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闲聊 - 2
    龙与虎——关于家人和恋人,关于一切我们所背负起的爱

    几年后的某天,再一次重新抱着怀恋的心情打开龙与虎,为了解放心情而把后两集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竟然还是没把这部动画完全看懂,或者说,我对作者的对现实的考虑还是不完全明白,对于龙与虎的结局,很多人都不解最后大河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回到最不愿意去的母亲家,龙儿为什么没去追她,原本飘洒着青春气味让人欢欣的纯爱大圆满结局还是没有出现,一切都又冷漠的回到了最初的轨迹上,直到大河最后与龙儿的再次相见——我好像略微体会到了其中的意义,为什么要直面讨厌的东西,甚至可以与刚到热恋时期的恋人暂时分离,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稍稍感到“变成熟”了一点的我反复将大河的信看了几遍,终于明白了作者的想告诉我们的东西。


    龙儿生在单亲家庭,母亲高须泰子在附近的居酒屋做陪酒女。泰子高中时与龙儿的父亲——一个小混混

    ......
  • 小说 - 3
    [奇幻]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日记

    大牧师诃斯亚阿,是这个小镇上最受欢迎的人,没有之一。


    在我印象中的他早已年事过百、满头苍银,岁月的沟壑或深或浅而都毫不留情地镌刻在他松皱的皮肤上。但或许是受生命女神所眷顾,他的身体一直都很硬朗。


    镇上大部分人都知道,除了每日例行的祷告、演讲和赐福以外,他还有着每天写日记的爱好。


    我和我的朋友们小时候经常去教堂玩耍,总能看到诃斯亚阿大牧师趴在教堂右后方窗户下的桌子上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


    但没人看过。


    我们问他,他便说:“不过是写写日记罢了”。我们偷偷凑上去看,他便立刻用他宽大的袖摆将笔本遮住。


    直到三年前我从托罗恩回来清理父亲坟墓的时候,才有幸窥得诃斯亚阿大牧师的日记。


    那晚我从墓地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便前往教堂躲躲,教堂里的油灯都亮着,诃斯亚阿大牧师就趴在他往常写日记的那

    ......
  • 小说 - 3
    不想回“家”的“他”

    他在很有成就的时候才决定回家,其实他也不知道那还是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家,父亲早早的就去世了,而母亲在他很年幼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他之所以还把那里叫着家,他只是想让当年抛弃他的母亲看看,现在的他已经很有成就,他要让她感觉自己当年的决定是一个错误,甚至是愚蠢。


    他在另外一个家庭里也没有生活多少年。当他知道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的时候,怒气冲天,什么也没有说,就放弃了读书放弃了现在的家,一个人出去闯荡去了。他想证明给他们看,自己并不是一个无用处的人。他也做到了,从最底层的做起,扛沙背水泥,一直到现在自己开的一家建筑公司,并且有着很好的效益。


    他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


    他选择在一个阳光柔和的天气回去,开着自己的车,哄哄的朝着自己出生的那个小山村开去。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回来后,但

    ......
  • 小说 - 7
    死于冗长盛夏

    1.

    八月昏暗后窗,仲夏暴雨雷鸣。

    天空最终还是妥协了,逼自己洗了把脸,昨天倒是脏兮兮的,今天下了场雨,也终于蓝了起来,天空像是被飓风吹了整整一夜,干净的没有一朵云。像不经意间随手打翻的蓝墨水瓶,晕染开的,万丝千缕的蓝。

    我照常起床,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微笑。记得好久之前,有个男孩子说我笑起来真像好天气。。那个男生很干净,阳光,不知为何,这个男生总能给我留些念想,一想起他就感到莫名的幸福。

    我将碎发捋在耳后,出门前,再看一眼蓝天。

    希望这是美好的一天。

    2.

    一回家我就倒在沙发上了,沙发很破旧但很软,软的足以将我整个人陷下去,有时我会闭上眼,想象是被黑色漩涡所沉陷,挣扎不得,难以呼吸,不知为何,这种窒息感让我感到舒适,所以我格外喜欢这个沙发,即使它是属于房东的物品。我打开台灯,伴随着清脆的开关声,房间被幽幽地

    ......
  • 异点 - 3
    漫画《Unbeatable》,突破时空限制的脑洞

    漫画名:无敌救星Unbeatable

    章节:第一章 正义与新鲜蔬菜1-7

    作者:Joucelin

    翻译:绅士浣熊漢

    ......
  • 闲聊 - 13
    那些“充满哲理”的有趣图片(长期更新)
  • 小说 - 14
    黑桃K的街道与被解构的帕拉斯半身像

    东京的街道是静谧与非静谧的耦合,穿过熙攘的街道,摩天大楼背后便是成片笼罩在寂静阴影中的低矮民居。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里放电闪光的气体让她失去了睡眠,却阻止不了她做梦,于是这座城市就陷入罄粉色和蓝色的半梦半醒间。


    “也许我现在该对着无人的街道写诗?”小泉政芫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还是走不出自己那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转动把手,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进入的是一个完全相同的房间。


    “意识就像宇宙,百川流动,无需意义,无需目的和方向,我们熟知的一切——思维、想象、自由意志,不过是这条大河里偶尔泛起的涟漪。”他想起了戈尔拉夫特——那个怪老头的说法,无止境循环的空间意味着意识仍然停留在最初的房间里。于是他趴在茶几上,目光越过杯子里两块起起伏伏的冰块,望向窗台上的帕拉斯半身雕像——离婚后,他试图抹掉所有与前妻有关的痕迹,

    ......
  • 诗歌 - 3
    如若分别

    眼前见不到的,耳边听不到的

    风中刮不来的,肆意也得不来的。

    是你。

    平淡中过多惨惨淡淡,却听不到你的声

    ......
  • 小说 - 1
    灵境

    灵境


    午夜十分,一片静谧,清亮的月光宛如白练,照映着窗外的树木,微风吹过,窗户上倒映出诡谲的影子。


    床上的李钟沉浸在美好的梦境之中。


    “阿钟,阿钟。”


    忽而,他在睡梦中听到了几声飘渺的呼唤,是谁在叫他呢?许是梦魇吧,他朦胧之中这样认为着,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在他即将陷入睡眠的时候,呼唤声又再次响起。


    “阿钟,阿钟啊,过来我这里……”呼唤声飘飘荡荡,断断续续的钻进他的耳朵里,四周的各种杂声就像是被过滤掉了一般,以往的虫鸣声,隔壁孩子的哭声,还有微风吹过树枝的簌簌声,全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彻底的空白,仿佛只为了承载那几声飘渺的呼唤。


    但他并不感到害怕,这种感觉就像是奶奶干燥温暖的双手,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脊背,哄他入睡一般。


    “阿钟啊,阿钟,过来我这里……”


    伴随着

    ......
  • 闲聊 - 2
    请问一下我苹果手机上登录和发表都默认是英文

    如题,每次输入为什么默认是英文键盘,能改下吗?这样好烦

    ......
  • 诗歌 - 3
    始与末

    深秋的季节

    万事万物抽发的声响渐渐止住

    究竟在死亡的背后是什么

    手指沉沉的嵌在了上面

    谛听神密的一页页经咒

    我向来不谈论

    ......
  • 闲聊 - 0
    《生化奇兵无限》

    永远有一座灯塔、一个世界,一种故事没有发生。


    20世纪五十年代,休·埃弗雷特提出平行宇宙理论。如果此理论成立,也就是说真的有其它的世界。

    《生化奇兵无限》正建立在此理论上,无限的含义也在于此,意味着无限的世界里有无数种选择,但对于你,此世界的你终究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我想,无论是对于布克(男主)还是伊丽莎白(女主)一定不想在最后做出那种选择,但他们还是选择了结局。不得不做的事真的存在吗,我们不是可以做出任意选择?

    我们就好像陆地最上游的河,以为可以随意流向某处,但流向大海其实不是我们的选择,而是由河道所决定,我们困于其中并把它当成自由。

    以下为游戏评测

    伊丽莎白天下第一!在我玩的为数不多的游戏中,没有比她更好的NPC,我不愿这么叫

    ......
  • 诗歌 - 3
    崇祯观镜

    惊闻贼兵起,

    往事凤阳城。

    对镜摹自貌,

    非复以前人。

    ......
  • 异点 - 4
    杂想

    过去亦即速度,未来则为时间。

    这种毫无逻辑性的话,显然是在快睡着途中想到的,徒然爬起,整理出了这样的蠢话。

    过去的概念绝

    ......
  • 文评 - 4
    有着实体书水准的网络小说《星空王座》,被埋没的佳作!

    其文笔和剧情在网文中属于最顶尖的层次,拥有着能和《三体》为之一战的水平,但是它为什么不火呢?

    经过我个人的一些了解,或许

    ......
  • 诗歌 - 0
    破碎

    行走在街道

    夕阳坠毁在尽头

    它再也限制不了我们俩

    让这世界倾斜

    让那光芒破碎

    抓住夜神的披风

    我们就能一飞冲天

    现在给他一个吻

    等他用痛苦回报

    看谁先到深渊尽头

    你和我

    地平线立下达摩之剑

    看最黑暗后还会有黎明?

    肆意穿行

    我们寻找人生价值

    立下诅咒

    寻找魔鬼

    出卖我的灵魂,死亡也在所不惜

    告诉我,我得到了什么

    陷入污泥,将我的努力作废

    我们就是不在乎

    得到王冠,再把它击碎

    现在告诉我戴它需要承受多少重量

    奋力回击,抛却那些枷锁

    那些人生箴言,那些生活道理

    沉没污泥窒息

    奋力回击

    我们将在荒野点亮火把

    世上唯一的光芒

    随后它就将要熄灭

    谁也不需要指路明灯

    黑暗中我们更能看清自己的路

    ......
  • 诗歌 - 1
    从深圳到南京(歌词)

    从深圳到南京

    1400.04公里

    舷窗外世界退后

    飞越沉默静谧的湖底

    云端下降的涟漪

    倒影投向陆地

    狂风刮过机翼带来晴朗的天气

    遮板挡住阳光

    脚底是扬子江

    向北眺望那先祖的故乡

    戴望舒的诗行

    伴随着时间越发昂长

    沉默中激发着历史的能量

    包扎了胸膛

    掩盖了创伤

    向西向东指点道路的方向

    峥嵘的岁月

    不需要儿女情长

    从废墟中努力着奋斗着一路向上


    时间在呼吸

    跟人潮下了飞机

    多云的天空

    织成蓝白色旌旗

    一场小雨淋淋沥沥

    马路上伞高高低低屋檐下躲避

    钟表指针转动

    灰幕缺了雨滴

    游过积水的车流比前一刻更稀

    见过雨花石

    走入雨花台

    烈士的雕塑顶上天空转白

    台阶上用鲜花摆出“不忘”

    纪念碑把太多往事承载

    见过了城墙

    跨过了秦淮

    长干里也曾经过唐朝的李白

    青梅竹马正两小无猜

    先锋书店静静在中心坐落

    十字架和书页被一同翻开


    ......
  • 诗歌 - 3
    一片叶子

    《叶子黄了》


    叶子黄了

    悬而未决地挂着,随风摆动

    旁边的一瓶假菊花

    灿烂地黄着

    可是还是那片

    叶子

    枯萎得比较生动

    ......
  • 创作 - 8
    已完赛 · 第一期“不杯”交流赛的奖励制度、比赛流程和详细说明!

    SUIPIA碎片小型短篇小说创作交流赛“不杯”第一期(交流、投票以及通知QQ群688122611)正式完赛。







    投票结果:



    比赛规则:


    一、本期“不杯”围绕以下三个话题中的任意一个或多个来进行创作,作品类型不限,体裁仅限短篇(一万字以内):

    1.雨;

    2.侠;

    3.泪。


    二、比赛时间:

    阳历2018年6月5日至2018年6月25日。


    三、比赛奖励:

    除前三名外参与奖每人5元,第一名奖100元,第二名奖75元,第三名奖50元。


    四、比赛流程:

    1.在SUIPIA碎片文学社区[b]www.suipia.com [/b

    ......
  • 思绪 - 0
    民科心理学——从文字回到文字

    人一切外在的行为与思想,都是一个个内在精神整体的投影,正如作者笔下的小说人物那样。其实在很多时候,人物“原型”不是章闰水对于闰土的原型,而是作者精神的某一部分投影。正如当我写作,我把自己对科学的追求投影到了主角身上,尽管我现实理科不怎么好,也根本没有从事科学的打算。这并不影响笔下的主角们做那些作者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当一个人面对不同人,他的行为与思想也会发生改变,至少是微调。譬如在经典的讽刺文学《变色龙》中,奥楚蔑洛夫的态度变化。奥楚蔑洛夫有一个自己的思维整体,当他面对其他人,就把一部分思维投影到行动和语言上。


    我有一些很逗的朋友,也有一位稍显的严肃的朋友。当我面对前者,我会把与他们精神相似的一部分投影出来,于是我心中就滋生出低级趣味,滋生出说说笑笑,滋生出许多烂俗的梗。然而当我面对后者,我

    ......
  • 诗歌 - 0
    消逝

    您老了

    我的手还有力

    不……

    我还能犁地

    有牛

    我可以盖房

    有我

    我也能,

    和以前一样

    ......
  • 闲聊 - 6
    你这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小说?

    一会儿魔幻,一会儿现实,一会儿仙侠的,看的我都懵了

    ......
  • 诗歌 - 1
    崇祯上吊,并支持大顺陛下

    想当初太祖起义在凤阳

    扬起了红旗筑城墙

    城墙护卫着农民兄弟

    分田分地耕作忙

    日月轮换承春水

    人间正道是沧桑

    熹宗驾崩上台个崇祯帝

    死去了九千岁鞭炮齐响

    锣鼓喧天作叮当

    且看这人间美满富强亮堂堂

    宵小岂敢觑河山

    万里国土无豺狼

    要问这豺狼哪里去

    原来穿戴好衣冠就坐了公堂

    只见老羲和打了摆子发发抖

    地方官贪污了小冰河低温补贴救济粮

    视而不见有东林党

    啪一声陕西打响农民起义第一枪

    米脂县解雇了快递员李自成

    安塞区饿坏了演讲家高迎祥

    定边县张献忠自封个八大王

    都要拿刀枪斩饥荒

    此外的英雄人物说不尽

    都是个草莽里的将和相

    战火硝烟十六载

    唢呐声吓坏了小丑藩王

    眼见着大西王入川蜀

    眼见着闯将又当闯王

    人民战争成汪洋

    阶级暴动北风狂

    起义军开了去北京的路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革命歌声多嘹亮

    朱由检对铜镜正衣冠

    窥见了自己憔悴模

    ......
  • 小说 - 1
    选择

    一场空难之后,林少海从飞机残骸中爬了出来。这是广西的某处山林,他确认过只有自己一人生还以后,决心回家报平安。在山林里转了2天,他还没有走出去。他有些绝望,但他不会放弃。终于,食野果、喝溪水的日子过去了,他在第7天走了出去。


    到了公路上,他拦住一辆车,请司机带他去公安局,他是空难的幸存者。公安局备了案,他借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母都以为他死了,听到这个消息,都感到很兴奋,一扫之前的悲伤。他惦记着自己的女朋友诺诺,于是就问父母,女朋友还好吧?父母听了这话,沉默,他疑惑,连忙问怎么了。良久,父亲在电话那头说,等你回来再说吧,先别和联系她了。


    他没听,挂了电话,就给诺诺打了过去,可没有人接。他满是狐疑,于是立刻往家赶。他不敢坐飞机了,辗转坐了高铁回北京。出了站,回到家,他与父母叙述完自己在山林的经历后,记挂着

    ......

SUIPIA

  • 835
  • 169
  •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