程,满腔的狂热让我热血沸腾,对前方的位置始终都是满怀期待毫无畏惧的。


    雾霭氤氲,紫气弥漫于空时,我远远地望见了高高矗立的木屋,有着不可侵犯的神圣之感。


    越是靠近,结界的力量就越是强大,我隐隐可以感到有股力在把我向后推,光线汇聚于结界之上,向四周散出光芒。我强挪步伐,越发费力,在离结界两米处时就再难前进,这无名的力量使我震惊,从何而来,去往何处,如何销毁,皆一无所知。

    此处被森林包围,人迹罕至,除了树木强大的蒸腾力,还能有什么力量能有这样的冲击力?我试图于树上寻找根源,地球的能量来源是太阳。对,太阳光! 我从包里掏出镜子将光汇聚于镜面上,忽然周围的树都消失了,结界也没了踪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似的。


    带着惊异我走进木屋,爬山虎将有裂缝的围墙掩得密不透风,每一株草,每一丝风,每一缕空气都在捍卫这个神秘的地方。


    木屋有些昏暗,偌大的屋子几乎都是空的,只是每一层的中央都有一个小池,小池中央浮沤着画卷,画卷中尽是在我之前的人在木屋中所作的事。奇怪的是,随着层数的增高,人们所做的事就增多,大概也是总结了前人的经验而小心行事,至于每幅画卷的末端都是不了了之,模糊结束。然而木屋如何能记载人的行踪呢?若每一层都有一个人的故事,难道是被封印了?那总有一层是等我去创造的吧。


    随着画卷内容的丰富,我的了解就越多,这些画面转变的很快,发生在这些冒险家身上的是速度也很快,仿佛可以切换场景一样,现实中根本难以实现。等等,切换场景,这让我想起了虚拟现实。莫不是我们都处于虚拟场景之中?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魔女朴露至今未现身,画卷也不会凭空出现,只有可能是朴露暗中操纵着这一切,将这些侵犯之人封于画卷之中。我的神经猛地紧绷起来,那我也不是处于被操控的虚拟空间之中吗?树木的凭空消失门外冬天旺盛的爬山虎,一切都指向于虚拟空间,也许只要闯出去,一切都可以真相大白。


    我继续向更高一层走,然而这一层却是空的,我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挑战。果然,昏暗的场景突然变得明亮,脚下是云雾软绵绵的,往下望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我将恐惧克服努力想要寻找突破口,可周围都是雾气难以做出抉择。


    我想到了切换场景,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试一试。我闭上眼睛,纵身一跃,坠入深渊之中,耳边风声转为越来越沉闷的水声,直至底下看到了成群的珊瑚,我下意识用手捂住鼻子,害怕高压的水将我彻底窒息,可一分钟后我意识到这不是绝好的办法,并做出了大胆的决定,我尝试呼吸,水顺着鼻腔而入却没有让我难以呼吸,或许前人是因为害怕窒息,才草草结束了他们的冒险。


    这么想着,一抹蓝色不明物体离我越来越近,速度之快,体积之大,让人很快想到海底之王——鲨鱼。耳边是水急速的呼啸,夹杂着泡沫,再睁眼已是在鲨鱼肚子里,一根巨大的刺如定海神针立于肌肉上,我试图拔开,耳畔却不知从何处传来声音“不要拔掉它,否则你会遭受巨大危险。”我虽然震了一惊,但还是决定冒险拔掉,毫无犹豫。鲨鱼开始疯狂的游动,周围排山倒海似要将我吞没,不免使我晕头转向,晕了过去。


    醒来时在木屋中本以为还在虚拟场景中,身边的女子让我稍感松懈,终于等到了主角朴露了。

    “说吧,勇士,为什么不放弃呢?”

    “为什么把这么多人困在这?”我激动地问,丝毫没有注意朴露的神情。

    “是我先问的。”魔女朴露似笑非笑,目光依旧深不可测。

    “因为执着。”我一时想不出比执着更好的词来形容了。

    “不,不是勇敢。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侵入,只是为了获得木屋的秘密向世人炫耀,将它们喂于画卷之中是注定。”

    “可没有你的控制,这些人不会有这样的命运。”我向朴露慢慢走近。


    回答我的是长久的沉默,轻得可以听到低沉的呼吸声。朴露挥手,画卷便一一展于中央,数量之多显得无比壮观。


    朴露转过身时眼眶已是红的,她愤怒说道“是他们一再闯入我的生活,我想要的只不过一份平静啊,可是就连结界都拦不住你们,你们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难道错的人是我吗?”她顿了顿,“也许真的只有虚幻世界才属于我……”她垂下了眼帘。

    “不是的,对不起,我……”

    “别说了,”他打断我,“让这一切错误都消失吧……”

    “不要——”

    可没等我说完,身边的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周围还是原来的树,一块平地上没了木屋显得空旷凄凉,风吹过头顶,抬手才知,一滴热泪竟挂在眼角,顺着手心,滑落在地。


    阔翅的鹰鹞穿度浮云,我倚着古松,恍如昏夜行旅,骤得了明灯一般,我明了朴露的用心,

    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自由,不过是如蜜蜂般,可以在花丛中尽情酣醉,饱啜芬芳,不计猖狂的自由啊。


    人间的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样子,没有关于木屋的猜测,没有梦呓般的轻语。冒险者们为挖掘秘密仍没有放弃,大街小巷传着他们的丰功伟绩,追名逐利的背后不知还有没有难以言说的悲痛。


    而朴露,那个神秘又令人怜悯的女子在人间再也没出现过了。


    ——或许她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那片安宁.

    0 回复

或者注册后发表回复。
SELORA SYSTEM V1.2
SE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