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不杯 - 12
    已结束 · 第二期“不杯”:《亡死之书 · 一》活动规则!

    黑云低沉地翻滚在这片被灰雾笼罩的平原上空,满地皆是枯草与野兽腐烂的尸体。一位衣衫残破的老人从远处走来。


    他手中捧着一本乌黑色封皮的旧书,被割破的手掌紧贴在书面上,流淌下来的鲜血点点滴落在地。老人牵引着这条由血迹构成的线蹩跛着走向浓雾深处。


    不时,两眼发昏的他走到了这座孤零零地伫立在平原中的破败祭坛前,老人跪拜在地,他翻开手中的书,将淌满鲜血的右手按在空白的书页上,他沉重地呼吸着,歇斯底里地向着祭坛呼喊道:


    “书写预言之人啊,您可有听见我虔诚的呼唤!求求您拯救这个即将支离破碎的世界吧!”


    “万物在死亡的诅咒中轮回复始,世界已快要无法承受这般的折磨!天空崩临异变,大地枯芜破裂,生命血肉别离!”


    “如果您听到了,请务必答应我这卑微的请求!不论世界之观,不论篇幅之长,不论预言之精妙,只要您愿意

    ......
  • 小说 - 5
    强盗

    “赶紧把你们身上的财物全拿出来,快快快!”


    说话的是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他蒙着脸,只露出一双小眼睛,扯着大嗓子恐吓着,还不忘耍了一把手中的大刀。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四个同样蒙着脸的男人立即跟着起哄,举着大刀对着几个手无薄鸡之力的百姓指着,吼道:“快、快,快把钱袋拿出来!”


    闻言,众人纷纷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取了出来,争先恐后地上缴给强盗,生怕迟一点儿便会死在强盗的刀下。


    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赚。可命只有一条啊,死了可不复生。此时此刻,任谁都会选后者。


    “怎么就这么点!还有没有?”强盗见此人肥头大耳,一身华服,全副身家却只有数十银,甚是怀疑此人是否藏私了。


    闻言,这人吓的全身发抖,不断地摇晃着双手道,“没了没了,我全都交出来了,真的,大爷饶命啊!别杀我……”说着,不断给强盗磕头求饶。

    ......
  • 闲聊 - 5
    上传头像明明显示成功了,为啥还是没变化

    重新上传,刷新也没用,没变化

    ......
  • 诗歌 - 2
    另一种存在
  • 散文 - 0
    由一个学生的恶性循环事件所造“恶性结果装置”

    前段时间,我踏入了一个崭新的学期。对我启蒙作用最大,也使我深刻思考的老师,是我的英语老师。她说了一个很价值观的事情。

    老师,批评同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我的英语老师,并没有用什么很老土的语言,她说了一句令我深刻思考的话。

    背单词——学习英语的生涯上,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差生们,是否会在这种简单的事情上面别有用心?答案是“像这样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学生并不太多。”他们不太愿意将自己可以用来玩手机玩电脑的事件花费在背单词身上。然而我自己深有体会,好学生也并不太愿意将背单词放在第一位。不过,在上课时,这种事情已经在好学生的头脑中做出了预备。

    大前提是一个差生,小前提是不背单词。以下讨论:

    差生,不背单词。这是一种恶性的行为,会造成恶性的结果。这种结果,很

    ......
  • 小说 - 0
    新坑试写草稿 收集评论

    十月的某天,已经连绵三天的大雨夹杂冰雹仍旧没有停止。


    飘忽的雾气渲染在某种青色的晚光中,宗庙的四处雕角上凝聚着豆大的水滴,黏着在玄鸟似的青铜浮雕上,宛如垂首泪滴,似乎喻示着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炉火烧的正旺,“噼啪”声不时响起,是屋子里唯一的声音。


    “你说他们这次多久才能回得来?”壁炉边,约有十六七岁的少女盘腿坐在桌边,身后是正在给少女剪发的黑白练武服女性。


    “说不准,长则十天,短则三五天。”侍女手中剪子出奇的细长,整体呈纯银白色。两刃相抵微有弧度,刃锋上有细碎的月纹,把手间则雕着几个华丽的字符。


    “可我实在等不及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这么好的日子了......”少女披着深红狐裘,脖颈罩在蓬软的白色出风里,没有任何黑色碎发落在绒毛上,不仅如此,她盘坐的地上周

    ......
  • 闲聊 - 2
    真·国区Steam?要成残废区?不会吧
  • 小说 - 1
    轮回道

    “滴答——”“滴答——”,钟塔楼上,时针像一个年迈的老人,踱着颤巍巍的步伐,缓缓归向了钟盘。

    十二点整。

    巨大的钟声回荡在小镇上,远处树林间的鸟儿被惊起,纷纷扑腾着翅膀飞去。而树林里的,是数不清的沼泽,“咕咕”地冒着气泡。枯木丛生,枝干交错,怪石堆杂。

    铖越站在码头,视线极目之处仍是一片海,无边无际,在月色下幽幽起伏着。“他快到了。”铖越抚着手中那早已泛旧的怀表,轻轻说道。


    宿格一身白衬衫已经湿透了,此刻正不安分地皱在一起,裤脚边上也乱作了一团。头发凌乱,面容苍白,他抿着唇,一双眼睛里满是疑惑地看向铖越:“你是……?”

    铖越收起怀表,说道“时候到了,我们该走了。你想知道的,关于这里的一切,我都会告诉你”

    宿格仍疑惑着,转眼间,铖越已经转身离去。宿格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幽深的大海下泛着莹莹的光,像少女般的哀

    ......
  • 闲聊 - 4
    大家好,我是11:34!!!
  • 小说 - 2
    [废稿]节选自两年前的“云归不知”废稿

    树林里很潮湿,脚下踩着厚厚的腐烂的的落叶发出“嗞嗞”的声响。


    草丛灌木遍布苍天巨树之间,拳头粗细的长藤缠绕着树干向上爬到树冠,再从这棵树搭到那棵树上。


    垂下的分支长满了肥厚的青叶,远点看去像是大树与大树之间一面面青色的帷幕。


    各种虫鸟的鸣叫高低起伏,混合着树叶沙沙声演奏出一首美妙自然的音乐。


    在这林中行走没多久,云归的衣服已尽数浸湿了,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淌,不断用锋利的匕首划开挡在面前的荆棘亦或长藤,他手拄木棍一步步向前走着。


    每走一段时辰他就得艰难地爬到巨树顶上,看一看太阳的位置,校正一下行走的方向。


    第三次爬下巨树,他已有了些许经验:用一截青藤环住树干,他抓住青藤两端,双腿蹬在树干上靠重力一路向下滑行,快到地面时使劲拽紧青藤,蹬出双

    ......
  • 小说 - 5
    麦田

    孙二狗朝着结实的石砌房那扇大敞的门扯着嗓子喊叫,没人回应。倒是村头的狗,嗅着了唾沫,奔来朝着平房阴森凄苦的天井里凶狠地嚷。被这野狗这么一叫,二狗瞬间便没了继续的力气,像是受了一肚子委屈,他也的确受了那么点委屈。可这狗又受了什么委屈呢?

    “滚你妈的。”他抄起地上的碎石朝狗身上扬去。

    狗吓得在地上一阵翻滚,待着四脚踩稳碎石地,摆正了嘴,冲着孙二狗更加嚣张地吠。像是受了委屈似的。

    秋日午后的日头渐斜,毒辣着后脑勺儿的光线被层云遮掩去了劲头,孙二狗每日这时候在阿祯家门口,有时破口大骂,但更多的是倚着门框偷偷地抹眼泪。

    孙二狗平时儒雅随和,或者难听点说是木讷、痴呆的,是村里常说的老实人。二狗没读过书,连话都讲不清楚几句,没人听得懂他一下午在间

    ......
  • 小说 - 1
    科幻《传教士》

    1.

    外星文明的飞船将在明天抵达地球,全体人类正翘首以盼。这是一场伟大的接触,在明天之后,人类的历史将会升华。

    在今天的上午,全频道的电磁波的洪流轰击地球,每一个天线都接收到了天外的信息,每一台扬声器都发出了那句亲切的话:“你好,人类!我们是来自远方的文明,在北美洲的明天的一个随机时刻,我们的飞船会降临在联合国大厦的顶层。”

    ……

    外星飞船并不特别,优雅的流线型船身与流体力学严重相符,就连配色也不过是最普通的白色。它莽撞地冲入大气层中,笔直地从太平洋飞往曼哈顿,反冲发动机全速运转,四条绚烂焰火汇成一股,点燃了美利坚整条北纬40°44′58″线。飞船终于在纽约刹住了车,缓慢滑翔着飞过市区,像一片羽毛降落在了联合国大厦顶上。

    192面旗帜猎猎作响,舱门被打开了。

    “你好,人类文明!”这声音纯洁的像是

    ......

随机 SUIPIA

  • 927
  • 181
  • 114