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诗歌 - 3
    始与末

    深秋的季节

    万事万物抽发的声响渐渐止住

    究竟在死亡的背后是什么

    手指沉沉的嵌在了上面

    谛听神密的一页页经咒

    我向来不谈论

    ......
  • 小说 - 2
    血河之镜

    血色的彼岸花的倒影,在红红的河流上似乎露出了笑容。灰月睁圆了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泊。帆船在沉寂里漂流,船上黑发的男孩裸着双脚,盯着湖底。倒影之上,白发的男孩唱着苍白的无声的歌。

    血河——分隔人间与地狱的镜面。

    悄无声息的阴霾涌动着雷声,偶尔有丝缕的瑞光流下,那是极乐之世。

    “极乐之门要开启了……”

    “届时众鬼又要暴乱吧。”

    男孩与倒影说着话。

    带着腥味的风像血雾似的,雾气中黑红的瞳孔一亮一灭,伴着嘶哑的低吼声。

    “你在想什么?”

    “万物因何而生,因何而灭,若单为极乐二字,真是悲哀……”

    镜面上白发男孩嗤笑。“极乐是幻梦的满足,万物因此而活,也带此而去。”

    血河中,骨龙静静地游弋,翻起一点点的涟漪。白发男孩玩味地伸出娇小的手,轻轻地握紧,骨龙似乎被什么束缚,在血河

    ......
  • 诗歌 - 1
    崇祯上吊,并支持大顺陛下

    想当初太祖起义在凤阳

    扬起了红旗筑城墙

    城墙护卫着农民兄弟

    分田分地耕作忙

    日月轮换承春水

    人间正道是沧桑

    熹宗驾崩上台个崇祯帝

    死去了九千岁鞭炮齐响

    锣鼓喧天作叮当

    且看这人间美满富强亮堂堂

    宵小岂敢觑河山

    万里国土无豺狼

    要问这豺狼哪里去

    原来穿戴好衣冠就坐了公堂

    只见老羲和打了摆子发发抖

    地方官贪污了小冰河低温补贴救济粮

    视而不见有东林党

    啪一声陕西打响农民起义第一枪

    米脂县解雇了快递员李自成

    安塞区饿坏了演讲家高迎祥

    定边县张献忠自封个八大王

    都要拿刀枪斩饥荒

    此外的英雄人物说不尽

    都是个草莽里的将和相

    战火硝烟十六载

    唢呐声吓坏了小丑藩王

    眼见着大西王入川蜀

    眼见着闯将又当闯王

    人民战争成汪洋

    阶级暴动北风狂

    起义军开了去北京的路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革命歌声多嘹亮

    朱由检对铜镜正衣冠

    窥见了自己憔悴模

    ......
  • 小说 - 1
    三题

    天空上的乌云渐渐汇集,狂风呼啸,树承受不住风的击打随风摇晃。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暗示着什么即将到来。

    突然,天空下起淅淅沥沥

    ......
  • 诗歌 - 0
    《无题(或无无题)》

    广宇星光远,今年复明年。

    下有无穷海,环接以四边。

    汗青书信史,东流五千年。

    汹涌长江浪,巍峨龟蛇间。

    燧人燃草木,葱茏

    ......
  • 小说 - 1
    宿愿

    人们常说,当人生下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不管是福是祸,是贫是富......

    人总在轮回,可任其千百次轮回流转,也敌不过那世世宿缘。

    ......

    早晨,像往常一样的早起,像往常一样趴在课桌上瞄着窗外的云彩,数着每分每秒,数着时间的流逝。

    终于,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被染成的美丽的金黄色。

    然而,那仿佛铜锣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合群,十分的不合群。

    “有事么?吴老师。”

    沐司荀的目光没有半点偏转,可却准确的猜出了声音的主人。毕竟就冲这标志性的声音,若是还无法判断那也是没谁了。

    “没事。”

    “哦~!”

    “额,不对,沐司荀你给我起来。”

    吴老师那铜锣般的声音振的沐司荀耳朵发痒。

    “所以说,老师你到底想干嘛啊?”

    无奈之下,沐司荀一边挠着耳朵一边直起身体看向站

    ......
  • 诗歌 - 2
    另一种存在
  • 诗歌 - 0
    煽动古代起义军的歌

    山高路远何所惧

    黑肤难掩赤诚心

    豪奢官宦夸富贵

    又有几人心系黎民

    世界昏沉暗如铁

    风雨将兴哪得晴?

    会有惊雷忽然怒

    吴广至 神州无处不刀兵


    面朝黄土背朝天

    耕作血汗一年年

    血汗卖与帝王处

    还添霸主几道长鞭

    荒年地主如鲸吞土地

    丰年谷贱伤农心

    茫然世间无去处

    只剩唢呐剔月衰陈音

    两行孤冢凄凉泪

    秦腔渐冷血如冰

    撞针亦有相击日

    男儿身贫志不平!


    饿死不如抗争死

    后者博得英烈名

    螳螂奋臂当车道

    载得书中史青青

    君王将相如电灭

    风吹潭水散青萍

    从来帝皇万世不一系

    黄粱酒梦该当醒

    圣上既然不听百姓言

    自然金戈呈丹心


    直言方是真忠良

    奈何世道正苍茫

    皇庭长流击柱血

    假利虚名付长江

    长江长 黄河黄

    风雷齐作暴动声

    更新日月换乾坤

    ......
  • 小说 - 0
    朴露的“梦中呓语”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来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

    ......
  • 文评 - 0
    《轻蔑的一瞥》有感

    轻蔑的一瞥 这篇文章是我从某张语文试卷上读到的。不知为何,看着看着就哭了,然而这篇故事可并不感人。

    这篇文章是由德国的库尔特所写的短篇小说,写的是一个报案的警官。

    报案的理由却是因为一个居民因为警官长得像他的表兄,而产生的蔑视。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警官并无法理解那位居民蔑视这一行为,对他进行了报案、搜寻、逮捕等工作。

    他抓到了居民的特征——是蓄红胡子的,于是,警官所在的警察局局长就将整个地方蓄红胡子的人都逮捕起来,一个一个询问。

    这样一个政府所不该有的行为令我十分恼怒。依法治国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接下来,事情发展了。那位居民回到家,得到了来自外国的录取通知。他将要到国外工作。但是他得把胡子剃掉,还要带上护照。不过他并没有护照,所以理所应当的,他来到了警察局。

    ......
  • 小说 - 14
    黑桃K的街道与被解构的帕拉斯半身像

    东京的街道是静谧与非静谧的耦合,穿过熙攘的街道,摩天大楼背后便是成片笼罩在寂静阴影中的低矮民居。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里放电闪光的气体让她失去了睡眠,却阻止不了她做梦,于是这座城市就陷入罄粉色和蓝色的半梦半醒间。


    “也许我现在该对着无人的街道写诗?”小泉政芫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还是走不出自己那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转动把手,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进入的是一个完全相同的房间。


    “意识就像宇宙,百川流动,无需意义,无需目的和方向,我们熟知的一切——思维、想象、自由意志,不过是这条大河里偶尔泛起的涟漪。”他想起了戈尔拉夫特——那个怪老头的说法,无止境循环的空间意味着意识仍然停留在最初的房间里。于是他趴在茶几上,目光越过杯子里两块起起伏伏的冰块,望向窗台上的帕拉斯半身雕像——离婚后,他试图抹掉所有与前妻有关的痕迹,

    ......
  • 诗歌 - 1
    起义小曲

    夜半月明星子依稀

    风吹茅草卷红旗

    万里山河一片暗

    黑云飞高惊涛拍岸天穹低

    口干舌燥

    胸膛平白生怒气

    寒风起井水入喉

    怒气未平反更一波起

    召来将领二三个

    挑灯夜聚共商妙计

    陈兵官府前非是造反

    天命称之革命起义


    还记得早先大旱灾殃

    陛下请来龙虎山道长

    法地财侣尽赏赐

    依旧长空无云还惹动飞蝗

    流民百万可怜逃散

    兄弟姐妹失故乡

    好汉成贼寇

    休怪绵羊作豺狼

    尖牙利爪铜头铁腰

    撕破士大夫相貌堂堂

    元宝秽物内中藏

    悲哀妻女骨肉皆分离

    流落烟花巷


    此故事非一人所有

    提防走狗

    高筑瞭望楼

    紫禁不破战不休

    临死不惧尚温一壶酒

    同志千百万

    扬起红旗露阳谋

    男儿何不带吴钩

    手执钢鞭把那后金同打

    神州原是人民之锦绣

    山林田野何人偷

    升斗小民变耕牛

    纵利剑能断百般愁

    地主阶级不可不批斗


    临阵畏缩真何必

    自有那勇气胆识做军医

    锄头本是

    ......

随机 SUIPIA

  • 927
  • 181
  •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