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不杯 - 0
    已结束 · 第三期“不杯”:他人的目光

    乌云诞生于2019年2月10日的清晨,她奇特而坎坷的人生至此尚未终止。而在她所走过、生活过的地方,存在着许多看见或接触过她的人,如果你们要问我这些人是如何看待乌云的,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毕竟答案一直都在各位自己的心中。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9年03月05日至2019年03月25日。


    二、活动规则


    1.请浏览“乌云的一生”中发生的故事:

    http://suipia.com/272

    然后在创作分区中发表一篇以旁人角度描写乌云的作品,体裁与字数不限,可根据篇幅质量获得10~100元区间内的奖励。

    2.解锁隐藏任务“谁是你的镜子?”的人可获得100元额外奖励。


    三、奖励发放


    截止结束时间03月25日后,开始进行奖励统计。于03月26日下午或晚上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并由该问(QQ84

    ......
  • 小说 - 0
    【他人的目光】沉默

    人类总是喜欢站在制高点俯视一切,只有脚底踩着比他们低贱的东西,包括低贱的同类,他们才有活着的快感。


    自从来到这里,一个与光明和正义彻底绝缘了的地方,我就喜欢窝在角落里悄悄看着从窗口窜进来的那一束阳光,每每有人经过,我都能仔细地看到他们的眼睛,灰暗的、绝望的、慌乱的、乞求着的。无论刚来到这里的人怎么嘶吼,四面墙壁都能把他们的声音从这个世界里隔绝出去。

    从小我就很喜欢冒险者的故事,像刚来这里的一位爷爷,每到晚上都会轻声地跟身边的几个孩子讲述一位名叫威斯顿的冒险者从贵族的手里拯救原平民的奴隶,训斥人贩子无法无天目无国法贩卖合法平民的罪责。

    但是我并不认同老者的话,奴隶和平民是不一样,那又如何呢,就算原来是平民,如今你只是个奴隶,只要身上奴隶的印记不消失,你的代代血脉都只能是一个奴隶,肮

    ......
  • 小说 - 11
    【他人的目光】单行道

    一九九二年二月,时年二十五岁的远山冈平与旧友乌云重逢,此时距离乌云的不告而别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

    这是个春寒料峭的夜,街道上行人寥寥灯火稀落,初春的夜风有气无力地卷起散落的广告纸;“Grand”在十分钟前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九点半,仅剩的调酒师远山冈平坐在吧台后,十指把玩着自己的鸡尾酒雕饰刀,间或闭上双眼让皮肤默默在心中勾画刀柄上的火焰形刻纹;差不多了,他对自己说。在这样萧条的境况里没人有心情到酒吧饮酒作乐,几年前九点半时“Grand”才刚刚开始营业,若是生意兴旺,“Grand”的灯火将彻夜不熄。

    门框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远山隔着吧台粗略地瞄了一眼来客,是个身材中等的女客,下身穿白色长裤,上身外罩米色及膝风

    ......
  • 诗歌 - 2
    唯心赋

    唯心赋


    是日寒窗,雾霭残阳,长阴不避,久瑟心霜。


    迩来吴都,二月有余,仓惶迷乱,体弱身疏。渐寻其道,高居险途,终日煌煌,不知所图。素闻昔学同塌俱走,每至凉风弧月自孤。早迎晨魅,晚踏星途,薪微仍欠,入不敷出。


    久思成事,败心常兴,如执绒草而欲熟饭,似秉纸笔即为扬名,然却未果,退鼓长鸣。闲至岁冬,寒阴不晴,偶得双九,鉴史大明。元取宋世,暴敛百姓,官绅沆瀣,朝政不宁。洪武先圣,起于漂萍,寒饥舍破,务劳成形。


    夫年灾险疫,患疾众民,父随母去,兄命垂临。时势追迫,口占佛音,白莲兵起,乱世将侵。流难三载,渐通人心,世恶道险,为活艰辛。故村遗友手书则引,重八毅绝随义为兵。自此,如鱼翔深海,虎归山林,一日带甲,久成帝君。


    逐鹿天下,霸业垂成,北抗衰元之军自渭水,中御强横两敌于关外。终为正统,朱氏当空,整顿河山,欲建大

    ......
  • 小说 - 0
    【不杯】旁人的眼光

    从乌云出生开始,我就在看着她了。

    我是和乌云名字的出处,乌云的信仰,乌云的身份出自同一个地方的。

    我的名字是——天上的乌云,那种真正的乌云。

    我给予了乌云的名字,

    给予了她一个美丽的妻子,

    给予了封印她女儿的机会,

    给予了她的个性,

    给予了她悲惨的命运。

    乌云之神。

    乌云是由我而生,

    我无法割舍,一直到最后。

    我看着她度过了这一生,从她悲惨的出生开始。

    【1岁,她出生于山区小镇上的平民之家,父亲是货车司机,母亲则在小学门口经营着一间杂货铺。】

    我作为乌云生命中的所谓的旁人,我只是把她放在了人间。

    在一个简简单单的杂货铺,

    她开始了她的一生。

    无助,可怜

    当我看到人间的乌云的奶奶被传假教时,我就已经知道,乌云的一生将会被影响,彻彻底底地被影响。

    不错,四岁那年【乌云不怎么恋家,与父母短暂的离别并不能让她悲伤。乌云

    ......
  • 小说 - 1
    【他人的目光】梦镜

    楼阁、寰宇、青月。乌云捏着玉指,遥望袅袅云雾,月喑鸟张开黑翅,在泛红之夜中,如同一流星坠落。

    乌云仿佛瞅见鸟儿咳出血珠,连同泪水。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乌云踏过朱木前廊,红裙衣带宽松,她知,或不知此处楼亭空空。

    “拟把斟酌图宿醉,只酒当歌,风乐亦无味。”

    月琴弹奏愈加缭乱,一青衣男子于月下显现身影,但见他持断剑而舞,乌云想看其面目,却只见发梢下阴影一片。他脚下渗出血迹,映出血月半轮。

    无数箭矢射来,射穿胸膛和头颅,然而他只是静默地舞着……

    “醒醒!”一只长满青毛的手抓在乌云肩头,大喊一声。

    乌云坐起来,汗水几乎打湿了被子,她一时间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场景还清晰地在她的眼前闪现。她从头摸到脚,看看自己有没有被那遮天盖地的箭矢射成刺猬……

    ......
  • 小说 - 6
    桃花树下

    对于庞星华来说,家长里短是常态,今天父亲跟某户商贾谈成了一笔生意,明天母亲去了某家太太那打雀儿。哥哥拋着石子走在去学堂的路上,弟弟啃着手摇鼓咿呀学语。一家人总是平平淡淡地过活,餐桌上欢声笑语不断。

    所以,从小安分的庞星华突然有了一个叛逆的小梦想,希望哪天从镇子外来了个骑着高马的大侠,将她卷进一场江湖争斗里,让她理所当然地抛弃这样平淡的生活,然后去流浪江湖,踏马快意。

    所以当庞星华看到路边大片绿意中的一点点红色时,即使白了小脸,但眼睛里却燃烧着兴奋。她循着血迹,在高过腰间的草丛里寻到了躺在地上的程山远。

    虽然程山远不是她想象中的大侠,没有骑着高马,但是她的身旁躺着一把染血的短剑,扶着她的那双手被她那沾在黑衣上的血染红,手上粘腻和温热的触感让她心跳变快,刺激得她突然有了力气将她一路带回了家。

    庞星华

    ......
  • 小说 - 1
    寻找阿奎奈

    蜂是如此伟大,而又平等地印刷在每一个刚刚降生或是即将死亡的阁楼的表面上,在其上生锈的、布满灰尘的、被熏黑了的六边形的房间之下,浑浊灰黄的蜂蜡封存着尸体。巨大的本地食腐鸟拍打着翅膀从枝桠上俯冲下来,用坚硬的喙开凿着同样坚硬的金属般的缝隙。到了黄昏时分,它们中的大部分,从已经裸露出肋骨般檩条的巢穴中匆匆飞离,不过这并不代表放弃,如果不能在日落逐渐提前的寒冷日子里带回食物,便只能被冷冽寒风切开,任由同伴吞食,落在最后的上了年岁的老鸟深知。它用长长的舌舔食绽着喙,粗糙如刃的裂口划开舌头,鲜血流进喉咙。


    在布满蜿蜒隧洞的巢穴里穿行,这是一条已经被探索开凿过的甬道,然而除了无限延伸的黑暗便一无所有。它如同一位严肃的藏传佛教徒,匍匐潜行,口中念念有词,血在喉咙里打转。死亡从孵化的鸟蛋开始,便必须回到那巢之中去。

    ......
  • 闲聊 - 17
    那些“充满哲理”的有趣图片(长期更新)
  • 闲聊 - 2
    你们觉得这是一首好诗吗??

    《问来者》

    作者 苏隐没


    冰浮在手上。生寒气

    顺着泥土走到了花枝

    这一枝梅无意被包裹,剔透得

    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

    ......
  • 不杯 - 56
    已结束 · 第二期“不杯”:乌云的一生

    乌云诞生于2019年2月10日的清晨,作为被命运选中之人,她的未来注定是跌宕起伏且不可思议的。她成长中所将要经历的艰难险阻并不算什么,毕竟就连她将永远承受的最大的痛苦,也不过是自己的一生都被牢牢地掌控在他人手中而已。


    一、限制时间


    阳历2019年02月10日至2019年02月25日。


    二、活动规则


    1.在此话题下进行回复,每一层就是一岁,每一层得讲述乌云那一岁所发生的故事,每一次回复可获得奖励3元。

    2.不限制回复字数,内容有趣的回复将可能获得额外奖励。

    3.不限制续接次数,但不能续接自己回复的内容,如续接了自己回复的内容,奖励按续接一次算。


    三、奖励发放


    截止结束时间02月25日后,开始进行奖励统计。于02月26日下午或晚上在“QQ群688122611”公布奖励名单,并由该问(QQ84173544

    ......
  • 不杯 - 12
    已结束 · 第二期“不杯”:《亡死之书 · 一》活动规则!

    黑云低沉地翻滚在这片被灰雾笼罩的平原上空,满地皆是枯草与野兽腐烂的尸体。一位衣衫残破的老人从远处走来。


    他手中捧着一本乌黑色封皮的旧书,被割破的手掌紧贴在书面上,流淌下来的鲜血点点滴落在地。老人牵引着这条由血迹构成的线蹩跛着走向浓雾深处。


    不时,两眼发昏的他走到了这座孤零零地伫立在平原中的破败祭坛前,老人跪拜在地,他翻开手中的书,将淌满鲜血的右手按在空白的书页上,他沉重地呼吸着,歇斯底里地向着祭坛呼喊道:


    “书写预言之人啊,您可有听见我虔诚的呼唤!求求您拯救这个即将支离破碎的世界吧!”


    “万物在死亡的诅咒中轮回复始,世界已快要无法承受这般的折磨!天空崩临异变,大地枯芜破裂,生命血肉别离!”


    “如果您听到了,请务必答应我这卑微的请求!不论世界之观,不论篇幅之长,不论预言之精妙,只要您愿意

    ......

SUIPIA

  • 962
  • 187
  •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