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闲聊 - 0
    镜日记——镜中的日记与没有我的镜中

    题目很帅吧 就拿来占坑了 口亨

    ......
  • 小说 - 4
    雨中的人

    参赛话题:雨

    她支着右肘,雨水扑簌簌地敲打着窗棂......

    灰暗的天空像无尽的雨幕,落在浓墨似的湖里,荡起一片片涟漪......

    窗外探出爬山虎干枯的枝梢,凋敝的秋叶在细雨里像死去的蝶儿似的飘在黑灰的泥土里。

    6月5日。

    “我喜欢你,因为你像流浪的蒲公英。”

    “蠢话!”

    女孩冲上去抱住他的腰际,他用力地挣开,然而热的水流过他的肩头,浸过了他的衣衫,男孩不再挣扎。

    6月12日。

    “我最喜欢木雨了。你知道吗?你就像雨水那么温柔......”

    “你是个傻瓜......”

    “谁傻啦!”

    “你啊!”

    “......”

    6月30日。

    淅淅沥沥的雨打湿了她的黑发。

    “你什么时候才肯承认你爱我?”

    “......”

    “好啊!不说话就是默认喽。”

    男孩

    ......
  • 小说 - 4
    桃花树下

    对于庞星华来说,家长里短是常态,今天父亲跟某户商贾谈成了一笔生意,明天母亲去了某家太太那打雀儿。哥哥拋着石子走在去学堂的路上,弟弟啃着手摇鼓咿呀学语。一家人总是平平淡淡地过活,餐桌上欢声笑语不断。

    所以,从小安分的庞星华突然有了一个叛逆的小梦想,希望哪天从镇子外来了个骑着高马的大侠,将她卷进一场江湖争斗里,让她理所当然地抛弃这样平淡的生活,然后去流浪江湖,踏马快意。

    所以当庞星华看到路边大片绿意中的一点点红色时,即使白了小脸,但眼睛里却燃烧着兴奋。她循着血迹,在高过腰间的草丛里寻到了躺在地上的程山远。

    虽然程山远不是她想象中的大侠,没有骑着高马,但是她的身旁躺着一把染血的短剑,扶着她的那双手被她那沾在黑衣上的血染红,手上粘腻和温热的触感让她心跳变快,刺激得她突然有了力气将她一路带回了家。

    庞星华

    ......
  • 戏剧 - 4
    《我要写小说》

    甲:高风夜黑山路九连环,马蹄嘚嘚未敢离鞍。胸口严密似怀珍宝,左手红薯右手裹毛毡,斩六将过五关。路漫漫,水潺潺,青泥何盘盘。红叶吴江远,青天蜀道难,板蓝根下肚防风寒……

    乙:这可是咋了?

    甲:闲来无事,信手修书,读罢经典笔端痒,构思小说在茅庐。托尔斯泰入了我耳目,爱伦坡散播恐怖阴森洞窟。师从春秋战国人好古,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秦桧窗前缚虎。硬汉海明威,懦夫戈地图,孙权蹲踞在东吴。养天地之正气,法古今之完人,情节背景构思俱完成。闻得文艺批评首推乙先生,还请您把把脉门。

    乙:嚯!当不得!小生不才!

    甲:有大能者责任自然大,在下甘受唾骂。正所谓:

    写诗欲抱润之大腿

    写文想和鲁迅亲嘴

    举杯相邀马尔克斯

    对他说声月色真美

    乙:这实在是我水平不高,还请见谅。是什么类型的?

    甲:言情。

    乙:《京华烟云》!

    甲:林语堂之文如宝玉,

    ......
  • 小说 - 0
    全球变暖

    灵感来自赵雷《三十岁女人》歌词。高三写的一篇短篇,给自己固定了两个意象,红花和绿叶。这是一篇类似于命题作文的存在。本文具体体现我忘了,大概是恋人之爱,亦或父母之爱。自感。


    那是一个类似冬季的春季,几近四月,仍冷得令人发指。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万物未能回暖。鸭难拨水动,鱼难浮水出。人亦零零星星。然非血肉之躯的植物却并不自知,一切依旧——该抽枝的抽枝,该发芽的发芽。


    既是如此,他们未曾开始,便已然结束了。


    周遭阒静,在阴云的遮挡下终日不见阳光。置身严寒,不明所以的植物被冻得瑟瑟发抖,恹恹不振。于此季节,地上的斑斑白点,居然并不显得突兀,那是未来得及融化的积雪。冬日里,这淡然无奇,春日,却是略略有些刺眼了。同样不应景的,还有一株红花,与其他的花相较,她格外鲜艳,格外红,似火,仿佛要焚

    ......
  • 戏剧 - 4
    一二九事变——为初中毕业所作

    第一幕(北京某大学教室)

    宋、周、道子、李上

    宋:看今天的天是蓝天,水是碧水,城墙且自是朱红的——风很平静,也未尝算是冷。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

    周(微笑):我太清楚你接下来要说什么。

    宋(坚毅):是的,这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但日本人也会因此欢欣。诸君,看看那笼罩在南京的阴云,在那阴云下,‘‘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在冉冉升起。

    李:。‘’冀察政务委员会’’?华北怎么了?

    宋:李向南,我们学生不是把头埋在书本里的动物。我们是社会的栋梁,是应当走出学校,放眼世界的。日本成立这‘‘冀察政务委员会’’是想在伪满洲国与南京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这是卖国——是彻底的妥协与投机!

    道子:但这毕业典礼总归是要办的。毕竟有的事近,有的是远;有的事可以被左右,有的事被一手遮天。这是老子的思想,特别适用于躲打出头鸟的枪。

    ......
  • 文评 - 2
    雷蒙德·卡佛作品《大教堂》第一篇:羽毛

    大家好久不见,今日我为大家带来《大教堂》正文的第一篇,最“平凡”的一篇,同样是最“不凡”的一篇。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本期待着能看到令人惊叹的开展,方能体现《大教堂》的伟大,我失望了,是的,但只是在一开始......


    巴德和我在一个单位工作。有一天,他叫我和弗兰一起去他家吃晚饭。我不认识他爱人,他也不认识弗兰,两下就算扯平了。不过,我和巴德是朋友,我知道他家里有一个小孩,小孩应该有8个月大了。这8个月都跑到哪里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都他妈的去哪里了呢?


    我还记得那天巴德带了一盒雪茄到班上,吃午饭的时候,在午餐室里分给大家抽。是那种杂货店里卖的雪茄,“荷兰大师”牌的。每一根雪茄上面都有一条红色标签,包装纸上写着“是个男孩!”几个字,挺显眼的。我不抽雪茄,但还是拿了

    ......
  • 闲聊 - 3
    墙裂推荐原创动画短片《峭壁小镇/CliffSide》,剧情很有趣

    B站中文字幕版:[url=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388200/?p=1]

    ......
  • 戏剧 - 3
    亂寫的劇本

    第一幕:


    △夜空底下,一名少女自白


    西西弗斯:这是关于少年少女的故事。

    西西弗斯:他们乘上了飞往无尽星海的列车,而我就是这艘列车的车长西西弗斯。

    西西弗斯:这趟旅程,是夜晚的奇蹟;是罪恶的宽恕。

    西西弗斯:少女希望他们相处的时间永远不会结束,所以请求车长在同一条路线不断循环,周而復始。

    西西弗斯:然而,他们手持不同的车票。少年终究还是回到了地球,被抛下伤心的少女独自飞往其他世界。

    西西弗斯:这是离别的故事,这是命运。这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黑幕


    △灯光集中在浩文和阿鱼,两人牵着手。

    浩文:今天我们拍拖三个月纪念日,妳想去哪裡?

    阿鱼:唔……我想想。

    浩文: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打算给妳个惊喜。

    阿鱼:你是傻猪来的,说出来就不是惊喜啦!

    浩文:过马路了,捉紧我的手。

    阿鱼:恩。


    △黑幕

    ......
  • 闲聊 - 2
    好冷清啊,临睡前来一贴,发几张我珍藏的动图 \(^~^)/
  • 诗歌 - 2
    凤凰台上忆吹箫

    凤凰台上忆吹箫


    雏羽争巢,幼鳞夺水,死生轮复江湖

    晚月悬北海,树掩平芜

    星入方塘聚众,尘土外、又当何如?

    应离场,身微

    ......
  • 小说 - 1
    陈叔家的柿子精

    陈叔今天被吓坏了,去菜市场买了一袋柿子,回来时还好好的,进门把袋子放到桌子上就去个厕所的功夫,回来发现柿子撒了一地。袋子可是打了死结的啊,又放在桌子中间,陈叔不禁越想越害怕,连会不会是海螺姑娘来了都寻思了出来。

    “哎吆哎吆,疼死我了”,一个柿子在地上打滚嘴里还吆喝着,“看什么,没见过柿子说话吗,还不快把小爷我捧起来”柿子突然不打滚了瞪着他大喊。“柿子精,柿子成精了!”陈叔被吓坏了,脚一滑一下子跌倒了地上,这一下摔倒可不轻,连他也忍不住哎吆哎吆了起来

    那柿子此时到不乱叫了,咕噜咕噜的朝陈叔滚了过去,陈叔此刻也顾不得害怕了,抓起来就是一个大力仍球,柿子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化成一道红线撞到墙上,然后从墙上弹了回来。

    要从陈叔的视角看,就是一个红色橡皮球飞速

    ......

随机 SUIPIA

  • 936
  • 181
  •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