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闲聊 - 5
    立早兄三个字的组合,其中能够包含多少个字?

    十八不是全部,谁能说出所有?

    ......
  • 文评 - 2
    【文评】村上春树《看袋鼠的好日子》

    村上春树《看袋鼠的好日子》


    这篇文评涉及剧透,这个短篇我希望大家有时间可以先看看,再看后面的评论,不然就会有不看问题直接看答案的感觉。


    一般的文评呢,基本上是这篇文如何如何,通过什么什么,表达了怎样怎样的观点。但是我比较重技巧,也希望能够给更多新手一些启发和思考,所以结构会有所不同。这篇文评主要想传达两个观点:

    1 “故事是生活的比喻”这一点的重要性。

    2 纯文学作品中,有意识设计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先对这个短篇的结构做一个简要总结,当然如果是长篇的话我可能就换一种方式去分析了:


    场景,人物,目的

    耽搁一了个月时间

    关于袋鼠已经不是婴儿的担忧和讨论

    袋鼠的讨论:逃避人类敌人,回归母亲的袋中

    被保护

    两人吃喝后离开去喝啤酒


    注意,这篇文在开头,就交代了足以概括整个故事的东西(场景,人物,

    ......
  • 闲聊 - 4
    我感觉男主的怒气消得是不是太快了点啊

    感觉他前一刻还很愤怒,后一刻就很平静......

    女主的表现感觉倒挺正常的

    ......
  • 小说 - 3
    剧作家

    剧作家

    大战过后,尘烟滚滚,硝烟弥漫,到处是荒凉颓败景象。天空被染了颜色,是鲜艳的红,恐怖而庄严。低空盘旋的秃鹫寻觅着美味的佳肴,遍地的食物,也满足不了它们的欲望。忽然吹来拂面的风,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弥漫了整个山野。眼之所及,尸骸遍野,漫无边际。英雄索姆晃悠着身子踏上尸体堆成的小山,用手拄着剑,望向远方,那是故乡的方向。英雄的面容刻满了时间的深痕,一刀一刀,割在了心上。迟疑片刻,他用满是伤痕的臂膀,将沾满鲜血的巨剑举过头顶,卯足了劲,高声呐喊,脖子暴起了青筋。顿时过往的种种像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你追我赶,在最后一刹那,他恍惚了一下,随即倒在尸堆中,沦为秃鹫的美食。

    片刻后,掌声雷动,无疑这部戏剧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剧中的英雄索姆成为了拯救家园与敌人拼命搏斗的代名词。但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英雄索姆,也不乏很多

    ......
  • 异点 - 4
    【博物笔记】白

    博物笔记是一位云游僧人的日记摘选,当然你也可以认为他是一个旅行的博物学家,一个诗人,最后一个神秘主义者或超验主义者,或者是一个疯子。他专门记录那些不存在于常识中的生物或现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一番。但请注意,文中提到的生物或环境往往是十分危险的,请读者不要擅自进入文字描写的地点,或尝试捕捉那些神秘生物,本文不对读者对安全性负责。


    (余光之外的黑暗中窸窣活动的生物,最好装作没有看见)


    我给它起名为“白”,但它甚至难以与常规生命划分为同类,因此严格来说,这篇记录应当归纳到现象学研究而不是物种学研究中,事实上,我们很难断定“白”究竟是一种现象还是一类生物。


    对于“白”的记载几乎贯穿了人类的文明史,在公元前3100年的古埃及早王朝时期,那些刻画简陋但繁琐的石碑就记录了古埃及人与“白”的接触,罗塞塔石碑的底部更是

    ......
  • 小说 - 0
    新坑试写草稿 收集评论

    十月的某天,已经连绵三天的大雨夹杂冰雹仍旧没有停止。


    飘忽的雾气渲染在某种青色的晚光中,宗庙的四处雕角上凝聚着豆大的水滴,黏着在玄鸟似的青铜浮雕上,宛如垂首泪滴,似乎喻示着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炉火烧的正旺,“噼啪”声不时响起,是屋子里唯一的声音。


    “你说他们这次多久才能回得来?”壁炉边,约有十六七岁的少女盘腿坐在桌边,身后是正在给少女剪发的黑白练武服女性。


    “说不准,长则十天,短则三五天。”侍女手中剪子出奇的细长,整体呈纯银白色。两刃相抵微有弧度,刃锋上有细碎的月纹,把手间则雕着几个华丽的字符。


    “可我实在等不及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这么好的日子了......”少女披着深红狐裘,脖颈罩在蓬软的白色出风里,没有任何黑色碎发落在绒毛上,不仅如此,她盘坐的地上周

    ......
  • 文评 - 2
    雷蒙德·卡佛作品《大教堂》第一篇:羽毛

    大家好久不见,今日我为大家带来《大教堂》正文的第一篇,最“平凡”的一篇,同样是最“不凡”的一篇。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本期待着能看到令人惊叹的开展,方能体现《大教堂》的伟大,我失望了,是的,但只是在一开始......


    巴德和我在一个单位工作。有一天,他叫我和弗兰一起去他家吃晚饭。我不认识他爱人,他也不认识弗兰,两下就算扯平了。不过,我和巴德是朋友,我知道他家里有一个小孩,小孩应该有8个月大了。这8个月都跑到哪里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都他妈的去哪里了呢?


    我还记得那天巴德带了一盒雪茄到班上,吃午饭的时候,在午餐室里分给大家抽。是那种杂货店里卖的雪茄,“荷兰大师”牌的。每一根雪茄上面都有一条红色标签,包装纸上写着“是个男孩!”几个字,挺显眼的。我不抽雪茄,但还是拿了

    ......
  • 小说 - 2
    我的镜子

    大概我十二岁那年吧,我表哥用石头敲破了我的脑袋。殷红的鲜血从指间流下,我手捂着头,嘴角尝到掌间的腥咸。

    我并不恨他,我也没有去哭。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石头砸过来之前说的那句话:

    “都是狗娘养的,你给老子嘴巴放干净点。”

    那时,我们的父母都离了婚。我姨跟一个矿老板跑了,我妈因为偷情带着我躲回了外婆家。我外婆险些没被气死,整日冲着我和表哥俩崽子辱骂。

    我姨夫是个上门女婿,盼着我外婆家的四层房子。他倒是没学我姨,丢下我表哥不管,就是常常出去喝酒,回来后逮着我表哥揍。他骂我姨是“婊子”,我表哥是“贱种”,时不时嚷嚷着要带我表哥去做亲子鉴定。

    我表哥总是被揍得鼻青脸肿,从来没哭过。“眼泪是弱者的权利。”这是表哥常爱说的话。

    所以,那天我们起了矛盾,我被他开了脑袋。我忍着,没哭。我学着我表哥的眼神,十分无所谓地盯着他,然后细

    ......
  • 闲聊 - 1
    写什么同人好呢
  • 散文 - 3
    不要为了房子卖掉的梦想

    每一个人都有一场梦,一场关于改变世界的英雄梦——木凡


    这是一个金钱的时代,这也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有房有车有多金有帅气的男人才被人追捧和向往,又穷又矮又丑的男人估计都找不到媳妇。这是一个公平的时代,这又是一个不公平的时代。


    我喜欢这个时代,我又很厌恶这个时代。在这个金碧辉煌的时代,它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肮脏和不为人知的一面?生在这个时代的人,既然无法避免处处被人“强奸”的遭遇,那就用快乐迎面享受它。


    在这个醉纸金迷的时代,我木凡最看不起的两种人,一种是为了男人的钱而放弃尊严的女人,另一种是为了满足女人的虚荣心而放弃做梦的男人。


    买房,就是卖梦想的房奴。

    我从不反对中老年人去买一套房子,但我不怎么赞同年轻人去买房这个想法,除非你是富二代。很多人买房,更多的是为了心理有一种踏实和安全感,以为有了

    ......
  • 异点 - 3
    我要写一篇,主角逃出绝境的反转故事

    故事很简单,逃出绝境,便是落入绝境。

    ......
  • 闲聊 - 1
    不打算做分享按钮吗?

    如题,我找了半天没找着分享按钮,是没有做吗?@该问秋水夏何时

    ......

随机 SUIPIA

  • 927
  • 181
  •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