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诗歌 - 0
    消逝

    您老了

    我的手还有力

    不……

    我还能犁地

    有牛

    我可以盖房

    有我

    我也能,

    和以前一样

    ......
  • 小说 - 0
    欲望

    “你看,雅波菲尔。你懂了吗?”欲神阿拉帕斯舔了舔食指,一双长睫毛的紫色眼睛缓缓地眨巴着,她撩起红裙,对着身边的原神雅波菲尔露出了修长的腿。

    “世界本具有两面性……”雅波菲尔说,他眉头紧皱,沉浸在几百年的凝思中。

    “哈哈哈,我的雅波菲尔,你动摇了。”阿拉帕斯有意无意地撩拨起薄如蝉翼的吊带,浑圆的乳房若隐若现。

    阿拉帕斯和雅波菲尔站在时空的缝隙里,这里,也是肉体和灵魂的分界线。亡魂成群结队,脱离了实体,在他们身旁经过,走向连他们也不知道尽头的地方。

    阿拉帕斯解开了发带,抛向了雅波菲尔,发带幻化成生命的轨迹。雅波菲尔正在这些幻象中堕入迷惘。

    最初的微弱而顽强的生命,踩踏着无数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尸体,渐渐成长壮大起来。从原核细胞,发展成多核生物,从地底世界到海洋深渊,没有一处不留下了个人和群体战争

    ......
  • 戏剧 - 4
    一二九事变——为初中毕业所作

    第一幕(北京某大学教室)

    宋、周、道子、李上

    宋:看今天的天是蓝天,水是碧水,城墙且自是朱红的——风很平静,也未尝算是冷。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

    周(微笑):我太清楚你接下来要说什么。

    宋(坚毅):是的,这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但日本人也会因此欢欣。诸君,看看那笼罩在南京的阴云,在那阴云下,‘‘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在冉冉升起。

    李:。‘’冀察政务委员会’’?华北怎么了?

    宋:李向南,我们学生不是把头埋在书本里的动物。我们是社会的栋梁,是应当走出学校,放眼世界的。日本成立这‘‘冀察政务委员会’’是想在伪满洲国与南京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这是卖国——是彻底的妥协与投机!

    道子:但这毕业典礼总归是要办的。毕竟有的事近,有的是远;有的事可以被左右,有的事被一手遮天。这是老子的思想,特别适用于躲打出头鸟的枪。

    ......
  • 小说 - 12
    【脱线】遗落的人鱼

    大海中的女孩看向崖岸上的篝火,看着那些歌唱的人们似曾相识的衣着。

    心里的一丝温暖似乎怯去了海的冰冷。

    女孩笑着钻入海中,

    ......
  • 不杯 - 7
    已结束 · 第一期“不杯”:诺文图书馆的来信

    来自诺文图书馆的信中写到,他们正在进行一次文学评论收集以填补文库缺漏,因馆长的一意孤行,此次收集将面向兰伊蒂罗所有公民,凡是向诺文图书馆投递了评论的人,皆可根据其评论质量获得相应报酬。


    一、限制时间


    公历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25日。


    二、活动内容


    1.在网站的“文评”分区发表一篇针对文学领域相关作品的文学评论,根据评论的质量可获得10~60元不等的奖励。

    2.回复“文评”分区的任意文学评论,回复一次可获得奖励一元,每天最多只能获得一次该奖励。


    三、注意事项


    1.此活动所有解释权归SUIPIA所有。

    2.活动通知、疑问解答与闲聊QQ群688122611,欢迎加入。


    2019年1月3日通知:因傻逼群主眼瞎删错了数据库,导致网站数据库数据丢失。现已紧急重置到29号前的数据状

    ......
  • 小说 - 1
    秘密

    “镜子呢?程家乐你把我的镜子交出来!”林书涵没想到程家乐趁自己不在,竟然把镜子偷走了。


    “什么你的镜子?你真以为自己还是程家大小姐么?”程家乐不屑地冷哼一声:“不过一贪慕虚荣,妄想高嫁柯家的骗子罢了。”


    “若我没记错的话,这镜子是婉乐的母亲之物,什么时候成了程家女的嫁妆了?”


    “镜子是我姐姐的东西!那镜子本就是程家女的陪嫁之物,如今姐姐不在了,理应由我这个妹妹接手。岂能让你这个骗子带走,马上带着你的行李滚出程家。”


    2


    林书涵刚踏出程家的大门,身后便响起一道重重的关门声。她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勾了勾唇角:程家乐,你以为抢了镜子,就真的以为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么?


    微微抑起头凝视着阴沉的天空,不由想起那天刚到程家的情景。


    那天也是这样昏沉沉的天气,林

    ......
  • 小说 - 1
    反转

    西风从东门摇进来,而且是呼的一下,一阵阵……

    白帝烯,穿着一身白衣,静坐在木椅上。一把青铜短剑倚在角落,放着与铜绿色所绽放的光芒不一的金色。前方的桌子上,摆着一方竹简,端正地记着几行诗:

    墨晰吐新蚕,隔夜入新棉。

    何看惊云显,则像手中茧。

    两翼汪汪泪,雨露唰唰眼。

    若想睇如云,便梦晴空点。

    白帝烯望着它们,一头雾水……眼下,却无意之间泛起了泪花。白帝烯呆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他抄起那把极品,根本没有对这把千斤的剑放在眼里,来回地挥动几下,将陈锈给甩得一干二净。

    “站住!刀剑无眼!”白帝烯如同疾风一般,挡在一个刚刚进门的斗笠中年人面前,而中年人并没有吃惊,只是抬头,露出了斗笠下的刀疤脸。

    “小城管?我没有犯事儿吧?”巫王一面笑着,一面想着。眼前的,怎么看都是不过六七岁的孩童

    ......
  • 解析 - 6
    之前

    之前


    起初莱蒙托夫是个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当然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多的是,从欣赏的角度来看,评判作家的好坏是个很难说的问题,因为大概什么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所以全凭喜不喜欢来说,那么问题来了,从自己能力范围内获取外界的信息,要读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把以前人们评出来好坏是非的东西直接拿来用,因为已经有一个主观印象,所以我们读完之后会不自知的“自解疑惑”简单来说,是为了让自己的观点不至于太违背大众意愿,自己填补自己的疑惑。举个例子,比如我发现某个玩意儿真是晦涩难懂,一般没有主见的人可能会直接放弃,告诉自己我水平还没达到,我理解力不行,以后还是不要看了。真相一是,我的确看不懂。真相二是,作者在瞎瘠薄写。先不说作者是不是在瞎瘠薄写,仗着自己一番热血感情泛滥话都说不直的作者多得是,那是感情重要还是技巧重要呢,会不会看到他

    ......
  • 闲聊 - 6
    你这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小说?

    一会儿魔幻,一会儿现实,一会儿仙侠的,看的我都懵了

    ......
  • 诗歌 - 0
    今天是一朵云

    【碎思】


    1、云是不雕琢也成器的玉。


    2、白云是许多鸟儿的梦想,但是它一触就破。


    3、风在天空上划下了一路燃烧的云

    ......
  • 闲聊 - 4
    请问一下会出现NTR情节吗?我看作者是我道中人啊

    百合,偷窥,姐弟和强奸什么的,作者疯狂塞私货,会玩儿

    ......
  • 闲聊 - 3
    了解了解最新游戏大作赛博朋克2077,对科幻写作很有帮助~

    转自机核网: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99198

    “一种把RPG推向极致的尝试”—《赛博朋克2077》闭门试玩会报告

    我想我可能看到了被发展到极致的动作射击RPG和某种程度上说最好的、在游戏这一载体下对赛博朋克题材的呈现。

    感谢CDPR提供的资格,我们一行人参与了万众瞩目的《赛博朋克 2077》的封闭DEMO演示,在这里我想第一时间与各位分享我所看到的一切,可能难免杂乱,难免谬误,还会夹杂一些个人的猜测(我会尽量与我的描述区分开来),但重要的是,我很渴望与各位分享我内心的冲动——


    我想我看到了被发展到极致的动作RPG和某种程度上说最好的、在

    ......

随机 SUIPIA

  • 927
  • 181
  •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